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千魂绝户散

    第一百六十五章 千魂绝户散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么宽,这么长的一条河,难道要我们所有人都跳进去寻找?”又是屠千豪的声音;但现在听到这声音,傲邪云几乎想要跳出去亲他一口。

        “当然不会让你们都跳进去寻找!”欧独笑胸有成竹的道:“只不过是一片河水而已……傲邪云若是跳进去,必然是随波逐流的往下潜,那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逃出我们的包围圈?!?br />
        “按照时间来算,他跳进河中也绝对不到半个时辰,所以,他绝对走不远。让下游的人直接用坠底渔网拦住,时刻注意;只要到了天亮了,他就无处遁形!”

        “另外,我再用毒,追击百里水域,将他逼出来!”欧独笑自信的一笑:“以傲邪云的状态,绝对逃不出水下百里的!”

        “水下百里?”众人一起追问。

        “用千魂绝户散!”欧独笑一字字的道。

        一听这个名字,众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纷纷退开几步!

        千魂绝户散,可是欧家的最歹毒的毒药之一,其威力之大,完全可以媲美最强的瘟疫!

        只见欧独笑谨慎的为自己戴了鹿皮手套,运了运气,突然猛地跳了起来,跳了出去,跳向河中。

        身在半空,双手同时洒出一片灰蒙蒙的灰雾,蔓延了整个横跨河面。

        灰雾飘飘落下,梦落一抖手,那拴在欧独笑腰间的绳子顿时绷紧,下一刻,欧独笑已经借着这股拉扯之力,飞了回来。

        灰雾已经接触到了河面。

        下一刻,一副不可置信的画面出现在众人面前!

        河水突然间开锅一样的翻腾起来,无数的大鱼小鱼,都剧烈的挣扎着,浮了河面,接着就翻着白肚皮静静地不动了。

        随着河水往下冲,沿途河面的鱼类不断地浮起来,飘起来……

        岸边的青草,在这一刻完全变成了灰黑色,然后随着河水震荡,化为灰烬!

        这样的毒潮,一路蔓延下去,满河都是飘起的鱼儿还有水蛇水虾等生物的尸体,白花花的居然不知道有多么长!

        纵然在这深夜之中,也是一片阴森恐怖!

        众人一时无言,纷纷被这毒药的残酷吓到了。千魂绝户散,果然名不虚传,竟然不管是动物植物,都能够一起毒倒!

        “这便是千魂绝户散,在水中,又是这样的激流,只能够保持一百里的水中毒性,一百里之后,就会消失?!迸范佬Φ氐溃骸叭羰钦庵侄痉旁谌搜堂芗哪诼街?,在高处释放,可以让千里之内,人畜绝迹!”

        众人脸色都是一变,显然是想到了若是欧独笑将这种毒施放在自己家族的情景!

        欧独笑眼睛一扫,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看了看屠千豪,道:“例如屠兄家族那样的地方,群山环绕,挺适合这千魂绝户散的?!?br />
        屠千豪脸色一变,退后一步,森然道:“可我屠氏家族那一片山林,埋得心存不轨的尸骨也不少!”

        欧独笑哈哈大笑。

        其他人看着满河中飘着的鱼虾尸体,都是有些毛骨悚然。欧氏家族,果然是一个危险的家族!瞬间,河水激荡而下,就将鱼虾尸体冲走,但下游的鱼虾尸体却是越来越多……

        “傲邪云若是在这片河水之中逃走,就是必死无疑!”欧独笑眼中露出残忍阴狠的神色。心中道:傲邪云,你若不死,我心中的那份愧疚怎么能消除……

        他与傲邪云本来交好,但现在陷害起傲邪云来,却远远比其他人还要迫切!这便是理由!这也是背叛者所有的心态。

        很多人奇怪,不理解,原本的好或者忠诚属下,为何一旦背叛却是这么彻底,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难道就丝毫不念旧情么?其实便是因为如此:我既然背叛了你,那么就是比一般的生死仇敌更加的不共戴天!你若不死,我心中不安!

        正因为旧情难忘,所以才更加背叛的彻底!

        这无关于心性,却有关于人冇性!

        所以,最亲近的朋就是最可怕的敌人!这句话,一点都不假。仇敌对付你,你总有辗转腾挪的机会,但朋一旦有变,却是立即就能让你万劫不复!

        傲邪云纵然是在水底,也是浑身出了一身汗!

        他所处的位置,正与岸的欧独笑平行,欧独笑洒出毒雾,自然要远离他自己的身体,但就是这么胳膊长的距离,却让傲邪云逃过一劫!

        看着在三尺之外的鱼虾纷纷浮起,被水冲走,傲邪云闭着嘴,不断的吞咽唾沫;太惊吓了!

        傲邪云就这么呆在水底,欧独笑等人在岸,相差不过两三丈,但却是谁也看不到谁。

        天色终于亮了。

        所有参与围捕傲邪云的人,顿时都行动了起来。

        欧独笑下下的查看,眉头越皱越紧;河对面并没有那种气味,也没有半点痕迹!说明傲邪云就逃到这里失踪了。若是不出所料,傲邪云应该就在河中躲着。

        但那么大剂量的千魂绝户散撒下去,河里也没有任何动静!

        “现在已经确定,下游没有任何发现;而从这里靠近的一百里也绝对没有傲邪云!而,对面明显没有任何痕迹。那么,傲邪云唯一的藏身之处,就是在这条河!从我们立足之处,一直到游的某一段位置,这一点确切无疑!”

        欧独笑淡淡地道:“现在天色已经亮了,可以让所有人下水去寻找,岸每隔数十丈,就留有一位高手准备着。哪怕将这条河翻过来,也务必要将傲邪云挖出来!”

        傲邪云心中一凉,心道,终于到了这种绝境!

        …………

        楚阳与兄弟几人启程的时候,正是天刚破晓,红日东升。

        经过了几天的沉淀,终于人人都是神光内敛,精神饱满,连一直闷闷不乐的谈昙,居然也恢复了原状!

        而这一次之所以起得这么早,其原因就是因为谈昙。因为谈昙终于‘恢复’了。而且在恢复的同一时间,就闹了一个鸡飞狗跳。

        因为谈昙一觉「启航冇水印」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又‘正?!?,看见什么都想乐一乐;尤其是看到纪墨罗克敌和芮不通,更加是想要嘲笑……

        而且脑海中那噩梦一般的图像,也是再也没有出现过!那种莫名其妙的神经质一般的感觉,也再也没有出现。

        这对谈昙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消息。

        在刚刚发现的时候,他竟然还愣了好大一会,才终于醒悟过来;一把揪住跟自己住在一个帐篷,现在正从自己身边走过的芮不通:“我帅不帅?我沉默了这么多天了,帅不帅?”

        正在愁眉苦脸郁闷得死去活来的芮不通当场就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如丧考妣的哭丧着脸道:“谈大爷……您就饶了我……我已经郁闷得快要撞墙了……”

        于是谈昙两道眉毛下翻飞的就走出了帐篷,二话不说就冲进了纪墨和罗克敌的帐篷,——他本来应该冲进楚阳的帐篷的,但前几天刚刚沉重之极的一番谈话,让谈昙有些不好意思去了……于是乎进去之后就风风火火,大清早的就将被子分别从睡得跟死猪一样的两个人身揪起来,扔出了帐篷外面,对这两个精光赤裸的少男挤眉弄眼:“我帅不帅?帅不帅?你们俩,说说……”

        纪墨和罗克敌当场就爆发了!

        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间身被子就没了。两人都习惯了裸睡,这一惊险些吓的不能晨勃……

        惊叫一声,两人一个动作的跳了起来:两手捂着下面要紧处,惊慌失措而又带着冲天暴怒的抬眼望去……

        只看见两道眉毛下翻飞,公鸭嗓子与恶狼嚎叫揉和在一起的声音在喋喋不休的问:“我帅不帅?帅不帅帅不帅?”

        这一气,简直是直接气得死去活来!

        “我让你帅!”两位二少爷光着屁股就冲了去!两位九品王座联手,将根本没有任何准备的谈昙掀翻在地!拳打脚踢一阵暴揍……

        谈昙大声惨叫,哪想到兴致勃勃的来问个问题竟然会遭遇如此虐待?

        动静太大,楚阳顾独行和董无伤同时火烧眉毛的从帐篷里面窜出来,辨明方向就猛地冲进了纪墨和罗克敌的帐篷。

        入目所见,让定力最高一向冷静的楚阳、一向冷漠锐利的顾独行、一向稳重如山沉抑雄壮的董无伤三人下巴同时掉在了地,六只眼珠,也几乎从眼眶里掉出来砸到了鞋面。:

        只见满帐篷白花花瓣大白屁股摇曳生姿,纪墨与罗克敌一丝不挂的按住衣冠楚楚的谈昙,又笑又骂又踢又揍……

        “这……这是……是咋回事?”三人同时震惊了,这一刻,比呆若木鸡还要呆若木鸡。

        纪墨和罗克敌一声惊叫,火速的站起身来背过身去,找到自己的裤子,刷的一声就蹬了去。

        谈昙臊眉搭眼的从地爬起来,颇为有些讪讪的意思,堂堂谈大少,啥时候吃过这种亏。

        一转眼看到楚阳,忍不住还是凑了去,睁着一青一红都肿的老高的眼睛,居然还问了一句:“楚阳,你看我今天帅了没?”说着,居然猛的‘震惊’了一下。

        楚阳顿时感觉眼睛有些湿润,怔怔的好久没有说出话来,突然猛的一声大叫,一脚将这货踹了出去,随即就合身扑了去,怒骂道:“你这个混蛋!我让你帅!你这几天可把老「启航冇水印」子吓死了……”

        狠狠地拳打脚踢一番,没有丝毫的留情,但心中那股憋了好几天的心事,也终于放了下来……

        兄弟,你正常了!

        你终于又问我你帅不帅了……

        你不知道,你这几天,听不到你自恋,我多担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