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的义弟!

    第一百八十二章 你的义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纵然这个飘零的身世能够造就一个永恒的传说,能够造就一个通天彻地的楚阎王;但……在儿子的心里,还是希望从小有父母呵护的呀;在父母的心里,何尝不是宁可舍弃这样的传奇,也要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平安长大?

        杨若兰热泪盈眶,心酸如碎!

        “我至今还记得……楚阳说这句话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乌倩倩在竭力的回想着,道:“……那是一种自卑、怨恨、怨毒、自怜……还有一种心灰意冷。当时,我几乎就哭了出来……”

        杨若兰也几乎就哭了出来??闪暮⒆?!

        “当时我说道……你的身世虽然可怜,但你的父母当初将你抛弃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你会成为主张天下兴亡的风云人物吧。若是他们知道,不知道该有多后悔……”

        乌倩倩目光有些凄迷:“当时楚阳咬着牙说道:‘等我找到了他们,若是他们真的后悔,真的反过头巴结,那我就一刀一个宰了他们!’”

        这句话,乌倩倩不知不觉的学着楚阳的口气说出来,语气中那种宛若滴血的怨气,盈然欲出!

        杨若兰激灵灵的打了一个颤颤,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心升起,瞬间就游遍全身,直冲天灵!

        后来的谈话,杨若兰基本什么也没记得。

        一直到离开,杨若兰才终于思想清明了一会,问道:“倩倩,你和他从小长大,有没有发现过,他有一块紫色的玉佩?”

        乌倩倩这次是连想也没有想的道:“没有!起码,我没有见过!”

        随即她才明白了什么,有些瞠目结舌的道:“前辈,您是怀疑楚阳就是您当年失踪的孩子么?这个……”

        …………

        杨若兰失魂落魄的离去了。一脚高一脚低,如同梦游。

        问起紫晶玉佩的时候,乌倩倩那连想都没有想的‘没有’两个字,又给了她重重一击!若是论及对楚阳的了解,无人能及乌倩倩。

        但乌倩倩说没有。

        难道不是么?难道又不是?……

        杨若兰走了出去,迎着夜风,心乱如麻。突然感觉到,这件事又是充满了迷雾。良久,她才开始细细的梳理。

        我见到的楚阎王,分明不是下三天的楚阎王。

        楚阎王与他的儿子长得一样,而铁补天说,楚阎王与自己的丈夫长得一样……

        突然间心中灵光一闪,想起了楚飞凌说过的一句话:我那位义弟,竟然长得也跟我非常相像!

        杨若兰浑身一颤,突然站立不动。记得当时自己还曾经怀疑过,说:“人家只认识你两天,凭什么送给你这么多的好东西?莫非是个阴谋?或者有什么企图?”

        到现在想起这段夫妻对话,杨若兰突然间泪流满面!

        会不会就是他呢?

        会不会就是他在那个时候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所以,才送给丈夫那么多的好东西!还送给自己一柄剑?……

        毕竟,就算是再投缘的结义兄弟,也不会在两天的接触之内,就这么大方吧?须知那些东西,可都是比天才地宝更加珍贵,每一件,都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的好东西??!

        可是,若真是他,他为何不认?

        他既然送了这么多东西,就说明心中已无恨意,为何不认?

        杨若兰心中矛盾痛苦至极,突然蹲了下来,双手掩面,失声痛哭……

        …………

        天蒙蒙亮的时候,杨若兰才终于回到了住所,一把将正在打呼噜的楚飞凌叫了起来,二话不说,一条又湿又凉的毛巾就蒙上丈夫的脸。

        楚飞凌一个激灵,顿时精神百倍的睁开眼,怒道:“干啥?”

        “快!”杨若兰的神情十分怪异,有些害怕,有些恐惧的道:“你……你还记得,你跟我说起的你那位义弟吗?”

        “我兄弟,我当然记得!”楚飞凌莫名其妙的道。

        “你那位义弟……长得什么样子?当时你们在一起,都说了什么?你跟我仔仔细细的说说……”杨若兰催促道。一夜没睡,依然是精神抖擞,此刻问起这个问题,更加的眼中精光闪烁,胸口起伏不定,显然心中激动之极。

        楚飞凌愣住。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能具体的记得???妻子怎么在这种时候,突然间又问起这件事来?

        “快说啊,你那位‘义、弟’,是一位什么样的人?”说起‘义弟’这两个字,杨若兰咬着嘴唇,重重的加重了口气,心中有一种感觉:若真的是……那么自己的丈夫这一次可真是闹了一个大笑话……

        “嗯……我那位义弟,自然是很英俊很潇洒的?!背闪杈褚徽?,轻松的笑道:“那家伙虽然年轻,却着实是不世人才!有胆有识,有勇有谋,机变百出,乃是我所见过的第一少年英雄!包括上三天九大家族的各位青年才俊,没有一个人可以比得上……”

        说着说着,楚飞凌就感觉不对劲起来。

        怎么妻子今天的表情这么怪……

        以往他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杨若兰虽然也是含笑倾听,但多少有些敷衍。毕竟没有见过真人,但今天却不同,杨若兰嘴角含着满足的笑意,听着自己吹嘘自己的兄弟,竟然百听不厌的样子。

        尤其对那些有些夸张的形容词,更是听的目光闪闪。似乎,再多一些,也行,我愿意听……这样的表情。

        而且还很骄傲,很自豪的样子……

        “说完了?”杨若兰意犹未尽的道:“就这些?”

        楚飞凌一晕,伸手探往妻子的额头:“你……今天没事吧?”

        啪!

        杨若兰一把打掉他的手,道:“还有没有?”

        “没了?!?br />
        “没了?”杨若兰目光中有些要发作的趋势:“你与你义弟同行好几天,共同面对生死,共同斩杀强敌;你义弟还送了你那么多的好东西,这么长的时间这样的交情,居然平常都不说话的?”

        “说话?”楚飞凌满头雾水:“什么说话?”

        “就是你们之间的谈话,都是说了些什么?你说了些什么?他说了些什么?表情动作等等……就一点也没有?”杨若兰咬着牙问道。

        “我的天哪!”楚飞凌跳了起来:“我怎么可能全部都能记得???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就算是神仙也记不住吧?再说了,你调查这个有啥意思?我那位义弟他真的是个男的!”

        “那总有能够记住的吧?谁问你他男女了?你以为这等时候我还有闲心跟你吃醋?”杨若兰目光危险起来:“难道说你就全忘了?人家多好的孩子,对你的恩情又是天高地厚,你居然忘得点滴不剩?”

        “我……我想想……”楚飞凌举手投降。心中一阵苦笑不得,多好的孩子?什么孩子……那是我结拜兄弟!就算你是大嫂,也不能这么说吧……乱了辈分了!

        成何体统!

        但在妻子面前,这些话哪里敢说出口来?

        “我提醒提醒你……”杨若兰见丈夫明显有敷衍之意,道:“你和你义弟结拜的时候……他是不是很欣喜若狂?或者说,有一种不约而同的意思?”

        “哪有!”楚飞凌登时想起:“当时那小子像是受了多大惊吓一般,说话都有些结巴,哈哈;说起来,当时我提出来的,也有些冒昧。难怪人家有些接受不了……”

        多大惊吓?结巴?你就是一个猪头!

        杨若兰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句,才急忙的问道:“当时是啥情况,你总该还记得吧?”

        “那是当然!”楚飞凌笑了,道:“当时我说:你我难得如此投缘,你我结拜为兄弟可好?然后小兄弟就直接愣住了……哈哈哈……那家伙居然说我是大人物,然后我就说难道你看不起我?哈哈于是他就没辙了……”

        然后楚飞凌连说带比划,将当时的情景说了出来。这件事在他心中印象极深,而且还是自己等于是半强迫的跟人家结拜的,怎么能忘的了。

        “就这样……嗯,磕头还是我几乎摁着他磕的,一直到磕完头起来,那家伙还如是做梦一般……脸色也很难看……不,是一种很惊喜的转不回来的那种表情,嗯,是的,是的?!?br />
        楚飞凌想起义弟当初失魂落魄一般的样子,不由得哈哈笑出声来。

        杨若兰一手扶额,心中深深的、深深地、叹了口气。

        脸色难看?失魂落魄?……被自己的亲爹强迫着与亲爹拜了把子,怎么能脸色好看?若是换做你……恐怕你早已经昏了……

        不不不,你根本就是已经昏了!

        听到了这里,杨若兰若是还不能确定那就是自己儿子,那真的可以一头撞死了!不由得看着自己丈夫的眼神就有了一些怜悯……这可怜的,自己还在梦里,居然说别人是做梦……

        “然后呢?”杨若兰问道:“结拜完之后,肯定有说不完的话吧?”

        “是呀?!背闪杼玖丝谄骸澳阋仓?,当年的事,压在我心中,如一座大山,让我喘不过气;不管在岳父家还是在自己家,都不敢说;尤其在你面前,更加是……哎,那天,一肚子苦水,当然要跟自己的兄弟说说……那天,我们谈起十八年前那一个风雪之夜……也是我们的毕生恨事……”

        杨若兰猛地打断了他,一下子抓住他的手腕,竟然捏的腕骨咔咔作响,楚飞凌只觉得腕骨疼痛之极,有些吃惊的抬头看去,只见妻子瞳孔大张,紧张到了极点的问道:“你跟他说了那一夜?你跟他说了……当初孩子丢掉的那一夜?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