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极品夫妻

    第一百九十四章 极品夫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六部第一百九十四章极品夫妻

        “成何体统!这真是成何体统!”谢知秋吹胡子瞪眼睛,一张老脸如同黑炭:“真真是家门不幸,气煞老夫!”

        在他面前,是站的笔直的谢广恩,不断地擦汗。承受着老祖宗的怒火……

        一边,是同样的鼻青脸肿的谢丹凤和谈昙。

        楚阳等人一个个一脸正经,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老夫数年不曾管理家族,没想到现在家族的子女竟然被你教育成了如此模样!”谢知秋痛心疾首的指着谢广恩,手指头一个劲的哆嗦:“你做的好事!”

        谢广恩深深垂着头,一声也不敢吭。

        谢丹凤咬着嘴唇,怯怯的走过来,一手扶住谢知秋的胳膊,摇了摇,撒娇道:“老祖宗……”

        楚阳等人浑身升起一片鸡皮疙瘩:这母老虎也会撒娇?

        谢知秋更加是不堪,浑身一哆嗦,铁青着脸:“不要叫我!丹凤啊……”谢知秋浑身哆嗦,有些老泪纵横的趋势:“我见你小时候乖巧可爱,就一直非常喜欢,没想到你父亲居然将你教成了这般摸样……老夫真是痛心疾首……”

        谢广恩嘴巴猛地一张:怎么能怪我?这……我难道就不希望女儿是一个淑女?可这丫头就是这样的胚子……我能咋办?

        但虽然张开了嘴,却是死活也没敢说出口来。

        这句话说出来,后果严重之极,就算老祖宗不生气,女儿娘儿俩也能将自己扒了皮……

        “楚御座……”谢知秋羞惭的看着楚阳,老脸红如猴子屁股:“家门不幸,让你见笑了……”

        楚阳干笑:“哪里哪里,丹凤小姐性格爽朗开朗大方,正是难得的江湖儿女……”

        谢知秋顿时老脸一红,咳嗽了几声。这直接就是野蛮泼辣加上有点天然呆,什么爽朗大方……

        眼睛一眨,道:“这么说……这门亲事?还作数?”

        说着,老脸也是一红。

        心道,原本我还有些不大满意,觉得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现在看来,妈的鲜花和牛粪要倒个个儿才对,人家肯要这个疯丫头就算是烧了高香了,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若是这个谈昙不要,这个重孙女说不定就要老在家里了……

        “当然做数!”楚阳义正词严,斩钉截铁的道。

        “那就好那就好!”谢知秋如释重负,顿时笑得更亲切了,弯着眼睛道:“老夫现在看来,他们两个也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简直是天赐良缘,既然如此……”

        他转过头,威严地道:“广恩,那文定信物可带在手上?”

        谢广恩一阵憋屈:自古以来定亲,哪有女方先拿出信物的?都是男方先托媒人前来,然后商谈,纵然女方再是千情万肯,也要推拒,然后推选第二个媒人前来,直到第三个,才定下亲事,男方奉上礼金,是为三媒六聘;最后才是合了八字,女方交换信物……

        这就算是板上钉钉了!

        怎么到了自己闺女这里,居然成了自己家先拿出信物?这是什么说法?

        “额……这个……”谢广恩在身上摸来摸去,其实他身上带的有,但怎么也要做个姿态呀。

        “爹!”谢丹凤跺着脚:“你咋回事?这么大的事,这么重要的东西你居然忘了放哪里了?”

        谢广恩脸上一黑,没奈何,只得道:“容我找找?!?br />
        “我帮你找?!毙坏し镆桓黾匠迳侠?,就将手伸进了自己老爹的怀里,埋怨道:“真是……事关女儿的终身幸福,哪有您这样当爹的……”

        谢广恩几乎气晕过去。

        这还没定亲呢,就已经迫不及待胳膊肘往外拐了?我不就是拿拿架子么?这还不是为你好?你居然就等不及了直接就上来掏口袋?

        瞧你还没过门就被人家揍得鼻青脸肿的,就这么急着嫁过去?挨揍去???!

        真真是岂有此理!

        还没来得及阻止,谢丹凤已经将自己老爹口袋翻了个底朝天,哗啦啦一堆东西落出来,谢丹凤已经一把抄了起来,抱在自己怀里,喜滋滋的跑到谈昙跟前,一拉谈昙,俩人就坐了下来。

        “看看,看看看看,你看哪个好?哪一个合适?”谢丹凤很是快乐的拨拉了一下,顺手拿起一块紫晶玉佩,翻来覆去看了看:“这块我挂着倒是挺合适……”

        随即就塞进了自己口袋,然后抓起另一块:“这一块给你……嗯,这个我要了,这块给你……这一块……”

        谢广恩口袋里所有东西,刹那间被谈昙与谢丹凤分赃一般瓜分完毕。

        谈昙怀里满满的,有些犹豫,道:“这……不大好吧?”谈昙虽然也不怎么懂人情世故,但还没成亲就这么搜刮老丈人……还是觉得有些不得劲。

        “有啥不好的?”谢丹凤呵呵一笑,随即骂道:“你这笨蛋,老娘我这一辈子就嫁傲世九重天吧这一次,这是文定之礼!只有这一回啊,最多还有一份嫁妆,其他的可就干瞪眼了。若是咱们下手晚了,说不定我爹这个吝啬大王直接一毛都不给你,那时候你就哭去吧!”

        谈昙目光一亮,摸着下巴道:“这话甚有道理……”

        谢广恩浑身抖索起来,大怒的道:“你你……你这个孽障!你……还有半点女孩子样儿么?你……你竟然……”

        气的嘴角冒出白沫,眼看就要晕过去。

        “爹!”谢丹凤不满地道:“以后女儿出嫁了,可就要自己过日子了,您忍心看着女儿过的生活艰难吃不上饭么……”

        谢广恩脸色铁青,冷哼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袍袖一拂,气冲冲出门而去。

        临走居然气的晕了头,也没跟老祖宗打个招呼就没了影子。

        楚阳将伸进怀里的手又掏了出来,一脸无辜。

        他本想为师弟出彩礼,没想到人家自个儿的媳妇就完全搞定了;不仅一分钱没花,而且差点将老丈人搞得光着屁股出门去……

        谢知秋老怀大慰:总算是将这祸害推销出去了。

        捻着胡子道:“楚御座,你看……现在江湖动荡,亲事可是宜早不宜迟……”

        楚阳闻弦歌而知雅意,连连点头赞同:“老祖宗说的是。咱们要尽快将这件事办了?!?br />
        谢知秋大笑:“正合我意,你看,就让谈昙在我这里住下,然后隔个半月二十天的,等丹琼回来,就将喜事办了如何?”

        楚阳吓了一跳:这么快?

        再怎么说,这事儿也要通知一下师父的。若是谈昙成亲孟超然居然没在场……楚阳可以想象,自己的屁股一定会被孟超然揍成脸盆那么大……

        “这事儿,我会尽快禀报师父?!背艏泵λ档?。

        “嗯,那就这样,我等你的好消息?!毙恢锏烂舶度坏恼酒鹕?,就准备走了:“丹凤,随我回去吧?!?br />
        “不,我要留在这里?!毙坏し锊灰?。

        谢知秋一皱眉:“成何体统?你待嫁之身,还不赶紧回家,跟你母亲学学为人妻为人母之道?在出嫁之前,不准露面?!?br />
        谢丹凤仰起脖子道:“既然今日亲事已经定下了,那孙女儿就是人家的人了,谈家的人,自然要留在谈家……老祖宗,您给新重孙女婿的见面礼还没给呢……”

        谢知秋终于体会到了刚才谢广恩的感觉,老脸刹那间就变成了一块炭。

        哼了一声,满脸的纠结丢脸:“让楚御座见笑了?!?br />
        楚阳干笑着拱手:“哪里哪里;就让谢小姐在这里说会话吧……咳咳,待会儿,我们会送谢小姐回去的?!?br />
        谢知秋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又摇了摇头,再叹一声,显然万分纠结;连着叹了十几口气,突然身子一晃,就此消失无踪。

        谢丹凤追出门去:“老祖宗,您礼物还没给呢!难道你想赖?”

        远处传来噗通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高处掉了下来或者有什么人猛地摔了一跤……

        身后传来阵阵笑声。

        谢丹凤猛地回头,抹了一把汗,拍着胸口道:“总算将他们弄走了!”突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大喝一声:“谈昙!你这个混蛋,还不从实招来?”

        她咬着牙一步步逼近:“你有什么异于常人之处?居然说自己是个怪物?”

        谈昙吓了一跳,道:“你……你怎么?”

        “哼!我们已经来了好一会了,你说的话,我听见了一大半!”谢丹凤咆哮一声:“你以为我为何要将老祖宗他们赶紧气走?不就是怕他们问起你的不正常之处?你这个木头脑袋又不知道拐弯,万一搞黄了咋办?……”

        顾独行等人集体怔住,原来这丫头……也不是缺心眼儿啊。

        却见谢丹凤已经揪着谈昙的耳朵向着内室走了进去:“来来来,你跟我好好地说道说道……”

        “厉害!”纪墨抹了一把汗,竖起大拇指:“老大,你师弟这个媳妇,简直是大姑娘下蹲,不简单(不见蛋)啊?!?br />
        楚阳哼了一声,翻着白眼道:“废话,你们这些世家子弟,能够在各自的家族崭露头角的,有哪一个是真正的傻瓜?”

        众人一起笑。

        只听见内室之中谢丹凤的声音大刺刺的传来:“这有什么?不就是不吃饭么?吃灵兽内丹有什么?别人想吃,还承受不了呢!这说明你天赋异禀!……”

        听到这里,楚阳等人集体又有了晕眩的冲动。

        啪啪的声音传来,应该是谢丹凤在拍着谈昙的肩膀:“放心吧,只要你不是吃屎,吃别的什么都没关系……本姑娘认了!不就是灵兽内核么?等会我去家族的藏宝库转一圈,至于我的嫁妆,别的咱就不要了,把内核全部拉走吧?!?br />
        只听谈昙欢呼一声:“老婆万岁!”

        外面兄弟七人翻着白眼抽抽着……死了一地。

        极品夫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