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如此欢喜冤家

    第一百九十三章 如此欢喜冤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你你……你怎么可以不经过我的同意,你就这样?”谈昙上蹿下跳,有些气急败坏,两道怪异的眉毛几乎跳跃的要从脸上飞了出来:“你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就这么上下两嘴皮一碰,你就将你唯一的一个师弟的终身幸福给许了出去!我我……我要跟你决斗!”

        楚阳翻翻眼皮,没说话。全当没听见。

        这货自从自己回来之后,知道自己为他定下了亲事,就开始了上蹿下跳,喋喋不休。从清晨骚扰到现在,已经下午了。

        楚阳就当眼前没有这个人,专心致志的在意识中陪着剑灵在拣点这一次的收获;所有的金银财物都归了谢家,然后与外援的几位高手随便去分配;但所有的稀奇材料天才地宝,都归了楚阳。

        九劫空间里的剑灵正在激动中。

        谈昙的确是惊慌了!

        在房中来回乱转,忽的转过来,忽的转过去,抓耳挠腮,愁眉苦脸,一张脸皱成了茄子。显得焦虑之极。

        顾独行和董无伤纪墨罗克敌芮不通傲邪云呆呆的看着谈昙走来走去,一个个都忍不住收敛了笑容。

        难道这家伙真的不愿意?

        “为什么???”谈昙仰天长叹:“师兄,楚阳,嗷!这可是我一辈子的事,你你,连商量也没商量,就擅自做了主?我我……我要疯了……”

        楚阳又翻了翻眼皮,换了一个坐姿。

        “师兄,你要为我做主啊?!碧戈甲搅顺裘媲?,来回晃。

        “没完了你?!”楚阳怒目圆睁,一声大喝:“坐下!”

        谈昙顿时吃一惊,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扑通一声,一直接坐在地上。

        楚阳终于清点完了收获,腾地一声站起身来,虎着脸:“前天晚上是谁说梦话,说什么‘谢丹凤小娘皮,本公子要与你洞房花烛!’?嗯?”

        谈昙脸一黑,惊慌失措:“我说梦话了?我说梦话了我?你……你听见啦?”

        “哼!”楚阳哼了一声,接着道:“大前天晚上,有个人说梦话,说:丹凤小娘皮,幸亏我现在不发烧了,要不然你一嫁过来立马变成烤肉了……”

        谈昙手足无措,眨巴着眼睛,无辜的道:“这真的是我说的?”

        楚阳不理他,又道:“那天在路上,经过某人帐篷,听见有人说梦话说:谢丹凤,我好想你哦~~~”

        谈昙呆住了,指着自己的鼻子:“真的是我?”

        楚阳严肃的点头。

        “我……我还怎么见人……”谈昙一把捂住了脸。

        顿时房中爆发出一阵大笑。

        “但还是不行!”谈昙却又将手拿开,变得严肃正经:“师兄,我不能娶她啊?!?br />
        “为啥?”

        谈昙脸上有些伤感:“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的我……就是一个怪物;会害了人家的……”

        “住嘴!”楚阳一声喝,眼神危险的逼近他:“再说一句,我打死你!”

        “可是我……”谈昙可怜巴巴的道:“真的心里有点……”

        “住嘴!师傅不在,你的事就是我做主!”楚阳哼了一声,一指头点在他额头上,顿时点了一个趔趄:“我说了就算!懂?!”

        谈昙唉声叹气。

        “至于你的……怪异行为,当然要让她知道!”楚阳哼了一声,道:“我相信谢丹凤既然能够连你这幅尊容都能看得上,也绝不会在乎那个?!?br />
        这句话一说,顿时整个屋里就笑翻了。

        连心事重重地傲邪云也是忍不住莞尔。

        谈昙挠了挠头,叹道:“就怕谢丹凤那个小娘皮她不理解,那岂不就……”

        说到这里,突然一个清脆的、愤怒的声音说道:“你说谁是小娘皮?”

        谈昙顿时张口结舌。

        众人循声望门口看去,只见一个身材窈窕的红衣女子就站在门外,两眼如欲喷火的看着谈昙,突然一阵风一般卷进来,一把将谈昙按倒在地,拳头雨点一般落了下去,咬着牙追问:“谁是小娘皮?谁是小娘皮?”

        谈昙自知理亏,不敢还手,只是连声惨叫。

        砰砰砰~~

        重重的敲打声音从谢丹凤的拳头与谈昙身子撞击的部位发出来,众兄弟都是瞠目结舌,一脸冷汗。

        真是……彪悍啊。

        这样的媳妇,除了谈昙谈大爷,在座众人人人都是敬谢不敏……无法消受此等艳福啊。

        纪墨眼珠子几乎瞪了出来,一脸的恐怖;心中暗暗盘算:傲波不会跟她一样吧?一样吗?不一样吗?

        突然哀怨的叹了口气,想起自己落在呼延傲波手里受的摧残,几乎就要落泪,心中一酸:看来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看到了谈昙,就如同看到了自己的前车之鉴!纪墨脸上的表情顿时也如同慷慨就义一般,几乎要上前抱住谈昙大哭一声:兄弟,咱俩是一样、一样、一样的……??!

        门口,还有两个同样目瞪口呆的人。

        谢家老祖宗谢知秋,谢家家主谢广恩。两人都是一样表情:瞪着眼,张着嘴,一脸呆滞的看着自己的重孙女(女儿)在狂扁她的未婚夫!

        在大庭广众之下!

        谢知秋的脸,当场就黑了。狠狠的看了谢广恩一眼,怒道:“你养的好女儿!”

        谢广恩委屈的低下头,嗫嚅道:“这是来自他妈的遗传……不关我的事……”

        谢知秋顿时大怒,喝道:“娘俩都是泼妇!”

        谢广恩唯唯诺诺,低下头不再做声,隐秘的撇了撇嘴,心道,老祖宗您当年……也未必见得强得到哪里去……到现在据说还有时候整晚上在尿盆上面蹲马步……当我不知道么?

        房中砰砰声音接连传出来,谈昙终于被打怒了。

        “你快起来!你还没完了是不是?谈大爷不好意思教训你这个女流之辈,你不要得寸进尺!”谈昙怒道:“小心我发飙!”

        谢丹凤本来怒气出的差不多了,正要考虑停手,一听这话,顿时更加火冒三丈,叫道:“你居然还敢发飙?好啊,你发飙给老娘看看!”

        “丑女人,小娘皮!”谈昙大叫。

        “丑八怪!我打死你!”谢丹凤毫不相让。

        眼看战争就要升级,谢知秋和谢广恩再也看不下去,同时叫道:“住……”

        只喊出一个字,就住了嘴,再次瞪大了眼睛。

        只见场中的谈昙一声大吼,腰一扭,双臂一起,顿时扑通一声将谢丹凤压在了身子底下,一坐在谢丹凤小肚子上,狞笑道:“老子一个堂堂大老爷们,治不了你这小娘皮!”

        双拳握起,雨点般落下,不管头脸的锤上去。

        砰砰砰,砰砰砰……

        谢丹凤尖声大叫:“丑八怪!你这个丑八怪!你敢打我……你敢打老娘……你你……”

        但谈昙冲耳不闻,前面打够了,居然一个转身,照着两片丰满的就是一顿噼里啪啦的大巴掌……

        顿时打得肉浪翻滚!

        房中的楚阳等人、房外的谢知秋两人……集体的闭上了眼睛……

        有碍观瞻,真是……成何体统!

        纪墨闭着眼睛,脸上肌肉一阵阵的痉挛跳动,一股崇拜之情从心底直升上来:偶像??!真是纯爷们??!这真是他娘的……硬死了!要是老子也能对傲波这样……真是死也无怨了……

        谢丹凤尖声大叫,但谈昙现在修为远远的胜过她,大山一般压在她身上,只管狂揍!

        谢丹凤终于受不了了,大叫道:“我服了!我服了你了!混蛋,还不放开我?!”

        楚阳闭着眼睛,腮帮子也抖了起来,这……能够让谈昙看对眼的女人,真是不同凡响。打的惊天动地不说,一旦落入下风居然还会求饶……若是换做其他女人,谁会在这种情况下求饶?

        一对奇葩??!

        但谈昙依然不依不饶,横眉立目:“真服了?”

        谢丹凤呼呼喘气:“服了!老娘服了!”

        谈昙终于停手,却依然做武松打虎势骑在她身上,雄纠纠气昂昂的问:“以后咱俩成亲,家里谁说了算?”

        “我说了算!”谢丹凤横眉立目咬牙切齿。这可是原则问题,寸步不能让!

        “砰砰砰……”又是一顿揍,谈昙再问:“再说一遍,谁说了算?”

        “我说了算!就是我说了算!”谢丹凤宁死不屈的狠狠看着谈昙:“丑八怪你就算是打死我,也是老娘说了算!”

        “我他么就不信打不服你!”谈昙大怒,两只铁拳轰轰隆隆的捶打下去,气喘吁吁:“谁说了算?谁说了算?!”

        “呜呜……你个丑八怪!”谢丹凤哭了:“暂时你说了算……再过几天,谁的拳头硬谁说了算!等老娘打过你,还是老娘说了算!”

        “哼,你还想打得过我?这辈子也没戏!”谈昙挑挑眉毛,凶神恶煞的道:“你确定要嫁给我?当我老婆?!”

        董无伤砰地一声将自己的脑袋砸在了桌面上,成自由落体来回弹了好几下……服了!谢丹凤没服,老子先服了……

        妈的,还有这么问亲的。

        “哼!”谢丹凤撅着嘴扭过头去,却是泼辣的道:“不嫁给你,我怕你打一辈子光棍!老娘这是发善心,你可别自作多情以为老娘喜欢你!”

        顾独行和傲邪云也砰地一声将头砸在了桌面上……泪流满面:我们也服了……

        “好!”谈昙吆喝一声:“我可是有不少毛病,你确定不后悔?”

        谢丹凤抹着眼泪,抽噎道:“老娘现在就很后悔……”

        “不准后悔!”谈昙怒道:“说!你后不后悔?”

        楚阳等人同时白眼一翻,身子一抽,集体的晕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