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六十四章 黑魔的愤怒

    第二百六十四章 黑魔的愤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一日晚上,少年黑魔静静地站在黑魔营帐之外一棵树下,似乎在想着什么,无声无息,如同鬼魅一般。不仔细观察,就算从他身边走过,也不会发现,这里竟然还有一个人存在。

        “黑兄?!碧锊换谠掳椎某ど榔?,从他身后走来。在昏暗的夜色中,显得极为潇洒。

        四周守卫见两位公子分明有话要谈,很识趣的闪开了一片地方。

        少年黑魔面罩之后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露出一丝厌恶,随即掩去,依然背转着身,阴森森的问道:“什么事?”

        “事倒是没事,不过见黑兄这几天沉默寡言,如今大战当前,有些担忧?!碧锊换诜嫒竦难酃庖簧?,说道。

        “有什么可担忧的?”少年黑瘪冷冷地笑了笑:“这边的人还有不少,更不乏高手。数大家族,基本筋骨未伤。而且现在董家又从上三天请来了援兵,基本已经是胜券在握。你担心什么?”

        他这话依然是说的冷冰冰阴森森的:但不知怎地,田不悔却是隐隐从中间听出来了几分愤怒和讥讽。

        这种感觉让田不悔心中一震。顿时疑虑大起。

        “黑兄,我不懂你在愤怒什么?!碧锊换谏钌钗艘豢谄?,道:“换做以往,我不会与你说什么,就算此事结束,你我未来也避免不了一战。但,现在是生死关头,为何你心境竟然变得如此?”

        少年黑魔沉默了一下,他的脸在面罩后面,根本看不到,良久,才讥讽地道:“敌我双方实力对比,你可弄清楚了吧?”

        田不悔道:“不错,虽然我们这一边欧家已经全军覆没,梦家也已经化作云烟,不过实力还是相当雄hòu的?!?br />
        “你家,我家,董家,算是其中三大家族。李家赵家完好无损;厉雄图也答应,会在这一场决战之中,助我们一臂之力?;首呤?,超过百名;王座高手,一千两百余。再加上上三天的援兵”“”,

        “慢!”少年黑魔一挥手,截断了他,冷笑一声,道:“如此的雄hòu实力,居然还没有开始打,就开始请了援兵?”

        田不悔脸上一红,道:“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只知道,虽然我只是一个杀手,但也知道男儿热血之所在,刀锋所指,纵然是面对苍天神灵,也决不退缩!更何况,在这一场席卷了整个中三天的大战之中,双方都是明火执仗,堂堂之师,正正之旗,当面决战,一决雌雄!”

        “这种注定要载入史册的一场大战川”而你们,却玷污了她!”少年黑魔冷笑一声:“打都没打,就将救兵请来了。田不悔,你自号‘天不如”上天都不如你,而你却惧怕这一场大战?”

        “你请厉雄图,我并不会说什么;再怎么说,厉雄图的家族也是中三天的人!但你们为何邀请上三天来插手?上三天的石家,跟中三天的争霸战又有什么关系?”

        少年黑魔冷峭的道:“田不悔,我看不起你们!”

        田不悔涨红了脸,怒道:“你可知道,我们面对的敌人是谁么?现在你说这句话,有没有感到你是在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少年黑魔豁然转身,漆黑的眸子在夜色中闪光,如同两颗璀璨的宝石:“田不悔”川,你也配说我?”

        田不悔怒气上冲,就要发作;但终究还是忍了下来,道:“这一次的对手,有纪家,罗家、顾家、董家、莫家、谢家……这其中,除了纪家罗家顾家之外,另外的三大家族,每一个,都不比我们两家弱!”

        “这我当然知道?!碧健?,两个字,少年黑魔的声音小了下来。

        田不悔根本没注意对方语气变化,他正在激愤之中,连珠炮一般的道:“他们的阵容之中,有新进的剑帝刀皇,就算是其他人,纪铸纪墨董无泪罗克武谢丹琼,也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莫家虽然在内讧之后有些衰落,但你不要忘记,现在莫家的掌舵者,乃是神盘鬼算莫天机!”

        “更何况,还有一位战无不胜的楚阎王,也在对方阵营之中!”

        “对方的皇座高手,绝不比我们少;王座高手,基本也能持平;而一旦战事起,就是胶着;任由这样的拼下去,只有双方同归于尽这一条路。而这种决战,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对手。上一辈的高手,自然是要对付同等对手;所以届时一旦战局胶着,必然是君级对君级,皇座对皇座,但偏偏这两方面的高端高手,双方都差不多。纵然对方占优势,但我们这边也不弱?!?br />
        “王座大混战,也必然惨烈之极!届时,这些力量,同归于尽的可能性,在八成以上!”

        “所以决定胜负的,反而是我们年轻一辈。但我们这边的年轻一辈之中,谁能对付得了顾独行董无伤楚阳那几个人?更何况,咱们这一边,谁能够比得上楚阉王的阴险诡诈与莫天机的神盘鬼算?!”

        田不悔怒道。

        “你不是一直在说,他们不足为悔么?怎么,现在终于承认不如他们了?少年黑魔讥诮的看着他。

        “说归说,但我不得不承认,他们的实力,已经比我强。

        尤其是其中的顾独行和董无伤?!碧锊换谔鞠⒁簧骸拔矣啄暧衅嬗?,全身经脉畅通,这多少年来从未放松练功,才刚刚突破到皇级!但他们两个川”却是纯正的剑帝刀皇!高下之判,一眼可知?!?br />
        “不过纵然我现在承认,以后在大庭广众之下提起,我还是要贬低他们!”田不悔道:“因为我不服!也因为军心士气?!?br />
        少年黑魔讥诮的笑了起来:“其实你自己知道不是为了这个,恐怕是你如此抬高自己贬低别人,心里会觉得很有意思;很有成就。这是天生的阴暗心理,你们田家,都是一路货色!”

        “你!”田不悔勃然大怒。

        “我说的不对?”少年黑魔毫不示弱地扬起头,轻蔑的看着田不悔。

        他足足比田不悔矮了一个头,身材瘦弱。但这一刻,两人的气势却是猛的激荡丝毫不落下风。

        田不悔终于深深的吞了一口气:“黑魔,你变了?!?br />
        他终于还是将这一口气忍了回去,却道:“自从上次你截杀董无伤归来,性情脾气就变了很多?!?br />
        少年黑魔似乎怔了一下,良久都没有说话,然后才转过头去,道:“不是我变了。而是我还恪守着一位武者的尊严,而你们却丧失了?!?br />
        田不悔讥讽地道:“一向以暗杀为职业的黑魔,竟然也有武者尊严么?”

        “有没有武者尊严…田不悔,你可要试一试?”少年黑魔猛地转头,手中已经多了一柄细细的长剑,剑尖如灵蛇已经到了田不悔的咽喉。

        田不悔目光闪动了一下,却没有闪避,道:“你………

        一句话没有说完,突然感觉剑光一闪,一股凌厉的杀气直袭而来,大惊失色,一个后仰身,大怒道:“你竟然真的想要杀我!”

        他的下巴上,细细的一道剑痕鲜血嗤嗤的喷溅出来。

        “这次只是给你一个警告!我想要杀你你现在已经没命了!”少年黑魔衣袖一抖,那细细的黑色长剑突然消失不见,冷冷道:“但我不介意直接杀了你!”

        他淡淡的,却是阴森森的道:“这几天我心情不错你若是想死,等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再来怀疑我的武者尊严吧?!?br />
        田不悔气的嘴唇都哆嗦了起来。

        万万没想到,这位自己的忠实盟友在这一刻竟然真的想要自己的性命。

        “黑魔,今日这一剑等此战结束,我一定会向你索回!”田不悔憋屈的几乎吐血,直接在怀疑眼前这家伙是不是得了神经病。

        “你还是没有自信!你若是有自信,就应该现在与我一战!”少年黑魔冷冷道:“懦夫!你比起董无伤,简直连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田不悔喘息如疯牛,狠狠道:“黑魔,你如此不顾大局”,川”,

        少年黑魔哼了一声,道:“大局?与我何干?”

        田不悔咕嘟一声吞了一口唾沫,强忍着想要暴起杀人的冲动,压抑的道:“我不与你斗嘴,我只问你,一旦开战,你负责谁?”

        少年黑魔冷哼一声,将身子又转了回去,轻轻地道:“董无伤?!?br />
        田不悔重重道:“好!”

        转身就去。

        他一刻也不想跟这个危险的家伙呆在一起了。

        “你负责谁?”少年黑魔静静问道。

        “我负责楚阉王!”田不悔狠狠道。

        “你真有勇气?!鄙倌旰谀д饩浠安恢朗前潜?。

        “彼此彼此,你的董无伤,也不是等闲之辈!”田不悔闷哼一声,大踏步离开,眼看身影就要隐没在树林中。

        “我的董无伤?”少年黑魔喃喃的低声说了一句,声音变得很怪异。

        见田不悔就要离去,少年黑魔突然问道:“对傲家那几个人,你们是怎么做到的?他们为何会转而对付楚阉王他们?这其中定有原因吧?而且是不可告人?”

        田不悔的身子停下,似乎有些意外,道:“为何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