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六十章 无伤之悟!

    第一百六十章 无伤之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还有一人流星一般向着欧金峰追了过去,口中大呼小叫:“他么的,总算是轮到我了!可算是憋死我了……妈的这三个老王八竟然敢伤害我兄弟!”

        这个人长的奇形怪状,一道眉毛朝天,一道眉毛朝地,嗓子就像是千万条渴了一个月的饿狼同时嚎叫,还有几百只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鸭子一起叫唤!

        许无双终于失去了意识,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妈的,这些王八蛋居然还有埋伏……光这声音也能杀死皇座了……

        震不死,也得难受死……

        谈昙与芮不通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两位皇座揍成了肉泥,然后全力的赶了回来!

        这正是在此之前兄弟几个人商量好的对策:对方既然是埋伏自己的,自然知道楚阳顾独行董无伤纪墨罗克敌这些人,但芮不通和谈昙却是在极北荒原遇上的,没有任何人知道。

        所以芮不通和谈昙是绝对不能在一开始就出现的。

        唯有在两败俱伤的时候,两人冲出来,才能一举定乾坤!

        如今,虽然对方不是埋伏自己的……但,这个战略也是绝对正确的起到了最大的效果!将所有敌人一网打??!

        两人第一时间赶到了楚阳身边,一个抵住前胸,一个抵住后背,全力运功,先为楚阳疗伤。

        两人都知道楚阳身上有神药,只要他醒了,兄弟们等于就没事了。若是先救别人而楚阳出了事……那可就全完了。

        不一会,楚阳猛的咳嗽一声,吐出一口血块,悠悠醒来;一眼看到谈昙,顿时放心,强撑着身体做起来,赶紧掏出四颗不完全版九重丹:“赶紧的给他们服下去,一人一颗?!?br />
        然后才自己取了一颗,服了下去。

        芮不通心急火燎的接过丹药,随即就窜了出去。先看到顾独行,不由吓了一跳。顾独行浑身都几乎散了架,甚至,连扶都扶不起来……

        芮不通眼中含泪,先将九重丹给顾独行服下去,然后依次是董无伤,罗克敌,纪墨……

        良久,纪墨和罗克敌首先醒转。

        但顾独行和董无伤还在昏迷不醒,楚阳现在也恢复了少许,撑着走了过来;众人围在两人身边,看着。

        竟然清晰的看到,两人的身上伤势,在缓缓的恢复着……甚至,肌肉的牵动,筋骨的抽搐,复位,都是肉眼可见!

        良久良久之后,顾独行才终于睁开眼睛,眨了眨眼,似乎对头顶的阳光感到刺眼,闭了闭眼睛,第一句话问道:“无伤怎么样?”

        “我好了?!闭饩浠?,却是刚刚苏醒的董无伤说的:“二哥,你怎么样?”

        “我没事?!惫硕佬欣淝偷牧成?,罕见的笑了笑,试探着动了动自己的手,然后抬了抬胳膊,试着坐了坐,竟然将身体坐了起来。

        不由大诧:我分明清楚的记得,脊椎都碎了;为何现在还能做起来?受伤的地方也好似是只是强烈的疼痛而已?

        芮不通和谈昙就在当地扎起帐篷,将众人挪了进去,好好休息。

        临到晚上,楚阳剑顾独行两人的恢复已经停止下来,知道一颗九重丹的药效恐怕过了,两人受伤实在太重,一颗丹药,还不足以让他们完全恢复。于是又取出来两颗,让两人服下去。

        顾独行和董无伤这才有些完全恢复了过来。

        “我有一个感悟!”董无伤靠在纪墨身上,声音仍有些虚弱,道:“大家好好听一听?!?br />
        楚阳等人顿时凛然,知道这是一代刀王在面临生死?;氖焙蛲蝗坏母形?!这种感悟,最是宝贵,甚至,有时候就因为这一念,就能让刀王晋级!这样的感悟,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珍贵之极,从来都是秘而不宣,但董无伤现在显然要分享出来。

        “皇座的领域的确是非同小可,三位皇座的联手,领域的威力更加不只是倍加那么简单……刚才我知道必死无疑!所以,我才选择了牺牲自己,让他们两个出去?!?br />
        董无伤这句话似乎是在表功,但兄弟们却都知道,他绝不是在表功。

        “当我拼命燃烧灵魂力出手之后,才发现,克敌和二哥同时也选择了相同的做法,但我墨刀沉重,所以先行一步?!?br />
        “就因为我们三人都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想让自己的兄弟出去,所以,在那一刹那间,本来必死的情况突然变化了!”

        董无伤无力的笑了笑,脸上却露出湛然的光辉:“本来能致我们死命的领域加攻击,在那一刻领域还是领域,但攻击却偏离了原来的方向!迫使他们变动了剑招,改变了方向?!?br />
        “所以,罗克敌被二哥一脚跺了出去,而我撞在二哥身上的时候,二哥也出去,而卧反而因为这一撞,又让两个对手再一次的改变了出剑方向!”

        “所以,本来应该贯通我前胸后背的两剑,却反而没有落在致命的位置!”

        “本来是三个人都死,但三个人却都没死!只是因为……那时刻,我们心中没有自己!正因为没有自己,却反而做到了自己根本做不到的事!所以没死!”

        “无我……就是我的感悟!”董无伤轻轻舒了一口气。他的眼中,有一丝回忆和感怀,似乎又响起了自己在生死的最后关头,看到四个兄弟不顾性命的拼命冲来那急切的样子,温暖的笑了起来:“生死之际,才看真情!生死之际,才有感悟;抛不开生死,便没有感悟!便也没有了兄弟?!?br />
        “我的刀法,从此更名,新的名字就叫‘死地生机’!无伤之刀!”董无伤的眼睛熠熠发光,道:“唯有死地之中,才能够更容易发现生机!因为其他时候生机太平常,我们根本没有留意?!?br />
        “死地生机,才是否极泰来!有生就有死,一切生,都从死而来,所以,才会生生不息,才会充满了惊喜和感动!”

        董无伤沉默了一会,道:“其实……当你全心全意将自己为兄弟付出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其实并不是付出,而是在收获!而且,收获的更多!”董无伤的眼睛里发着光,道:“我感触最深!”

        “当你全心全意为兄弟付出的时候,其实并不是付出,而是在收获,而且收获的更多……”众兄弟不约而同的低低重复了一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若有所思。

        董无伤满足的叹了口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说道:“老大,我不需要再压制自己的实力了,这一次的感悟,让我的心境变化很多。此次之后,我恐怕就要冲进刀皇了!”

        冲进刀皇!

        董无伤竟然在生死之际,突破了这么多!

        楚阳和纪墨等人脸露沉思之色,静静的不说话。对董无伤关于付出收获的那一句话,都是感触良多。

        顾独行眼睛猛的一亮,射出夺目的精光,似乎是突然悟通了什么!突然大笑一声,充满了欣悦的意味,道:“原来如此!”

        他与董无伤乃是相同的遭遇,董无伤这么一点,他顿时就完全明白。

        罗克敌沉思着,似懂非懂,似乎前面出现了一道薄薄的壁障,几乎是已经半透明,只需要用手一捅,就能捅破,但却死活的触及不到,不由得陷入了长久的沉思之中……

        纪墨细细地想着,仔细的感悟,也是有些似懂非懂。似乎摸到了边,但却还不能触及实质。

        芮不通口中喃喃,两眼无神的看着前方,竭力的在想着这段话之中的意境。

        谈昙目光呆滞,似乎完全没有听进去……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在谈昙的眼瞳深处,偶尔有亮光一闪……就像是漆黑的深夜,在千万里的大草原上,有一盏风中的烛火,一闪一闪,明灭不定!

        这火焰若是能够燃烧起来,定然就是燎原之势……

        随着他的思考,他的额头上的那个奇怪的标记也似乎一闪一闪的微弱的亮了起来,慢慢的,似乎变大了少许……

        谈昙突然捧着头,一阵剧烈的头痛,在这一刻闪电一般袭击了他。这股头痛突如其来,完全没有任何准备,谈昙忍不住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两道眉毛紧紧的皱了起来……

        楚阳一惊,问道:“谈昙,你怎么了?”

        谈昙不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咬住了牙。

        初阳等人突然间在这一刻同时感觉到,似乎一股远古洪荒之狂暴狂霸的气息,从谈昙的身上猛的散发出来……

        似乎是一位远古的王者,突然间在这一刻重新现世,君临天下!

        兄弟几个人悚然一惊之中,这股气息接着却猛地消失,……

        谈昙脑海中,突然冒出来几个零零碎碎的画面……

        似乎在很久很久之前,又似乎正是在另一个世界……自己也有一帮这样的兄弟,一阵久违的温暖突然间就这么涌进了他的心灵……

        但这样的感觉,却让他更加翻江倒海的疼痛起来,同时,一股浓浓的酸涩突然冲了上来,那从来不知道忧愁的心灵,突然间变得难过万分,似乎一颗心在揪着疼……

        冥冥中,似乎突然间就是天塌地陷……有太多的人挡在自己面前,冲着自己大叫:王!您快走……

        然后就集体的冲向那天塌地陷的惨烈,为自己争取那最后一息的挣扎的时间,那样的毅然决然,那样的义无反顾……

        血肉猛然爆散……

        谈昙痛苦之极的呻吟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