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八十章 不会这么巧吧?

    第一百八十章 不会这么巧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什么事?师姐有话尽管说无妨!”铁补天对自己这个师姐感激的很,闻言爽朗的说道。

        “我可不可以问问……这孩子的父亲,长得什么样子?”杨若兰声音有些颤抖。

        铁补天温柔的看了一眼熟睡的儿子,抿嘴微笑道:“师姐,这还用问么?这孩子的相貌,几乎就是从他父亲脸上扒下来的一般无二!”

        “一般无二?!”杨若兰的声音在颤抖,心中如同响起了一个霹雳:难道我上次,竟然找错人了?

        她的身躯颤抖着,摇摇欲坠,将铁补天吓了一跳。

        突然间心中一个疯狂的想法冒了出来:难道……那个人……就是我的儿子?而现在这个让自己感到无比亲切的小家伙……就是自己的孙子???

        她明知道这有些异想天开,不切合实际,太过于臆测,但却控制不住的要去想,控制不住的去推断,去渴望……

        杨若兰的脸上一会儿变得通红,但下一刻却又会变得惨白;来回变换,她的心跳的声音如同擂鼓,甚至,铁补天都听得清清楚楚。

        “师姐,你怎么了?”铁补天担心的问道。

        杨若兰充耳不闻,突然沙哑着声音道:“他姓楚?”

        铁补天疑惑的点点头;心道这个虽然是个秘密,但你岂不是早知道了么?

        “他叫楚阳?”杨若兰追问。

        “是?!碧固斓?。

        “他多大?”再问。

        “应该是十八……还是十九?”铁补天有些不确定的道。

        “不知道多大?”杨若兰眼睛睁大了。

        “嗯,听说他是一个弃儿……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铁补天沉思着回答道。

        杨若兰喉中发出一声不知道什么声音的一声呻吟,如同被天雷击顶,柔软的心中,也似乎被突然扎进去了一根烧得通红的钢针!

        忍不住眼前金星乱冒起来。

        她的身躯摇晃了好一会,才终于勉强定了定神。却发现不知不觉之中,自己居然已经泪流满面。

        弃儿!

        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这两句话,将杨若兰打得浑身疼痛,五脏六腑似乎也在这一刻翻搅着,痉挛着,疼痛起来。痛得她眼前发黑,几乎要失去意识。

        魂魄似乎也在飘飘荡荡,迷迷糊糊中,只听见自己的声音问道:“他是个弃儿?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不知道自己的年龄?……”

        “嗯……”铁补天的声音似乎是从云雾之中飘来:“他自幼被他师父收养,皇后乌倩倩,便是他的师姐;嗯,对于他的过往,我也不大清楚?!?br />
        “皇后乌倩倩……他的师姐?”杨若兰只觉得自己经过了一场千山万水的跋涉,浑身汗出如浆,一点力气也没有,甚至,能够安稳的坐在床沿上,已经是就费尽了自己的所有力气!

        自幼被师父收养……

        弃儿……

        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这个孩子,与他爹长得一模一样,就像是从他父亲脸上扒下来的……

        杨若兰神魂飘荡,眼神呆滞,唯有泪水大颗大颗的落下来。铁补天叫了她好几声,她竟然丝毫没有听见,魂游天外。

        “他的师父?”杨若兰终于想起了这个问题;这,无疑是一个重要线索!杨若兰心中有些偏执、直觉的、就这么一厢情愿的认为。

        “他的师门是什么门派?”

        “天外楼!”

        “他的师父是谁?叫什么名字?”

        “听说是叫做孟超然!天外楼上一辈最小的小师弟?!毖钊衾嘉实脑嚼丛娇?,铁补天对答如流,也是越来越快,现在,她也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有些害怕,有些莫名的心慌,还有一种模糊的直觉……

        这种模糊的直觉,让铁补天一张脸都煞白了起来,随即就变得通红,回答杨若兰的问题,也有些小心翼翼起来……

        不会吧……我我……不会吧……不会这么巧吧……楚阳是个弃儿……听说师姐和姐夫也在十八年前丢过孩子,至今没有找到……

        铁补天顿时也慌了起来,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不会吧……不会这么巧的吧我的天哪……

        这要是……这若是……这真是……我……

        这位一向坚强睿智的一国之君,掌握数十亿黎民百姓生杀大权的绝代霸主,一代帝国第一任皇帝陛下,突然间就心慌意乱起来。

        慌乱中,两人的眼睛无意中对在了一起。

        在杨若兰的眼中,是,怀疑……怀疑……怀疑……希望……希望……希望……

        在铁补天的眼中,是,惊疑、羞涩、害怕、不确定、点点模糊的明悟……还掺杂着浓浓的无地自容的羞窘……

        “你……”杨若兰怔怔的道。

        “你……”铁补天愣愣的道。

        两人同时张口,同时闭嘴,沉默。均看到对方脸上的复杂。

        “你先说?!?br />
        “你先说?!?br />
        又是异口同声,然后又是同时沉默。

        “咳咳……”

        “咳咳……”

        “我听说你……”

        “我听说你……”

        两个女人如同中了魔咒一般,站在同一个起点,同时开口,同时闭口,然后说着一样的话,就这么愣愣怔怔的坐着。

        “我先说吧……”杨若兰叹了口气:“我和你……姐夫…姐夫……”突然间居然对‘姐夫’这俩字感到了无比拗口。

        铁补天一张白玉一般的脸顿时通红了起来,便如是突然燃起了大火,深深的低下头去,一颗心,砰砰砰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千万不要这么巧啊……若是这种事被自己的婆婆当场抓了一个正着……铁补天觉得若真是这样子,地上有条缝自己能够立即钻了进去?;罨钚咚馈?br />
        杨若兰清了清喉咙,道:“十八年前……我的孩子,在下三天……丢了,到现在,一直没有找到……甜甜,你看你姐夫……的相貌,跟你那位……有没有这个……咳咳……相像的地方?”

        杨若兰咳嗽着,却是满眼希冀的看着铁补天。

        铁补天嘤咛一声,浑身着了火一般,竟然都颤抖了起来。

        在刚刚见到楚飞凌的时候,她就觉得这位姐夫面熟极了,似乎在哪里见过,而且还无比的熟悉,但分明是第一次见面啊。再说这是师姐的男人……

        但此刻被杨若兰一点,她终于明白了这位姐夫像谁:像楚阳!像那个自己魂牵梦萦的人……

        “有点点像……”铁补天声如蚊蚋。

        “只有一点点?”杨若兰不死心的问。

        “是……挺多点……”铁补天捂着脸,低着头,露出天鹅般优美的脖颈,却是已经羞的通红。

        杨若兰顿时兴奋起来:“那你跟我说说他……越详细越好?!?br />
        铁补天傻了眼,可怜兮兮的看着杨若兰,吃吃道:“师姐……师……呢个……这个……”

        可怜这位一代帝王,第一次感觉到了难堪,无地自容,转转头,看着儿子,突然间有一种感觉:恨不得将这个小家伙抓起来再塞回自己肚子里去……

        在杨若兰希冀焦灼的目光下,铁补天目光呆滞,结结巴巴的开始诉说。

        “你们怎么遇见的?”

        “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他跟你说的什么?”

        “他怎么……”

        “他怎么……”

        “你们是怎么……有了孩子?”

        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连珠炮一般的问出来,砸的铁补天头昏脑胀,头重脚轻,眼冒金星,眼花缭乱。

        这位面对着千万大军依然能够从容不迫的一代帝王,此刻便是一个活脱脱的口吃患者,而且……还是一位犯了罪的口吃患者……

        低着头,认罪一般的一一说来。

        偏偏法官大人对所有的犯罪事实都是很有兴趣,翻来覆去,不厌其烦,务必要问出其中的每一点每一滴细节……

        等问到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铁补天几乎有一种感觉:自己昏迷了算了……

        说完了。

        “说完了?”杨若兰意犹未尽的叹了口气。

        “嗯……”女皇陛下声如蚊蚋。

        “就这些?”

        “嗯……”

        “真是吃了太多的苦……可怜的孩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杨若兰的眼中泪水一滴滴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杨若兰现在当然不敢完全确认,但她的心中却已经隐隐确定:这个楚阎王,才是真正的楚阎王,自己看到的那一个,绝对是一个冒牌货!

        而这个真正的楚阎王,有百分之八十的几率,是自己的丢失的儿子!

        “这个……至于来到铁云之前的事情,这个……要问乌倩倩……这个,她现在就在皇宫里?!碧固焱掏掏峦碌牡?。

        赶紧出卖一个,替我分担点吧,妹妹,我实在受不了了……

        “对!我怎么把她给忘了,那丫头可是他的师姐?!毖钊衾葱酥虏?、满面红光的站起身来,道:“我现在就去找她!”

        “是……是……这个……师……您请便?!碧固旄芯醯阶约旱纳嗤芬丫换岽蛲淞?,点头哈腰的道。

        “嗯,你好好休息?!毖钊衾即展?,看了看熟睡之中的铁杨,这一次的眼光可是完全的不同了。

        “我送您……”铁补天急忙从床上跳起来,殷勤中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

        “别……你刚分娩,赶紧好好休息?!毖钊衾技泵Π醋∷募绨?。

        看着杨若兰嗖的一声走出去。铁补天脸红红的,怔怔的坐在床上,只觉得浑身打摆子一般一阵冷一阵热,良久,突然无力的呻吟一声,一下子倒在床上,拉过被子,劈头盖脸的将自己蒙在了里面……

        神啊……让我死吧……

        这事情,究竟会怎么样啊呜呜……

        万一……真的……可怎么办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