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八十章 多笑了一笑,就赚了!

    第二百八十章 多笑了一笑,就赚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与墨泪儿两人并肩,走向了队伍的大后方。

        众人都有些不解。

        为何这丫头是来找董无伤的,最后居然跟老大成双成对的出去了?

        莫天机看着两人的背影,若有所思,心道:难道老大知道了她的来历?为何连我都不知道的事,老大为何知道?

        这其中定然不是我的情报系统不行,而是另有原因。

        董无伤兀自张着迷惘的眼睛,很是愤慨的道:“我对她做什么了我?我什么也没做啊……”

        看着呼延傲波和谢丹凤依然愤怒的眼神,董无伤委屈地叫起来:“我真的什么也没干??!”

        呼延傲波冷冷道:“难道这等事,作为一个女儿家,还能胡说八道来诬陷你不成?”

        谢丹凤嗤之以鼻:“事关女儿家名节,难道这种事她自己还能胡说?”

        董无伤顿时百口莫辩。

        突然灵光一闪,想了起来,脑筋霎时间变得灵活,认真道:“这小妞定然与我们是敌对,因为她说那一次给我消息,是冒了被家族驱逐的危险,而且……那时候她蒙着脸……”

        董无伤看着众人的脸,终于忍无可忍:“真的是只送了给我一次消息……送给我的是顾二哥的顾氏家族被傲家少爷围攻威逼的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啊啊啊……”

        “就只送了你一个消息?”呼延傲波冷笑着看着他:“她送给了你你的兄弟危急的情报,你就拿着刀赶着她跑了好几十里路?”

        “对!”董无伤连连点头:“就是这样子!”

        “呸!”呼延傲波和谢丹凤同时呸了一口唾沫,鄙夷的道:“信你才有了鬼!”

        董无伤可怜之极:“真的是这样啊……”

        但呼延傲波和谢丹凤已经转身走远了。

        董无伤张着手,有些张皇失措,对纪墨道:“真的是这样子的!我发誓!”

        纪墨咳嗽一声,阴阳怪气的道:“我相信你?!?br />
        董无伤脸红了,看着顾独行:“二哥,你相信我吗?”

        顾独行道:“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姑娘也不错,你未娶,她未嫁,凑一凑不就完了么?至于这么严重么?”

        董无伤几乎吐血:“可我真的没干??!真的真的没干??!”

        顾独行和纪墨罗克敌芮不通同时安慰:“好啦好啦,你没干,你没干行了吧?我们都知道你啥也没干,那天我们都在你窗口看着呢,的确啥也没干……”

        董无伤绝望的喃喃道:“那是一个树林啊……没窗口……”

        “好好好,树林,嗯树林,树林里面,只有你俩,然后你啥也没干,就是举着刀追了人家好几十里……嗯嗯,我们相信?!甭蘅说兄V氐氐?。

        董无伤一屁股坐在地上,把脑袋埋在了膝盖上,居然有些呜咽的道:“可是我真的真的……没干啊啊啊啊啊……”

        董二爷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不白之冤!”

        这真是……无论如何也说不清楚了。

        能将董无伤这种铁汉逼到这种地步……也算是难得啊……

        莫天机查言观色,看着董无伤的表情,断然道:“看来,无伤是真的什么也没干!这里面,肯定有鬼!等老大回来就知道了?!?br />
        董无伤热泪盈眶,一把握住了莫天机的手,连连摇晃,竟然说不出话来。

        …………

        大后方,离开大部队,已经有数十丈方圆。

        楚阳试探地道:“黑兄?”

        墨泪儿轻轻一笑:“楚阎王果然是楚阎王,不仅心思慎密,而且目光如炬?!彼底?,看着楚阳,阴森森的笑了一声。

        “果然是你!”楚阳一阵头痛!原来这家伙真的是少年黑魔!

        难怪少年黑魔如此神秘,无论什么时候也不露出脸面,更不露出身材,永远是用宽大的黑袍遮掩着,原来是个女娃儿……

        楚御座感到自己一下子接过了一个无比烫手的山芋。

        但现在想要抽身,已经是迟了……

        硬着头皮,吃吃道:“你……你来做什么?”

        少年黑魔墨泪儿定定的看着楚阳,良久良久,才一字字的道:“我喜欢上了董无伤!”

        楚阳顿时感到眼前山崩地裂!

        他这时候的感觉,甚至比老黑魔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的反应,还要剧烈!还要激烈!

        一直以来,黑魔家族,就是楚阳在中三天立志要铲除的第一个目标,也是楚阳前世今生仇恨最深的人!

        可以说,楚阳前世一直到殒命的悲剧,全是黑魔家族一手造就!

        若是黑魔不先是毁了莫轻舞的资质,楚阳又怎么会落到最后被莫天机围攻丧命的下???

        不说别的,只是因为黑魔家族对莫轻舞下的毒手,楚阳就绝对不可能原谅!

        这样的仇恨,唯有鲜血才能洗的情!

        虽然说,若是黑魔不对莫轻舞下手,那么楚阳的前世跟莫轻舞就绝对没有认识的机会,只能是路人!

        但那毕竟只是如果,是假如,而不是现实!

        但是现在,万事俱备,正准备报仇的时候,却发现,黑魔来找自己,然后对自己说:我喜欢上了你的兄弟董无伤,我要嫁给他做老婆!

        而且说这句话的人,还是黑魔家族基本是第一重要的人物:少年黑魔!

        楚阳笑的比哭还难看:“黑兄,真的说笑了……”

        “你看我的样子,是说笑么?”少年黑魔墨泪儿认真的看着他:“现在双方实力对比,你们这一方明明是严重落后那一边,我现在站在这里,就是准备与董无伤同生共死!那怕是共赴黄泉,楚阎王,你真的以为我是开玩笑么?”

        楚阳为之语塞。

        “我是黑魔,可是我毕竟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家!我也有脸!若非是今天到了万死无生的地步,我一个黄花闺女何至于巴巴的赶过来接受你们的质疑?慢慢的修复与董家的关系,然后,慢慢的与董无伤接触,直到他接受我,来追求我,不是更好么?”

        “问题就在于,我们已经没有那样的时间了!今日一战,你们这一边,没有半点侥幸的希望!你必死,董无伤也肯定活不成!所以我才在这最后的机会赶来!”

        “我并没有想与他拜堂成亲,只希望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不要将我视作他的仇人,仅此而已!”

        墨泪儿看着楚阳:“楚阎王,你真的以为,我是跟你开玩笑?”

        楚阳默然不语。

        黑魔说的这番话,情真意切!字字句句,发自肺腑!

        楚阳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这位姑娘说的是心里话。

        “你今天来,你有没有想过别的?”楚阳踱了两步,只感觉心乱如麻:“你怎么办?你的家族怎么办?”

        “你们家族与我们兄弟家族之间的仇恨怎么办?”

        楚阳长声一叹:“这些,你都没有想过么?你为董无伤想过么?你让他接受一个仇人的女儿成为自己的恋人,而且几乎是兄弟们共同的仇人!董无伤情何以堪?”

        “现在,我还有心思去想这些么?”墨泪儿苦苦的一笑:“你知道这一次那边的阵容吗?你可知道,他们的外援有多强大?你们根本就没有半点胜算!”

        “一旦接战,都是一抔黄土,或者化作亡命湖之中的一具白骨!仇恨,宿怨,又能值得几何?化解不化解,又有什么关系?”

        墨泪儿轻描淡写的道:“我跟我父亲说,是来寻找我自己的归宿,和终身的幸福!但我父亲却不会知道,我眼中的幸福,就只是和他死在一起。仅此而已!”

        “身死之后,你们纵然对我有仇,又如何?”

        “至于我们黑魔家族的人,或者因为我如此决定而多死几个!”墨泪儿淡淡地道:“但我若是没有这样子……我们一样要与你们生死决战!而且你们这些人……似乎也没有一个是心慈手软的,而那边的盟友,上三天的石家的人,与厉家的人,都是别人请来的,与我们毫无关系,就算我们死了,他们也只会看着而不会救援!”

        “既然如此,我何不死地让自己快活一些?心安理得一些?”墨泪儿平静的微笑着:“我自己不能决定怎么活,难道还不能决定怎么死吗?”

        楚阳沉默了一下,道:“令尊怎么说?”

        墨泪儿迟疑了一下,道:“我们黑魔家族的本意,乃是坐山观虎斗,尽量保存实力!但这几天,屠家的人请来了援兵,顿时就自高自大,狐假虎威;而厉家作为强力加冇盟,也是骄横跋扈,至于田家……却是因为我看不惯的原因,与田不悔彻底闹翻?!?br />
        “所以黑魔除了退出,就是死战!但,上三天石家到来之后,宣布的第一条规矩,就是不准任何人退出!若退,必然遭受石家惨烈打击!”

        “所以现在也是进退不能!”

        “家父说道,既然无论如何都是个死,那么,还不如让我的女儿在临死之前快乐一些,哪怕比平常多笑了一笑,也是赚了!”

        楚阳为之动容。

        临死之前能够比平常多出一点笑容,也是赚了!

        尽管对那位黑魔无论前世今生都毫无半点好感,但此刻听到这句话,依然感觉到黑魔对墨泪儿那hòu重如山包容若海的父爱!

        作为敌人,他够格!作为父亲,他无愧!

        “黑魔作为刺杀组织,与各大家族自然有仇。但也是不过如此,人在江湖,不择手段,身不由己而已。但唯一与莫家的仇,却是不惜代价不择手段,却乃是因为当年……莫家的大长老莫无心,亲手杀了我的母亲!”

        墨泪儿看着楚阳,道:“所以,才会不死不休!别的仇恨,没什么说的,杀了人便是杀了,唯独与莫家的仇,乃是事出有因。这也是我要与你一谈的原因之所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