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白衣女,墨泪儿

    第二百七十九章 白衣女,墨泪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傲世九重天6,傲世九重天正文第六部第二百七十九章白衣nv,墨泪儿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上山的方向,在路口站着一个白衣少nv,黑发白衫,便如一棵楚楚可怜的小huā,在狂风中娇弱的站立。TXT电子书下载**

        眉目如画,双眼如同夜空星辰,闪烁着璀璨。身材凹凸有致,却又油然的散发着秀气的意味。

        让人一看到这个少nv的第一感觉,就是:淡雅,秀气。

        美丽反倒是成了其次。

        众人一下愣??!

        “这是谁?”众人看向董无伤。

        在这等决战即将开始的时刻,怎么却来了这样的一位美丽的少nv找上了董无伤?

        “我也不知道啊?!倍奚艘彩锹车拿H?,因为他根本不认识这少nv。挖空了心思,还是感觉没有半点印象。

        “你也不知道?”众人眼珠掉了一地。

        “哇!美nv!”罗克敌吹了一声口哨:“我就是董无伤!”

        那少nv鼻一皱,微嗔道:“罗克敌!你想挨揍么?”

        罗克敌霎时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众人顿时惊诧。

        这丫头对咱们这些人貌似很熟啊。竟然这么轻车熟路的就叫出了罗克敌的名字。而且听这口气,似乎很彪悍的样?

        “你认识么?”楚阳悄悄地问莫天机。

        莫天机过目不忘,博闻强记,而且又有强大的情报网,只要他见过的人,很少有忘记的。这事儿问他,应该是最恰当的。

        “没有任何印象!”莫天机迅速在脑海中过了一遍,道:“这事儿当真奇怪,整个中三天江湖中,我这里没有记载的还真不多,更何况这样的少nv……若是有,我就应该有资料,可这位姑娘,就像是从石头缝里突然蹦了出来?!?br />
        楚阳哑然。

        莫天机也不知道。那可就真的难以寻思了……

        “姑娘,你是……你是是……?”董无伤挠着头。吃吃的问道。

        “木头!真是个愣头青!”少nv似喜似嗔,眼bō流转。

        “是你!”听到这熟悉的骂声,董无伤顿时想起来这nv是谁。自己去支援顾独行的时候,有一个黑衣少nv给自己传递消息,自己追踪过去,她便是骂了自己这么一声。

        “就是我?!鄙賜v扬着细嫩的脖,背着手走了过来,施施然道:“木头。你在这里跟人家决战???”

        “是是啊……”可怜董无伤长到这么大,那里跟这样的妙龄nv说过什么话?就连家里的丫鬟,也很少说话的。e^看突然间见到这么一个活sè生香的少nv居然对自己似乎有情的样,走到自己跟前,香风扑鼻,顿时大脑如同短路了一般。

        少nv的两只漂亮的大眼睛变成了两枚月牙儿,凑了过来:“我在这里看看行不行?”

        “行……额额呃。不不不。不行!”董无伤皱起眉头:“去去去,生死决战之地,你一个姑娘家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回去,找你妈去!”

        居然如同哄小孩一般,说话毫不客气。

        少nv的脸一下僵住。

        身后,纪墨和罗克敌咕叽咕叽的笑了起来。

        董老四真是……太……太不解风情了。

        人家都明摆着知道决战,赶来与你同生共死,如此深情,你居然赶小jī似地往外赶……

        “姑娘家咋了?”少nv委屈地道:“她们不是一样在这里?”说着。指着呼延傲bō和谢丹凤。

        董无伤光棍的道:“你怎么能跟她们比?那都是nv中豪杰!能打能杀的!你这小身板……”他斜着眼看了看这少nv,道:“大tuǐ还没人家胳膊粗……”

        这句话可就坏了!

        一下得罪了三个nv人!

        “你什么意思?!”呼延傲bō一转身,雄壮的身躯便如一座山压了过来,双眼中冒着杀气。左手开始撸右手的衣袖。

        “你啥意思?!”谢丹凤气不打一处来,看了看自己,还是能够算得上是窈窕的,更加气愤了:“谁的胳膊那么粗了?”

        “你看不起我?”白衣少nv瞪着董无伤:“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被三nv同时发难。董无伤顿时狼狈到了极点,求救的眼神看向众兄弟。

        楚阳等人很默契的抬头看天,天空的云彩……

        “云好白啊……”纪墨感叹。

        “云好多啊……”罗克敌叹息。

        董无伤魁梧雄壮的身顿时矮了半截。眼睛眼巴巴地看着众位生死与共的兄弟,张了张嘴,一阵无语。

        出来一个扛雷的呀!我的天!

        “董无伤。你给我们说清楚!”三nv同时上前一步,异口同声的怒吼一声。

        董无伤可怜巴巴的看着三位nv。脸sè如同黄连一般,连连摇手,呐呐的道:“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急得口吐白沫,满头是汗,一张脸似乎更黑了。

        看看三nv还是不依不饶,同时怒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董无伤无可奈何的转头,哀求的叫道:“老大……”

        楚阳正在与顾独行亲切jiāo谈,谈得热火朝天。楚阳神情专注,连说带比划,顾独行脸sè郑重,连连点头,莫天机也凑在那里,脸上一副深沉的沉思之sè:就算是天塌的时候,莫天机都未曾lù出如此凝重的沉思……

        董无伤喊了一遍,这三人毫无反应。

        无奈何,只好对纪墨求援,这里面可有你媳fù呢;叫道:“纪墨……纪三哥……”

        自从兄弟结拜一来,董无伤一直不服纪墨赶在了自己前边,这一声三哥,倒真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纪墨很爽的转了转头,转了一半,又想了起来,急忙将已经转过来的头强行又扭了回去,只听得喀嚓一声,脖几乎扭断,吸着冷气嘶嘶的对罗克敌道:“这一战……情势严峻之极!”

        罗克敌脸sè忧虑沉重,负手沉重道:“不错。真是天翻地覆!可怜这天下苍生,又将遭受荼毒;可怜这朗朗九重天。再度战火纷飞!可怜啊?!?br />
        “可怜??!”纪墨长声一叹,两人同时摆出忧国忧民忧世界的圣人模样,长吁短叹起来。

        董无伤感觉自己在已经矮了半截的基础上又矮了半截。

        不过不用等他求饶了,三nv见一个高大魁梧英雄盖世的汉,居然lù出这等可怜相,凶巴巴的神情哪里还能保持,顿时都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这一笑,三nv顿时就感觉对方亲切起来。自然而然的凑在了一起。

        “妹。你叫啥名?”呼延傲bō不愧是nv中豪杰,就算是问nv孩的名字的时候,也是粗声大气,居然还上下打量了一下,颇有一种流氓调戏小姑娘的感觉:美nv,敢问芳名哇哈哈哈桀桀桀桀……

        但白衣少nv显然定力很好,竟然连眼睛也不眨一下。落落大方:“我姓墨。墨水的墨,叫做墨泪儿?!?br />
        她轻轻的笑了笑,道:“呼延姐姐可以叫我泪儿?!?br />
        “墨泪儿?”谢丹凤若有所思,道:“泪儿这名字真好;泪,本是凄凉;但‘墨’同‘莫’,一生莫有眼泪儿;和在一起,却是一份最真的祝福?!?br />
        白衣少nv墨泪儿笑了笑,满足的道:“是我母亲身亡之前给我取的名字,我很喜欢这个名字。每次别人叫我这个名字。我就感到似乎还在母亲怀里……”

        呼延傲bō和谢丹凤同时lù出怜爱的神sè。

        “那你今天怎么会来到这里???”谢丹凤心中母xìng大起。

        “还不是为了这个木头!”墨泪儿恨恨的白了董无伤一眼:“人家担心他,可是他……可是他竟然都不认识我了!”

        这句话一出来,呼延傲bō与谢丹凤顿时怒气填膺,同仇敌忾,恶狠狠的眼神同时看向董无伤。

        董无伤掩面后退,神啊,今天我冲撞了哪路大仙了?

        只听见这位墨泪儿悲愤的指控道:“那时候。他对我做的事……那么过分!我……我冒着被家族驱逐的危险,给了他……给了他……他竟然拿刀要杀我……还提着刀追了我数十里路……可是现在,我知道他危险,还是来了……但他竟然不认得我了……”

        这句话一出来,直接是晴天霹雳!

        连楚阳等人也顿时惊震了一下。莫天机正在拿出水囊喝水,闻言噗的一声。一口水都喷在了顾独行脸上。

        顾二爷恍如未觉,依然保持着震惊过度的神情,张着嘴不可置信的看着董无伤,任由那从莫天机口中喷出来的水从脸上流下,流进了嘴里……

        罗克敌和纪墨也顿时用一种看偶像的目光崇拜的看着董无伤:我靠,这个木头这么猛?居然还能玩始luàn终弃?

        呼延傲bō顿时跳起脚来,怒火冲天:“董无伤,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谢丹凤柳眉倒竖:“你竟然始luàn终弃?!如此无情无意!”

        董无伤百口莫辩的瞪着眼:“我……我对你做啥了我?我……怎么就luàn了?弃了?我……这也忒冤了我!”

        “住手!”眼看呼延傲bō就要正义感爆棚的冲上去将董无伤痛打一顿,楚阳急忙叫停。

        然后便站了起来,沉沉的看着这位白衣少nv,说道:“姑娘,董无伤绝不是始luàn终弃的人!你是谁?说这样的话,有何居心?”

        楚阳的眼神很危险,闪烁着尖锐的神光。若是别人,或者有可能;但董无伤……却绝对绝对的不可能!

        但楚阳看着这少nv的眼睛,却突然间只觉得心中一道亮光闪过,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前世,黑魔声威震天的时候,岂不是说过,他的家族,实际上,就是姓墨?

        墨泪儿眼中闪过一丝歉疚,道:“你是董无伤的老大?楚阎王?也好,这件事,就请你为我做主!”

        说到最后一句话,声音奇异的变了一下,有些嘶哑,同时,对楚阳使了个眼sè。

        这一次,当然是为了董无伤,但与楚阎王一谈,却是其中最重要的事情!

        楚阳眼中一亮:“正是楚某,敢请姑娘移驾一谈?”

        墨泪儿眉máo一弯,道:“正有此意?!?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