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王?!

    第一百三十六章 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喜欢的是女人……”谈昙五官都皱在了一起,几乎要哭的道:“真的,咱们不合适……虽然现在也不歧视这个……但……以你们的实力,另找一个也不是问题……实在不行,你们三个互相的凑合凑合……”

        三人瞠目结舌的看着谈昙,像是发现了怪物。

        谈昙心中更加肯定了,不由得一声哀嚎,泪如雨下:“你们看上了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嘛……”

        “不……不是,我们……”看来是不解释不行了,那个红衣人脸色有些窘迫,居然摇着手,呐呐的解释了一句,吐字口音有些怪异。

        “不是你们?”谈昙顿时放心,随即又是脑筋一转,想起了另一个可能,挠着头道:“不是你们……难道是你们的女儿看上我了?你们这一次来,是想拉郎配?让我回去拜堂”

        越想越有可能,不由得吸子一口口水,无限遐想的道:“那啥……你们的女儿……漂亮不漂亮?”

        突然间有些得意,哥果然是魅力无穷!

        一高兴,额头上的那残缺的标志突然有些发光,淡淡的金光猛的闪烁了一下。

        对面三人身躯同时猛地一震,那是一种鲜血猛地冲上脑门的狂热的激动,突然同时激动地开口,热泪盈眶:“王!真的是您回来了么?”

        这三个人同时流出了热泪,那是一种激动到极点的光芒,也是一种心灵的狂热!三个人都是满脸通红,身躯都簌策的颤抖了起来!

        “啥?”谈昙一屁股坐在地上,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迷迷糊糊的道:“什么?”

        三人同时抢上一步,看着谈昙额头上那半块印记,激动莫名,其中一人竟然哽咽起来。

        谈昙见他们竟然看着自己脑袋流泪,更加惊恐急忙用一只手捂住额头,惊恐后退:“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你们就算是饿了……这脑袋上可没几两肉……”

        他激动的跳起来,见三人越逼越近,突然大喝一声,运起灵力,道:“别上来!再上来……我就不客气了!”

        三人恍若未闻,依然是那等神色。

        谈昙嘿的一声,一拳打出去,随着这一拳出去风雷声起,天空中,一顶王冠突然幻化而出。

        噗的一声,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搭在红衣人胸口,红衣人恍如未觉,身躯竟然连动也没动一下,只是跟另外两人一样,抬起头看着天空那顶王冠热泪长流!

        红日居中,弯月在左,繁星在右!

        三人静静地看着痴痴的看着,似乎这顶王冠乃是什么千万年难见的宝物,或者是极端的引人入胜的景色一般,是那样的痴迷,那样的入神,三双眼睛里同时露出朝圣一般的光彩。

        “王!……”三人同时叫了一声,声音就哽咽了。

        谈昙紧张了,惶惑的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道:“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我……我可不是你们的王……”

        他说到这里,突然感觉到一阵委屈,黯然道:“我这辈子连宰相都没当过……”

        红衣人抹了抹眼睛,坚定的道:“纵然世间万物均可认错,但……却是绝对不会认错王您!”

        另外两人一起重重点头。

        谈昙没法了,他实在是想不到自己莫名其妙的出来,莫名其妙的遇到了这三个人,莫名其妙鸟的就被当做了他们的王!

        这……这等遭遇之奇,简直让谈昙的小脑袋瓜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如果我是你们的王……有什么好处?”谈昙眼珠一转,决定利用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诈骗一笔。

        “王,可君临天下!上下九重天,王无论要什么,都是予取予求!敢反抗者,血屠十族,鸡犬不留!”白衣人郑重说道。

        谈昙吓了一跳试探的问:“那……有木有美女?”

        “天下美女,任由王,予取予摧!”银袍人神色严肃。

        谈昙越来越觉得不真实了老子不会是遇到了三个神经为吧?看这样子病得还不轻。

        “算了,我不跟你们玩了我要回去?!碧戈嘉蘧虿?。

        “王,人类的地方很危险,这个种族诡诈之极,王……不如回到我们族内,慢慢觉醒?!焙煲氯松锨耙徊?,急急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不是人?”谈昙吊起了眼睛。

        “是,王您乃是……”

        红衣人话还没说完就被谈昙一声暴喝打断:“放屁!你才不是人!”

        谈昙这些年里受了多少冷眼?因为自己的长相,不知道被人骂过多少次,最讨厌的就是这件事:别人骂自己不是人!

        此刻一听,顿时爆发。

        红衣人愕然相望,呐呐道:“王说的对,我们本来就不是人……”

        “我……操!”谈昙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索性转身就走:“别跟着我!要是跟着我,我就自杀!”

        谈昙的脑袋瓜子转的还是格外快的,他们既然把自己当王……我自杀他们肯定很紧张。

        果然,三人一听这话,脸色一变,刷的一声忙不迭的闪开了道路。

        谈昙眼睛一亮:这自杀真管用。

        施施然走了出去,那三人确实不敢拦阻,但却亦步亦趋的跟在他后面。

        谈昙回过头赶了好几次,那三人脸色矛盾,却不走。

        谈昙一生气,肚子里更饿了口咕噜噜咕噜噜一阵紧似一阵。

        “王,您饿了?!卑着廴艘笄诘牡?。

        “废你妈话!”谈昙已经找到了‘王,的感觉,一瞪眼道:“难道你累了肚子会这么叫?明知道我饿了,还不弄点吃的来,就知道在这里放这些没营养的屁……”

        白袍人面如土色,连声道:“是,是?!弊矸沙鄱?。走出不远,突然一声长啸。啸声古怪,倒像是野兽嚎叫了一声。

        过不多时,突然间刷刷刷,满山遍野的银色光芒从四面八方疾奔而至一时间银浪滚滚,远处还有太多太多不绝的赶来。

        谈昙两腿顿时一软,两只眼睛猛的凸出了眼眶。

        我冇操!这么多的狼!这么多的啸月银狼……这混蛋,嚎什么嚎,这下子可完蛋了,看样子老子这新鲜火热刚刚出炉的‘王’立即就要化作狼肚子里的一块肉,然后变成一坨屎出来……

        谈昙腿肚子都转了筋……

        只见这啸月银狼波浪一般一拨一拨的往上翻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短短的时间里,怕不有上万头……

        这啸月银狼可是五级灵兽!两头啸月银狼,就能抗衡王级高手!上万头……什么概念?谈昙不敢想象!

        那白衣人一声呼和,突然所有啸月银狼整齐的匍匐在地,一动不动。

        随即,在谈昙目瞪口呆之中,白衣人身形一动,突然大开杀戒!一道月光一般的剑出手刷刷刷,鲜血横流,身形化作了一道白光连续宰杀了四五百头啸月银狼,从啸月银狼的脑袋里将内核取了出来……

        而这上万头啸月银狼只是恐惧的匍匐着,喉冇咙里发出低沉的呜呜声音,竟然一动也不敢动!

        任由屠杀!

        仿佛这数万头狼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送死来的……

        少顷,白衣人似乎点算了一下内核数量一声低啸,狼群潮水一般散去。只留下一地残缺的狼尸。

        白衣人将自己的衣服截下一块,做成一个包裹,将内核都放了进去,然后来到谈昙面前,道:“王,这是五百个啸月银狼的内核,短时间内,应该够用了?!?br />
        他有些紧张,赶着解释道:“现在王还未觉醒目前,更高级的貌似不能用,这才用了五级的……希望王您您不要见怪?!?br />
        谈昙瞪大了眼睛,茫无意识的将包裹接了过来,用看神仙一般的目光看着这白衣人,突然怪叫一声,转身就跑。

        吓死美男我了!这混蛋居然有这么恐怖的能力……

        而我居然……还对他呼来喝去?

        我靠……谈昙一边抹着冷汗一边狂奔,刹那间跑得无影无踪。

        三个人这一次却没有追,只是站在了原地,看着谈昙的背影消失。

        “王……这时才刚刚开始觉醒!他还不能接受我们?!焙煲氯说溃骸拔颐恰懒送醯拇嬖诰涂梢粤嗽菔被故遣灰ゴ蚪了?。免得为他招来大祸?!?br />
        白衣人点点头,道:“不错?!?br />
        银袍人沉吟的道:“我们是不是派出几个高手去暗中?;ね酢??”

        “万万不可!”两人一起阻止:“王的路,一向是杀伐开端:唯有处于接连不断的逆境才能让王尽快的觉醒:我们若是插手,恐怕会坏了大事。若是耽误了王得觉醒我们三人就算死一万次,也抵消不了罪孽!”

        “是?!币廴硕偈背隽艘簧砝浜?。

        “我们还是回去吧,将这件喜讯赶紧通知上三天的长老们……相信他们得到了这个消息,定然会非常兴奋!”红衣人道。

        “是,我们快走!”

        三人转身而去,经过狼尸之处,红衣人一挥手,漫天冰雪突然掀了起来,将狼尸和血迹一起深埋。地面上顿时又是一片风平浪静波澜不惊……

        三人的身影慢慢消失在风雪中,只有一句话隐隐的传出:“九万年了……王终于……我回去一定要祭拜……呜呜……”

        “没想到王的皇冠突然出现在这极北荒原……这一次果然来对了……呜呜……”

        风中,如泣如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