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生死都要骄傲!

    第二百四十一章 生死都要骄傲!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九劫剑主?九劫剑主已经出现了?”君麓麓猛地站起身来。她对楚阳的事一无所知,九劫剑主的身份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蔚公子眸光一闪,温柔地道:“啊麓,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知道的多了……危险,会很多?!?br />
        他背负双手,目光悠然看向窗外:“如同九劫剑主这样的事情,更加不能沾身来。这是九重天万年一次的大劫!沾了,就是不死不休!”

        君麓麓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蔚公子轻轻喟叹一声,眼睛变得清澈而看透世情的那种淡然,悠悠然将窗外飘过的一片落叶吸在掌中:“九劫剑主历代以来统一天下,就这么有把握?冥冥之中的那双眼睛,你主宰了一切,翻云覆雨地覆天翻,但……你可看到我蔚公子了么?!”

        “小蔚……”君麓麓担心的看着他,突然感觉今天的蔚公子如此的奇怪。不管是说话还是神态,都是大异往常。

        “我没事?!蔽倒拥男α诵?,缓步走到窗前,看着天被割裂成一块一块的白云,目光深邃。

        “剑气冲霄起,搅乱九重天;却让我度过了数十年的瓶颈,一朝顿悟,沉疴全去,晋入圣级二品!你想做什么?想让我辅佐九劫剑主么?”

        蔚公子喃喃自语,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意,一缕黑发从他的额际垂落下来,垂落在他光洁如玉的脸庞,让这个青袍的青年,突然间就因为这垂下的一缕头发,增加了许许多多慵懒而优雅的卷气。

        “但我蔚公子,又岂是听人摆布的人?”蔚公子哼了一声:“若是不能以自身的能力获得我的认可,就算他是九劫剑主……又如何?”

        想了一会,他才缓缓说道:“传令中三天暗竹所属,注意战事,按兵不动。能够不参与到这场纷乱之中,就不参与进去!”

        麓麓答应了一声。

        “中三天各大世家已经乱了;若是连黑道也乱了起来,那么中三天就真的完了?!蔽倒映辆驳牡溃骸肮涣教?,你姐姐可能也会出关。让她最好是坐镇总部……”

        蔚公子目中有些忧虑:“中三天这么乱,三天不可能不插手。我跟竹子,必须要分开两头兼顾?!?br />
        “好!”

        “我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蔽倒幼艘蝗?,终于还是拿不定主意,忧愁的道:“九劫剑主……这一次若是大白于天下,可暴露得太早呀……这是为什么?”

        从君麓麓手中拿过情报,只看了一眼,蔚公子衣袖一挥,整个人青影一闪,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君麓麓苦笑一声,心道,你严令暗竹不得参与,但你自己却是迫不及待地跳了进去,岂不是自相矛盾?

        …………

        夜色如墨,却散发着杀机与血腥。

        傲邪云浑身是血,前胸后背,都有严重伤势,腿血肉淋漓的,肩膀已经被打碎,右腿也已经断掉,软哒哒的垂着,浑身被捆在芮不通的背,才勉强不掉下来。

        他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意志力,才让自己不至于晕过去。

        “放下我!扔掉我!”傲邪云不住的恳求大叫,急促的道:“他们要杀的只是我!你把我放下,混蛋!放下我你们快走!”

        “闭嘴!”芮不通头也不回的怒斥一声,跟在谈昙身后,急速奔驰。

        “求求你放我下来……你不放我下来,我们都会死的!”傲邪云哀求的道:“你们留下性命,将来为我报仇还不行么?我求你们了……爷爷!大哥!扔掉我!扔掉我啊?!?br />
        “闭嘴!再不闭嘴,老子扒光了你!”芮不通脸色铁青,他的身,伤痕累累,看起来远远比傲邪云严重得多,但却是纵跃自如,一路奔行如风。

        “芮兄!”傲邪云声音严肃起来:“芮兄,今生能交到你这样的朋,我傲邪云死而无憾!但……局势如此,你若非要拖着我,眼前的我们的人都会死!你何苦为了我一人,而让这么多好兄弟送命?放我下来?!?br />
        若不是浑身被捆在芮不通身,根本没有挣扎的力量,现在傲邪云恐怕早已经自己挣扎了下去也不愿意连累芮不通等人。

        芮不通沉默的奔跑着,良久,低沉道:“老大说过一句话,我们兄弟们在一起活着的时候,要一起骄傲的活着。若是其中有谁要死了,实在挽回不了的时候,也要让他骄傲的死!”

        他沉沉的道:“而我们其他兄弟所做的一切,就是他的骄傲!”

        “傲邪云,若你今日真的到最后关头还是避免不了一死,我希望你能因为我们,而骄傲的踏黄泉路!就算是做鬼,也要骄傲到底!因为,我们为你作出了最大的努力!”

        “你就算要死,也不要辜负我们这一刻为你努力的心意!”

        芮不通沉默的说完,就一言不发,放足疾奔。

        傲邪云突然怔住,一句话也不说了。良久,两颗眼泪从他眼中滴落下来,他却咬紧了嘴唇;只觉得心潮起伏。

        原本以为,只要放下自己牺牲自己,就能救他们,是自己的高尚。但此刻傲邪云才感觉到;面对这样的男人,面对这样的兄弟,自己那样的要求,等于是在侮辱他们!

        “好兄弟,就算我现在死了……”傲邪云脸露出一丝满足而骄傲的笑:“也必然是骄傲的!真的!”

        他的心中突然变得滚烫,一种新奇的却温暖灵魂的感觉,就在这一刻升了起来。

        这样的兄弟!才是兄弟!若是我傲邪云今日能不死,定然付出我的生命和灵魂,也要融入这样的兄弟之中去!

        因为这才是一个男人,不管生死最珍贵的财富,也是男人最大的骄傲!

        傲邪云不说话了,却是在全力的运转元功,争取恢复一些力量。你们能够让我就算死也感到骄傲,难道我傲邪云……就不能让你为我骄傲么?

        同时他心中也是有些奇怪,心中泛起当时的战况。

        当时芮不通独战两位皇座,已经身受重伤,甚至,傲邪云都听到芮不通的肋骨咔嚓嚓的断裂。而对方刀剑齐出,眼看着就要丧命在对方手下。

        傲邪云拼命地冲去,将他撞开,自己却是受了重伤,然后芮不通竟然拼命的又冲回来,再次用自己的身体扛下了致命重击,一把抓起傲邪云,飞了出去,正好赶突围的队伍,被谈昙猛的推了一把,才终于跟队伍。

        按说,芮不通的伤势,要比自己严重得多才对;但现在自己却是躺在芮不通背,浑身一点能动的地方也没有,几乎就是垂死。但芮不通却竟然还能够背着自己千里逃亡???

        这是怎么回事?

        …………

        谈昙身后,背着谢丹凤,狂风一般往前卷,他现在,已经是身处逃亡队伍的最前面,主导着逃亡的方向。

        谈昙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冷酷,一股隐隐的极致疯狂在他的瞳孔之中在酝酿着……

        在谈昙身后,谢家老祖宗谢知秋浑身浴血,雪白的胡子,还挂着淋漓的鲜血;背着谢丹琼。两人都是咬着牙,一言不发,只管往前冲!冲!

        冲到哪里算哪里。

        谢丹凤已经昏迷不醒,谢丹琼也是脸如金纸,浑身是伤,呼吸微弱。

        众人都是狼狈不堪。

        谈昙和芮不通心中正在后悔,楚阳的疗伤神药,对几乎所有人都有效,但惟独对谈昙和芮不通无效!所以当初楚阳分配不完全版九重丹的时候,两人都是大咧咧的推辞了。

        现在想起来,两人几乎要在自己的脸狠狠地打万八千的耳光子!自己用不到……别人总用得到?像现在这种时候,正是最需要的时刻,两人却拿不出来……

        谢氏家族突然被袭击,当世一起突围的,足有七八百人,但一路逃亡到现在,已经是剩下不到两百人!

        一路逃亡之中,追兵不断的发出暗器,暗夜朦胧之中,掉落在队尾的不断有人发出惨叫,随即跌倒,就再也爬不起来。

        前面的人只听得心如刀绞,嘴唇都被咬出血来,却是根本不敢回头。

        因为,一回头就是全军覆没!

        事先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次敌人的攻击,竟然是如此的强大!

        甚至没有使用什么阴谋,直接就冲了进去!完全是以强横的武力,将众人击溃!

        刚刚接触,就已经溃败!

        君级一品实力的谢知秋一开始独战三位八品皇座,还略占风;但随着一个神秘的黑衣蒙面人的出现,只是一掌,就宣布了谢家的覆灭!

        那一掌,生生地将君级一品的谢知秋打得喷血倒退!

        谢知秋多少年的老江湖,顿时知道事不可为,从那时候就当机立断组织突围,才终于逃了出来这些人。

        若是稍晚一刻,等到对方占据绝对优势形成合围,那就是一个人也逃不出来了。

        背后的压力依然如同跗骨之蛆,隐隐的传来,敌我双方的距离,基本就是犬牙交错,最多,也就是相差着几里路。

        这么短的距离,恐怕对方的高手几个纵掠就能追来。但对方却是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追赶着,分明是想着一直到自己等人精疲力竭的时候再来占便宜。

        或者……会不会是用自己等人做诱饵,引诱楚阳等人前来支援,他们好一网打???

        但,傲氏家族四个公子手中,却又是哪里来的这么强大的力量?恐怕傲视家族所有高手倾巢而出,才能制造出这等战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