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我要的是坦然

    第二百五十六章 我要的是坦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心中苦笑;脸上却是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这一次,恐怕的确是冒了大险。如今,已经可以说是生死顷刻;九劫剑第四节一出,自己还真的没有什么把握。

        他有一种感觉,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遵循着某一种玄奥的轨迹,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包括自己逆天而行改变命运,似乎也都在这一条已经设定好的线路之中。

        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就如自己重生后,先是惩罚石千山,引发一系列事冇件,所以得到乌云凉的赏识,因此而进入铁云,所以才遇到顾独行。

        因为遇到了顾独行,所以自己接着认识了董无伤,罗克敌,纪墨,芮不通。

        因为遇到了这些兄弟,才造就了现在的中三天,也因为他们,才又认识了傲邪云,谢丹琼,当一切汇总,就产生了这场中三天的风暴。

        九劫剑第四节,就是在亡命湖!

        而莫天机这一次选择解决这一次风暴的终极地点,居然无巧不巧的就是亡命湖!

        一切,都充满了诡异。但却合理的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或者整个世界,只有自己这一个重生者,才能感觉到这样的操纵痕迹。

        这一步一步的,都在将自己,往九劫剑主宿命的道路上推!若是没有什么意外,自己必然会在这一次又一次的巧妙安排之中,最终得到完整的九劫剑,统一九重天!走上历代九劫剑主所有的共同的道路。

        但,今天的事情,却分明是发生了拐弯。

        这一点,从自己神魂受创如此严重,就能感觉的出来。自己这一次一意孤行的受伤,才是完完整整的,脱出了那一种“**控”的痕迹!

        成为一个完整的自己!完整的道路!

        但,毫无疑问的是:在这个世上,要做一个完整的自己,付出的代价……就将是生命!

        “生命……又如何?”楚阳心中桀骜的一笑:“难道让我看着他们死么?难道历代的九劫剑主,都是这样的残酷冷血的人?那么……我就算不做这九劫剑主,又能如何?”

        意念中的剑灵叹了一口气,道:“剑主大人,您实在不应该让我出手啊。我被你逼的,忘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楚阳静静地问,声音里,带着一股沁然的冷意。

        “他们几个,是死不了的!就算我不出手,你不动,他们也绝对不会死!”剑灵长叹,痛悔莫及:“因为他们是大人选定的人,注定要陪同大人冲上九重天的,怎么会死!一定会有别的救星出现的!”

        楚阳淡淡的道:“我知道!在你出手之前,我就想过这个问题?!?br />
        “你知道?”剑灵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一脸的不可思议:“你想过这个问题?”

        突然暴怒:“那你还为何要我出手。你知不知道,这样你会死?!”

        “死,也没什么大不了?!背舻牡溃骸拔宜淙灰蚕牍?,也确定;但我还是不能忍受,他们在我面前濒死,在我面前流血,我却无动于衷,只寄托于一个渺茫的希望。我,还没有这样冷血。他们,毕竟是我兄弟?!?br />
        “还有……这一次行动很是诡异,分明就是在按照一个固定的剧本来演。这种感觉太明显了?!背衾淅涞溃骸罢庖淮斡鱿?,我若不出手;他们都不会怪我。但之后,一定会觉得不舒服。因为我就在旁边,却没出手。此其一?!?br />
        “其二,我自己心中,在以后面对他们的时候,会觉得更加的不舒服?;崮诰?,会歉疚,会觉得,自己的卑鄙。所以,我将有一种心魔,就是……无法像以前那样的面对他们?!?br />
        “他们也如此?!?br />
        “所以那样,会在我们这些人之间的兄弟感情上,狠狠地砍上一刀!”楚阳淡淡的道:“以后,我们还是在一起,还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奋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与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是永远也不会回到以前那样子。所以,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上司与下属的关系?!?br />
        “这分明就是一次对情义的抹煞与破坏!”

        “我不明白,为何会有这样的破坏,但我却不能容忍。所以我宁死也要让你出手!”楚阳淡淡的笑了起来:“我不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但我从这一刻清晰地感觉到,我这一次出手,才是真真正正的打破了天道,冲出了轨迹?!?、

        “所以对我的惩罚,亦是如此严重?!?、

        “但我不悔。因为值得!”楚阳在意念中,郑重地对剑灵道:“我不要以后愧疚的面对他们,因为那对我们彼此来说,都是比死还要难受的事!”

        “当你对一个人感觉到愧疚的时候,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那种感觉若是发生在朋友兄弟之间,只需一次,就完全能够破坏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感情。我不要破坏!我要的是坦然,与完整?!?br />
        剑灵先是瞠目结舌,然后是沉思,后来就低下了头,一声叹息,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重情重义的九劫剑主!竟然会为了……这样的感觉,就去甘冒生死之险!……”

        楚阳从这句话之中听出了什么,敏感的追问道:“难道,历代的九劫剑主,都不是重情重义的人么?”

        剑灵霍然抬头,似乎被他这个问题震了一下,然后就低下头去,一言不发,随即身子就慢慢地隐没在九劫空间里,只飘来一句话:“等你处理完毕了,灵神立即进入淬魂泉来,能够弥补多少……就是多少吧?!?br />
        楚阳沉思着,良久没有回话,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才慢慢的说道:“难道,只有无情无义……才能做九劫剑主?”

        他的声音在意识空间里回荡,但剑灵却始终没有回答。

        九劫空间里沉寂了下来。

        楚阳沉默了许久,魂体身子静静的站在九劫空间里,突然发出一声冷笑,充满讽刺充满鄙夷充满了讥诮的……自言自语道:“真是……荒谬!”

        …………

        楚阳和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就在顾独行等人最危急的时刻,楚阳在用自杀崩毁万劫来逼迫剑灵的时候,空中有一道身影,如同霹雳闪电一般的无声无息进入了树林!

        这一道身影的轻灵潇洒快速,相信就算在整个九重天世界,也是名列前茅的。

        这个身影,正是长途跋涉而来的蔚公子!

        当他身影停下,举目看向场中的时候,正是董无伤顾独行双双受伤,喷血倒退,危在旦夕。

        当时,蔚公子已经要出手,眼看就要一声长啸冲出去的时候,剑灵已经附体而出,强大的威势,瞬间镇冇压了全??!

        身子已经掠出一半的蔚公子顿时又停了下来,静静的伏在一棵树上,看着场中的变化。自此,蔚公子就不会出手,因为已经用不着。

        但楚阳若不出手,蔚公子肯定会出手!

        正如楚阳与剑灵预料:顾独行等人,是死不了的!

        蔚公子若是出手,楚阳一直不动;就会如楚阳预料:今后,兄弟们之间,会变得很怪异。

        但楚阳在这种时刻,却终于是放弃了自己,让剑灵出手!

        剑灵出手,等于是生生打破了这一场早已经安排完毕的天机运行!

        所以楚阳的感觉,没有任何错误:自己在这一刻,真正地……跳了出来!跳出了,历代九劫剑主的怪圈!

        只是不知道,这对于楚阳来说,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神魂的受创,如何去撑过九劫剑的考验?

        但楚阳毕竟用自己来冒险,换取了一个眼前,换取了一份心中的坦然,和一个充满了?;奈蠢?!

        若是说这是一场斗争,也是一场情谊良知与利益权利的斗争!

        进一步,心灵安稳坦然自在,却会从此经历九死一生;退一步,海阔天空完好无损,但裂痕永远存在,心灵万劫不复!

        若是你……会怎么选择?

        …………

        如今,蔚公子正在有些无法理解的看着楚阳,两只眼睛也瞪得大大的。显然,这位修为高强的蔚座,心中也对楚阳的表现,震惊至极!、

        马蹄声雷震一般响起,第一个到来的家族,竟然是呼延家族。

        过了盏茶时分,顾家和董家的人也在董无泪的率领下,到来。

        等他们进入树林间的时候,看到那一片尸体,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来晚了一步。

        听到各自的兄弟亲人说着刚才的凶险,大家都是浑身的冷汗涔涔的冒了出来。不知道是懊悔,还是庆幸。

        若是早来一步,那么此刻地下的尸体,就必然会有这几个家族之中的人!而且绝对不会少!

        但晚来一步,没有赶上这一场热闹,也的确是有些遗憾。

        随即,就在顾独行和董无伤的要求下,所有人整齐一致的对今日此事闭口不言,等于是一个超级封口令!

        谈昙依然静静坐着,没有丝毫动作,身周的黄金色的光芒,依然在持续的闪烁,所有看到这一幕的,都是啧啧称奇。

        …………

        上三天。

        诸葛家族第五别院之中。

        第五轻柔轻袍缓带,在书桌前看书,脸色淡然,悠然自若。

        就在那一刻……若是说得清楚一些,就是在谈昙突然被那所谓的五大杀器击中的那一刻……

        突然“啪”的一声传了出来,第五轻柔神色一动,淡然起身。

        打开书桌上一个暗格,弹出一个小小的紫晶玉瓶。只见玉瓶中,一颗丹丸已经碎裂开来,一种黄金一般的颜色,弥漫在紫晶瓶之中。

        第五轻柔神色一动,眼中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神色,自言自语道:“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