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百零一章 恩将仇报,该杀!

    第二百零一章 恩将仇报,该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的确是有些抓狂!

        无论怎么说,傲氏家族都没有对付自己的理由!但偏偏来对付自己了。这直接等于恩将仇报!

        傲邪云被自己救走的消息,不管真假都已经传遍江湖,绝对会传到他们耳朵里,更加不能来对付自己。

        来找自己,道谢都嫌太晚了,居然埋伏上了?

        刹那间御座大人就怒了!

        不管对方有什么心思,这一次,他都决定要给对方一个狠狠的教训!

        潜进去数十丈,静静地伏了下来。刹那间收敛了浑身所有的生机波动,所有的心跳脉搏等等生机,统统在一瞬间消失,就像是伏着一块朽掉了的木头。

        因为剑灵在他意念之中说话。

        “有三个人在说话?!?br />
        “说的什么?”

        “当先一个在说:‘怎么还没来?’然后另一个说道:不会过去了吧?……”

        剑灵说着。

        楚阳牙一咬,问道:“口气如何?”

        剑灵沉声道:“杀机凛然!”

        楚阳心中重重的哼了一声。

        这批人,正是傲氏家族六支队伍之中的傲浪云!傲氏家族除了傲邪云之外的年轻一辈二号人物。

        在狠狠的打击了一下田氏家族的产业之后,傲浪云立即率人赶到了这里,为的就是阻击楚阎王!

        “老三和老六那边,已经跟顾独行交手两次;老五与董无伤也动了一次手,却被他逃了。老四那边堵截纪墨没有消息传来,老七已经与罗克敌动手,罗克敌负伤而走……”

        傲浪云皱着眉头:“这说明情报是没错的,但为何楚阎王这位老大怎么迟迟未至?难道这家伙这一路在游山玩水不成?”

        在他身边,乃是两位锦袍老者,目光闪烁间,精光四溢,其中一人道:“二少不必担心,且稍放宽心,再等一等。楚阎王是断然没有已经经过的道理,或者路上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也未可知?!?br />
        另一人道:“不过这一次对付楚阎王,却是有些不妥,须得严格保密才好。一旦传出去,傲氏家族这个恩将仇报的帽子就扣在了头上?!?br />
        傲浪云低声哼了一声,对着心腹,也不讳言,道:“其一,楚阎王多管闲事!江湖传言楚阎王救了傲邪云,这件事不管真假,但无风不起浪;据我推测,极有可能属实!单单是这一条,就是他的死罪!”

        “其二,楚阎王救了傲邪云,未必存着什么好心。莫氏家族董氏家族等人身为联盟对立面,首当其冲,却始终没有动作,用意无非就是想让咱们傲家先出手,他们坐山观虎斗,然后坐享其成,此等用心,其心可诛!”

        “而偏偏这时候各大家族追杀、楚阎王救了傲邪云的消息传出来,弄得云里雾里。让傲氏家族有了报复的明确目标。这就说明,楚阎王与莫天机等人互通声气,狼狈为奸?!?br />
        “其三,楚阎王率领天兵阁一夜间覆灭欧氏家族,天兵阁的实力已经不容小觑!就算其中有谢氏家族相助,但天兵阁的战力,却也是有目共睹,久而久之,必成心腹大患。尤其现在江湖动荡,天兵阁的野心昭然若彰!须得趁早除去或者瓦解。否则等他们羽翼丰满,就是我们傲氏家族的最大敌人!”

        “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黑魔家族!”

        “其四,顾独行董无伤这些人,现在都是年轻一辈的翘楚,大有发展前途。我要成为下任家主,必须要有这等有潜力的年轻高手为我的左膀右臂,现在江湖大乱,趁机收服他们乃是天赐良机,但楚阎王却是他们的老大,楚阎王不死,他们如何改换门庭?所以楚阎王必须要死!”

        “他们既然能够为楚阎王所用,那么就一定可以为我所用!”

        傲浪云冷冷的哼了一声,淡淡地道:“楚阎王能给他们什么?而我却可以给他们楚阎王能给他们的十倍!甚至更多!”

        “这便是我诛杀楚阎王的理由,而且,楚阎王是我第一个必须要诛杀的人!”傲浪云淡淡地道:“你们说我忘恩负义也好,恩将仇报也罢,但,楚阎王万万不能再活在这个世上!”

        他身边的两个老者眉头紧蹙,考虑了一会,终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楚阎王救了傲邪云,等于是与傲浪云作对。

        之后的这些事情,虽然只是傲浪云的推测,但却未必不实!

        若是这么想来,似乎楚阎王真的是非死不可!

        两人对望一眼,均停止了劝阻的心思。

        傲浪云微笑道:“这一次,我亲自出动,一百位高手劫杀,楚阎王就算是死了,也应该会觉得很有面子?!?br />
        两位老者苦笑起来。

        当然,他们之间的对话,都一丝不漏的传到了剑灵的耳朵里,然后经由剑灵,又传到了楚阳的耳朵里。

        楚阎王顿时气炸了肺!

        自己自私自己要争权夺利,何必要将过错全部推给别人?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有这样的美事儿?

        那几大家族对付你们傲家追杀傲邪云,关老子什么事?老子只是乐观其成而已。

        就算是莫天机,也没有推波助澜吧?

        楚阳浑身腾起的杀气,让剑灵顿时明白:这一战,已经无可避免!只是轻轻叹息一声:“小心,对方有两位八品皇座,还有十来个四五级的皇座,其他的八十多人,都是王座高手!”

        楚阳轻轻点点头,浑身的杀气与怒气潮水一般退去,恢复了极致的冷静!

        这有可能是自己出道以来最为艰苦卓绝的一战。

        但若是不战而逃,更加不是自己的风格!

        就让我以杀止杀,砍死你们这帮忘恩负义的王八蛋!傲氏家族又怎样?难道脖子不是肉做的?

        一阵清风吹来,楚阳的身子随风飘起,闪电一般进入了前面的密林,也就是傲氏家族的埋伏圈之中!

        这是一片茂密的古松林;茂密的松叶遮蔽了整个天空,纵然是青天白日烈日当空,古松林之中也是一片幽暗,人影瞳瞳,如同鬼域。

        “似乎有动静?”与傲浪云站在一起的两个锦袍老者眉头一皱,同时向着四周查看。

        一声惨叫,从最外围传来!

        声音竟然是来自南方!

        两人神色一变,一人留下,另一人身子一晃,消失在原地!

        “过去看看?!卑晾嗽评渚驳氐?。

        两人同时追着过去。

        到了声音换来的方向,一看,不由得浑身一寒。只见傲氏家族一位王座高手面朝外侧,身子离地,被一根松枝牢牢地盯在了松树上,虽然身死,但双目怒张,眼中全是惊恐绝望之色。

        这人的裤子掉落在脚面,耷拉在地上,下身整个裸露。在他的咽喉上,一道细细的剑痕。

        “应该是小解的时候被人突然出手,一剑断喉,然后同时一截松枝将他钉在树身上!”那位锦袍皇座目光闪动,沉沉的道。

        另一位锦袍皇座上前仔细的查看了一下,道:“此人有神兵利器,断口处看似细密,却是连里面的喉结和颈骨也断了一半。而且,此人的身手最低不低于五品王座!尤其是……还是一位精通暗杀的高手!”

        “不错!”傲浪云脸色沉重,伸手一挥:“全体人员注意戒备。一旦有发现,务必要将此獠就地截留斩杀!”

        暗影处,不少人同时出声答应了一声。

        两位锦袍皇座心中大急,喝道:“所有人撤离原位,立即变换位置,相互呼应!”

        但他声音还未落下,就又是一声惨叫声嘶力竭的响起,这一次,却是来自北方。

        “唉!”锦袍皇座一跺脚,心中满是无力。

        “二少,刚才你怎么能够下命令?就算下命令,也要加上一句‘不得出声’啊。你一下令,他们必定应诺,但这一应诺,却是等于给暗中的杀手提供了靶子!”

        看来这位锦袍老者在傲氏家族的地位很高,对傲浪云竟然也敢当面斥责!虽然语气委婉,但其中的怪罪之意,却是显而易见。

        “是,是我不对?!卑晾嗽拼由迫缌?,低头认错:“我对这样的战法不大了解,还请蔡叔叔全权指挥?!?br />
        这位蔡叔叔名叫蔡笑成,与另一位李长龙乃是傲氏家族家主傲天行当年的八大护卫之二。这八大护卫之中,有四个人跟了傲邪云,有两人给了傲浪云,还有两人则是分别给了别人一人一位。

        也是傲氏家族对家族子弟的?;?。

        蔡笑成也不谦虚,在这等时节,也的确不是谦虚的时候,口中连连发出号令:“所有人听令,离开原本潜伏位置,向着正中间慢慢的围拢过来。动作不需要快,但不要出声?!?br />
        然后才向着北方一溜烟过去查看,果然,又有一位王座胸口一个大洞,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生机已没。

        “好狠!”李长龙咬着牙,道:“这人分明有一击杀死他而绝不让他叫出声来的能力,但却偏偏的让他临死惨叫一声……此人的心狠手辣,当真是令人发指!”

        “此人是谁?”傲浪云问道:“会不会是楚阎王?”

        蔡笑成和李长龙对望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不确定。

        松林中沙沙沙的声音传来,乃是众位埋伏的高手正往中间赶来。

        只要众人围成首尾相顾的一圈,敌人就绝对再没有任何办法无声无息的暗杀!

        但就在此刻,突然接二连三的惨叫声响起;蔡笑成大吼一声,双臂一振,大鸟一般循声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