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五十九章 魔王与剑主

    第二百五十九章 魔王与剑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好一把剑?”楚阳心中一愣,眼神顿时犀利了起来,沉静的看着谈昙,慢慢的问道:“你,是谁?”

        只是从这一句话,楚阳顿时就发觉了谈昙的异样,谈昙是绝对不会跟自己这样说话的。这样的口气,这样的神态。

        “好一把剑的意思就是……”谈昙嘴角露出一个怪异的笑,正要说下去,却猛的皱起了眉头,眉头越皱越紧,隐隐的有一种痛苦的意思。

        要知道谈昙现在可是魔王觉「垩」醒的神志,能让这样的人物产生痛苦的感觉,可见这种痛楚是如何的剧烈。

        “我的神魂分裂了?!碧戈贾遄琶纪?,淡淡的说道:“这一世的意识,竟然如此强烈……稍等,我读取一下?!?br />
        楚阳心中一震,不留给他半点儿时间的紧紧追问:“你读???那么谈昙会不会因此而消失?”

        谈昙皱着眉头,看着楚阳:“你这么在乎?”

        楚阳哼了一声,霸道的道:“回答我的问题!”

        谈昙顿时大怒,眉毛慢慢立了起来,轻轻地道:“你敢这样跟我说话?”声音虽然轻,却充满了危险的味道。

        但他说完之后,又是一声闷哼。

        足可见两个意识正在争夺身体和神志的控制权。上一次觉「垩」醒,根本没有遇到谈昙的什么抵抗;或者在谈昙心中,也想将傲氏家族那些人全部杀光吧。

        但这一次,他对上了楚阳,却等于是触及了谈昙的底线。

        或者可以这么说,在谈昙的心里,能够占有分量的人,还真是不多的。但其中楚阳和孟超然,绝对是最具有分量的两个人。现在,则又加上一个谢丹凤。

        但无疑的是,楚阳从小的照顾,和一起长大一起学艺的情谊,则是最深厚的。

        谈昙对楚阳从依赖,到尊敬,然后最终几乎发展到崇拜,不是没有原因的。

        如今,这个意识的苏醒,对楚阳明显充满了敌意。谈昙如何能够允许?

        所以在这一刻,反而激发了谈昙最激烈的抵抗!谈昙的意识,几乎是以拼命和爆炸的形式,在争夺,在反抗,在挣扎!

        这种来自于灵魂最深处的痛苦,纵然是魔王,也是难以承受。

        因为他无法杀死他,杀死他,就等于是杀死了自己!

        谈昙深深的皱着眉头,脸上保持着淡然,但头上发际,已经有汗珠不断地渗出,滴落。

        良久之后,他才控制着自己,说了一句:“我不会杀他!”

        然后又过了一会,他才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楚阳一直耐心的等着,见到这种情况,不由心中一震,一股热流涌了上来。

        想起前段时间,谈昙对自己说道:若走到了我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那一天,请你杀了我!那句话,不由心中暖暖的。

        谈昙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而且已经对自己做出了请求;但真到了这一天,他虽然不能掌控身体,但他的潜意识之中,依然在?;ぷ约?!

        而且是在用拼命的方式!

        “我要与你谈一谈?!背羟嵘?,却是坚决的道。

        “你?跟我谈?”谈昙妖异的黑瞳看着楚阳,嘴角露出一抹邪邪的笑,道:“我想我与你,并没有什么好谈的?!?br />
        楚阳定定的看着他,道:“可我认为有?!?br />
        “王与剑的对话?呵呵,真是奇怪之极!”谈昙沉吟了一下,突然冷笑一声,又似乎自嘲一般的无声的笑了笑,道:“也好!我便与你谈一谈?!?br />
        一边,谢丹凤有些忐忑的看着他,眼中神色,有些犹豫,有些害怕,有渴望……

        但她毕竟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倔强的抿着嘴,一言不发。

        谈昙转身,看着她,没来由的想要训斥几句,但看到谢丹凤那可怜的样子,却是心中莫名的一软,竟然叹了口气,柔声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br />
        话一出口,就觉得心中一阵的矛盾,甚至是懊悔:我……什么时候曾经这样柔声的说过话?有多少万年?

        记得上一次,自己这样柔声对女人说话的时候,是……对谁?

        当年自己的那个圣族的王后……依稀之间,居然觉得与谢丹凤的面貌有些相像一般,记得每一次自己要出去,要杀人,她就会默默的看着自己,一言不发,静静的等自己回来。

        每次自己回来的时候,却总能感觉,她虽然不说话,却是明显松了一口气。

        随着自己威权日重,她能够与自己说的话,也是越来越少,越来越是小心翼翼,不过……自己那么多年,虽然嘴上从来不说,却是真真正正的只喜欢她一个的啊。

        自己一直想要补偿她,却是一直南征北战的没有机会,只好埋在心里。各大族群虎视眈眈,三星圣族岌岌可危,自己这个王,也是如履薄冰。除了日以继夜的练功,就是日以继夜的恶战。

        当自己终于感到宇内再也没有自己的对手,要给她自己心中那早已经许下的承诺的时候,却是有那么一个蛮不讲理的狂人,将整个九重天,折叠了起来……

        那一场折叠,不仅是埋葬了数亿万万的生灵,也埋藏了自己的族人,自己的爱人。

        九万年之后,自己终于觉「垩」醒,但当初的人,又在哪里?

        那个被我亏欠了一生的女子,你……现在哪里?

        你,不管上天入地,不管轮回千世,你……可安好?

        想着,不由有些发痴了起来,思来想去,似乎自己的心,也随着这句温柔的话,而柔嫩了起来一般。

        谢丹凤听到这柔声的说话,嘴唇哆嗦了一下,道:“你……你是谈昙么?”

        谈昙愣了愣,想要说:我不是。但,心中却是震颤了一下,竟然低沉的说道:“我想……应该是?!?br />
        说完,心中又是有些后悔。

        自己现在,为何这么容易心软?

        谢丹凤哽咽一声,捂着眼睛,蹲在了地上:“我只想要……我的谈昙,那个刚才在生死关头……?;の业哪歉鎏戈??!?br />
        谈昙愣了半晌,终于叹息一声,对楚阳道:“跟我来?!?br />
        楚阳见董无伤顾独行正担心的看着自己,宽慰的说道:“放心吧?!毕肓讼虢淮溃骸耙丫炝?,莫氏家族莫天机至今未到,你们留意一下,莫要错过了?!?br />
        话音未落,只觉得身子已经凌空而起。

        谈昙一把抓起楚阳,宽大的黑袍凌风飘舞,便如一个巨大的黑色蝙蝠,飞起在空中,刷的一声消失不见。

        楚阳只觉得风声呼呼,眼前两侧林木忽的一声就没了踪影,紧接着身子往上不断升起,脚下越来越是遥远,迎面而来的狂风,刮的自己根本睁不开眼睛。

        等到风声平息,楚阳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最近的一座高山山巅。

        距离那片树林,最少两百多里。

        只是这眨眨眼的时间,谈昙竟然带着楚阳飞出来这么远的路程。这种速度,简直是令人无法想象!

        楚阳低下头,发现自己的黑袍下摆,由于空气剧烈摩擦,竟然已经发出一股青烟。

        里面,有淡淡的毛发烧焦的味道。

        这股味道,让楚阳心中一酸。

        楚阳不禁想起乌倩倩缝在里面的青丝长发,与那娟秀的几个字:楚阳,倩倩喜欢你。

        忍不住心中叹息一声。那痴情的少女……

        在发现那几个字的时候,楚阳曾经想过,将所有的黑袍,弃置不穿。

        但终究还是没有能够狠得下心。

        这或者是乌倩倩一颗少女芳心最后的寄托,难道自己,就真的要如此残忍的灭绝吗?

        谈昙的声音传来,楚阳心中一震,抬起了头。

        “我喜欢在最高的地方谈事情?!碧戈妓指汉?,凌风而立,黑色长发张扬的凌乱飘起,两眼微微眯着,淡淡的说道:“这样,会让我有一种身在高处,静观天下风云皆在脚下那样的感觉?!?br />
        楚阳缓缓走到他身后,淡淡的道:“这种感觉,不只是你一个人喜欢。只不过有的人,站在这里是为了世上自然风景,有的人站在这里却是为了心中的景观,而有的人站在这里,却是为了能够更近的伸手触动天下风云?!?br />
        他笑了笑,到:“你是哪一种?”

        谈昙脸上没有丝毫表情,道“我哪一种都不是?!?br />
        楚阳嘿嘿一笑,道:“我更喜欢站在最高的地方,这一点与你相同。但我与你不同的是,你站在这里,是享受那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寂寞和寥落;但当我站在这里的时候,我却不想寂寞,我想有我的兄弟陪我,站在这里?!?br />
        他静静地道:“谈昙,是我师弟,是我兄弟;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等同一母同胞?!?br />
        谈昙目光看着面前苍茫云海,目光悠远,似乎没有听到楚阳在说话,却又似乎听到了,又在故意的忽略,并不说话。

        楚阳继续说了下去:“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br />
        谈昙“哦?”了一声,眼睛余光扫过楚阳。

        “这不是你的身体!”楚阳道:“我今日,只想替谈昙问你一句,你……如何才能放弃这个身体,开出你的条件来吧!”

        “这不是我的身体?”谈昙沉思着,考虑着,良久,哑然一笑,道:“你错了,这,就是我的身体!”

        吸灵圣鱼就在他的身上,此刻,吸灵圣鱼似乎发疯了一般,整今天地之间的精纯元气,源源不断地向这里集中。

        空中,竟然在刹那间形成一股灵气风暴!

        整个山巅,突然间烟雾缭绕,完全遮蔽!

        似乎将这整座山,都遮蔽在尘寰之外。

        ……

        这一个阶段,真的是好难写好难写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