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斩尽杀绝!

    第一百二十六章 斩尽杀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钱万通和吴疆等人浑身冰凉,心胆皆寒!

        发一声喊,转身就四散逃走。

        面对如此妖孽,谁敢正面决战?那简直是没脑子的人才能做出来的事情……真是倒霉哦,眼见得九级灵兽内核就要到手了,却又被人偷走了;眼看着又要到手了,横空出来一个家伙杀了自己十五人逃走了……这一次又是眼看又要到手了……却是一个致命的陷阱!

        逃??!

        一边逃,心中一边想要哭:你说您这么一位空前绝后的高手,跟我们玩什么示弱???妈的,逗得大家都是兴致勃勃的,您至于吗您?

        早知道您是如此高手,我们吃了猪油蒙了心才会追来,胆上生毛也不敢来招惹您这尊杀神啊……

        “想走?”楚阳挑挑眉毛,森然之气弥散:“走得了吗?”往前一跨步,长剑毫无章的劈落!

        这一步,便如是一下子跨越了虚空,直接将五十丈距离一步迈过,已经到了钱万通身前,冷冷的看着他。

        目光冰寒,长剑闪电般落下!

        钱万通绝望的惨嚎一声,拼命撑起皇座领域,用尽毕生力,挡!

        但这一剑却无视其领域,无视其格挡,直接劈了下来,剑断,身体,一分两半!尸体尚未落地,又是刷刷两声,两名王座在十丈之外凭空裂成两半!鲜血淋漓!

        剩下的众人更加是魂飞魄散的拼命逃走。

        楚阳大步赶上去,长剑一指,剑尖飞出一道剑气,将已经在百丈之外的吴疆胸膛穿出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前后通明。

        剑气透过吴疆的胸膛,又将前面的一座山轰的一声轰出来一个大洞。

        随即楚阳在空中一个转身,一道匹练一般的剑光发出,左面九个正在亡命逃走的王座整齐的被从腰部分成两截。上身腾的一下飞起来,下身居然还在没命的狂奔又出去了几十丈……

        附近所有的草木山石,皆被整齐的截断!林木尽摧!

        在剑光飞出的一瞬间,楚阳的身躯一闪,凭空从当地消失,已经到了南面:一剑一个,将五个正在逃命的王座杀死;长啸一声,带着漫天的血气和杀机冲天而起,凌空飞掠数百丈空间,就如一个斩尽杀绝的狂魔,在半云半雾之中追杀仅剩的七位黑魔王座!

        刷!

        一位王座不可置信的仰面跌倒,眉心出现一点淡淡的血光,随即砰地一声,鲜血冲出来,随即从额头到,都嗤嗤的喷出鲜血,身体缓慢的分开。便如是一个西瓜,被从中间一切两半。

        在他的身躯两片刚刚分开跌落地下的时候,楚阳已经如同一抹流光,穿过了无尽旷野,将剩下的七个人一一斩于剑下。

        毫不留情,干净利落!

        “这鲜血的味道,总是这样让我迷恋?!苯A楹铺疽簧骸翱上?,不能常在外面……这一会,我的神魂之力已经消耗了不少?!?br />
        身子一闪,离开了原地,再一闪,已经来到孟超然面前,随即,猛的一颤,楚阳的身体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牙关紧咬,昏迷不醒。

        孟超然此刻还处于极度的震惊之中!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这个徒弟,竟然能够运用出如此的惊天动地的恐怖手段!

        竟然在一刹那之间,将面前黑魔的三十位高手尽数屠戮!斩尽杀绝!

        只见剑光神龙一般飞舞,人头滚滚,鲜血四溅,刹那间,就已经结束战斗!

        正在目瞪口呆之中,却见楚阳飞掠而来。正要迎上去问问这到底咋回事,却见自己的好徒弟一头栽倒在地,口吐白沫浑身痉挛昏迷了过去……

        转身一看,自己的另一个徒弟谈昙也是口吐白沫浑身痉挛昏迷不醒……

        孟超然就无奈了。

        “敢情我也就是个给你们两个当保姆的命!”孟超然大大的叹了一口气。先是将散落一地的战利品收了收;以孟师傅的心思慎密,是绝不会放过这等机会的……

        然后将俩徒弟摞在一起,扛麻袋一般扛了起来”亨哧哼哧的扛着走了一段路,终于找到一个山洞,将这兄弟两人扔了进去,才一下子坐下来想要喘口气。

        这一坐下来才发现……自己损耗生命力极限狂奔造成的严重伤势,居然已经好了?!

        好了?

        孟超然是真的纳闷了。怎么会好了?

        随即,他就想起了楚阳在出手之前,往自己嘴巴里塞得那一粒药。难道是那颗药的原因?但……世上怎么能有如此神药?

        孟超然感觉着自己浑身神完气足的样子,似乎现在就算是皇级高手来了自己也能对战一番一般。不由得怔了。

        最离谱的是……他发现自己非但没有受伤,而且那困在王座八品的元力,似乎也有了瓶颈松动的迹象,试着运了运,顿时一股沛然的力量从丹田中涌出来,充斥进经脉,然后灌注入丹田,如此三个周天之后……

        孟超然愕然发现,自己就这么轻易地图突破了王级九品!而且,那股元力还是有增无减,涨得自己浑身难受,干脆继续运,全部纳入丹田……

        收站起来的时候,孟超然的脸色很奇怪,又像是想要哭,又像是想要笑;一会儿皱眉,一会儿瞪眼……

        他发现,自己居然突破了!

        一品皇座!而且现在的力,卡在了一品皇座巅峰处,只要有契机出现,随时随地都能够突破皇座二品!

        这可真是晕了!

        这可曾经是自己毕生的愿望啊。如今,居然在这么稀里糊涂的情况中……突破了?

        而且,自己本来是不应该突破的??!为何会突破?

        孟超然被这个结果震惊的愣了好大一会没喘过气来……

        然后他才想起来:坏了,自己怎么将楚阳和谈昙放一起去了?晕了,这下子别把楚阳给烤熟了……

        急急忙忙的跑进去,将两人分开,一摸,嗯?楚阳没事?难道这大徒弟如此抗热?

        再一摸谈昙,孟超然顿时瞪大了眼睛:怎么不烧了?

        又摸了摸,前后都摸了摸,孟师傅傻眼了。

        这接二连三的事情,可说是目不暇接口孟师傅的心理承受能力再强,可是接二连三的遇到这种根本没解释的事情,而且还发生的如此密集……

        真的无奈了。

        孟超然狠狠地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把,顿时疼得呲牙咧嘴:不是做梦!不由得顿时怔在了那里。

        良久良久,直到楚阳呻吟一声,软绵绵的爬起来,孟超然还沉浸在这些事情里面不能自拔。

        “师父,您没事吧?”楚阳抚着自己的额头,头有些痛,脑袋里面似乎有千万根钢针在刺,浑身有一种很彻底的无力感,每一个关节都在断裂一般的疼痛。那是一种发自灵魂的虚弱感觉。

        这剑灵入体的后作用,还真是让楚阳有一种强烈的后怕。这种难受的感觉,纵然以楚阳的坚韧神经,也是不想尝试第二次。

        意念之中的剑灵也是一片虚弱的情况;已经钻到了那玄阴玉和玄阳玉的阵势之中全力恢复去了。

        纵然在这段时间里恢复了不少,但这一次的消耗,却也是着实不小。

        “楚阳……”孟超然的声音很沉重:“你的身上,貌似有太多的秘密啊?!?br />
        “是的,师父?!背羟嵝α艘簧?。

        “嗯,既然是秘密,那就不需要跟我说?!泵铣桓娼氲溃骸白詈檬侨魏稳硕疾灰?,让它烂在你的心里?!?br />
        他渭叹一声,道:“这样的秘密,太过于强大……若是一旦泄露,恐怕……”他的脸上,露出深深的忧虑之色,郑重地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这世上强者,不知道有多少,所谓的王座皇座,不过是过眼云烟,更强大的存在甚至是未知的存在,也未必不可能……若是有万一,那可是谁也保不住你……”

        孟超然深深地看进楚阳眼中:“你明白么?”

        “弟子明白!”楚阳正色说道。

        他虽然早已经了解孟超然的性格,但对于孟超然今天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竟然能够忍住不问,还是感到了浓浓的佩服!

        强如蔚公子,依然要问。

        但孟超然却是死活不问!他宁愿自己的弟子将秘密烂了,宁愿自己一生都不知道,一生都闷着,也要保住弟子的安全。

        “师父,以前弟子真的没有发现,师父您的定力竟然是如此的高强?!背舴⒆哉嫘牡乃档?。

        “呵呵……是人,都有家人父母妻子儿女……你我师徒,情同父子,自然什么都可以说;但为师若是遇到了某个人……也是无保守秘密的,而人都有自己这样的无在他面前保持秘密的亲密的人,所以秘密一旦进入了第二个人的耳朵,就再也不会是秘密!”

        孟超然道:“所以,你虽然想要跟我说,但我却不想听?!?br />
        “是,师父?!背艄Ь吹牡?,随即疑问道:“师父……有一件事,我始终不解?!?br />
        孟超然道:“什么事?”

        楚阳斟酌了一下,道:“师父的定力纵然不可说是天下第一,但弟子却是没有发现第二个人能比得上师父,按说……师傅的修为应该是……为何却……”

        他顿住了。

        孟超然呵呵一笑,道:“这很简单……因为当初,我出了一点事情,因为你师娘的事情,被人用化脉手打了一下?!?br />
        “化脉手?”楚阳浑身一震,眼中露出凌厉的光彩:“九重天主宰世家第一的夜家的独门绝学?中之三天若不得解,就周身经脉化为乌有,从此变成天下最惨的废人的化脉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