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谈判,联盟!

    第二百七十一章 谈判,联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龙族?!”傲邪云瞪大了眼睛,口中呵呵有声。已经是震惊的不能言语。

        想起自己脚心那斑癣一样的那一块圆圆的东西,有时候自己甚至想要抠下来却是死活抠不动,原来是一片龙鳞?

        龙鳞?!

        龙族?!

        这么说,自己不是人类?

        傲邪云头脑之中一片迷糊,头晕目眩,险些支持不住。饶是他定力高强,此刻也是无法接受。

        正如我们,若是突然有一天有人对我们说:孩子,其实你是奥特曼……,相信我们的反应,乃是脱口就是一句:放你妈的屁!

        傲邪云没有大骂出声,已经算是很孝顺了……,毕竟说这句话的是他老爹。

        相比较起什么‘龙族’,楚御座已经是提不起震惊的兴致。

        他所有的惊诧,都在刚才已经喷了出去。

        现在突然出现龙族,楚御座已经很淡然了。

        龙族?算个鸟?有预言能力么?而且是胡说八道、放屁一样的预言能力……,有么?

        谈昙……,才是王冇道啊。

        傲天行叹了一口气,但楚阳和傲邪云都听得出来,傲天行叹的这口气里面,真的说不清楚是什么意思,包含了太多太多的兴奋……”

        人兴奋喜悦到了极致了也会叹气……

        “而且,你刚出生的时候,不仅是脚下有金鳞,头顶上,还有三星胎记!”傲天行看着自己的儿子,慢慢的道:“你可知道,这代表了什么?”

        “代表了什么?”傲邪云努力让自己的思维活动起来,来思考这件事,却发现无论如何也是混混沌沌,想不起什么端倪。

        “我们傲氏家族第三代先祖,惊采绝艳;也是他,发现了龙脉,正是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留下了预言:‘头顶三星,脚踩金鳞;千磨万劫,九死莫沉;沧桑寰宇,龙腾风云!?!?br />
        傲天行道:“意思就是说,我傲氏家族,迟早有一天,会出现一位头顶三星,脚踩龙鳞的人,在经历过千般磨难之后,便会重现龙族的风光!腾身于风云之上!”

        傲邪云有些无助的看了看楚阳,楚阳报以苦笑。

        兄弟,哥虽然渊博…,但对于这十万年之前的东东,真的是不甚了解……”

        “所以这一次,纵然你身陷险境,我们也是沉住了气,不予救援:因为……强者,都是在劫难之中,才能成长!到后来,获知你还活着,为父感叹欣慰之余,也立即定下了这清洗家族的大计!”

        “历代清洗,都是在家主手中清洗;按理来说,这一次清洗,应该留给你自己。等你接掌了傲家,你自己去面对这一次残酷。但我,却替你清洗了?!?br />
        “因为你才是傲家的希望,若是由你来清洗,难免会留下心魔。那样就冲不上巅峰,复苏不了龙族血脉……”

        傲邪云终于明白过来:“难道这血脉的……,竟然是跟实力有关系?”

        “当然!”傲天行道:“实力不够,如何能够复苏血脉?龙族的力量毁天灭地,以你现在的力量……就算恢复龙身,你又能发挥出多少威力?恐怕你连一只爪子也抬不起来,就算是龙……也是一只瘫痪龙!”

        楚阳啼笑皆非,看着傲天行严肃的脸色,强忍着没有让自己笑出来。

        看来这位傲家主,已经完全不把自己当人了。

        居然还龙身……一只爪子……瘫痪龙……

        我真是日!啊

        “楚御座,这是我们傲氏家族最大秘密!”傲天行转过头,正色对楚阳道:“还望你,能够替我们保守这个秘密!”

        楚阳无语的叹一声:“既然是大秘密,那我就根本不应该旁听才是??墒悄闳从秩梦姨搅恕庥肿骱谓馐??”

        “这当然是有理由的。一来,你是嗷嗷的救命恩人……?!?br />
        傲天行说到‘嗷嗷,这俩字,傲邪云俊秀的脸顿时又扭曲起来,无地自容的低下了头……

        “二来……嗷嗷对你最为心服;这一点,现在我就可以清楚的看得出来。他毕竟是我儿子……三来,这件事非同小可,单凭嗷嗷一人之力,恐怕还是力有未逮,必须有人协助……而这一点上,恐怕我们帮不了他?!?br />
        “第四,就是这一次傲氏家族的清洗,虽然是我们家族内部的事,但毕竟对各位造成了损失。尤其是对谢家……当真是预料不到会有如此大的变故?!?br />
        傲天行显然对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

        楚阳嗯了一声,沉淀了一下心情,冷锐的道:“傲家主以为,此事该如何处置?”

        谈到这个问题,楚阳那是丝毫不让步的。

        傲家的清洗,是为了傲邪云,这事儿是没错的;但不管为了谁,也不能以损害另一个兄弟的利益为代价!

        更何况这一路走来,九死一生,数个兄弟,每一个都芳遭遇生死?;?,几乎就差一点点,就能够天人永隔!

        这些事全部由傲家而起,傲天行若是只想轻轻一句话揭过去,那是绝对没有任何可能!楚阳第一个就不愿意。

        傲家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或者说,拿出一些诚意来。

        傲天行知道,楚阳说出这句话,等于是已经把事情摆到了桌面,现在已经是关键时刻。他更了解,也看得出来;想要摆平这件事,谢家反而不是主要,主要的是楚阳。

        这家伙虽然本身并没有什么大势力,但他的天兵阁却是牵连深远。足以影响现在在场的这几大家族共同的决定!

        所以傲天行丝毫不敢小觑。

        这也是他刻意的留下楚阳,让他参与家族秘密的原因之一;你听了我家的最高秘密,怎么着也得感到一些信任和好感吧?

        哪想到一旦到了正经事上,这货把脸一板,居然又是一副油盐不进六亲不认的表情。一张脸生死半官一样的铁冷无情。

        傲天行也是有些郁闷。

        “楚御座,你看这样行不行。所有参与、筹划这件事的人,我傲氏家族统一处死,以谢亡灵:谢家的家园重建,我傲氏家族,负责全部费用!并从此,与谢氏家族结成联盟的关系,同进同退,同荣同辱?!?br />
        傲天行道。

        楚阳皱了皱眉。

        傲天行这个条件,已经算得上是很有诚意。两家联盟,恐怕也是谢家求之不得的事情,更不要说重建家园的天文数字。

        “还不够!”楚阳沉吟良久,道:“我们顾家董家纪家罗家……几位公子遭受的袭击,可也是来自于你们傲家的人?!?br />
        “这一点我会付出令各位公子满意的代价?!卑撂煨械?。

        “嗯,我暂时觉得,没有什么事了,应该是可行的?!背舻溃骸安还笳皆诩?,傲氏家族要站在那一边?”

        楚阳这句话问的很滑头,也很阴损。

        现在傲氏家族刚刚清洗,实力大损;在这场大战之中,最好的办法就是明哲保身,直接不参与。慢慢恢复元气。

        但楚阳却根本不问你傲家参与不参与,而是直接问,你参与,站在那一边?

        “傲家若是参与,自然是站在这一边!”傲天行越来越觉得这小子不好对付。

        “若是我们要求一定要参与呢?”楚阳淡淡的笑道:“傲家主,只派出几个人应应景,敷衍的事情,可是很令大家反感的?!?br />
        傲天行眉头一皱,脸色一黑。

        他本意的打算,本来就是如此:派出几位高手协助,无论胜败,都是与家族根本无关。

        但楚阳这句话,却是分明在要求傲氏家族全力出动!

        傲天行沉吟了起来。

        这一场大战,非同小可。傲氏家族若是全力出动……,风险可着实不小。

        “父亲,不管家族如何,孩儿决定,与兄弟们同进退!”傲邪云看出了父亲的犹豫,沉声道:“……,共生死!”

        同进退,共生死!

        傲天行心中一震,看着自己的儿子。

        “即为兄弟,岂不正是如此?”傲邪云坦然道:“若是家族决定联盟……那么,生死胜败之际我们傲家却置身事外,那还叫什么联盟?”

        “好!”傲天行一握拳,道:“既是如此,我们傲家,就……全力参与这一战!”

        傲邪云大喜。

        楚阳也是心中一阵安定。

        傲氏家族实力冠绝中三天,若是全力参与,这一战可以说已经是必胜无疑!

        “傲家主,不过,关于赔偿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傲家主亲自与谢老去谈一平?!背舻溃骸拔冶暇埂且桓鐾馊??!?br />
        “那是自然?!卑撂煨序⑹状鹩?。

        看着楚阳的眼神,又是看重了几分。

        这家伙做事,实在是做得滴水不漏。明明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却能够在任何时刻将自己摘出来,晓大体,知进退。

        一切事情都谈好了,也争取到了最大利益,却立即抽身事外,将一切细节烂摊子,都扔给自己与谢知秋……

        但若是谈不拢,自己答复不好,恐怕这家伙自己就是一张烂牛皮一样的贴上来不依不饶

        凝眉将他与自己儿子比较了一下,傲天行心中叹息:嗷嗷也能做到这一点,但到了最后时刻,却一定会亲身参与。

        一个参与一个不参与,效果大不同??!

        一切事情谈好之后抽身而退,功绩自在人心,而且还给人一种,“做了好事不说”这样的一种暗暗感激心理。

        但参与……却会让人有一种挟恩自重的感觉。

        怎么能一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