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滚滚祸水向东流!

    第二百八十三章 滚滚祸水向东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董无伤的眼神霸道而凌厉,厉雄图的眼神冷静而狂野,四目相对,便胶着在一起,再也分不开来!

        四道眼神对在一起,就如是四道闪电在半空中猛然相撞,碰出激烈的火花,闪耀长空!

        楚阳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一股滔天的战意,从董无伤身上猛的散发而出,狂暴的汹涌而出!

        如同怒海之潮。

        厉雄图的衣袂飞扬,骑在马上岿然不动。但,两人之间的平整雪地,突然间雪花都飘扬而起,似乎被无形的扫帚扫着,分在了两边。

        雪花如梦一般飞扬。

        两人中间,出现了一条薄薄的路。直通向彼此!只通向彼此!

        根本不用任何怀疑,所有人都意识到了。

        今日一战,厉雄图的对手,就是董无伤!

        董无伤的对手,则必然是厉雄图!

        不管什么人想要干预,恐怕都会招致两人的共同打击!

        这是两个绝对相像的人!

        但正因为如此,彼此都不会允许彼此在这一战之后再活下去!

        “董无伤!”厉雄图大吼一声。

        “厉雄图!”董无每沉沉的道。

        然后两人同时狂笑一声,同时伸手,指着对方,居然又是同时喝道:“今日送你上路!”

        连口气都是如出一辙!

        然后两人就不再说话,各自退开。但脸上那一股狂热的战意,却是越演越烈。

        高台上,夜弑雨秀气的眉毛挑话了一下,有些深思的看着董无伤和厉雄图,喃喃地道:“想不到这中三天,竟然有如此人才!”

        “厉雄图的实力,怎么一下子进步了这么多?”楚阳凝视着厉雄图,有些不解的道:“去年见到他,最多不过王级四品,现在的他,却是与董无伤分庭抗礼不落下风,最少也是皇座二品!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这个问题,身边的顾独行和莫天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厉雄图的进境,怎么能这么快?

        “难道他有什么奇遇?”莫天机皱着眉头。

        这是最有可能的,也只有突然服下了什么灵丹妙药天才地宝,才能有这样恐怖的效果。

        因为这世间,毕竟不可能有第二位九劫剑主!

        “恐怕是有了奇遇?!背舻纳敉蝗淮罅艘恍?,忽然似乎想到了什么,震惊的道:“难道他遇到了九劫剑主?!”

        莫天机猛的愕然,震惊,随即喃喃道:“这不可能吧?”

        不得不说,楚阳与莫天机两人的配合,绝对是天衣无缝。

        众所周知,面对一个阴谋家是可怕的,单笔面对一个阴谋家更可怕一万倍的,就是同时面对两个同心协力的阴谋家!

        楚阳的兄弟们也有不少是这样提升的,本是最大的怀疑对象,但他这句话一出来,等于是将自己和兄弟们摘了出来。

        而莫天机紧接着震惊得加上一句‘这不可能吧”几乎就是彻底的打消了辨认对他们的怀疑。

        两人这短短的对话虽然是压低着声音,但却是就像不知不觉中被震惊的提高了一般,周围好多人都听到了。

        随即,众人同时感觉如芒刺在背。

        高台上,夜弑雨一扫懒散的样子,正襟危坐,锐利的眼神一下子就射了过来。扫过两人,就转到了厉雄图身上,原本妩媚的眼神现在竟然有些沉思凝重。

        另一边,叶梦色身子一震,眼神一斜,看着厉雄图,目光深沉如海。

        两人心中同时冒出这样的想法:一年的时间,从王级四品到皇座二品以上”,川,这样的奇迹,若不是天才地宝,就一定是九劫剑主!

        人身的潜力毕竟有限。若是纯靠苦练,那么,这样的提升就算是将人练死,也是绝对不可能!

        厉雄图定然有奇遇。

        夜弑雨与叶梦色都是上三天的人,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样能够让人在一年之中提升八个大境界的天才地宝就连上三天,也是难找难寻,属于传说的东西,这里只是中三天,会有什么天才地宝?

        若是这么想……厉雄图不是遇到了九劫剑主,又是什么?

        夜弑雨目光一闪,娇圌媚的笑了笑,软软糯糯的道:“这仙”猛男厉公子嘿,厉公子呀,听说您去年的这个时候,只有王座四品的修为哦?”

        厉雄图眉头皱了皱,显然对这伪娘有些不喜,简短的点头,道:“不错,去年我只有王座三品巅峰?!?br />
        夜弑雨娇笑道:“是嘛嘻嘻,厉公子提升的真快呀,让奴家羡慕极了呢啊?!?br />
        此时,一个声音淡淡地道:“夜弑雨,你羡慕与不羡慕,都是无关紧要!我厉家的人,也不是你能够逼问的。

        入口之处,又有三个人出现,当先一人,身长体阔,高大魁梧,就像一座移动的小山。比董无伤和厉雄图,还要雄壮一些。年约二十五六岁,却是一身的彪悍。

        夜弑雨与叶梦色同时脸色一变,道:“原来是厉兄?!?br />
        这大汉哼了一声,转头看着厉雄图,道:“你就是厉雄图?”

        厉雄图道:“不错,你是?”

        “我是上三天厉家人!我叫历拔天,你应该叫我四哥!”厉拔天笑声轰轰隆隆,道:“你很不错?!?br />
        “四哥?!崩餍弁剂成幌?。他知道自己的家族想要返回上三天的心愿,是如何的迫切。而这位厉拔天,能够在此时大庭广众之下允许自己叫他四哥,等于是承认了中三天的厉家!

        “好!”厉拔天大笑道:“公平决战,四哥不能帮你!但在这一战之后,我便带你们回去上三天!”

        “多谢四哥!”厉雄图喜上眉梢。

        他身边众人包括田不悔等人,都是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带你返回上三天。

        那就是”中三天厉家从这一刻起便是上三天的人。

        厉拔天笑道:“你不必谢我,这是老祖宗的意思,若是你能够在你的年纪在中三天突破皇级,就带你们回去!而你现在已经超越了这个目标?!?br />
        说完,厉拔天带着两位侍卫大踏步前行对于夜弑雨与叶梦色的问好,竟然丝毫不假以辞色。

        夜弑雨哼了一声,叶梦色脸色一白眼神一厉。但终究都没有再说什么。

        楚阳心中暗忖:“看来这厉拔天,在上三天年轻一辈之中乃是一个很强势的人物?!蹦旎闹腥词窍氲剑骸按巳怂淙缓芮渴?,不过做人却太不懂得圆滑就算功夫再高,只要我一个小计策,就能令他丧命!此人毫不足惧!反倒是那夜弑雨与叶梦色看起来城府很深,不好对付的样子?!?br />
        厉拔天魁梧的身子踩在雪面上,似乎每走一步,脚下的大地就震颤一平一般;等到快要走过董无伤身侧的时候,却停了一停,道:“你就是董无伤?”

        董无你眼神一凝:“是又如何?”

        厉拔天一声冷哼,道:“厉雄图,是我兄弟!”

        董无伤哈哈大笑:“若你舍不得他死,我可以让你们兄弟两人一起上!”

        厉拔天原本是给董无伤心中种下一片册影,使得厉雄图有轻松胜出的机会,却绝对想不到董无伤竟然如此无所畏惧,胆大包天;顿时瞳孔收缩,眼神危险起来。

        一个讥消的声音道:“刚才还说了公平决战,现在又来帮着自己弟弟以势压人”…怎么,眼看压不住了,就要恼羞成怒动手了么?”

        一个白衣少女站在董无伤身后,不屑地说道。声音清脆冰冷,在场所有人都听到了。

        厉拔天哼了一声,深深地看了董无伤一眼,举步前行,慢慢道:“无知妇孺,又能懂得什么?胜之不武!”

        董无伤大怒,喝道:“厉拔天,你给我记着,迟早董二爷要与你一战!”

        厉拔天并不回头,缓缓道:“只要你今天能活!”

        说着,走到那两座高台之下,又是一座雪台拔地而起。厉拔天冲霄而起,竟然越过了那高台最高处还有数十丈,才缓缓下落!

        这一手轻身功夫,当真是惊世骇俗。

        不过众人也都知道,他作为上三天世家公子,却在中三天被如此挤兑,心中已经下不来台,借着这惊世一跃,来抒发自己心中的郁闷而已。

        夜弑雨与叶梦色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厉雄图,眼中都是隐隐露出杀机。关于厉拔天说的‘到皇级就接你上去上三天,的说法,两人根本不信!

        只会以为:难道这厉家要借着厉雄图来交好九劫剑主?那么”“以后等九劫剑主羽翼丰圌满,我们几家都倒霉,就你厉家占便宜?

        那里有这么好的事!

        妈的,抽个不注意的机会,就先将这位‘可疑的九劫剑主九个追随者之一,干掉!岂能容许如此心腹大患存在这世上?

        而厉拔天心中也在暗暗寻思:自己这位族弟,是否真的得到了九劫剑主的青睐?若是如此,那么家族大计就要修改一下了。

        毕竟,修好九劫剑主,乃是历代的九大家族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多少年来,与九劫剑妥作对的,就没有一家能成功的,无数的前车之鉴,都是血淋淋的教训,岂能不触目惊心。

        但只要混不上那九个名额之中的一个,纵然是明知灭亡,也要挣扎。总不能束手就戮吧?

        但一旦有了结交九劫剑主的机会,谁肯轻易放过?

        厉拔天眼睛余光看着夜弑雨与叶梦色,敏感的感到了他们眼中的杀机,不由冷哼一声,心道:“有我在这里,你们想杀他,不啻做梦!”

        另一侧,莫天机冷眼看着这一切,突然心中一动,凑到楚阳耳朵边上,低低细细的道:“厉雄图或者可以不必死?!?br />
        楚阳微不可查的缓缓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