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都怪那狠心的爹妈!

    第一百八十一章 都怪那狠心的爹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NP乌倩倩一克坐在房间里,静静地,这几天里,她几乎都没有睡眠过。

        “我的目标在九重天上”这是楚阳说过的话。

        所以我也要去!

        我不会让你见到我,但我却要看到你!帮助你!

        “倩倩,甜甜满月的时候,我会带你回去上三天,在那里,我将为你推荐一位名师!你的未来,不可限量”这是兰梅仙说的。

        “纵然是君级圣级,也未必不能;甚至是最高的至尊,也只看你努力!莫要辜负了你的资质”

        我不会辜负的!我越强,就越是能够帮助他!

        “你要帮我看看他,你要帮我帮帮他,但……不要让他知道铁杨这件事?!碧固斓纳粼俣却幽院V邢炱穑何谫毁挥朴频奶玖艘豢谄?。

        两个人,真是同命相怜。

        尚记得那一天楚阳离去,铁补天与自己的谈话:“这天下间,有多少女子,一生之中成亲生子,相濡以沫,白头到老。但却一直到老死,都没有真正的付出过自己的心动与爱情!虽然儿孙满堂,亲情满溢;但真正的爱情,却始终在孤独,寂寞”

        “世间奇男子,能有几个?整个九重天数百亿人,数百亿女子,有几个,能够与自己真正喜欢的男子,与真正征服了自己的男子产生一段感情或者事情?我拥有过了,就已经够了,知足了。不再奢求其他,若是强行让他负责,他自然会负责,可是那样的负责……又有什么意思?还不如一厢情愿的去爱去喜欢,还能在心中长久的有一些幻想?!?br />
        “女人,都喜欢强者!尤其是年少英俊却又情义无双英雄肝胆的强者,有那个女人不喜欢?所以,英雄注定情孽纠缠;但英雄……却未必就多情”

        “楚阳不是一个多情的人:他也不是一个浪荡公子!他的性格,看起来狡猾凶狠但骨子里却是一个很方正的人。

        所谓的狡猾猥琐流氓阴谋诡计……那都是他的手段,而不是他的性格”

        “他说的每一句话,几乎都带有目的性。就算是他所作的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最终暴露出目的的时候,也总是让人惊叹。这样的男子,是不会被纠缠也不会被打动的。他的心,就是一块铁”

        乌倩倩至今记得在铁补天说起‘他的心,就是一块铁,这句话的时候,眼中的神色,是那样的……奇怪和复杂!还有骄傲!

        “若是他的心能轻易的变化,能轻易地被漂亮女人吸弓;或者说被我吸弓,那么,他还是楚阳么?我们还会不会为了他如此痛苦?那样容易变化的男人,值得我们付出爱情么?”

        当时乌倩倩最后反击的这一句话,让铁补天三天没有说话!

        虽然没有希望,虽然不被知晓虽然被婉转拒绝,但两个女人心中对楚阳的感觉,竟然是丝毫不减的爱意,和骄傲!

        她想着,沉思着推论着,幻想着,有时流泪,有时欢笑:再过几天,自己就要去上三天了。楚阳迟早也要去上三天的,那么自己在上三天等他也就走了。

        等到听见传报杨若兰来见的时候,乌请倩才从自己的沉思中惊醒。急忙接见。

        心中疑惑不已,不知道在这等凌晨时分,杨若兰找自己有什么事?

        难道是铁补天那边出了事?

        等到杨若兰坐下,乌倩倩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敢问前辈,深夜前来,未命……”

        “没什么大事?!毖钊衾枷衷诘男那橐丫行┢骄?,渴望自然还有但却莫名的多了几分患得患失和恐惧。

        这一次的楚阎王,是她直觉最接近的一次;也是希望最大的一次:若是这一次还不是……”那么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住这样的打击!

        能不能继续鼓起勇气去寻找……

        “我来是想问一问,你的师弟,嗯,也就是真正的楚闱王的事情?!毖钊衾颊砹艘幌滤夹?,问道:“他在来到铁云之前,在师门的所有事情。若是你方便的话,还请乌姑娘与我谈谈……”

        “楚阳?”听到这个名宇,乌倩倩眼睛顿时一亮,随即就怀疑起来:为何问起了楚阳?

        “是?!毖钊衾嫉?,随即道:“我并无别的意思,更加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要了解一下,你放心?!?br />
        乌倩倩点了点头,道:“不知道前辈要听什么?我在天外楼的时候,与楚阳接触也不多?!?br />
        想起在天外楼的时候,楚阳所做的事情,乌倩倩就忍不住一双弯月般的眉毛也笑了起来

        “那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吧?!毖钊衾伎吹轿谫毁坏谋砬?,忍不住嘴角就是一抽;看起来……,这今年轻的楚阎王,招惹的情债还真是不少;眼前这个小妮子,分明也是对他春心萌动……

        “嗯……在前年之前,我基本没怎么见过楚阳;他以前在师门沉默寡言,有些木讷;不爱说话,属于扔进人群中,也能够迅速泯然众人的那一种……”

        乌倩倩一边沉思,一边道。

        “哦?”这个开局,大大的出乎了杨若兰的预料。未来叱咤风云掌握乾坤翻云覆雨的楚阎王,在年轻时居然是这般模样?

        “紫竹园的孟师叔,乃是天外楼老一辈之中,最为博学多才的一个人,三教九流,无所不知,而且,性格也是最淡然,什么都不在乎的人?!?br />
        “当时,爹爹等人曾经评价孟师叔的三个弟子,说是大弟子成熟稳重,足智多谋;二弟子楚阳沉默木讷:三弟子谈昙乃是天外楼第一不着调……”

        “直到那一天…………我奉了爹爹的命令,去紫竹院……”乌倩倩明眸微微闪烁,回忆起哪一天的事情……

        “我才突然发现,这个传言严重不实!大弟子石千山,与二弟子楚阳相比,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楚阳的心机智谋手段,都远远的超过石千山,不止一倍”

        “那……他为何平时沉默寡言呢?”楚阳与石千山当时的冲突,放在杨若兰这种皇级武者眼中,简直是两个蚂蚁在争斗,但杨若兰却是听得心潮澎湃,不由自主的追问。

        “我想,这跟他的身世可能有关系?!蔽谫毁晃⑿Φ溃骸俺羲暇谷衔约菏且桓銎?,自从他那狠心的爹妈将他抛弃掉;而他自己又知道这件事,从而不愿意说话吧?!?br />
        乌倩倩笑了笑:“其实这乃是人之常情,不足为奇。一般来说,身世可怜的孩子,总是不愿意说话的。楚阳虽然聪明,也有心计,但他毕竟也只是一个人,不是神仙,心中有块垒,那是肯定的?!?br />
        乌倩倩含笑诉说,为楚阳辩解着:不允许任何人说一句楚阳的不好。但她却没有想到,她的这段话,对杨若兰来说,是一种什么样的打击!

        杨若兰脸色顿时惨白起来,眼中也顿时蕴满了泪水。

        狠心的爹妈将她抛弃!

        心中有块垒!

        狠心的爹妈!

        杨若兰的身子晃了晃,双目无神。

        “他肯定很恨他的父母吧?”杨若兰惨笑一声。

        乌倩倩沉浸在回忆之中,却没发觉,道:“那是当然。曾经有一次,那走出洋来到铁云之后,我们一直在一个房间里处理事务,那天没事,就说起了身世间题?!?br />
        “他怎么说?”杨若兰紧张的问道。

        乌倩倩抬起头,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在奇怪她为何这么紧张。

        道:“当时我们从街上归来,见到了太多的父母将自己的孩子头上插上草标,为了活命,将孩子卖掉。当时我说,这些孩子真可怜……然后楚阳曾经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杨若兰急急的问。

        乌倩倩仰起头回忆着,楚阳当时说话的。气和表情,良久,才道:“当时楚阳说:‘这些孩子还不算可怜,因为他们还有点儿价值,起码他们自己知道,父母是迫于无奈才将他们卖掉。纵然离开了父母,也换来了一些代价。所以他们自己知道,也不反抗。最惨的,是那种刚刚出生,就被当成垃圾一般扔掉的,那种才是最惨!竟然连半点价值都没有,连买卖的资格也不具备!”

        “他一说这句话,我就知道他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的身世,就没有敢接着说话。楚阳当时叹气叹了好久,让我将那一天所有的孩子都买下来,然后补天阁出资,送他们进学堂,就是现在的云天学堂。收容的,全是那些生活所迫无奈卖掉的孩子。

        楚阳就算现在离开了,但这项工作,却从来都没有停止,陛下和补天阁,一直在继续做这件事?!?br />
        乌倩倩后来说了什么,杨若兰根本一个宇都没有听见,她的脑海中轰轰作响,只是回荡着一句话:最惨的,是那种刚刚出生,就被当成垃圾一般扔掉的,那种才是最惨!竟然连半点价值都没有,连被买卖的资格也不具备!

        这句话反复的响起,杨若兰只觉得自己的心,也碎裂成了一瓣一瓣:自己的灵魂,也被一遍一遍的碾压,成尘。

        楚阳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在想什么?他心里痛不痛?恨不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也碎了吧?

        一个飘零身世,十分冷淡心肠!

        泻这一章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首词:陆游的《朝中措》:

        幽姿不入少年场,无语只凄凉。

        一个飘零身世,十分冷淡心肠!

        江头月底,新诗旧梦,孤恨清香。

        任是春风不管,也曾先识东皇?。?br />
        由那梅花的孤傲,想到了我们的楚阳。突然有些感悔……于是相合一首,给我们的楚阎王。

        身世飘零岂堪言?我独行仗剑!

        一点寒光孤傲,万丈山河射穿。

        看尽红尘,冷眼睥睨,今生何憾。

        任是孤胆无援,也要地裂天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