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情之苦痛

    第一百二十七章 情之苦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化脉手,实在是夜家震慑九重天的利器!只要被一巴掌拍在身上,就是完了。这种功夫并不致命,但却比任何一种能够致人死命的功夫更加恶毒!

        因为中了这种功夫之后,不管你是什么修为,浑身经脉都会在三天之内变成乌有。没有了经脉……灵力如何运行?

        随着时间过去,中了化脉手的人,只能是逐渐变成连一根手指头也不能动一动的活死人,但却神智无比清醒。甚至说:若是在中了化脉手三天之后你的眼睛是睁着的,那么,连自己闭上眼睛也做不到!

        这才是真正的恐怖!尤其对一位高手来说,更加是生不如死!

        “不错?!泵铣坏男α诵?,眉宇之间掠过一丝深深的痛楚,似乎他的灵魂在这一瞬间痉挛了一下一般,道:“你师娘……为了救我,以答应回到家族的条件,换来了我的生机。但那时候,已经过去了两天半;纵然服用了解药,也已经经脉僵化定型?!?br />
        孟超然怔怔的愣了一会,吐出一口气,道:“所以我只能如此……暂居天外楼,苟延残喘……”

        “原来……如此……”楚阳眼神一冷,慢慢的说道。在他这句话中,连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寒意,究竟有多深重……

        夜家!

        夜家??!

        “不过,从去年开始,却还是发生了两次意外。这两次意外,让我又重新的有了一点点希望?!泵铣缓挽愕目醋懦簦骸岸饬酱我馔?,一次来源于你,一次来源于谈昙?!?br />
        “两次意外?来源于我和谈昙?”楚阳大惑不解:什么意外?

        “不错,第一次,来源于谈昙得到了吸灵圣鱼?!泵铣秽疤玖艘豢谄?,道:“我无意中发现,吸灵圣鱼在谈昙的养育下,生长极快。而且,吸灵圣鱼吸取来的天地灵能,可以不受化脉手的制约!让我能够持续的提升修为,而且,那种灵能格外快,也格外的凝聚!所以,我才能在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就能够修炼到王座八品!”

        “原来如此。是吸灵圣鱼的功效?!背裟了?。

        “还有一次,就是今天?!泵铣坏溃骸袄丛从谀愀业哪强乓?。我服下之后,发现伤势尽复;而且……竟然有充沛的能量,一举冲破了王座九品,接下来更是一鼓作气,冲进了皇座一品!”

        孟超然呵呵笑了笑:“这简直是奇迹!”

        “奇?!背裟康煽诖?,顿时愣住了。刚才他掏出来的,分明是一颗不完整版的九重丹,只对恢复身体疗治伤势有效,怎么孟超然居然还能借此提升了修为?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拿错了?

        绝对不可能啊。因为最后一颗完整的九重丹,已经为莫轻舞服下去了。

        现在的楚阳手里,根本没有完整的九重丹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楚阳迷惘了。

        剑灵现在正在调息之中,楚阳也没人可问,只好将这件事压在了心里。心中暗暗做了决定:等剑灵完功醒来,一定要制造一颗完整版的九重丹,将师傅彻底恢复,增强他的实力。顺便,问问这颗不完整版九重丹是怎么回事……

        “师娘现在在……夜家?”楚阳小心翼翼的问道。

        孟超然果然眼神一黯,道:“不错?!彼婕淳筒辉偎嫡饧?。

        楚阳也只好沉默下来,他能看得出来,这其中,实在应该有太多的故事!但孟超然不说,自己自然不能追问。

        这可是师父一生的心伤。

        孟超然沉默了一会,眼神无意识地看着洞外飘扬的白雪,轻轻的呢喃道:“风雨难洗心痕,沧桑不灭情伤,莫要轻言亘古,离散才看荒凉;长忆山盟海誓,宁求地久天长,一场春梦今生,看君轻舞飞扬;三生路,情根吟唱;一世苦,伴卿分享;莫相许,心伤神断;九重天,魂魄同航……唉!~~~”

        突然深长的叹息一声,神色黯然,再也不出声了。

        良久,他萧索的站了起来,走了出去,站在大雪之中,一动不动,仰首向天,静静的凝视。似乎……从这一片迷蒙的天空里,能看到自己远在上三天的爱人,他看的是如此专注,如此用心。

        他就这样站着,良久,才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在自己的心中,默默的说道:“这首诗……是初初写的啊……初晨,你,还好么?”

        想起这个名字,孟超然突然间就感觉自己的心在这刹那之间活生生的被撕成了血淋淋的两半。

        他痛苦地佝偻起来,蜷缩在雪地里。这一刻突然心痛得不能呼吸,唯有心中却是一片火热,越来越是灼热,似乎要将自己的灵魂灼烧……

        “初初……初初……初初……”孟超然在心里连续的呢喃着,这个名字,不叫一声,心中就没有那种身在人间的感觉,但每叫一声,却都是在自己的心中狠狠地又割裂一刀。

        “初初……我该怎么办?你所许下的九重天魂魄同航,对我来说,却是如此艰难啊……连死在一起,都成了奢望……”

        他终于缓缓闭上了眼睛,两滴泪水,在这个面对死亡都不会有半点变色的男人眼角,缓缓渗了出来……

        情之苦痛,一至于斯!没有经历过绝望的爱恋的人,谁能体会孟超然此刻的心痛?

        楚阳默默地坐在山洞里,守着谈昙。他并没有转头往外看,他知道孟超然现在不希望让任何人看到。

        他能够体会到孟超然的绝望:应该是正如自己前世莫轻舞香殒玉消之后的感觉吧?

        一腔深爱,无处表达;只能化作对自己的折磨?

        子欲养而亲不待固然是人世间一大悲剧;但,爱在心却无望,何尝不是人生的最大悲哀?

        世上有几个人,一生相伴的对象是自己真正从一开始就深爱的人?那么,那相爱的人怎么办?唯有在心里沉埋,发酵!最后席卷成一生的痛苦回忆,一生的精神食折磨!

        楚阳有些痴了。他想起来一位哲人说过的一句话:上苍造化弄人,最令人无语的便是:每一位酩酊大醉的男人,嘴里无意识呢喃出的名字,都不是自己最后的妻子。每一个女子心中最深的痛,都不是她的丈夫……

        但他们却只能在午夜梦回或者神智完全失控的时候,才会不由自主的叫出那个名字,谁能说他们不贞?

        但这种痛苦,谁曾有过?

        这种无奈,谁曾有过?

        这种酸涩,谁曾有过?!

        (这一段纯粹是风凌内心这一刻在想的,或者有些以偏概全……大家不要介意。)

        楚阳黯然一叹:师父正当年,那位夜初晨也是风华正茂,为何不能在一起?自己难道就不能帮师傅……完成心愿?

        楚阳沉默着,在心中默默的做出了这个决定!

        …………

        三天过去了,楚阳已经完全恢复,但谈昙却还是昏迷不醒。

        孟超然和楚阳两人都是极为担心。

        因为谈昙这一次的昏迷,实在是大不寻常。一开始的两天,还只是昏睡,但从第三天开始,他的身上,却变成了忽冷忽热。冷的时候,能将整个山洞的石头全部冻裂;热的时候,却连楚阳运起七阴寒气待在他身边也受不了!

        这种诡异的现象,师徒二人都是从所未见!

        连听也没有听说过!谁会想到一个人的体温能够如此变化?冷的时候将石头冻裂了,热的时候将石头融化了……

        靠,这算是什么鸟事?

        “师父,谈昙他经常这样么?”楚阳终于忍不住了。这是咋回事?连不完全版的九重丹塞进嘴里,居然完整的又吐出来……这玩意儿不是一入口就化作灵气的么?

        “从来没有过?!泵铣涣成林?,看着昏睡的谈昙,忧虑的道。

        “这是怎么回事……”楚阳苦闷了。

        “他吃了一颗九级灵兽内核……”孟超然长叹一口气:“然后就浑身发热……热到我一摸,手上就能起泡的地步,可也没发过寒啊?!泵铣恢遄琶纪?。

        “吃了一颗九级灵兽内核?!”楚阳大吃一惊,随即就瞪圆了眼睛。这家伙活吞了九级灵兽内核……居然没有被撑爆?

        “整个的吞进去的?!泵铣挥行┪抻锏牟钩淞艘痪?。

        楚阳一下子张大了口。

        九级灵兽内核,一般来说也最少有拳头大,最大的甚至有西瓜大的……整个儿吞下去的?怎么吞的?

        “这样……”孟超然苦笑着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这里一下子鼓了起来……然后慢慢的往下落……”

        “哈哈哈……”楚阳虽然是担心的不行,却也被自己师父做的这个动作乐的捧腹。

        又过了两天,谈昙才终于醒来。

        在这几天里,剑灵早已经恢复,一个劲的催着楚阳去找哪一缕残魂;他百分之一万的肯定:当初自己发出剑气,引动天地异象的时候,那远方发出来的那一道剑气,就是自己的残魂受到了感应!

        但楚阳丝毫不为所动。

        这里事情没完,想走?不行!天大的事,也给我放下!

        这一天,谈昙终于醒来。

        楚阳正在困得点头,谈昙就突然间一个翻身,一骨碌坐起身来,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唉呀妈呀,这一觉睡的我,浑身疼?!?br />
        “谈昙,你醒了?”楚阳惊喜的猛地转过头。

        “楚阳?”谈昙比他更惊喜的叫了起来:“快快,看看我是不是比以前更帅了?”说着猛的做出一个‘震惊’的表情,乐不可支的‘震惊’的道:“帅了吧?比你帅吧?哈哈……”

        …………

        这一章的前半部分,写了三遍。那种黯然的深爱,绝望的苦恋的滋味,我努力的要写出来,终于稍具韵味。前后修改了几遍,确定了再写恐怕我也写不出再好的,便发出来。各位点评一下。

        今天两更,更新完毕。求月票!推荐票!

        谢谢你们!帮我完成了我的心愿,今天我很骄傲!很高兴?。。ㄎ赐甏颈疚淖钟善艉礁伦樘峁?。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