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五十章 魔王!觉醒!

    第二百五十章 魔王!觉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突然,轰的一声响,那团围绕在谈昙身侧氤氲浮动的黑雾突然整个的爆炸开来!

        一条黑影,蓦然现身!

        谈昙!

        谈昙的身子,似乎在这一刻高大了一些,一身黑袍穿在身上,竟然给人一种极度合身的感觉。

        他的额头上,那个奇异的标志,已经完整了一半,在闪着光。他的脸庞五官还是原来的样子,但不知怎地,却似乎是后添了无数的魅力!

        这一刻,没有任何人觉得他丑!

        他的头上的发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崩碎。

        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就这么顺滑的中分而下,一直笔直垂到胸前,露出中间一道笔直的发线。

        就是这么的一头柔顺滑亮的头发,却竟然给了所有人一种阴森森的暴戾感觉!而且,一种沧桑的复苏感觉,油然而生!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响,让战场上杀红了眼睛的众人都是一怔,不由自主的停了手!

        谈昙缓步的走了出来,他的动作很怪异,迈出来的前三步,似乎有一些不适应,很不协调那样的感觉,所以他三步之后,就停下了脚步。

        然后低下头,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的腿,一高一低的两道眉毛微微的一皱,这一皱,两道眉毛竟然后行了起来。

        他皱着眉头,很不满意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喃喃地道:“真别扭!”

        随即他伸出双手,双臂一振,一股肉眼可见的黑雾便突然弥散,随即随着双臂的震动,一头中分而下的长发突然猛地往上激扬而起,就像海底的水草,突然间根根向上,飘摇不定!

        然后他的整个身子突然扭了一下。

        很怪异的扭了一下。

        咔嚓嚓一阵爆豆一般的响动,从他身上传出来,那是一种令人牙酸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的每一个人,都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谈昙浑身的骨头,都在这一刻错了位,然后打乱了顺序,又重新的整合。

        然后他就抬了抬手臂,头发落了下来,依然是柔顺的中分,带着阴森的味道,苍凉的寂寞。

        他的手臂放下,就抬起了头。

        这一刻,在他身边的谢丹凤清清楚楚的感觉的出来:谈昙在这一刻,突然的长高了!比刚才起码高了两寸!

        不知为何,谢丹凤突然有一种陌生的感觉,从心中慢慢的升腾起来。

        这种感觉,让谢丹凤恐惧到极点,眼眶酸酸的,想要哭。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只觉得心里难受的,心都碎了一样。

        谈昙抬起了头,扭了扭脖子。脖子同样发出咔嚓嚓的脆响。他左一扭,右一扭,然后就摆正了自己的头。

        他这几个动作很滑稽,但却没有一个人敢笑,甚至,在他做这凡个动作的时候,人人都是心中猛的一阵寒冷。

        甚至连顾独行董无伤,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随着谈昙的动作,猛烈地、寒冷的……震动了一下!

        然后谈昙就迈出了第四步!

        但这第四步,跟人的感觉与前三步大不相同!

        这一步轻轻地迈出来,轻轻的落在地上,甚至,地上的草叶都没有多少震动!但在他面前的傲氏家族众人,却分明感到,这一脚下来,自己面前已经是地裂天翻!

        四周静静的,但傲氏家族这些人眼前却分明是世界末日:大山倾倒了,地面的水,都冲上了天空,天空中,云雾都被撕裂,青天似乎也多了一个大窟窿。

        而在这一切的面前,有一个黑衣身影,长发中分下垂,双眼冷漠冷酷却又淡漠的看着人间苍生,负手而立。

        君临天下!

        这不是属于皇帝的那一种君临,而是一种……,切切实实的掌控整个世界的、那种至高无上的君临!

        谈昙迈出了第五步。

        在最前面的傲梦云便顿时感觉到,一座恢弘的大山凌顶而来!

        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突然间双膝一软,竟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跪在了谈昙面前。

        最奇怪的是,所有见到这一切的傲氏家族的人,竟然从心中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似乎面对着这个人,少爷跪下去……那是理所当然的事!

        就算少爷不跪…,自己这些人也要一脚踹在他的腿弯里,让他跪倒!

        面对这个人,怎么能不跪?!简直是大逆不道!

        谈昙淡漠的看着面前的傲梦云,似乎没有看见面前跪下了这个一个大活人,终于沉静的站住,依然是背负双手,徵微抬起了头,两眼缓缓的在四周扫了一圈,然后目光就投向了更远的地方,淡淡的看了一圈,就收回了目光。

        一直在远方的诸葛家族四位君级高手与他目光接触了一下。

        并没有感到什么异常。

        但却在他目光移开之后,突然都感到自己的心脏恢复了跳动口砰砰砰的越跳越是剧烈,刹那间,四个人的脸都涨红了。

        他们刚才什么都没感觉到,但却是在对方淡漠的一眼之下,连心跳,都被对方操控!

        四人对望一眼,突然都是心中骇然!

        这个觉「启航冇水印」醒者……怎么这么厉害?不是说三星圣族的血脉觉「启航冇水印」醒么?为啊”,…,居然如同是直接就是魔王临世一般?

        在这一刻,四人心中都是隐隐的升起一种感觉:难道…真的被阴了?

        但在谈昙目光移开一会之后,四人心中这种怀疑,就不知为何烟消云散……妈的,我们手里有五大杀器,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血脉觉「启航冇水印」醒者?

        这种思想转变,放在一位君级高手身上,简直是不可恩议的事情口但却实实在在的就是这样转变了。

        隐在暗处的楚阳,只觉得谈昙这一眼分明清楚的看到了自己,而且,这眼光似乎要直接照射到自己内心深处!不由心中一凛:难道谈昙……,终于开始了那种……,变化?

        纠结空间之中,剑灵一阵疯狂的震惊,大声道:“这是什么力量?这是魔!这分明是魔王的力量!”

        楚阳心中一沉。

        谈昙终于停止了自己的扫视,突然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这一口气,竟然将整片树林的空间,都吸成了真空!

        所有人在他吸这一口气的时候,都是感觉自己猛的窒息了一下。

        随即谈昙就怅然的吐了一口气,喃喃的、淡漠的低声说道:“这个世界…,真的是变了…”,”

        随即他又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道:“我太弱了?!?br />
        然后他才看着面前傲氏家族仅存的五十八人,皱皱眉头,道:“我就是被这些蝼蚁都不如的……,逼到了这种地步?”

        说着,他竟然唇角一翘,微微的笑了起来。这淡漠而嘲讽的笑容里,却分明带着对着整个九重天的蔑视!

        他是后视着这些人,但就连顾独行和董无伤都感觉到,谈昙现在乃是站在世上最高的高山之巅,俯视着他们!

        随即谈昙就伸出了手,五根手指轻轻放在了傲梦云的头上。摩挲着他的头发,漠然道:“这个祭品……实在太弱……,弱的吓人!”

        傲梦云浑身颤抖,被人像是抚摸小狗一般的抚摸着自己的致命要害,竟然一点反抗的意识也生不起来”伎咙中发出小狗濒死一般的低沉呜咽哀鸣。

        谈昙的手抬了起来。

        他的手抬了起来的时候,傲梦云的头颅竟然无声无息的被他提了出来……从颈腔之中,后后整整的提起。

        就像是这颗头颅早就被人用快刀砍了下来,现在只是严丝合缝的摆在上面那样子。

        头颅没了,但颈腔之中竟然还是一片后整,连一滴鲜血也没相冒出来。

        谈昙抓着人头,皱眉看了看,随手扔了出去。

        傲梦云脖子里的血才突然冲了上来,冲上了天空!

        “这就是鲜血的味道了……?!碧戈嫉氐?,看着眼前绚丽冲起的血光,很是怀念的道:“多少年了……,没闻到了……?!?br />
        他怅然的皱眉,随手又将傲浪云抓了过来

        傲浪云与他隔着三个人,却竟然就这么一闪就到了他的手里。

        然后他就很轻松很轻松的抓着傲浪云的头,让傲浪云在他身前立正站好,然后用手拧了两圈。

        傲浪云就如木偶一般的被他抓着,双脚生了根一般,似乎凝铸在地上,但从脚踝部一直到天灵盖,都被他很轻松的拧成了一个巨大的麻花!

        连衣服,到肌肉,带骨头,甚至包括头骨。都呈现出一圈又一圈的螺纹。

        傲浪云一声不吭就死了,但他身上,咔嚓咔嚓的声音,却不断地响了起来,竟然响的很有节奏感。谈昙拧了两下,就皱着眉头,微微侧着头,听着这很有节奏的骨头碎裂的声音,淡淡地道:“又听到了,这世上的人的骨头还是没有变的?!?br />
        他抬起头,竟然微微的笑了一笑,道:“在很久很久以前,这是一首乐曲,我为它取名字,叫做《白骨令》?!?br />
        他淡淡的解释,似乎在对他自己解释:“只要用很稳定的力量,将一个人从头到脚的拧成很均匀的麻花,就会奏出这令人听了之后,浑身七亿八千六百四十五万九千六百三十三根汗毛都会自动竖起来的,悦耳的曲调!”

        “我好久没有听到了?!碧戈加行┛煳康男α诵?,有些怀念的说道。他舔了舔嘴唇,侧了侧头,嘴里学着那声音,眯着眼轻声道:“咔嚓嚓…,咔嚓家”,咔嚓嚓呃”,”

        他的牙齿就在这时候隐现,在夜色里,发出狰狞的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