•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不分胜败,只分生死!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不分胜败,只分生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九大家族的人在听了田不悔的话之后,纷纷在脸上露出一股‘好戏终于登场’的神情;但这阴恻恻的声音一出现,却纷纷的变了脸色。

        连凌寒雪和陈非尘也是突然间脸色沉重起来。隐隐的还有些忐忑不安。

        楚阳心中大奇,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有如此威力?能够让九大家族一起噤声?

        随着这声音,众人愕然看去,只见那上山的入口处,竟然又出现了三个人!

        三个人都是一身麻衣,宽袍大袖,足蹬草鞋,打扮的甚是简朴,却自有一种避世出尘的风味。

        有一个人剑鞘挂在身体左面,有一人长剑悬在身体右侧,而第三人,却是将长剑负在肩后。

        当先一人白发白须,精神矍铄。第二人灰白头发,身子有些佝偻,瘦削,脸色苍白,满脸褶子。第三人却是乌黑的头发,面白如雪,身长玉立,看上去只有四十余岁。

        咋一看,就是老中青三代人同时到了这里。

        而其中一个人,楚阳觉得甚为眼熟。

        仔细一想,原来竟然见过的。

        记得当时在极北荒原,有一个人被布留情一句话喝退,便是此人。

        心念一闪,楚阳终于知道了这三人是什么人,也终于明白了九大世家为何竟然是如此忌惮:九重天执冇法者!

        这就是传闻中上下九重天最神秘、最强大的势力,执冇法者!

        “如此盛大场面,我等怎么能错过?”当先的那白发老人头不抬眼不睁,慢条斯理的说道:“不请自来,还请九大主宰世家的人,莫要见怪?!?br />
        “哪里哪里……大人说笑了……”陈非尘陪着笑,急忙道:“大人能来,正是意外之喜,呵呵呵,请,请……请上座?!?br />
        那白发老人却不理他,连一眼也不看他,自顾自地道:“九大家族道路万条,条条通天,我们向来是钦佩不已的?!?br />
        这一句话,让众位九大主宰世家的人都有些脸上挂不住了,阵红阵白。

        ‘道路万条,条条通天’,分明是指责九大家族不顾九重天规则,擅自下来,搅风搅雨。

        “咯咯咯……执冇法者大人……介个么……难道您不觉得,中三天这里风光独好哦?”夜弑雨娇笑着,习惯性的抛出一个媚眼。但一抛出去就觉得不好……

        那枯瘦的灰白头发老者猛地抬头,双眉一皱,双目如电,刷的看过来。

        夜弑雨来不及闪避,就与那两道目光对上,突然间一声闷哼,胸口一阵起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身子一阵摇晃,险些从高台上掉了下来。

        那老者却并不收回目光,淡淡道:“这里风光很好么?我怎么不觉得?”

        夜弑雨哪里还敢答话,低下头去,巧妙地将眼中的恨意遮掩。

        “今日只是观战,一战完毕,所有世家中人,随我返回上三天!”白须老者慢悠悠的道:“若是有哪一位想要不顾规则,试图自己走脱或有别的目的,休要怪我们不给上三天的九大主宰家族留面子!”

        这句话硬邦邦的说完,不顾九大世家公子小冇姐们脸色如何变化,三个人就悠悠然迈步,走了进去。

        然后一个冰雪高台,就矗立起来。

        “九重天执冇法者,果然霸道!”楚阳低声道:“看样子,这些家伙回去之后,是必然要被收拾的。九大家族,也需要付出一些代价,才能摆平此事?!?br />
        莫天机道:“看目前情况,是这样的?!?br />
        “那么,天机,在他们离开之前,咱们有没有可能给这执冇法者再添一把火呢?”楚阳沉思着说道。

        莫天机沉吟着,道:“有些难?!?br />
        “难,并不代表没有办法?!背裘畔掳?,道:“例如,上三天的石家……”

        莫天机眼睛一亮。

        “今日一战,乃是中三天的恩怨。所以老朽并不干涉!”那白须老者淡淡地道:“不过是一场战斗,若是要战,此刻便可以开始了?!?br />
        田不悔精神一振,道:“是,谨遵前辈吩咐?!?br />
        随即转头,看着楚阳等人,道:“楚兄,莫兄,咱们这便开始了?人员可都已到齐了,再拖下去,也逃脱不了你们败亡的命运?!?br />
        “谁告诉你,人已经到齐了?”楚阳悠悠地道。

        莫天机温文一笑,道:“你们的人,是到齐了,可我们的人,还未到齐!”

        “你们的人还未到齐?”田不悔脸色一变,道:“除却此地之人手,你满哪里还有什么别的力量?”

        “这田家的小子说话便如放屁一般!老夫还没到,就说到齐了?”

        随着一声断喝,三条人影流星般窜上山来。

        傲天行大喜,站起身来:“老祖宗!”正是傲氏家族三位君级的老祖宗在这千钧一发之刻前来。

        莫天机一直沉着的脸色,终于有了些许松动。

        这三位君级高手到来,与对方的高手数量,就扯平了!

        唯一堪虑的,就是石氏家族那一位圣级外援了。

        不过,这却是没有办法的事。该做的努力,都已经做了!

        “这一战,不分胜败,只分生死!”田不悔脸色虽然微微一变,却还是觉得,自己这一方面实力占优,便也不放在心上,举手行礼,道:“还请诸位前辈高人,做一个见证!生者为王,战死者,便是白骨一抔!”

        那白须老者微微点头。

        他们身为执冇法者,正是当仁不让的仲裁人??!

        那白须老者随即向楚阳这一边道:“诸位可有异议?”

        莫天机洒然道:“战斗便是为了生死,那里有兴趣去考虑什么胜败?田不悔他们既然要找死,那我们成全他便是!”

        白须老者眼神一凝,良久,才慢慢的道:“好!好气魄!”

        田不悔那句话还可以说是征求意见,因为对方并没有答应?;挂俨萌パ?。

        但莫天机这句话,却是一锤定音!

        战败者,休想生离此地!

        对战双方达成共识,就算是九重天执冇法者,也只能看着。

        白须老人显然有些意外,双方阵营之中,君级强者可有不少,皇座高手更是数不胜数,但却是由这两位年纪轻轻的少年,占据了领导决策地位,不可谓不稀奇。

        尤其是两家都是这样的少年当家,就更加让人琢磨不透了。

        楚阳与莫天机对望一眼,楚阳的眼神平静,却隐隐发现了莫天机眼中的焦虑。

        从双方排兵布阵来看,皇级之战,王级之战,楚阳这一边乃是必胜无疑!但,君级之战,就有些胜负难料。至于圣级之战……这一边却根本找不出可以匹配对方的对手!

        莫天机的忧虑,正是为了最后的圣级之战。

        楚阳抬头看了看天色,心中略微有些沉重,蔚公子怎地还不来?

        同时心中也有些担心:蔚公子若是来了,萧家的人可也在这里,会不会认出他来?

        那一天战后,楚阳就接到了蔚公子的传音,然后蔚公子脱身离去,楚阳一颗心也放了下来。没想到一直到现在,蔚公子还未现身。

        若是谈昙受到了刺冇激……突然觉冇醒变身,倒是绝对有胜利的把握,可是……那样一来,谈昙的身冇份再也无法保密,必然会有无数的高手前来对付他,这其中甚至包括执冇法者,那可就真的是举世皆敌了!

        所以谈昙是绝对不能暴起。再说那玩意儿也不受他自己控制……

        再就是自己……若是剑灵附体……

        楚阳叹息一声,自己若是再让剑灵附体,恐怕那家伙当场就会罢冇工了……这么长时间里,自己每一天都泡在淬魂泉里,收效甚微,剑灵每一天都要碎碎念到没力气才住口……

        更不要提什么让他再出手了。

        楚阳皱着眉头,默默地想着。

        就在这时,山下传来呜的一声响,然后这一声音就到了半山腰!随即又是呜的一声,似乎空中的空气一下子爆裂了一般。

        这种声音,就连那执冇法者的白须老者,都感到了震惊!

        因为……这是一种只有绝顶的高手才能体会到、才能了解到的声音:速度太快、上升太急,衣服与空气摩擦,空气爆裂,但衣服却无损,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就算是君级高手,也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修为,绝对做不到发出这样的声音。

        众人同时抬头望去。

        人影鬼魅一般一闪,所有人同时有了一种错觉:有一个人用快到极点的速度越走越近,突然就站在了自己面前!

        那是一种强烈的从精神到视觉的完整冲击!

        一个青袍人影,已经静静的站在了入口处!

        一个年轻的公子,面目俊秀,一袭青衣,淡雅潇洒,只是站在这里,就已经油然透出几分出尘之意,充满了‘无可无不可,无论怎么都可’的意味,虽然面对自己面前数千高手,但却是似乎任何人都不在他眼中。

        但却不是轻视,不是无视。因为所有人在他眼中,都是白云,都是清风。

        然后,这个年青人就轻轻的笑了起来,淡淡地道:“我没来晚吧?”

        青袍飘动,他往前缓缓走了过来,边走边道:“还没开始呢,看来没晚?!?br />
        竟然是自问自答,自得其乐。

        看他的神态,就像是来参加一个宴会,大家都坐下了,菜都上齐了,然后却还都没动筷子。

        如此的一份轻松和满足。

        楚阳眼睛眯了起来,笑道:“看样子,你来得正好?!?br />
        青袍人鼻子一皱,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松了一口气的道:“真害怕等我来的时候你们都把人都杀没了……那可就太遗憾了?!?br />
        田不悔失声惊叫道:“蔚公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