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来对付他们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来对付他们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而现在,众黑魔家族的高手们眼中,依然是这惊天动地的一剑地影子在闪烁!自始至终,竟然没有人看到,这剑光之中挟裹着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片寂静!

        在目睹了如此恐怖的一剑之威之后,连两位皇座,也是陷入了一阵梦魇般的瞠目结舌之中;随即反应过来,正好看到跟在最后的谈昙刚刚跑出包围圈。

        最近的那位王座高手反应最快,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掌就拍了出去。

        砰地一声拍在谈昙背上!

        突然啊呀的一声怪叫,一阵青烟起,谈昙被他打得翻了两个跟头,若无其事的爬起身来,一路狂奔……

        再看这位王座高手,正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众人一看,他手上热气腾腾,一阵烤肉的香味传来,手掌心居然起了一层燎泡……

        众人为之骇然:凝聚功力打了一掌,手心居然起了燎泡?这可是王座高手的手!

        难道这混蛋背上背着一个火山、身体里流淌的不是血液而是岩浆不成?

        两位皇座当先一掠,轻烟一般追了上去,留下冰冷的一个字:“追!”衣袂带风,一掠十丈。

        两位皇座心中都是有一股羞愤!因为,在刚才看完那一剑之后,两人心中不约而同的冒出来一个想法:若是刚才这一剑只是针对我一个人……那就完蛋了!

        这一剑,实在是从所未见,冠绝古今!

        剑光如龙腾,带着孟超然和谈昙两人转了一个弯,终于止住。楚阳噗的一声摔倒在地,全身无力!

        这一剑,已经将他所有的力气,都发挥了出来,没有一丝保留!现在,几乎连站起来的力量也没有了。

        “楚阳?”孟超然眼神一凝,没想到在这危急时刻来救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徒弟!

        “师父……”楚阳无力的笑了笑。赶紧吞下一颗不完全版九重丹,全力恢复实力。

        孟超然几乎怔??!在自己已经完全绝望,准备慷慨赴死的时候,竟然是自己的徒弟横空而出,救了自己的性命!

        刹那间孟超然心中如同潮水一般翻滚,思绪万千。

        但他的反应极快,随即一把抱起楚阳,一手拉住谈昙,猛的吸了一口气,一张白玉一般的脸,瞬间变成了血红色,随即噗的一声吐出来一口气;身子如箭离弦,飞了出去。

        比他平日里最快的速度竟然凭空快了三倍!

        燃「启航冇水印」烧生命力!

        以极限速度狂奔!

        正是前段时间那两个王座为了逃脱黑魔的追杀所使用的手段。如今,孟超然也用了出来。

        孟超然从来都是淡看生死;但如今,两个徒弟都在自己身边,那么,自己绝不能死!不仅不能死,而且还要将徒弟救出去!

        哪怕拼了自己这条命!

        孟超然的速度突然加快,抱着一个人,拖着一个人,竟然似乎如有神助一般,迅速的拉远了与后面的距离,闪电般拐过一道弯,身形消失。

        黑魔的高手们一个个愤怒欲狂,发疯一般赶来。

        四十位高手!不知不觉的死了十个,被人一剑杀了五个……只剩下了二十五个!

        这让两位一向目高于顶的黑魔皇座情何以堪。在自己的率领下出了这样的事情……两位皇座眼睛都红了。

        “哪里冒出来的剑王!”一位皇座怒发冲冠。这位皇座名叫钱万通,也是用剑的;但却不是主修剑。自然明白刚才那一剑的恐怖之处。

        刚才那样凌厉的一剑,那样的身与意合,意与剑合,如闪电横空挡者披靡的一剑,除了剑王,再也没有人能够用得出来!

        若是剑帝,那么恐自己这三十个人没有一个人能活命!所以……只能是剑王。

        另一位皇座吴疆与他并驾齐驱的前进,冷冷道:“不管是剑王还是刀王,今天他都是必死无疑!钱兄,无须如此着急!”

        两人对望一眼,身形不约而同的加快。

        在追踪过孟超然之后,两位皇座都知道,千万不能让这个人逃出一定距离之外;否则,以这个人的隐形匿迹的手段,在刹那之间就会变得无影无踪。

        孟超然青衫如流光,奋力前行。

        这一路上,他已经将自己的平生所学、所悟,都毫无保留,甚至是超长的发挥了出来。

        脚尖一点,一团冰雪飞出另一个方向,将雪地之中噗噗噗的连续打出十几处痕迹,似乎有人从这里跑过……

        但人已经转向另一个方向,两只脚龘交换的瞬间,踩到雪面的刹那,就已经在借力的同时制造出数处飞奔的痕迹;等他的身影消失的时候,留下的痕迹,与其他他制造的假象一摸一样……

        这需要极端冷静的冰雪一般的头脑!

        而且每一次,都是有目的的,所针对的方向,都是带有一定的迷惑效果。也都有遮蔽目光的障碍物存在……

        孟超然一只手抱着楚阳,一只手拉着谈昙,眼睛同时在每一刻都扫描着四面八方,在电光石火的时间里做出准确判断,并同时揣摩追兵心里,布置假象迷惑,并随时转变路线……

        这样的反应能力,只能说是天赋加经验加直觉加阅历的综合,缺一不可!

        孟超然现在做出来的事情,就算是现在的楚阳,也是远远不及!根本做不到!

        他在师父的怀里,看着后面师父布下的纵横交错的迷魂阵一般的痕迹,两只眼睛都瞪的大大的。想不到师傅还有这一手……

        这样的经验和反应,需要经历过多少的生死???

        楚阳心头有些酸楚。师父究竟经历过多少,他从来不说;从来都只在他自己的心里埋藏着。

        但这样的经验却是骗不了人的。这些,若是没有多次铭心刻骨的九死一生的经历,是绝对揣摩不出来的。

        在极短的时间里,孟超然已经拉远了敌人与自己的距离!在拐过一道山坳之后,终于停了下来,一停下,就猛地吐出了一口血。

        在此期间,楚阳多次要求下来,孟超然只做没听见。

        “听着!”孟超然满脸通红,眼神凌厉的看着两个徒弟,声音又急又快:“这里是生路!你们两个,从那边出去,用脚尖点地,做出那种溅射效果,尽快的离开这里。以后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记??!活下去!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哪怕是膝盖跪成了骨粉,能活着……就不要死!”

        这位淡然生死超然物外的人,在这等几乎等同于诀别的时刻,对自己钟爱的弟子说的话,竟然是……活下去!

        “师傅你呢?”谈昙急急的问道。

        “我?我当然也要活下去……”孟超然冰冷一笑,伸手一指:“我从这一边走。我们分头行动……我们两路,或者是你们吸引了敌人追去,保全了我,也说不定!快走吧?!?br />
        “师父……”谈昙的眼眶红了。

        他和楚阳都知道,孟超然这么说,只是为了让自己两人放心,只要自己两人一走,自己的师傅是绝对的就会立即作出动静,将敌人全部引走,为自己两人制造生机!

        为了这两个弟子,孟超然现在明显的已经是不要命了。

        “还不快走?还在等什么?”孟超然低声厉喝。

        “师父……”楚阳强忍着胸中火山爆发一般的情感,一字字的道:“不需如此,我能对付他们!”

        那终极的一招:剑灵附体。

        楚阳不想用。因为用一次,就会增强一次自己的依赖感,而且,对自己的精神和剑灵的灵神都是一种极大的损耗!

        以往,哪怕是再九死一生,再恶劣的时候,楚阳也从未有过这种打算。

        但是现在,他却是真正的要启用这终极一招了!

        说什么,也不能看着自己的师傅死。

        这一招若还是不行,那就只有再用那最后一招,以我心血,崩毁万劫!

        不惜一切!

        哪怕再一次轮回!

        “你有办法?”孟超然眼神一凝,看着楚阳。

        “是?!背粽玖似鹄?,晃了两下,感觉着体「启航冇水印」内九重丹的药力在汹涌激荡,脸色在刹那间转成红润。功力尽复。

        “不要逞强,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泵铣坏统恋氐?。这一刻的耽搁,他的脸上已经变成了惨白色。

        燃「启航冇水印」烧生命的力量逃走,代价无疑是惨重的!

        “师父这座青山若不在了。那么弟子们就算能够逃得出去,也是终生无颜。用自己师父的性命换来的生存,何其不忠不孝!”楚阳一字字的道。

        孟超然长叹一声,知道楚阳彻底的了解了自己的心思。

        “你本来在暗处好好地,跑出来做什么?”孟超然看着楚阳,一片痛惜。

        “师父还没有与师娘团聚,这条命留着还有大用?!背艋夯旱溃骸爸劣谧繁?,就有弟子一个人解决了吧!”

        “师娘?”孟超然眼神一惊:“你知道些什么?”

        “师娘?”谈昙震惊了:“师傅还有师娘?”

        如此严肃悲壮的气氛,被谈昙一句话搞得楚阳与孟超然两人顿时都无语了。师傅还有师娘?

        这句话可是将师父和师娘差了一个辈分,直接乱龘伦了……

        孟超然满脸黑线。

        楚阳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掏出一粒不完全版九重丹,塞进了孟超然嘴里,狠狠地看了谈昙一眼,喝道:“等我杀了这帮混蛋,再找你算账?!?br />
        谈昙切了一声,翻翻白眼:“我好害怕哦……”

        衣袂掠空声音响起,一个暴怒的声音道:“看你们还要往哪里跑!”

        却见楚阳已经站起身来,突然仰天长啸!

        啸声惨烈悲壮,发声到一半,突然转成了一种苍凉的、沧桑的、孤独的、寂寞的、凌厉霸道!——的一声长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