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这是一场误会!

    第一百五十七章 这是一场误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那人哈哈笑着,道:“妈的,笑你两句你就受不了?居然还想找我的麻烦?真是胆儿肥了……”

        一边笑着回过身来,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道晶亮浓缩的剑光。

        只一闪,就刺入他的咽喉!

        一点寒光万丈芒!

        楚阳顺着剑势,猛的扑在了他的身上,随即就是噗的一拳重重的打在他的身上,哈哈笑道:“我让你笑!”

        那人的身子诡异的扭曲痉挛了一下,就不动了。两只眼睛大张着,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显然做梦也没有想到,前一刻还在于自己亲亲热热的开玩笑的同伴,怎么这一刻就成了夺命杀手?

        自己可是王座,这个家伙只是武尊,怎么可能杀得了自己?他为什么要杀自己?

        带着这种种疑问,这位王座竟然是死不瞑目!

        楚阳嘿嘿笑着,从他身上跳起来,挥拳猛打在纪墨身上,将纪墨打倒在地,呼呼的喘着粗气:“你你……还笑……”

        纪墨是何等的机灵人儿,一脚蹬在他小肚子上,将他蹬的腾空飞起,喘息道:“许你被人尿,居然不许我笑?”

        说着就扑过去,噗噗噗……

        楚阳惨叫一声:“你笑好了,哎哟……你你……你踢着我的蛋了……”

        顿时四周众人集体喷了一般的笑了起来。有好几个好事者顿时就按耐不住,从自己的位置站了起来,向这边走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忍俊不住的笑意。

        有人一边走一边哈哈的笑:“妈的,被人尿了裤子也这么理直气壮,老子还是第一次见……不会是尿坏了你的脑袋吧……”

        楚阳怒道:“尿到你裤子上你试试?他妈的,大腿上湿漉漉的,这感觉多么离奇……哎唷……**你……你你,嘶……妈的你打到我裤裆了……”

        “哈哈……”顿时又是一阵笑,七八个人快步走了过来,人人眉飞色舞,个个兴高采烈。

        来到当地,只见两个黑衣人正在地上翻滚成一团。一个捂着裤裆全身蜷缩成了虾米,另一个趴在他身上挥拳猛殴。

        一个九品王座忍着笑,威严的道:“还不快起来,这成了什么样子!”

        一声令下,两人顿时非常听话的跳了起来。

        不仅跳了起来,而且还是跳得格外高,分做了两个方向。

        同时,两道精亮的剑光同时亮起,将这阴暗的山林直接染成了白炽的亮色。

        纪墨身剑合一,整个人化作了地狱冲出来的杀神,浑身带着无坚不摧的剑气,以排山倒海之势,猛的冲向自己那一边三个王座!

        便如一尊山岳猛的压了过去。

        楚阳九劫剑一挽,屠尽天下又何妨!

        这一招悍然出手!一出手就化作了翻江倒海的狂龙,剑刚刚出击,就是一蓬剑光暴射而出,随即凌空而起,便如天河倒悬,流星曳空!

        首当其冲的一位王座脸上的笑容还在盛开绽放,噗的一声就是一个透心凉,然后身体四分五裂,一个带着灿烂笑容的脑袋滴溜溜的飞上了半空。

        第二位王座紧接着被笼罩进了剑光,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笑容僵固在脸上,还未来得及转变成惊恐,就已经是支离破碎的飞了出去。

        第三位王座也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身上就多了一个血窟窿。

        接下来是第四个!有了前三个的缓冲,这位王座终于来得及反应,仓促之中拔剑出鞘,根本来不及形成什么章法,就拼命地一剑封了出去。

        九劫剑浩荡的猛冲而至,嚓的一声轻响,剑断,剑碎;一声惨叫,胳膊被绞成了粉末,随即楚阳就连人带剑冲进了他的怀里,一团剑光,夹杂着无数的血肉扩散开来,空中已经是一片血色的氤氲。

        楚阳一停不停,依然是那一招余势未尽的‘屠尽天下又何妨’,猛的发出去,攻向仅剩的一位王座;那人连声发出尖啸,手掌一扬,一蓬黑雾猛的扩散而出,再扬,又是一团白雾猛地发出!

        眨眨眼的时间里,各色的毒雾已经弥漫了这个空间。

        他疯狂的发出毒术,发出毒功,发出能够发出的所有的暗器,一边后退,一边惊惶地大叫,一边拔剑。

        楚阳眼神一眯,一停不停的驾着剑冲进了毒雾,剑气排空,毒雾弥漫之中,楚阳已经一冲而出,闪亮的剑光,已经到了这位王座的前胸。

        这位王座大叫一声,猛地掷出手中长剑,随即转身就跑。

        面对楚阳一剑之威,看着同伴的惨状,他竟然连挡一挡的勇气也没有,直接逃走。

        楚阳剑尖一沉,顿时从‘屠尽天下又何妨’变成了‘深埋不改凌锐志’!

        剑光一敛,随即冲霄飞起。就如同一柄深埋了万年的绝世宝剑,突然出土,露出了他绝世无双的锋锐!

        噗!

        剑光尚在半空闪亮,剑气已经冲进了那位正在逃走的王座的后心!那位王座浑身一颤,脸上泛出绝望的神色,挣扎叫道:“救命……”

        但两个字刚刚出口,长虹一般的剑光已经贯入了他的后背,随即,楚阳连人带剑从他的身体当中冲了出去,落在五丈之外,长剑斜斜指着大地,剑身上的血珠刷的一声毫无停留的全部滴落!

        轰的一声,这位王座的身体这时才四分五裂开,脸上依然带着惊恐的绝望,一颗大好头颅,已经骨碌碌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另一边,纪墨收剑而立,身前一堆血肉模糊的尸体!两位王座,一位武尊,被他在同一时间完全没有防备的卷入身剑合一的剑光之中!

        寂静!

        树林里,一片难言的寂静。

        空中氤氲的血雾,还没有来得及散去的毒雾,起伏不定的飘荡着。向众人证明刚才发生了何等的令人难以接受的惨事!

        谁能想得到,只是因为两个人去撒了一泡尿,居然引出来这等心狠手辣的杀神?

        只是眨了一眨眼,八条鲜活的人命,就这么变成了过往云烟。

        “混蛋!”一个魁梧的身影暴怒的大吼一声,正是一位二品皇级高手,愤怒的几乎不能自持的从隐身之处跳了出来,一张脸扭曲着:“你……你们是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随即,一截剑尖就突的一声,从他的胸前冒了出来,随即就猛的抽了回去,一掌拍在他后背,势大力沉!

        这位皇座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身子在猛烈的撞击之下,猛地飞了出去;犹自不信自己已经受了致命重伤,大吼一声,在空中猛地拔剑,猛的运起全身的元气。

        噗的一声,他的前胸后背猛的同时喷出两道浑圆的血箭。一身的力气,就在这一刻同时被抽空,便如一个被抽空了的麻袋,狠狠地从空中摔了下来。

        噗的一声砸落在地上,兀自拼命地扬起头扭着脖子看向自己的身后:“是……谁?”

        “是我!”

        随着一声冷静到了残酷的声音,一个黑衣少年,静静地走了出来。他一出现,顿时一股冷锐的气息赫然展现,便如根本不是走出来了一个人,而是走出来了一柄剑!

        一柄人形利剑!

        正是顾独行!

        他趁着纪墨和楚阳两人引起了骚乱和全部注意力的时刻,悄无声息的潜行到了内圈中;此刻一击出手,果然成功!

        本来顾独行的目标乃是那两位三品的皇座,但那两人警觉性太高,而且太沉得住气。顾独行唯恐一击不中反而坏了大事,正好这家伙好死不死的跳了出来,顾独行哪肯放过?

        再怎么说也是一位二品皇座!杀之,对敌方的战力,有大大的损害!

        兄弟三人成品字形站在场中,脚下,一片零零碎碎的尸体。

        刷刷的声音响起,所有埋伏的人都在同一时刻,向这边而来,将三人包围在其中!静静的包围,人人的眼中,都是不可遏制的怒火!

        这三个人,一出现就杀了自己的战友九个人!还有两个被无声无息的暗杀,至于那两个先前去撒尿的人……则所有都不会认为他们会还活着。因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这样一算,一共有五十人,却已经死了十三个人!

        死在卑鄙的暗杀和偷袭之下!

        “你们是什么人?”那位三品的皇座静悄悄的出现,眼中带着强烈的愤慨,看着楚阳。

        纪墨嘿嘿的笑了起来,讥诮的道:“这个问题问的当真是有趣之极,你们这么多人在这里埋伏,难道不是在伏杀我们?我们现在出来了,你居然还要问我们是谁?老头,你脑袋坏掉了吧?”

        三品王座纵然现在有冲天的怒火,却也忍不住一怔:“伏击你们?”突然间冲冲大怒:“你们算是什么东西?也值当的老夫前来伏击你们?”

        纪墨怔住,吃吃的道:“难道……你们不是欧家的人?”

        “我们当然是欧家的人!”三品皇座愤怒的道:“你们是什么人?哪个家族的?混账!”

        “既然是欧家人……那为啥不是伏击我们的?”纪墨挠着头,一脸纠结:“这不对啊……那你们在这里是要对付谁?”

        三品皇座几乎气晕,想也不想的怒道:“本座在这里等待擒获傲邪云,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纪墨顿时大吃一惊,忍不住就是一脸歉疚,连连摇手,道:“哎呀呀,这事儿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误会误会,这是一场误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