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斩尽天下意未尽,屠遍人间不等闲!

    第一百二十五章 斩尽天下意未尽,屠遍人间不等闲!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黑魔皇座钱万通第一个找到这里,却被这一声长啸吓得生生打了一个哆嗦。

        这一声长啸,前半部分出来的时候,钱万通还在鄙视:妈的,死到临头了,你嚎什么嚎?

        但随即就啸声一变,无尽的杀气喷薄而出!钱万通只觉得浑身的汗毛突然都炸了起来,一阵毛骨悚然,头皮似乎在这一刹那间都紧缩着,一股凉气,从尾椎部位升起,上通天灵,下到涌泉,刹那间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

        从来没听过这种声音!

        连孟超然和谈昙也是惊诧莫名的看着面前的楚阳,有些不知所措。他们两人分明感觉到:现在的楚阳,跟刚才的楚阳绝对不是一个人!

        这种感觉毫无道理,但却真实存在。

        楚阳背对着孟超然和谈昙,负手面对钱万通,眼神冷漠而睥睨。脸还是那张脸,身子还是那个身子,却有一股无尽的苍凉沧桑,喷薄而出!

        似乎这个身影,已经孤身一人站在天下绝顶……数千万年!

        此刻站在这里的,不是楚阳,乃是那站在巅峰已经九万年的,剑灵!

        刷刷刷,黑魔的人在那一声长啸之后,便如同时收到了召集令,从四面八方飞纵而来;刹那间,二十五个人济济一堂,一个不落的都来到了。

        楚阳的脸上漠无表情,轻飘飘的踏出一步,背着手淡淡的问道:“就这些人么?”

        随着他的说话,面前的二十五个人,包括两位皇座,均是同时间感到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在自己的身前,突然间天塌地陷!

        似乎有一个无形的漩涡,在将自己的精神死命的陷落下去,而下面,是深不见底的无尽深渊!

        狠狠地闭了闭眼睛摇了摇头,重新睁开眼睛,眼前依然是一片迷蒙,白雪纷飞!

        一切景象与先前无疑异!

        但刚才那种恐怖的感觉是怎么来的?

        “臭小子,装神弄鬼!”一位王座大怒,喝骂道。

        钱万通与吴疆对望一眼,都是看到对方眼中的惊疑不定:难道面前这个少年,竟然是一个从所未见的大高手?

        这种恐怖的气息,岂是装就能装得出的?

        难道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不可能啊……先前的狼狈可不是装出来的。

        钱万通眼珠一转,道:“沈老三!你去将这小子废了!”

        先派出一个人去探探虚实再说,至于是沈老三将那人废了还是那人将沈老三废了……那就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事情了。

        对钱万通来说,丢出一条人命去投石问路,根本就是很应该的、无关痛痒的事。

        沈老三一个纵身出来,轻盈的在空中转了一圈,就在半空中拔出长剑,就在半空中喝道:“拔剑!老子来教训教训你!”

        “嗯?!”楚阳缓缓转了一下头,眼睛一瞪,一股恐怖的气息轰然而出,实质一般凝结,当头罩了下去!

        半空中正摆好了一个英俊潇洒的姿势正准备下落的沈老三突然一声惊叫,神智陷入了一片混沌,似乎自己突然就处身在地狱的无边黑暗之中一般。

        眼前一黑,一声惨叫,啪的落了下来。却在落下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变成了跪姿,端端正正的跪在了楚阳身前。

        浑身颤抖,面无人色。

        “教训我……”楚阳有些怅惘的扬起头,喃喃地轻不可闻的道:“十万年没有亲耳听到这句话了……真是新鲜啊?!?br />
        他似乎全无防备的站着,仰着头叹息,怅惘,回忆;似乎身下正跪着的沈老三只需要抬一抬手,一剑就能刺入他的咽喉;但沈老三却是死死地跪在地上死死地低着头,浑身的汗水不住的渗出来,脸上红得如同要出血一般,却是怎么也不能将头抬起来哪怕一点点。

        现在沈老三已经恢复了神智,对于自己正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在敌人面前感到无尽的羞辱,几乎要羞愧自杀,却是无可奈何。

        看到这一幕的钱万通和吴疆都是两眼猛地往外一凸,然后猛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沈老三是谁?这可是一位七品的王座!就算是自己两人,也没这么轻易的就能拿下他。

        但在这人面前,竟然根本都不用动手,直接用气势就压趴在了地上!

        顿时看着楚阳的目光就变成了惊悚!

        楚阳依然在仰天长叹,缓缓吟道:“此身长辞日月外,一别人间九万年;只在巅峰漂流过,不见沧桑不见仙!”

        说完,他才微微低下头,轻轻的叹息一声,无奈的轻轻摇头,道:“我真的不想杀人?!庇沂治逯傅箍凵斐?,轻轻下落,咔嚓一声,沈老三的一颗脑袋完完整整的被他从脖颈上如同拔草一般拔了出来。

        举头长叹,抬手杀人;嘴上刚刚还在悲天悯人,手中却已经是辣手无情!

        这时,他才接上了没说完的话:“……可惜这是我的使命!”

        我真的不想杀人,可惜这是我的使命。这才是一句完整的话,可惜沈老三只能听到前半句,就已经魂归离恨天。

        鲜血从没有头的颈腔里咕嘟嘟的冒出。

        楚阳微微的叹息一声,道:“真可怜,就这么死了……哎,数十年的苦修啊。就这么毁于一旦,这是何苦来哉?”

        钱万通和吴疆看的心头一股凉气冒了上来。

        先前他说‘我真的不想杀人’的时候,众人包括现在已经是死人的沈老三都是心中一松;长出了一口气,你不想杀人?太好了!

        那想得到这家伙转眼就将人头抓了下来!

        就像是农夫从自家的菜地里,拔起来了一棵狗尾巴草。

        如此的容易。

        亲手杀了人家,居然还很悲伤的说:数十年的苦修啊,就这么死了……

        我靠,这还是个人吗?

        众人都有一股晕眩的冲动。

        随即,就见楚阳转头看着钱万通,淡淡地道:“你是头?来吧,请制造一个理由,让我杀了你们吧!”

        钱万通头皮一炸,不由得蹬蹬蹬接连倒退三步,然后突然间不知怎么脑袋一晕,大吼了出来:“大家一起上,他再强也只是一个人!我们齐心合力,杀了他!”

        这一声命令斩钉截铁杀机盎然!

        众人发一声喊,在吴疆的带领下猛的冲了上去。

        “杀啊……”

        钱万通哭了!

        对天发誓刚才他真的不想说那句话,他真正想说的话是:点子扎手,大家分散走!

        但不知为什么脑袋晕了一下,那一番气壮山河的送死的话就吼了出来。

        刚才对方还让他制造一个理由,眨眼间居然就将这理由制造了出来?

        这这……这是送死的理由??!钱万通泪流满面。

        随着人流涌上来,楚阳哈哈大笑,纵然是在笑,可是那种属于远古的沧桑寂寞却依然是凝实着,荡漾着。

        随即,他一把就将手中的人头扔了出去,双臂一振,砰地一声,头上的束发玉冠砰然炸裂,一头黑发张扬的冲天而起!

        凛冽的杀气,突然狂涌而出!整个极北荒原,似乎都笼罩在其中!

        刚冲上来的吴疆等人脸色一白,眼中射出极度的恐惧之色,忍不住就停住了脚步!

        楚阳却是缓缓前行,一袭黑袍,突然变成了黑夜一般的深邃,无数的剑气,就如同有形,从他的全身射出,右手一伸,一柄雪亮的长剑锵的一声出现在手掌中,发出欢快的剑鸣!

        楚阳随手一挽,就挽出来一个?;?,长声吟道:“一身纵横人世间;一剑在手何谓难?斩尽天下意未??;屠遍人间不等闲!……”

        随着这几句吟出来,楚阳的黑衣身影轻飘飘的前行,视面前众高手如无物,长发披散飞飘飞扬,他就这样一步步缓慢前行,但看在别人眼中,却是在漫空白雪中鬼魅一般若隐若现。

        “……剑下血涌千尺浪,脚底白骨万仞山;屠尽苍生九万万,第一滴血犹未寒!哈哈哈……痛快!”

        他厉吼一声:“痛快!”

        突然间一道剑气横空发出,直直冲上天际,轰的一声,将正继续着大雪的漫天乌云一冲而开!

        一缕阳光照射进来!阳光微弱却灿烂,极北荒原白雪飞舞,飘飘扬扬密密麻麻,在这一刻,竟然被这道阳光照射出了梦幻般的迷离色彩。

        这是极北荒原一万年来第一次见到阳光!

        竟然是一道剑气,冲破了满天云雾!生生的搅出来了一个口子。

        没有人发现,就在这一刻,楚阳身后的谈昙眼中突然冒出一阵通红的光芒,直直的看着那通天彻地的剑气,竟然呆了。

        红光一闪即逝,但谈昙却是软软的跌倒,坐在地上,昏迷了过去,只是,他的全身的能够烫熟人的高温,却在这一刻奇迹一般的消失不见!

        似乎这恐怖的剑气,激发了什么,唤醒了什么,或者是……触动了什么……

        就在这时,远远的地方突然同样有一道剑气冲天而起!汹涌磅礴,又将天空捅出来了一个大窟窿,就像是一个远古的恶魔,突然横空出世!

        又一道阳光照射进来。,灰蒙蒙的天气,突然出现了这两道亮光,就像这天地本就是一个沉睡的巨人,此刻突然睁开了他的两只眼睛。

        那一道剑光一闪即逝。

        楚阳猛的看向了那个方向,眼中竟然露出热切之色,几乎不可闻的轻声道:“在那里……”

        然后他就缓缓转头,缓缓抬头,看着面前二十四个人,长发飞扬中,淡淡的一笑:“来!来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