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机乱,剑心断!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机乱,剑心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沉吟了良久,突然感觉无话可说。

        面对着这么一位修为超过自己千万倍,而遭遇也是惨过自己千万倍的魔王,楚阳还能说什么?

        原本以为,自己的遭遇就够悲惨的;但自己的遭遇,却还是有些自作自受那样的味道。

        没想到这位传说中的魔王,居然这样子;完完全全就是无妄之灾,而且整个族群一起消失,而且消失的莫名其妙加上憋屈至极。

        自己是接着就重生了,这家伙却是憋屈了十万年,才有出头的机会,而且灵种还被新生灵魂占据了……

        良久,楚阳苦笑一声:“你这种遭遇……真的让我很是.…无语;真的,惨到了连同情心也生不起来的地步?!?br />
        谈昙嘿嘿一笑:“我并不抱怨什么,或者你们都会认为惨,但我却只会认为,技不如人而已!”他狠狠的大笑一声,喝道:“既然技不如人,那就是活该!”

        楚阳默然。

        这句话,实在是同样让人无法反驳,也无法赞同,还是无语。

        良久,楚阳才道:“你的风格使然吧,或者……纵然没有这样的一个人,你也会败在自己手中?!?br />
        “为何?”谈昙一扬眉。

        “因为你太不给别人留路;就算你说一句话,也事先堵死了别人可能的反应的道路,只能听你说,而不会有发表自己见解的机会。这在某些程度上,或者是料敌机先,但在某些事情上,却是在无意识的就制造出僵局!”

        楚阳微微的笑了笑。

        从谈昙这些话之中,楚阳可以明显的分析出来。这个家伙每一句话,都是丝毫没有留给别人反应或者对话的空间。

        听完他的话,别人除了叹息,就是无语。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这样的人,楚阳历经两世,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已经不是霸道,而是偏执了。

        楚阳本以为谈昙听了自己这句话不会在意,或者会怒;没想到谈昙听了之后,竟然是深深的思考了一会,良久竟然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br />
        他笑了笑:“我性格就是这样,不给人留什么余地,呵呵..不过,我若是事事都给人留余地,那还是我么?”

        楚阳不禁微笑。

        这句话还是让人感觉那样的怪异,没有什么插嘴对话的余地。

        “现在,该谈谈我们之间的恩怨了?!碧戈剂成衔⑽⒌男θ菔樟?,换做了寂寥和苍凉。

        “我们之间的恩怨?!背舻愕阃罚骸安淮?,我们之间,是有恩怨的?!?br />
        “不管你怎么说,不论你为这身体付出了多少时间的艰难煎熬,但这具身体,终归是我兄弟的;他才是天地之所钟,这一点,相信你不会否认?!?br />
        谈昙摆了摆手:“以后这具身体,还是他的。他现在的实力,远远不足以让我完全觉醒,让我完全占据这个身体,你怕什么?”

        “而且,他从现在,接受了刚才的五毒轮回烟之后,才开始读取我的记忆,慢慢的复苏。这对他自身的实力增长,也有太大的好处。你有什么不满足?”

        楚阳默然,道:“那,到什么时候,你才能完全觉醒?”

        谈昙沉默了一下,道:“或者,要等他成为圣级九品……以上?!?br />
        “至尊?”楚阳脱口而出。

        “或者是?!碧戈甲旖呛乓凰靠嗌?。

        “唯有他能够承受我的神魂印记全力冲击的时候,两个灵魂才能完全融合,合二为一。届时,将拥有两世的记忆?!?br />
        “他不会抹杀我,而我,更加不会抹杀他!”谈昙难得的用一种郑重的声音道:“若是你为他担心,大可不必!”

        楚阳舒了一口气,道:“原来如此?!?br />
        他心中虽然还是有些半信半疑,不过,暂时也只能相信。

        因为楚阳也根本不知道,对这种情况,有什么办法。

        但不管如何,对谈昙的安慰的担心,总算是暂时的放下心来。

        “至于你与我……”谈昙道:“你要知道,你丹田之中的九劫剑,就是当初毁灭了我的那个人,亲手创造出来的!而你们的所谓九劫剑主的使命,实际上就是那个人给你们的任务!”

        “换句话说,你,就是当年那个毁灭了我的那个人的……传人!”

        谈昙冷峭的笑一声,道:“所以,你我乃是敌人,迟早,会有一战,这一点,无可置疑!”

        楚阳苦笑一声:“你觉得你这句话,公平么?你占据了我兄弟的身体,与我决战?我怎么可能真刀真枪的伤害他的身体?而高手决战,只需要一刹那的犹豫,就足以粉身碎骨无数次,你要与我决战?”

        “所以我会留给你时间!让你足够的成长?!碧戈嫉溃骸捌涫?,我这一次与你一谈,并不是要与你定下什么数百年千年之后一战的约定,而是要提醒你一件事,莫要让我的十万年的等待,化作流水!”

        “十万年的等待化作流水?”楚阳愕然。

        “十万年来,支撑我的信念就是……报仇!“谈昙的眼瞳里燃烧起一片黑色的火焰,似乎要将自己的灵魂也一起燃烧殆??!

        “我,绝不会允许那个人的传人,活在这个世上!当我没有完全觉醒的时候,你可以存活,但当我完全觉醒之后,九劫剑主……我是不允许在这世上存在的?!?br />
        谈昙哈哈一笑:“我现在跟你说,也不怕你在我觉醒之前将这幅身体毁灭?!彼倭艘欢?,道:“我对你,虽然最终会是势不两立,但却很放心?!?br />
        楚阳苦笑,在他觉醒之前将这幅身体毁灭?开什么玩笑?那岂不就等于是自己一手毁灭了谈昙,还毁灭了自己的师傅孟超然?

        如何做得出来?

        “放心吧,将来的事,还远得很,真的到了那种时候,你我一战,我未必便会败给你?!背舻囊恍?,道:“不过……若是你刚刚完全觉醒,就被我打败,我希望你到时候能够撑得住那种打击!毕竟十万年后的觉醒,忍受了太多,届时若是败在我的手下,恐怕无论任何人都是难以接受的?!?br />
        谈昙冷笑一声,刚要说话,楚阳截口说道:“其实你自己心里也知道,这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br />
        谈昙沉默良久,讥消的道:“除了那个人,我这一生,还从未败过;若是你能令我畅快淋漓的一败,相信也是一件令我心怀大畅的美事!”

        楚阳徽笑:“我相信,你不会失望的。

        谈昙大笑。

        良久,笑声止歇,道:“其实,除了这件事,我还有一件事要提醒一下你?!?br />
        楚阳道:“什么事?”

        “创造九劫剑的那个人,因为当初毁灭生灵太多,导致怨气冲天。所以……这数百亿冤魂的怨气,也是需要九劫剑来解决的。而这,才是历代九劫剑主的真正使命?!?br />
        “关于这一点,我知道的不多;但,那个人既然做出来九劫剑,想必就绝不会是为了好玩,既然能够翻手毁灭数百亿生灵,更加不会在乎这剩下的人群是否能够安乐生活。至于生灵幸福与否,他就更加不会放在心上。那么,九劫?!裁椿岢鱿?,就是值得令人沉思的一件事?!?br />
        谈昙微笑道:“你要小心,莫要让我觉醒之后,无人可杀!”

        楚阳沉默着,道:“多谢提醒?!?br />
        谈昙笑了笑:“你不必谢我,因为你是他的传人,他传下九劫剑,必有目的和计划,而破坏他的计划,是我感到很舒服最快乐的一件事情?!卑俣劝潦谰胖靥彀晌淖质追?br />
        楚阳哑然失笑。

        谈昙背负双手,依然矗立在虚空,慢慢的,有些不确定的道:“……还有……一件事……”

        楚阳:“还有一件事?”

        “是关于各大种族的事情;九万年前,虽然各大族群都在同一时间消失,死掉的生命,超过数百亿,但各大种族的血脉,在人间仍有流传。既然风云际会,那么必然有人应运而出。若是你能够遇到,若是你能够遇到

        这句话他连说了两遍,终于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凡事命中自有定数。不管你遇到遇不到,你自有你的行事法则与人生底线;就由得你吧?!?br />
        楚阳淡淡的“哦”了一声,心中却是在急速的思考:难道在这世上,还有其他族群的存在?

        “我原本以为,会有很多话跟你说;但真正与你一谈,却发现其实并没有什么多少事情?!碧戈加朴频男α似鹄矗骸拔宜低炅??!?br />
        楚阳默然,道:“你说了这么多,我只想说一句,若是届时……我兄弟出现意外,不管我想尽什么办法,还是要杀你!”

        谈昙大笑。

        两人回来的时候,众兄弟已经等得望眼欲穿。

        而莫天机的马队,也终于姗姗来迟。

        楚阳这才知道,自从自己走掉之后,莫天机就突然间陷入了昏迷,一直昏迷到现在,导致了整支队伍恐慌不已。

        楚阳心中一惊,快步走进去帐篷一看,只见莫天机双目紧闭,躺在软榻上,昏迷不醒,嘴角的血迹,竟然仍有新鲜的。

        “发生了什么事?”楚阳霍然抬头,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家主就突然间变成了这个样子?!蹦霞易宥だ纤档溃骸暗笔蹦憷肟?,天地突显异象,家主突然感到剑气冲天……”

        “然后他就拿出来七枚紫晶令,好像是在占卜……”二长老眉头紧皱,忧虑的道:“但不知为何,七枚紫晶令突然完全粉碎成尘,然后家主就只说了一句话,就昏迷了过去?!?br />
        “什么话?”楚阳心急如焚的近问。

        二长老道:“当时家主脸色非常难看,突然没头没脑的说道:‘天机乱,剑心断;亡命湖,无彼岸!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然后他就晕了过去,再也没有醒来?!?br />
        楚阳心中一震,突然脸色苍白如纸。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