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三个奇怪的人!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三个奇怪的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而且,谈昙的这王座王冠分明比一般的还要大人”,…孟超然崩溃了。

        他甚至没有发现,在谈昙的王冠上面,正中间乃是一轮光芒四射的太阳,太阳左面,是一轮弯月,右面,是一颗星辰!

        与一般的王座的王冠看似相同,但实际上却是迥然两样!这,才是真正的王冠的形状!如果说一般王座的王冠是王爷,那么,谈昙的这一顶,就是皇帝!

        而那颗星辰的光芒一角,与谈昙额头上的那个残缺的印记…,竟然隐隐相像!

        “师父…,师父你没事吧?”见孟超然晕倒,谈昙顿时着急的冲了上来。

        但孟超然这几天担心楚阳担心谈昙,已经是心力交瘁。这两个徒弟,都如同他的心头肉一般,随便哪一个出意外,孟超然都不能承受:现在却是一个出去就没回来,一个却是连番得怪病……。

        如今又受到这样严重的惊吓……精神实在是承受不住了。

        在谈昙的叫唤下,孟超然终于悠悠醒来。

        醒来之后就是撑着身体又让谈昙表演一下…”,

        表演的结果,又让孟超然白眼一翻……差一点点就接着晕了过去。

        果不其然,王座九品!

        孟超然两眼无神,无力的挥挥手:“你先出去……,让我一个人在这里静一静……,我要疯了,我……”。

        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诡异!恐怕就算是楚阳站在这里,也不知道谈昙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谈昙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挠了挠头,想要笑笑,又觉得不好意思,不能笑,想要说什么,却又感觉说什么也不合适,只好有挠了挠头。顺便,挠了挠背。

        孟师傅悲催的低下头:“我这一生,什么都没有值得骄傲的;唯有一颗骄傲的心!锻炼出我足以傲视九重天的定力,为师敢夸口,就算是有人在为师神智完全清醒的时候将为师千刀万刻,为师也能不皱一皱眉头……”

        “可是……这份骄傲让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给我在几天之内就击打得支离破碎!今天一惊,明天一乍,有时候一天之内好几次的一惊一乍……,这叫什么?”

        他灰心丧气的挥挥手:“出去出去,让我冷静冷静……?!?br />
        谈昙眨眨眼,挠挠头,犹自不放心,期期艾艾的一会,才磨磨蹭蹭的道:“师父,那我出去了啊……”

        “去吧?!泵铣槐鹱帕?,只是挥手。

        “师父,那我可出去了啊……”谈昙走了两步又回头。

        “去吧?!?br />
        “师人”,那我可真的出去了啊…?!碧戈甲叱鋈皆倩赝?。

        “去!”

        “师父,我可真真的出去了……,噗!??!

        最后一声啊,变成了惨叫:却是被孟超然一脚狠狠的踢在屁股上,如同一个平射炮发出的炮弹一般的飞了出去。

        后面传来孟超然一声爆吼:“滚!~~~嗮你他么的还嫌不够烦么?。?!”

        谈昙炮弹一般的飞出去,轰的!声撞断了一根冰棱柱,白雪飞扬中,刷的飞过了半个山头,噗的一下撞在了一棵大树上,直撞的大树上的白雪大块大块的簌簌落下,刹那间将谈昙埋了起来。

        “咳咳咳……?!碧戈伎人宰糯友┒牙锸纸挪⒂玫呐懒顺隼?,欲哭无泪:“这叫什么事儿,我作为徒弟,很孝顺的想要关心关心师父居然被如此打击……,这日子没法过了……”。

        他抽噎了两声,很委屈的道:“若不是实在太英俊潇洒,担心辜负了上天的一番美意,我……,我就自杀给你看!”

        说着站起身来,突然感觉又有些饿,挠了挠头,心道:“师傅现在也看不见我,短时间内又不让我回去……,干脆我再去打几头灵兽吃几个内核?”

        想到就做,谈昙鬼鬼祟祟的翻过就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山头,就要四处去寻找灵兽…。

        走出一段路,突然,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劲。

        抬起头一看,只见空中风声呼呼,三条影子便如有形无质的幽灵一般,从三个方向,向着自己这边极为快速的飘了过来。

        看得出来,这三个人都是很急的样子,已经在用自己的全力在赶路!

        谈昙头皮一麻,心中怪叫一声,无限的悲催:我他么不就出来这么一会?怎么就遇见了这么三个强大的怪物?看这三个怪物这个样子……,我可是打不过。

        跑!

        谈昙一转身,拔腿就跑!

        但,刷的一声!

        他的身前已经站着一个红衣人!一双眼睛,通红,紧张的看着他,目光中,带着极度的热切!

        谈昙并不抬头,转身就往另一个方向冲。但一个白衣人随即就站在了他的前面。

        再转,又是刷的一声,一个银衣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三个人成品字形,堵住了谈昙每一道离去的路线,六只眼睛,同时目光灼灼的看着谈昙。

        谈昙心中顿时一阵冰凉!不由得骂道:“好狗不挡路你们三个死尸似地挺在这里做什么?

        既然不是对方的对手,对方又拦住自己不让自己走,那么……肯定是敌人。面对这么强大的敌人,那是一点希望也没有。所以谈昙决定,在身死之前,争取也骂死一个!

        至于通知师傅……谈昙连想也没想。

        不要说做不到,就算是做到了,谈昙也是绝对不会做!

        这三个人都是深不可测,就算是师父来了,恐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我死就可以了,何必要连累他老人家?

        我死了……师父还有楚阳呢,想必也不会太伤心。但若是我和师傅都死了,只剩下楚阳自己……,他该多孤单啊。

        出乎谈昙预料的是,他这一句难听的骂声,却没有招来预料之中的疯狂进攻,那三个人反而是有些惊异不定的退了一步,六只眼睛,同时上下打量着谈昙。眼中带着激动和疑惑。

        谈昙心中一怔难道这三人没有恶意?

        试探着道:“让开路!让我过去!”

        却没有人动。

        谈昙眨眨眼,挠挠头,然后就向着其中的一人冲了过去口嗯,擦着他身边走过去吧这三人身上都没杀气而且也没有那种剑,拔弩张的感觉。应该会让自己走的吧?

        但等他冲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白衣人又当在了自己身前,谈昙大怒,一把抓出去,喝道:“怎么回事?你们烦不烦???”

        一把正好抓住那白衣人的衣襟,谈昙用力一提一没提动!

        往旁边一甩……甩不动!

        推!撞!拉!抱住脖子摔跤用牙咬…。

        谈昙愤怒的展开了一切手段,但那人一动不动,就这么挺立着却如同一棵屹立了千年的大树,任由谈昙使尽了手段,仍然是岿然不动!

        谈昙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大怒道:“打你们又不打!杀,你们也不杀!退你们还不退!就这么挡着我干什么?你们吃饱了撑的?”

        说到最后一句,突然一阵委屈:你们吃饱了撑的,可我还在悔”,…

        那三人依然在静静地看着他一言不发:似乎将谈昙身上每一根汗毛都数的清清楚楚了。

        谈昙一阵毛骨悚然,这才抬起头看去只见这三人,那个红袍人额头上有一个光芒四射的太阳标志,只有铜钱大小。而那白袍人额头上同样的位置,有一轮弯月的标志。那银袍人,在同样的位置,有一颗星星的标志!

        而且,那红衣人给人的感觉,便如太阳一般火热;白衣人,却是如同月光一般的清冷柔和,银袍人,乃是如同星空一样的深邃神秘…

        都是很清晰,三个人的神色目光都几乎一样:激动、疑惑、害怕、渴望、担心、……。

        简直是复杂之极!

        “你们到底要干什么!”谈昙怒了,叫道:“究竟要做什么也放个屁好的吧?这么说也不说走也不走,他冇妈的你们是玩艺术的吗”

        三个人脸色稍有变动,眼中神色同时露出一丝兴冇奋……

        谈昙大奇,挠着头皮,狐疑的道:“难道你们喜欢挨骂?你们把我堵在这里,就是想让我骂你们一顿?嘶~嘶”

        倒抽了一口冷气,隐隐觉得自己这个猜侧不大靠谱。

        又僵持了一会,还是一片静默,谈昙终于忍受不住,破口大骂起来:“你们这三个王八蛋到底想怎么样?他冇妈的想要干什么总得说句话吧?妈的你们不说话吱一声也行???吱一声也不会放个屁行不行?他冇妈的你们都是死人吗?”

        一顿怒骂之后,三个人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相互对望一眼,人人脸上都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似乎很难启齿,不知道从何说起,又是尴尬,又是不好意思……

        还有些害怕、恐惧、期待、狂热、患得患夫……种种情绪,在这一刹那间从这三人的脸上呈现,一时间,三个人如同在表演变脸一般。

        唯独没有挨骂之后的愤怒!

        现在三个人的眼光分明在互相催促。

        你先说!

        不,你先说!

        不,还是你先说。

        谈昙晕了,看着这三个人都是欲言又止,分明是心中自有千言万语,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的样子,谈昙突然毛骨悚然,心中升起一个几乎令自己吓得屁滚尿流的猜侧:难道这三个人看我长得英俊…,爱上了我?

        这个念头一升起来,谈昙顿时面如土色口我擦,你们都是男的啊,这让我很是有些接受不了啊。

        “喂……”谈昙哆嗦着道:“你们三个……,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三人对望一眼,顿时人人都是一头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