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如此双簧!

    第二百六十九章 如此双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傲天风分明能够听得出来;傲天行说这句话的时候,想的绝对不是自己的儿子傲青云,而是他的儿子傲邪云!

        儿子的仇,岂能不报?

        那么傲邪云的仇人是谁?

        除了傲青云这些已经死掉的公子之外,还能有谁?

        而这些公子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胆子?哪里来的这么强的实力?还不是他们各自的父亲在推波助澜?

        傲天行要报仇,找谁报?

        傲天风浑身的血液都几乎凝固一般冰凉!

        看着傲天行淡淡然却是冷如铁块一般的脸色,隐隐感到了大哥的无情与冷酷,又看了一眼正在激战之中的傲天空,心中苦笑了起来。六哥,咱们要为儿子报仇,终归不如大哥要为儿子报仇!

        看来,这一次不仅要咱们的儿子白白死了,恐怕咱们哥几个,也难以幸免??!

        场中,傲天空与楚阳已经是打到了两人都感到酣畅淋漓的地步。

        傲天空上手一剑,就被楚阳横空斩断,长?;魉榉?,但他随即又抽冇出另一柄长剑,这一柄长剑战斗不了几下,再次被楚阳斩成碎铁:傲天空竟然又抽冇出来一柄!

        不大一会工夫,在楚阳剑下竟然已经毁灭了七柄长剑,但傲天空手中竟然还有剑。

        楚阳打得惊奇之极,实在看不出这位傲六爷身上什么地方竟然藏得下这么多的剑。但却是越战越勇。

        自从九劫剑吞噬了蔚公子的白晶矿之后,就再也没有展现过吞噬万物的能力,似乎在休养生息一般。

        但这一次,剑灵却再次发动了九劫剑的吞噬之力,甚至还有些后悔!

        若是早知道楚阳会遭遇神魂受创这种严重局面的话,剑灵怎么会控制九劫剑的吞噬之力?

        原来,九劫剑吞噬之力并非无穷,而是有阶段的;在达到一定的地步之后,必须将吞噬而来的力量完全的消化掉,才能再次开始吞噬。而蔚公子的白晶矿,庞大无比,九劫剑一次吞噬,几乎接近现阶段的饱和。

        若是继续吞噬下去,自然也可以,但到了九劫剑完全归一的时候,却会因为来不及消化而引发剑劫!

        那时候,就是用九霄神雷淬剑!

        九劫剑虽然不至于被毁灭,但那种滋味,却会让剑灵生不如死的持续好几个年……

        如今,剑灵已经顾不得自己那可能会有的好几年痛楚了,赶紧放开了九劫剑。吞吧!吞噬吧!

        吞噬的越多越好!

        傲天空越打越是憋屈。自己的修为,远远高于楚阉王。但对方的这把剑,却实在是太犀利了!

        自己的剑虽然不是什么珍品,但能够戴在身上的,也不是凡俗货色:哪想到与对方的剑一碰,就立即变成了朽烂了数万年的碎铁渣?

        傲天空本就号称是万?;首?;向来以剑闻名,而且身上长剑层出不穷,最拿手的手段就是一上来就被敌人将自己的?;鞣?,然后趁着对方欢欣的时候,拔出另一柄剑猝不及防的突袭。

        有时甚至能够双手同时运行五柄剑,同时进攻!万?;首?,便是由此而来。

        但这位万?;首黾顺舻木沤俳?,却顿时如同是一群小老鼠遇到了一只老猫!被对方不仅一一击溃,而且一一吃掉!

        当的一声响,这位万?;首詈笠槐R脖涑闪颂?,张着双手张惶后退。

        楚御座一声长啸,意气风发。长剑如雨点、一般的展开剑势,奋起攻击!

        正是痛打落水狗之势!

        傲天空连连躲避,狼狈不堪。百忙中回头一看,只见自己那一方面的人竟然是按兵不动。大哥傲天行的目光,冷电一般射过来,寒森森的没有半点表情。

        傲天空心中一冷,险些中了一剑。

        顿时明白,这一次出来,大哥恐怕是下定了决心要清洗掉自己这些人!

        突然间有些后悔。就这么安安稳稳过着多好,为何非要去争什么抢什么?……

        楚阳一直没有真正下杀手,就是在看傲氏家族那些人的反应。一旦对方出动来援,就证明傲邪云猜错了,那么自己就必须为现在的情况相处合适的应变办法。

        如今终于放心,冷冷一笑,杀气四溢!

        空中突然出现星空一般璀璨的千万点剑芒,铺天盖地的落下。

        一点寒光万丈芒!

        傲天空大叫一声,身上三处中剑,他虽然是皇座五品修为,但这些年养尊处优,别说战斗,连手指头都没擦破一点皮,骤然受伤,虽然这点伤对一般江湖人来说几乎微不足道,但放到他身上,竟然是痛彻心扉。

        狼狈的翻滚出去,鲜血不断流出,声音已经颤抖变了调的大呼:“楚阉王,你欺负手无寸铁之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这句话一出来,傲氏家族那一边的人同时面红耳赤。

        可是丢死人了!

        不要说是傲氏家族的六爷,就算是一般的江湖人,也不可能说出这种话。

        这句话几乎就等于是求饶了。

        “我本就不是英雄好汉!”楚阳忍着笑,道:“我最喜欢的就是以强凌弱,拿着神兵利器,欺负手无寸铁的人!”

        傲天空连滚带爬,披头散发:“这不公平!这不公平……大哥……大哥……救命啊……”

        竟然叫起救命来。

        他平常也算是心机深沉,有野心有手腕,但二十多年养尊处优,却已经失去了那种江湖人的热血,变的怯懦,如今,无边的杀气临身,死亡的感觉笼罩,竟然心智大乱,变得比普通人还要不如!

        任何人,任何强者,只要你能击破他的心理最底线,不管什么层次的强者,都会立即崩溃!

        远处,傲天行脸色更是深沉的吓人,眼中神色,羞怒交加!

        楚阳哈哈大笑中,屠尽天下又何妨,再次出手!

        傲天空已经嚎哭起来,拼命地连滚带爬向后逃走。

        一道剑光凌空而来,血光飞溅,傲天行的身体被钉死在地上。

        九劫剑发出一阵脐红色的光彩,傲天行的身体慢慢的变得枯干如柴,随即,便如是腐朽了千百年的骷髅,消散成一地惨白色的白骨!

        铮的一声,楚阳拔出剑来,向对面深深地看了一眼,转头而去。

        对面没有动静。

        楚阳这边自然不可能有动静。

        双方心照不宣;这一场战斗,只是个由头,或者说,抛砖引玉。

        从这里,才开始真正的对话,也就是说,才开始进入,傲世家族的既定计划,之中。

        “楚阎王,你杀了我六弟,就这么要走了?”傲天行跨马往前两步,沉沉的问道。

        果然来了。

        与预料之中,一样!

        楚阳与莫天机两人嘴角同时露出神秘的笑意,那是看透一切的讥消。而一边的傲邪云脸上,则是一片苦涩的笑意。

        楚阳停住身子,一声冷笑:“想必傲家主不会看不出,若是我落败,现在就是我躺在地上,江湖征战,你死我活,这很正常?!?br />
        他顿了顿,道:“更何况,你们傲氏家族攻击我们在先,难道我们就该接连的受到欺辱?!”

        “竟有此事?!”傲天行眉头一皱:“胡说八道,我们家族怎么会不断的攻击你们?”

        他说的很意外,很震怒。

        演戏自然要演全套。

        一个老狐狸,一个小狐狸,之前从没有见过面,但在第一次见面,还在敌对的情况下,居然就开展了这样一次心照不宣的紧密无间的合作!

        楚阳哼了一声,道:“你想不到吧?他们不仅攻击我们,还顶着傲氏家族的大旗,攻击了谢氏家族!让谢氏家族,几乎灭族!”

        “简直是不可容忍!”傲天行咬牙切齿:“是谁这么无法无天?难道他们不知道谢氏家族乃是我傲家最最坚实的盟友么?”

        这句话,就定下了基调!

        “无法无天?”楚阳冷笑:“无法无天的事,你不知道的多着呢?你可还记得你儿子傲邪云?”

        “小犬嗷嗷我自然记得,不过犬子失踪,至今没有下落……唉……”傲天行叹息。人人都知道他是假惺惺的悲痛,但看他表情听他声音,却似乎是真的一般。

        “可是傲氏家族六大天才,不惜一切也要杀傲邪云,才会逼得傲邪云失踪!你这当父亲的,竟然蒙在鼓里!”

        楚阳怒道。

        “谁敢杀我儿子!”傲天行大怒:“我儿子可是傲氏家族未来继承人!”

        “正因为如此,才杀你儿子!”楚阳接上。

        “放肆!”傲天行一声爆吼。

        两个人就像是在唱一出荒诞不经的双簧。两边所有听到的人,都觉得滑稽,但彼此说的话,话题却是越来越是危险。

        “大哥,你!……”傲天风急急忙忙的叫道,面如死灰。

        “闭嘴!此事没有弄清楚,谁敢说话,当场碎尸万段!”傲天行大吼一声。

        傲天风惨笑起来。

        真的完了。

        “此事,你怎么得知?”傲天行似乎不信任的问道。

        “我怎么得知?因为就是我救了你儿子!”楚阳一声大笑。

        “你救了我儿子?”傲天行分明很激动,欢欣鼓舞几乎雀跃的大叫:“他在哪里?嗷嗷!你在哪?”

        众人怪异的目光戏谑的注视下,傲邪云满脸黑线的走了出来,拿下了蒙面巾:目光哀怨的看着自己父亲。

        知道您在演戏,知道您在清洗,可是这‘小犬嗷嗷’的这个名字,您有这必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叫出来么?

        我所有兄弟可都在这里……今后让我怎么抬起头来做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