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归途!

    第一百五十二章 归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在这段时间里,正在努力的压缩自己的实力,前段时间提升过于,后遗症上来了。

        前世,从来没有到过王座这样的高度,所以楚阳疯狂的提升实力,不仅为自己提升,而且也为兄弟们提升。

        剑灵拼命的压制,他就拼命的提升。

        直到自己突破王座五级……

        楚阳终于知道了剑灵为什么要压制!

        王座五品,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发酵气,将自己的自信,像是吹猪尿泡一样的吹了起来。自信超过了一定的限度,就不是自信了,而是狂妄。

        这种自信,似乎是随着超过这个阶位,就自然而然的发生。就像一个防不胜防的心魔……

        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平平静静地度过去的;楚阳觉得除了孟超然之外,再也不会有别人。

        尤其是,楚阳发现自己想起至尊之威依然觉得老子天下第一的时候,他真真切切的吓了一跳!

        和平时期自信过头,最多有人骂你一句狂妄,但在中三天这等弱肉强食的世界自信过头,那就是纯粹找死!

        所以楚阳在这段时间里,疯狂的充实自己,疯狂的凝实自己,锤炼着一切以前掌握的技巧。不断地用一些基础动作去疯狂战斗来进一步的吸取,压榨!

        他不仅逼迫自己,而且还在同一时间压制着芮不通和谈昙;同时,更将顾独行和董无伤召了回来,同样压榨!压制!

        楚阳知道,若是等这种狂妄的自信真的过了头,主宰了性格……那么,不管是自己还是顾独行,都是完蛋了!

        “这是挫折期!一般大家族的子弟,在到了王座五品之后,都会派出比他的实力稍高一线的人,将他狠狠挫败!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十次!直到将这种狂妄完全打消为之!”

        剑灵如此说道:“中三天之所以人人都如此狂躁,与王座五级这一关,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在这里知道这些的并不多,知道如何避免或者矫正的就更少?!?br />
        “这一关,叫做‘崩毁关’!因为只有崩毁。一是被打击到自信崩毁,然后破而后立;二是直接被这种自信撑得崩毁,那是完全的崩毁!”

        楚阳现在才深以为然。

        崩毁关,果然是崩毁关!

        在这段时间里,楚阳和兄弟几人除了偶尔出去打打野食干一架之外,基本上都是在肉搏!

        抛弃了兵器,用纯的力量,搏杀!

        董无伤和顾独行还有谈昙芮不通,包括楚阳自己,真的是每一天每个人身上都是伤痕累累,青一块紫一块。每一天都在伤痛中睡去,每一天,都在极度的被打击的痛苦之中,将这一点狂妄渐渐的从自己内心中抹去!

        终至完全纯熟。完全的圆融通透,从一块锋芒毕露的石头,变成了一块初具雏形的,美玉。正欲绽放出夺目的色彩。

        在这段时间里,几个人的修为都停留在原地没有动弹。但每一个人都是似乎感觉到:自己跟以前完全不同了。

        心态的沉稳,内敛,宣布了几个人度过去了这崩毁关!

        此时,已经是三个月过去。

        然后,楚阳才带着焕然一新的四个兄弟,去找罗克敌和纪墨!

        在见面的时候,董无伤和顾独行等人都是大吃一惊!

        这,这还是那油头滑脑的罗克敌?这还是那懒惰成性一天到晚不着调的纪墨?

        罗克敌一脸冷肃,身躯挺直如剑,眼神中有一种冷锐的嗜血,站在那里,就如同一把沾满了鲜血的利剑,散发着令人心寒的杀气!王座,五品!

        纪墨眼神则有些平淡,但身上的气势,却是惨烈之极;便如一个率领大军上了战场,在战场上全军覆没,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面对着百万敌军的将军,依然死战到底的那种热血!刚烈!

        他就这么站在这里,但那单薄的身躯却如同渊渟岳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王座五品!

        但这两人的王座五品,却是与楚阳等人不同。他们不需要什么崩毁关;因为他们乃是追赶者!心中一直感觉不如别人,在这种情况下拼命追赶,那里有什么时间去自高自大?

        而且,在这几个变态面前,恐怕两人这一生也不会有自高自大的机会了……

        “我见过你!”谈昙突然惊喜的叫了起来,指着罗克敌:“当初,他帮我了。这家伙很够意思,比较对我胃口?!?br />
        “原来是你?!甭蘅说幸残α似鹄?,这一笑,那种冷肃冷厉的气息才骤然消失不见,恢复了以前的罗克敌,挤挤眼,问道:“怎么样?那谢姑娘到手了木有?”

        谈昙长长叹息:“心到手了,人还没到手?!?br />
        “真没用!”罗克敌鄙视的斜着眼:“教你一招,要不要?”

        “什么?”谈昙眼睛一亮。

        “先上了再说啊?!甭蘅说泻尢怀筛值呐缱磐倌骸肮芩依镌僭趺床煌饽?,先给她将肚子鼓起来,不同意?擦!凭啥不同意?到那时候……哼哼,你们想要你闺女快些嫁过来,哥们还得考虑考虑呢?!?br />
        “好计策!”谈昙两道眉毛顿时上下乱抖了一阵;乐的合不拢嘴。

        “还有……”纪墨听到这种话题,哪里肯自甘寂寞?顿时就如同闻到了腥味的猫儿一般凑了上来,鬼鬼祟祟的眨着眼:“这活儿可是个技术活,你这种雏儿啥也不懂,容易搞砸,等到回去了,哥哥我教你几招。这事儿,人生大事,马虎不得!没有相应的过硬技术,也是没戏?!?br />
        谈昙连连点头,眉花眼笑:“你们俩都是好人呐……”

        “助人为乐,我辈侠义之士义所当为!”罗克敌和纪墨勾肩搭背。

        “说的什么狗屁玩意儿?”顾独行一声怒吼:“你们两个是不是皮痒?”

        两人一声坏笑,拉着谈昙去传授经验了。

        依稀听见罗克敌的声音传来:“纪墨,你怎么这么有经验的样子?莫非你已经与你的傲波……洞房过了?”

        纪墨黑着脸的声音传来:“这种事小孩子不要问?!?br />
        罗克敌怪笑一声,充满了揶揄之意。随即就是追打的声音传来……

        “看来这货还没得手?!倍奚松畛恋牡溃骸叭羰堑檬?,恐怕早已经吹嘘个不停了……”

        顾独行点点头,慨然道:“不错,以我对纪墨的了解,恐怕他连什么姿势都会说的清清楚楚……这货,就是不要脸?!?br />
        楚阳与芮不通相顾愕然。不是为了纪墨的没得手,而是为了董无伤和顾独行这种人千百年难见的居然调侃了一回。最难得的是,居然一唱一和……

        …………

        极北荒原基本已经不见人影,楚阳也打算与兄弟们打道回去了。在最后的三天里,再次搜刮了一些灵药之后,楚阳兄弟七人,雄纠纠气昂昂的踏上了归途!

        顾家的六位王座,也就是现在天兵阁的六位高手,早已经跟随暗竹的人回去了。兄弟七个人这一路上,无牵无挂,走得飞快。

        唯有楚阳,在离开极北荒原的时候,回过头留恋的看了一眼。

        这里,两位至尊带走了我的梦!

        这里,我的师傅就从这里离开!

        不知道小舞会怎么样?

        不知道师父会如何?

        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极北荒原特有的清凉空气,然后使劲的吐出来,似乎吐出了心中那一种莫名的感伤,淡淡道:“走吧?!?br />
        在踏出极北荒原的同时,纪墨和罗克敌同时提出来负重前进;楚阳眼珠一转,兄弟七人,每人都背上了两千斤的星辰铁!

        比来的时候,足足增加了一倍!

        但七个人你追我赶,却是兴高采烈。各自谁都没有说,但却是在心里暗暗的较劲:就看谁先撑不??!

        反正不是我!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会是撑到最后的那一个。

        一场别开生面的竞赛,就从这里拉开了帷幕。兄弟七人并没有想到,在万里之外,还有一场巨大的风囘波和麻烦,在等着他们。

        他们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开着玩笑,一路长途跋涉,不紧不慢的往回走着……

        董无伤在想,回去后或者自己应该与哥哥谈一谈,但究竟要怎么谈……董无伤一边背着两千斤星辰铁挥汗如雨的赶路,一边在心里盘算着……

        顾独行在想:回去之后,自己是不是考虑提前与小妙姐完婚?嗯,自己该怎么说呢?

        纪墨在想:回去之后是不是要将傲波扑倒?嘶~~~不过那丫头的虎背熊腰,自己还真有些发愁控制不住,万一被掀翻在地,那可是丢死人了……嗯,可不可以了考虑一下迷香和春囘药?……

        谈昙在抓耳挠腮:他们说的这些……貌似都很……那啥,嘿嘿,要不回去之后就找机会找到谢丹凤那小娘皮练练?

        芮不通在想:妈囘的,老囘子也应该找一个了,怎么不知不觉的都成双成对了?可我要去找谁呢?真是伤脑筋,实在不行的话,就偷一个来得了……

        罗克敌则有些犯愁:我该不该说呢?老大能不能帮我呢?这事儿真怪了,不仅不长毛,反而也……唉,咋办呢……伤脑筋啊。我要是说了老大会不会笑?我真是太无地自容了……

        楚阳则一路赶路一路在想:这一次会回去中三天,该去找寻亡命湖寻找第四节九劫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