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师徒分别

    第一百三十八章 师徒分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洞口的山壁上,写着一首诗,龙飞凤舞,铁画银钩,却又透着十分的淡然洒脱。一看,就是孟超然的笔迹。

        “朝露初晨却匆匆,

        天上地下难相逢;

        斩断九重天阙夜,

        生死拥卿入怀中!”

        下面,是孟超然写给楚阳的话:“楚阳,你是个稳重的人,凡事,也能想得透彻,为师将谈昙交给你,很放心。

        照顾好你师弟,无论如何,都要活着!

        为师照顾了你们这么多年,你们总算都长大了。为师也要去轻松一番,游山玩水去了。你们都不是普通人,注定了一生的不平凡,更不能长久的处于为师庇护之下。幼鹰若要搏击长空,须先从千丈绝崖摔下;顽石若要蜕变美玉,须经受千万次折磨!

        为师等着你们大放异彩,名震九重天的消息!

        届时,则无论为师身在何方,必然含笑一醉!

        男儿一生,总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总有很多责任要承担。生与死,俱不能放下。而且,要独力面对,哪怕前面是绝路,亦不能悔。

        为师去了,不要找我?!?br />
        孟超然的留言,恰如他本人,淡然洒脱,并不咬文嚼字。直接就是白话。就算是谈昙看到,也能很清楚明白。

        楚阳怔在了石壁之前。突然心中一阵浓浓的怅惘,涌上心头。

        师傅走了?

        这一次,师父是真的走了。上一次,还有谈昙牵绊着他,所以孟超然走不了,但这一次,对两个徒弟,孟超然都已经很放心。

        谈昙有楚阳看着,孟超然更加放心。

        所以他走,他要去做他一直想要做,却一直没能去做,没有做成的事。

        “师父……您不能??!”楚阳飞奔出去,脸色焦急:“谈昙……我养不起他呀!”空山寂寂,没有任何回音。

        楚阳自然知道孟超然要去做什么。他肯定要去找夜初晨,或者,去找一个他心中的梦!但……现在的孟超然虽然已经是皇级,与夜家相比,却还是无比弱??!

        他怎么能够做得到?

        他若是真的去了,岂非就等于是送死?

        楚阳大喊着,想出了无数的理由。但……孟超然始终没有任何回音?;蛘咚?,他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已经走出了很远……

        良久,楚阳颓然在大雪中坐了下来。喃喃地道:“师父,您要保重!”他狠狠的一拳击在地上,顿时四周偌大一片雪地整齐的一震,咬牙切齿:“若是您受到了什么伤害,我必将夜家夷为平地,鸡犬不留!”

        孟超然的留言,看似平淡,实则坚决,更表明了那件事要独立面对,不容许别人插手的意念。楚阳尊重自己的师傅,不会去插手,但却不能不担心。

        谈昙被他的叫声惊醒,冲出洞来,看到孟超然留下的字迹,愣愣的站了半晌,突然放声大哭……

        远方。密密的大雪中。

        孟超然浑身已经被大雪染的雪白,与长天大地同一个眼色。静静地站在山巅。

        听着风雪中楚阳的大呼,谈昙的大哭,隐隐传来。孟超然淡淡的微笑着,眼角,却也隐隐有一点点晶莹在闪烁。

        “我的徒弟,你们要保重自己。要活着!”孟超然在心里默默地道:“正如我留言所说,男儿一生,有许多责任,必须要背负!有许多事,必须要做!”

        他的眼神变的深邃,充满了思念,缓缓抬头,看着遥远的天际……那个方向,正是上三天的入口之处!

        “初初,我要来了?!泵铣坏偷偷牡?,感觉着自己的心在轻轻颤抖,喃喃道:“……你还好么?”

        他最后深切的向着那山洞的位置看了一眼,喃喃地道:“你们两个……虽然我并不问,但你们是我的徒弟,我岂能不了解你们?从这种种事情来看,楚阳,乃是今生的九劫剑主,谈昙,乃是圣族中人;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遭遇。我这当师傅的若是再跟在你们身边,不仅是拖累,也是掣肘?!?br />
        “想不到我孟超然一生之中收了三个弟子,大弟子是一个叛徒,二弟子却是九劫剑主,三弟子居然是圣族中的人物……每一个都不是等闲之辈啊。我还真是运气不错?!?br />
        孟超然自嘲的笑了笑。

        “人生在世,能有这样的两个徒弟,夫复何求?!”

        孟超然毅然转过身去,大步前行,大袖飞扬,身形飘飘,孤独而潇洒,寂寞而超然,慢慢的消失在风雪中。大雪将他的足迹慢慢的掩盖;更没有回头。

        这个师傅,什么都没有说,却将什么都看得清楚明白。他半生的精力,抚养两个弟子,却在两个弟子长大成人的时候,选择了飘然离去。

        看似不再负责任,但他的离去,却恰是最深切的负责任!

        路要自己走!

        你们都有自己的路!

        我也有!

        孟超然走了…………

        …………

        “师傅走了……”谈昙怅然若失,像是突然间失去了自己的依靠,离开了自己的父母一般,竟然有一种骨肉割裂的痛楚。

        “还有我在你身边。谈昙,你要振作,不要让师父失望?!背舭参康?。

        “是啊……还有你……”谈昙迷茫的眼神转回来,看在楚阳脸上,突然哈哈大笑,突然翻了个跟头:“是啊,跟着师傅,他不让我照镜子,不让我震惊,不让我夸自己,不让我跟别人比……甚至有时候不准我说话……现在可好了!楚阳,你说我帅不帅?”

        “帅!帅的跟狗屎似地?!背粢煌泛谙?。觉得自己居然去安慰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货,简直是自己犯的最大的错误!

        “胡说八道!”谈昙怫然不悦,随即想了起来,便一下子‘震惊’的道:“现在呢?现在呢?现在帅不帅?”

        楚阳看着谈昙兴致勃勃凑过来的脸,心中无力地叹口气:“帅!现在很帅!”

        “哇哈哈……”谈昙得意的翻个跟头,喜滋滋的又换了一个姿势:“现在帅不帅?”说着,在百忙之中居然掏出来了一面小镜子,左边照了右边照,还对着镜子抛了一个媚眼。

        楚阳想要哭,深深的低着头,声音沉闷:“更帅了!”

        “哇哈哈……现在呢?”又摆了个姿势。

        楚阳崩溃了……

        若是孟超然在这里,定然会一把拉住楚阳的手,眼泪汪汪的说一句:“楚阳,现在你总算明白我的痛苦了吧……”

        …………

        接下来的几天里,楚阳和谈昙东飘西荡,疯狂的找灵兽战斗,猎取内核;找各大世家的人进行抢劫,疯狂的巩固现有的实力。

        极北荒原上,顿时一片腥风血雾。

        因为不只是这两人,还有四个人,也在疯狂的战斗;极北荒原上,六个战斗疯子,六个疯狂的劫匪!

        每个人都带着一个大同小异的面具!

        天兵阁!

        现在,就算在极北荒原这样的空旷的地方,也已经到了人人风声鹤唳的地步。已经有好多的人萌生了退意,准备撤回去?;褂泻芏嗳?,一见到戴面具的就跑。

        尤其是其中的三个人,一个疯了一般嗷呜嗷呜乱叫,唯恐别人不知道这丫就是狼剑王座罗克敌,一个更是满嘴的外语,狗大姨不绝于耳,唯恐别人不知道这是纪家二公子纪墨。

        这俩人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居然加入了什么天兵阁,戴着面具却表明了身份,看到有人就疯狗一般的冲上去,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劫!

        而且打起架来悍不畏死!

        彪悍之极!

        这让很多原本就听说过他们的人心中很是有些嘀咕:这……不大像啊。听说那俩人都是滑头,哪有这两人这么勇猛彪悍?

        而且,天兵阁之中,还有两位剑王,一位刀王!

        这三人最难对付;尤其是那两位剑王,有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偷袭了。

        刀王倒更好一些,却是更打击人的自尊!

        因为这位刀王大人根本没什么顾忌,管你是三个一伙,还是五个一帮,亦或是几十人一队,人家就扛着大刀威风凛凛的往你面前一站!

        然后以绝对的实力,用摧枯拉朽之势击败你!

        这还不如被人偷袭呢,起码那样还有个安慰自己的理由啊……

        最让人无语的,还是一个疯子!

        这个疯子行事简直不能以常理测度——他不仅要打劫,而且还要养肥!他能追着你一直追到你刚刚又打到了一头灵兽的时候立即钻出来,再打劫一次!

        然后他还有一种手段:在你身上洒下什么气味,见实在没有油水可捞的时候,他就隔一段时间再来打劫。到时候若是你还是一无所获,能被他骂的祖宗都在棺材里跳……

        凡是被这疯子打劫过三次以上的人,都流着泪离开了极北荒原。

        杀了我……也没这么难受啊。

        这个疯子还有一个特点:若是万一被他遇上高手,而且双方差距不怎么大……那这位高手可就倒了血霉!

        他本身就是王座,而且是九品。能高过他的,也只有皇座一品和二品,至于更高的……这家伙溜得比兔子还快!

        但对于这些只比他稍高一线的高手,他不仅要战斗,而且还是死皮赖脸的黏上你。而且这家伙皮糙肉厚,就算是皇座一品打在他身上,他这个王座修为居然也是若无其事,嗷的一声,然后放个屁就啥事也没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