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儿子的仇,岂能不报?

    第二百六十八章 儿子的仇,岂能不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董无伤狂喝一声,整个身子跃起来,双手持刀,雷霆一般下劈!

        那人惊慌后退,但这一刀却是霸道之极,将他前进后退之路一起笼罩,除了硬接,再无第二条路!

        他大吼一声,举剑相迎。同时心中无限后悔:自己比这家伙修为强得多,但却没想到对方的大刀和刀法如此变态,硬拼下来,自己竟然落到了这等绝境!

        若是游斗,凭借自己数十年的经验和修为,足足能将这位刀皇耗死!

        偏偏自己却仗着修为高,神剑强,选择了硬拼,硬撼对方最强的一点。

        这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众目睽睽之下,刀剑猛的相交!轰然一声大响,那柄长剑竟然啪的一声,如同打碎了一块玻璃一般,散做了一地的细小碎片。

        那人惨叫一声,被巨大的力量抛跌了出去!七窍之中,鲜血狂喷,眼神犹自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这么可能???!”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包括那位正飞身赶来的傲氏家族高手,都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别人或者不知,但傲氏家族的人岂能不知?出战的那个人乃是傲氏家族老六傲天空的亲信高手,也是结拜兄弟。名叫吴峰。

        那把剑,乃是吴峰的传家之宝,叫做‘玄钢飞雪?!?,乃是星辰铁之中提炼的玄钢所铸,锋利无比,无坚不摧。其坚固,更是傲氏家族所有兵器之中,首屈一指。乃是吴峰的最大底牌。

        也因为这柄剑,吴峰虽然实力不算最高。却历来都是众人羡慕的对象。

        但这是祖传宝贝,别人也只有羡慕的份。

        吴峰此次出手,也有是为傲天空的儿子傲风云报仇的意思在里面。

        谁能想得到,如此神兵,在这一场对决之中,竟然被董无伤硬生生的狂暴劈碎?

        所有人都是大出意料之外!

        董无伤一声长啸,威猛的身子凌风而起,在空中三大跨步,暴喝道:“刀落无情天!”

        一道黑色闪电。猛劈而下!

        吴峰已经是心魂俱丧,五脏俱损,连动一动的力气也失去,面对这狂霸天下的一刀,吴峰已经没有半点躲避的余地,只能束手待毙。

        刀风凛冽,吴峰眼中露出绝望的神色。

        那飞身赶来的人,已经到了三丈之外,但董无伤眼皮子也不撩一下。依然是刀落无情天,没有任何犹豫。

        既然此刀无情。那么这一刀出,董无伤对自己,也是毫不在意!

        只求杀敌!

        那人眼看来不及,不由睚眦欲裂,焦急的厉喝一声:“小辈!尔敢!”长剑一闪。刺向董无伤咽喉。

        一剑势若雷霆!

        董无伤若不收刀,则必死在这一剑之下!

        正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最佳的救援方案!

        便在此时,一人冷冷地道:“老贼!尔敢!”

        一道迅疾到了无法想象的剑光,带着天河倾泻一般的威势,后发先至,猛的击在那一道刺向董无伤的剑光之上。

        啪的一声,那柄剑竟然凌空折断。随即整把?;髁诵嗄疽话愕乃槠?,竟然有些飘浮的落了下来。落到地上,居然发出犹如木片一般的轻轻地声响。

        那人反应也算极快,剑断即出掌。

        楚阳早已料到。甚至在他出掌之前、两人还未来得及错身而过的那一刹那,左手就猛的吞吐出去。

        砰地一声,两人各自翻了三个跟头,落在地上。楚阳手中寒芒闪烁,长剑铮铮而鸣,似在庆祝胜利。

        对面那人乃是一个看似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愤怒的看着楚阳与董无伤,恨之入骨的咬着牙,一字字问道:“楚阎王?!”

        楚阳和煦的微笑:“傲六爷?眼光当真不错?!?br />
        这个中年人,正是傲氏家族六爷,家主傲天行的六弟,傲天空!也正是傲家六少之一傲风云的亲生父亲。

        另一边,吴峰在董无伤大刀之下,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呼,就已经变成了一堆肉酱!

        董无伤最后一刀,刀落无情天……用的竟然是钝厚的刀背!

        他的墨刀刀背几乎有一尺来厚,猛地砸下去,加上董无伤本人的力量,何止数千斤而已?当头砸落,吴峰当场就变成了一堆没有一根完整骨头的碎肉。

        董无伤大口的喘着气,拄刀而立??聪蜃约捍蟮兜难凵冻鲂耐吹纳裆?。

        墨刀刀锋之上,也出现了斑斑点点锯齿一般的缺口!

        董无伤自从墨刀在手,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墨刀受损的情况??杉苑降慕<嵊卜嫒竦搅耸裁吹夭?。

        “无伤,回去休息!这里交给我?!背舻氐?。

        董无伤答应一声。

        “不留下性命,就想要离开?”傲天空发出一声凄怆的大笑:“楚阎王,你既然知道是我,那么,我傲氏家族的人,何曾有过被人白白杀死的人?董无伤必须为我义兄偿命!”

        董无伤哼了一声,已经迈动的脚步又停下,冷冷看着傲天空。

        他正要说话,却被楚阳挥手止住,头也不回的道:“回去!傲氏家族的人,咱们杀得多了!傲风云,岂不就被咱们杀成了碎肉?偿命?想的倒是挺美!”

        董无伤本来被傲天空引起了火气,却被楚阳这一句话说得险些笑出声来。

        傲风云便是傲天空的儿子,这一点董无伤自然知道。

        楚阳说出这一句话,用意恶毒之极;直接等于是在傲天空已经流血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

        董无伤大笑一声,拖着刀往回走。

        他现在实在也已经是筋疲力??;能够拿着自己的刀自己走回去,已经是难得之极。要知道……这把刀,可是足足有五百七十斤啊。

        “啊~~~”傲天空被楚阳一句话触及了心中最疼处。不由得仰天发出一声厉啸,双目瞬间血红:“楚阎王,血债血偿!你们杀了我儿子,今日,又害死了我义兄,今日你们休想有一个人生离此地!我必将你们剥皮拆骨,挫骨扬灰!”

        楚阳假惺惺的道:“傲六爷,且息雷霆,暂消震怒;多大点事?何必如此摆出一幅不共戴天的样子?毕竟那只是你儿子又不是你老子……再说?;蛘叽耸禄崾且桓鑫蠡嵋参纯芍?;当时我们只见到一个王八蛋那样的窝囊废,杀了也就杀了,哪里会想到那个王八蛋竟然是傲六爷您的种?不知者不罪,这件事,还是就此揭过了吧。反正傲六爷年富力强,晚上回去努力耕耘一下,再播种一次,也就是了?!?br />
        傲天空顿时全身都发起抖来。

        自己儿子都被杀了,你丫居然还有脸对我说:多大点事?

        更何况接下来的每一句话。都是至极的羞辱,傲天空浑身哆嗦。嘴唇颤抖,若不是养气功夫还算是了得,恐怕当场就要被楚阳气的晕厥过去。

        “楚阎王……你!你好!”傲天空气极,手指头颤抖的指着楚阳,竟然连一句完整的话也气得说不出来。

        “我好?”楚阳纳闷的看看自己身上:“傲六爷说的是。我当然好;你儿子死了,我还活着,我怎么能不好?”

        傲天空大吼一声,再不说话,拔剑进攻。

        楚阳大笑,手中剑凌空一闪,两人翻滚的战在一起。

        身后。顾独行等目不转睛的看着,顾独行的右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之上。

        纪墨和罗克敌芮不通三人面面相觑,心中都是大为叹服:老大就是老大。这把人气得喷血的功夫运用得多么熟练,多么流畅,相比起自己两人的破口大骂,档次当真是高了不止一筹。自己两人要学习才是。

        傲氏家族之中,一个相貌威严的锦袍中年人跨立马上,锐利的眼睛,也在注视着这一战。

        在他身边,数人面露愤慨之色,看着这边。

        “如何?”这位中年人淡淡的问道。

        “欺人太甚!这个楚阎王和他的兄弟,太过分了。非但蛮不讲理,而且辣手无情。此等宵小之辈,必须除恶务??!”旁边一位中年人咬着牙,脸上不可遏制的露出愤怒的神色。

        这人是傲氏家族老九,傲天风。死在顾独行手中的傲青云,正是他的儿子。

        “恩?”先前中年人正是傲氏家族家主傲天行。他意味深长的嗯了一声,看着自己的九弟。

        “大哥,此仇不能不报!我傲氏家族的颜面,也丢不起!”傲天风咬着牙,眼中含泪:“更何况,大哥您的几个侄子,就是被他们杀死!这儿子的仇,我们怎么能不报?”

        傲天行眼神微微闪了一下,叹息一声,慢悠悠地说道:“说的不错……这儿子的仇,怎么能不报?”

        他似乎是附和着傲天风在说话,但这句话说得平平淡淡,没有任何起伏,脸上木无表情,声音里也如是说着陌生的事情,但却又似乎是别有用意。

        傲天风听了这句话,竟然觉得没来由的心中一寒,一颗心,也忍不住剧烈的跳动了两下,脸色都是禁不住一变,一股莫明的恐惧,潮水般升起。

        一时间心中的愤怒竟然被恐惧压了下去。

        “按兵不动!任何人,若敢妄动,斩!”傲天行断然下令。本就是丹凤眼的双目,此刻看着场中楚阳与傲天空的战斗,更加眯成了一道细细的缝,屡屡寒光,便从他的眯着的眼睛中闪烁出来。

        四周众人同时一声应诺。

        傲天风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大哥,只觉得心中一寒,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升上了天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