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儿子?孙子?!

    第一百八十四章 儿子?孙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是啊,当时他安慰我说,我们的儿子一定会找到的,说不定已经是少年英雄了呢”楚飞凌呵呵一笑,道:“当时我说道,当时我说道,若是小犬能比得上义弟十之一二,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义弟立即安慰我说,说我们的儿子定然是很有出息的,而且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年少有为,又有风度又有气质,大姑娘一见了就迷得晕头转向的……”

        楚飞凌微笑道:“虽然我明知他是安慰我,但说来奇怪,那次之后,我的心病的确改善了不少……”

        杨若兰瞪着眼睛,张着小嘴,顿时石化在当场。

        良久,她的眉毛跳了跳,嘴角抽了抽,然后目光更加怪异起来。终于回过神来,如同看神仙一般的看着自己的丈夫,终于有些忍俊不住的绽放开一丝笑容!

        你儿子定然很有出息?

        嗯嗯,是挺有出息,凭一个人的力量扭转了整个下三天还不叫有出息啥叫有出息?

        你儿子定然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年少有为又有风度又有气质?

        这一点想必是差不了……。

        大姑娘一见到他就迷的晕头转向的?

        这点我绝对相信,只看乌倩倩和铁补天这两个国色天香的女孩子就知道了。人家女皇帝都为他心甘情愿的生孩子了,这还不算是被迷得晕头转向什么才叫被迷得晕头转向?

        只是……这话从他自己嘴里说出来……也实在是有些……太有喜感了吧?

        杨若兰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是扩散,逐渐蔓延到整张脸庞,无声的笑了起来。

        纵然这些全是真的,但却还要加上一条:你儿子的脸皮也不是一般的hòu啊”,…。

        “你的义弟,挺有意思嘛?!毖钊衾妓菩Ψ切Φ目醋耪煞?。

        “那小子的确不错!”义弟被夸,楚飞凌与有荣焉,喜孜孜的回答。

        “飞凌,有件事…”我想,不得不告诉你?!毖钊衾汲こさ厥媪艘豢谄?。

        “什么事?”

        “嗯,我们的儿子,十八年零九个月前丢了……”,杨若兰缓缓道。

        “哎…”,楚飞凌叹了口气:“这事儿真让人揪心……”,

        杨若兰没理他,道:“据说,楚阎王是一个弃儿,十八年前……楚阎王的师父孟超然,捡到了楚阎王……”

        “呃……”楚飞凌瞪大了眼睛。

        “你也知道,皇宫里女皇陛下,也就是我师妹刚生的那个孩子,是楚阎王的?!毖钊衾汲榧氚?,慢慢的说道:“那孩子的面貌,据说与楚阎王一模一样:而据师妹说,楚阎王的相貌,跟你有八成相似?!?br />
        “啊~~”楚飞凌张大了嘴巴。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我上次去找到的那个楚阎王,是一个冒牌货。而真正的楚阎王,我根本没见到?!毖钊衾己吡艘簧?。

        “嘎?……”,楚飞凌的脸有些黑了。

        “你上安见到的你的义弟,也姓楚,也叫楚阳。

        跟楚阎王重名?!毖钊衾悸牡?。

        “嘿……”楚飞凌的脸有些发绿。

        “所以基本可以断定,你义弟,就是楚阎王!”杨若兰步步紧逼。

        “的”,…”楚飞凌额头上有冷汗渗了出来。

        “你说过,你义弟与你很有缘分,面貌与你竟然有八成相像?!毖钊衾佳凵窈莺莸目醋耪煞?。

        “我”…”楚飞凌浑身都发热起来,只感觉眼前有些模糊,神智有点迷瞪。

        “你跟你义弟结交了两天,人家就给了你玄阳玉心,又给了你绝世难逢的灵药!还给了你两柄放眼九重天也能数的着的神兵利器;而且,你义弟还记着你说的每一句话,还记着你老婆的病,什么好事给你的同时也没忘了给你老婆一份……”

        “而你与你的一奶同胞的二弟,从小一起光屁股长大,却只想置你于死地!”

        “你义弟却两天就给了你这么多,搬家似地全给你了,还唯恐你不要……,我就奇怪,除了你和我,他咋不给别人呢?”

        楚飞凌的脸上又黑又绿,他现在若是再听不出杨若兰什么意思,就真的可以挖个坑将自己埋了。

        “你义弟有城府,有智谋,年轻一辈第一人:心狠手辣,行事果决:却对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如此掏心掏肺,这可能么?”

        “他若真这么大大咧咧,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吧?还能担得起你如此赞誉?难道他就不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再好的兄弟,也难免会被利益诱冇惑吧?更何况他拿出来的全是盖世奇宝?他竟然一点也不担心你抢了他的?你杀了他?”

        “他对你咋就这么放心?”

        “而你的义弟既然如此心机智谋,居然被你讲了一个故事就哭了起来?感情如此脆弱?”

        “仅仅两天……甚至你们的‘兄弟,感情还没有经受过任何考验!就什么都给你了……”,杨若兰越说越气:“楚飞凌!你是头猪么?”

        楚飞凌大汗滂沱,狼狈到了极点;连眉毛上也挂着晶莹的汗珠,滴答落在眼睫毛上,一滴滴的汗珠滴落下来,落进他大张着的嘴里,他竟然好像毫无感觉。

        “你的意思是…,他是我们的……儿子?”楚飞凌呻冇吟着说道。

        “你说呢?”杨若兰恨恨的白了他一眼。

        “我的老天!”楚飞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张脸顿时变成了猪肝色。刹那间浑身汗出如浆,无地自容。

        越想越是有这个可能,额,不是可能,而是事实!

        “我真佩服你!找了自己的儿子找了十八年,急的跟什么似地,好不容易见面了:却拉着自己的儿子拜了把子!而且,儿子不愿意,这做老冇子的,居然还强迫的拜把子,居然还是按着儿子的头让人家磕头跟自己拜把子……”,

        杨若兰摇头叹气:“楚飞凌……,我太佩服你了!你得没心没肺到了什么样的地步,才能做出这些事情来?”

        “跟自己的儿子拜把子……逼着自己的儿子叫自己大哥,逼着自己的儿子叫他亲娘大嫂……楚飞凌夫君大人,上下九重天古往今来你是空前绝后的天下独一份??!”

        杨若兰数落到后来,自己都有些好笑了起来”,

        楚飞凌怔怔地睁着眼睛,一张脸忻间变成了煞白紧接着便成了猪肝色接着便成了惨绿色,一张脸如同变色龙一般……终于一把捂住了脸。呻冇吟一声倒在了地上……,完了!

        这一次是彻底的完了!

        丢死人了!

        这样的笑话……,若是出在别人身上,楚飞凌感觉自己能够活活的笑死过去!但偏偏出在自己身上……。

        普天之下丢人显眼之事,莫过于此!

        终于……

        “那小兔崽子!那混蛋!他怎么不说……”楚飞凌猛的跳起来,怒发冲冠,怒火万丈面目狰狞:“害得老冇子我闹了这么大一个笑话!”

        “恐怕不是他不说,而是你没有给他机会吧?!”杨若兰轻飘飘的道。

        楚飞凌回忆起当时场景,无比懊悔的喃喃自语道:“怪不得……怪不得他有好几次欲言又止的……却偏偏被我逼着一刻也不停的就马不停蹄的拜了把兄弟……”

        杨若兰一听这句话顿时气疯了,狠狠一拧他耳朵:“你还有脸说?你要是给他说话的机会……恐怕我儿子早回家了!都怪你!你这头猪!”

        想起本应该早就跟儿子团聚,却被这货糊涂的多拖了这么长时间,杨若兰就恨得心头滴血!

        你难道不知道儿子已经十八年没回家没见面了?我我……我这个亲娘连自己儿子长什么样子都还没见过呢??!

        你这个可恶的蠢猪,居然说”,…

        “就算结拜了兄弟他也应该说吧!这认祖归宗乃是何等重要的大事……”楚飞凌脸红脖子粗的嚷,但却嚷了一半就停了下来,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是心虚,越来越是底气不足。

        杨若兰怒发如狂:“混蛋!你都已经快刀斩乱麻的跟他成了把兄弟他哪里还敢说?说了还不被你扒了皮?!”

        “我……”,楚飞凌说了一个字,就无以为继,化作一声懊悔的长叹:“唉~~”抱着头,扯着自己的头发,就蹲了下去。不说话了……。

        杨若兰一阵无语。夫妻二人沉默下来…。

        “若兰……,这个……,这个可万万不能传了出去??!”楚飞凌突然想了起来,赶紧抓住妻子的手,央求道:“你要是说了出去……我我我……我就额呃哦栅了啊”,…”

        杨若兰又好气又好笑,使劲甩开他的手:“你以为这事儿能瞒得???最起码……爹爹那里是瞒不住的吧?”

        “我……”楚飞凌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老爷子天生大嘴巴……他若是知道…。就等于楚家都知道了……楚家都知道了就代表杨家都知道了……那就等于上三天都知道了……我……我不活了……”

        “哼!”杨若兰余怒未息。

        楚飞凌失魂落魄的怔了半晌,才咬牙切齿的道:“等那小混蛋认祖归宗,我若去”,我若是不讲他的屁股打成八瓣我就……”

        “你就什么?你就什么?”杨若兰冷笑着,看着他,挺起胸膛追问过去:“你就什么?我告诉你楚飞凌!我儿子回来了,我们欠了他十八年!十八年??!你敢动他一根手指头,老娘立即就跟你拼命!”

        楚飞凌彻底焉了下来,委顿在地,弱弱的道:“我……只是说说”,…”

        “说说也不行!”杨若兰一声大喝!

        楚飞凌顿时唉声叹气,突然目光一亮,一张脸都兴冇奋得通红:“那岂不就是说,…这皇宫里的这个……这个小家伙,是我们的孙子?亲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