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共患难易,同富贵难!

    第二百六十七章 共患难易,同富贵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残酷?”傲邪云凄怆的一笑:“这样的残酷的机会,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受的。只有高门大阀,才有这样的体会?!?br />
        “所以世家子弟,往往比平民少年要成熟的早?!?br />
        “楚阳,傲氏家族已经发展了上千年,准确的说,是一千一百五十六年!平均十八年,就有一代人出生,七十多代人啊。像这样的家族,地位崇高,哪一个子孙不是三妻四妾?哪一个正常的男人,没有七八个子女?如此衍伸下来...…若是不发生这样的人伦惨剧,傲氏家族恐怕人口早已经过了百万!那是何等的庞然大物?但现在除了外姓武士之外,家族血脉却只有区区几千人。为何?”

        “绝大部分族人,都丧身在野心这两个字上!”

        “同患难容易,但同富贵……却是难上加难!患难之时,前途渺茫,人人自危,若不团结,必被覆灭。所以都能齐心协力,甚至,为兄死为弟亡,诸般可歌可泣,也是正常。但一旦奋斗成功,享用胜利果实的时候,也是人人都想吃最甘甜的那一个!因为大家都付出了,每个人付出的都不比别人少?!?br />
        “于是野心与欲乜望,便会在此刻滋生,疯长,最终不可遏制!就算不为自己,为了子孙,也是不甘心的。哪个父母不望子成龙?那一对父母能甘心让自己辛苦养大寄予hòu望的孩子去做别人的家臣奴仆?”

        “所以每一个家族在成功的建立之后,都必须经过一代又一代的血洗,才能慢慢的茁壮。每一个家族,都是先将屠刀伸向自己的族人,自己的兄弟,然后才轮的到敌人!所以帝王开国登基之后,往往不是开疆扩土,而是先清除功臣。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乃是所有家族和国家发展的必然!”

        傲邪云定定的看着楚阳:“这就是成功者,必须要付出的代价,而且是子子孙孙无穷匿的,代价!而且,避免不了!”

        楚阳咀嚼着傲邪云这段话,心中若有所悟。

        在这样的关头,傲邪云绝不会闲得无聊,蛋疼的跟自己讨论家族国家发展史,定有他的用意。

        而傲邪云的良苦用心,楚阳现在已经猜到了一些。

        “每一任家主,在经过了这样的清洗之后,都是身心俱疲,都在焚香祷告自己的儿女后人不要争权夺利,要和睦相处:但每一位家主,最终都是失望。

        “每一位家主身为父母都是抵犊情深,不忍心对付自己的每一个儿子。除非做得太过分…“所以,一旦确定家主继承人之后,父母都会觉得,除了这位继承人之外,自己有些亏待了其他的儿女,而对这位继承人,则是恨铁不成钢,越来越是严格要求?!?br />
        “如此一来,其他兄弟受到了溺爱,甚至有个别恃宠而骄,而继承人则是旦旦自危?!?br />
        “所以下一任的家主继承人,一旦确定地位之后就要开始对付自己的兄弟。因为若不对付他们,自己就活不成!所以……,后患,从每一位家主第二个孩子出生就要开始?!?br />
        “子女越多,伤害就越大!”

        “所以,每一位家主从确定地位到成功上位,都是一路血腥!所以每一位家主,也都是杀伐决断的一代枭雄!”

        “如此淘汰,便如大浪淘沙,足以锻炼的胜利者心如铁石!”

        “我父亲三十多位兄弟,现在只剩下不到十个人。那么,我其他的叔伯,又到哪里去了?”傲邪云嘿嘿一笑,却笑的惨痛心碎:“如今,仅剩的这几个人,也要步入那些人的后尘?!?br />
        “现在出场战斗的这个人,就是我六叔的亲信高手!”

        楚阳默默点头:“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你是在提醒我:我们兄弟之间以后可能会产生的矛盾,是么?”

        傲邪云有些自嘲笑了:“是!我现在对你很心服。我也是心甘情愿而且很渴望成为你的兄弟?!彼倭硕?,诚挚地道:“但这并不代表,以后我的儿子长大了,同样也会对你的儿子心服?!?br />
        “他们,亦是如此?!?br />
        “这不是挑拨离间,也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一个最为残酷的现实!”

        “每个人都想当老大前呼后拥,每个人都不想只做小弟!尤其我们的孩子,集中了我们的优秀基因,更加不可能是平凡之辈,自然也不甘心屈居人下!”

        “我的家族是如此,其他家族,亦然。董无伤与董无泪兄弟情深:众所周知:但若不是董无伤跟了你,恐怕他们两兄弟迟早会有生死之战,罗克敌罗克武,亦是如此。莫天机与莫天云你死我活,何尝不是因为此事?”

        傲邪云眼睛看着战圈之中的两人,淡淡道:“我这段时间流荡江湖,也是厌倦了家族之中的争权夺利,但这段时间连番被追杀,却是让我悟出来了这样一个道理?!?br />
        “而你成立的天兵阁,却并非如此的家族。所以今日,我才会与你说这番话。因为你,能避免。毕竟天兵阁的兄弟,都不同姓!”

        楚阳思索良久,道:“愿闻高见?!?br />
        傲邪云道:“高见不敢当,但你身为天兵阁领导者,也唯有从你开始,就制定避免这种后患的方法,才能够让天兵阁,真正的强盛,强大,乃至成为霸主!”

        “也就是说...”我们兄弟在一起,乃是为了开创霸业!但…,这种霸业,与子孙后代无关。我们是兄弟,不是从属。但子孙后代,则最不能延续我们的路?!?br />
        “他们想要建立我们之间的这种感情,那么,靠他们自己去争??!长幼尊卑,也是自己去争取。正如你现在年龄最小,却能当老大,人人信服,便是这个道理?!?br />
        “长此以往,或者会少掉一些人,但只要留下的人,就是如我们一般!”

        楚阳默默思考,良久之后,才道:“此法可行,不过,尚不完善。再说,现在考虑千秋之后,为时过早。待我与莫天机等人商议之后,拿出完善的方案,再与兄弟们讨论?!?br />
        傲邪云笑了,道:“宜早不宜迟。越早越好!而咱们这种团体,是最好解决的。而你和莫天机,乃是两个我最放心的人。所以我才今天跟你说!”

        楚阳深深点头。

        傲邪云又一笑:“其实以自己的家族来做比方,这种感觉真是无法形容。幸亏,虽然有些词不达意,但总算是说完了。不过,目的却不是这一点,而是另外?!?br />
        他眼睛深深凝注在战局之中的董无伤身上,道:“这一次的遭遇,虽然会有战斗,但……决不会有什么凶险。这一点,你可以放心?!?br />
        楚阳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他,道:“难道……这一次便是你刚才所说的,家族的又一次…,“清洗?”

        “是。而且这一次清洗,属于我?!?br />
        傲邪云从一开始说话,眉梢眼角的苦涩,就从来都没有断绝:“我也是再见到他们之后,才想到了这一点,没想到我刚一张口,你便已经猜了出来?!?br />
        “傲氏家族他们六人出来,本意应该是为我报仇的?!卑列霸频溃骸八运遣呕嵯裙セ骱谀锛业龋旱?,他们却突然间改变方向,换成攻击我们。这一点,本是令人大惑不解。我现在终于想通,应该是那个时候,我还活着的消息就传出去了?!?br />
        “我既然还活着,就有了足够让黑魔那些人利用他们的理由:而且,家族定然也作出了决定,才逼得他们铤而走险,完全来一个鱼死网破?!?br />
        “或者从那个时候起,家族就决定了这一次的清洗计划,吧?!卑列霸柒耆坏溃骸罢庖彩俏颐羌易宓拇?,将心有野心者逼得自动跳出来,然后清洗掉,占据大义名命...…”

        楚阳嘿然一笑:“想象得出?!?br />
        “所以你……,莫要介意?!卑列霸瞥斐季?,才说了出来。

        “我不会不在意:谢氏家族,也不会不在意?!背艟簿驳牡溃骸按耸峦瓯现?,你们傲氏家族,定要拿出一个说法。否则……此事会成为心中的一个疙瘩?!?br />
        傲邪云默然,脸上露出惭愧之色。

        不管如何,傲氏家族这一次的清洗,也是利用了楚阳这些人。谢氏家族更是差点因为此事灭族,又岂能是一句话就可以摆平的事?

        一边,还在马车之中委顿的莫天机,一直静静地听着两人的谈话,听到这里,仔仔细细的看了傲邪云的背影几眼,眼神中露出恩考的神色。

        心中道:这个傲邪云……挺有远见??!不过这件事……,应该如何处理呢?什么办法,才能够两全其美?

        傲邪云向楚阳建议,楚阳只是考虑了一会,就放弃了。

        因为他感觉这件事太远。而且凡事不可急躁,不如徐徐图之……

        但莫天机却一向就是一个未雨绸缪的人,居然从此开始绞尽了脑汁,为了子孙后代,担心起来,于是开始规划“……

        场中的两人已经战到了白热化的状态。

        董无伤打得兴起,连声暴喝。每出一刀,必伴有一声暴喝,刀如闪电,声如霹雳,到最后更加是须发飞扬,只攻不守!伟岸雄壮的身子便如天神一般,步步紧逼。

        他的对手分明有一身比董无伤雄hòu的多的修为,但在对方无匹的气势之下,竟然从势均力敌慢慢变得节节败退,除了招架,连退出圈外的机会也找不到,苦苦支撑?;肷泶蠛沽芾?,便如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住手!”对方的队伍中传出一声大喝,一条人影猛的飞了出来。

        楚阳冷笑一声,毫不迟疑,剑,光一闪,就化作了一道长虹!

        屠尽天下又何妨!

        你说住手就住手?刚才那家伙占据优势的时候……,你咋不说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