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零三章 两大才子!

    第一百零三章 两大才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君惜竹对于遇到这件事情也是郁闷之极!

        自从到了这极北荒原,她也换下了自己早已经穿厌倦了的黑衣,换上衣服,用自己最喜欢的素面朝天的打扮,出现在仅有的几个心腹面前。

        蔚公子今天出去,到现在没有回来。君惜竹就有些担心,再加上刚刚得到了消息,与蔚公子结仇的那个家族这一次也派出人来,到这极北荒原猎取九级灵兽。

        君惜竹唯恐蔚公子有失,而她手下其他人显然派不上用处,只好亲自出来寻找,万一蔚公子有事情,整个暗竹组织,也只有她能帮得上忙了……

        她出来寻找,自然第一站就要到蔚公子的老巢来寻找。她知道蔚公子此次回来,有很大的目的就是为了这里。

        而且,她还对蔚公子那从来不许任何人踏足的秘密老巢很是好奇……

        于是多般原因之下,君惜竹就一路寻来。

        哪知道刚刚看到蔚公子的老巢,居然就碰到了两个小流氓调戏!这真是让君惜竹又好气又好笑。

        尤其是那口哨,催命一般一声接一声,声声不息。君惜竹怒从心头起,就想出手教训。过来一看,却是熟人,原来是中三天两大家族的公子哥儿。

        君惜竹本想一瞪眼吓退他们就算了;哪知道自己走过来还没来得及开口,这两个有名的惫懒货居然就开始自吹自擂连带着口花花起来。

        居然还写文章,写诗?

        君惜竹阴沉沉的看着两人:“罗克敌,你会写文章?纪墨,你会写诗?”

        罗克敌和纪墨刹那间两股颤颤,罗克敌抹了一把汗,这么冷的天气里,他头上居然是热气腾腾,狼狈的:“君……君那个君……原来是君座哈哈嗷呜……君座恕罪,咳咳咳,我们也是……嘿嘿,开个玩笑……真的只是开……开个开……开那个开……开开开……”

        在君惜竹越来越寒凛的注视之下,罗克敌抹着汗,越说越是无力,终于说不下去。

        “君座息怒……嘻嘻嘻嘻,君座且息雷霆,暂息震怒……这个这个……”纪墨拼命地转着眼珠:“嘿嘿……须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君惜竹刹那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个飞身过来,一把将罗克敌提了起来,噗的一拳就打在罗二少小肚子上,随即踹翻在地,一脚踩在胸口,俏脸含煞:“有没有见到蔚公子?”

        罗克敌和纪墨对望一眼,都顿时的放下心来:“见到了见到了?!?br />
        “在哪?”

        “就在这里面……还没出来,我们在这里等他的?!绷饺饲雷呕卮?。这女人太可怕了……

        “在这里面?”君惜竹松了口气。没出事就好,转脸看到这两个家伙,顿时火冒三丈。

        既然蔚公子没事,君惜竹就不急了,索性在这里等着他出来。顺便整治整治这两个调戏妇女的家伙。

        啪的一脚踢在罗克敌身上,踢得罗二少杀猪一般惨叫一声:“罗克敌!给我写文章!快些!你不是挺会写么?你关嫂的你还能替写,你挺能耐啊你……”

        罗克敌脸上黄连一样苦:“君座君座……这个这个……”

        “快写!”君惜竹怒道:“今天我要见不到一篇完整的文章,你罗二少就要被别人为你写文章了。而且,是祭文!”

        罗克敌心中连珠价叫苦,胸膛上被踩上一只脚,就如是压上来了整座山,连手指头也动不了一下,无奈的转着眼珠,求救的叫道:“三哥……帮我写一篇……”

        纪墨正慢慢地转身,准备撒丫子逃跑,却被罗克敌一句话定在了原地,一脚抬起来,就这么定在了空中……

        这混蛋……我已经快要逃脱了,你这不是拉着我垫背么……

        “嗯,差点忘了!纪墨,你会作诗?”君惜竹斜着眼看着纪墨:“限你在三步之内,作诗一首!做不出来,我让罗克敌给你写祭文!”

        纪墨惨叫一声跳了起来,大哭道:“罗克敌……你这混蛋,我可是被你害死了……”

        罗克敌躺在地上,上下翻动着眼珠……

        “纪墨,你先来!”君惜竹气不打一处来,脚尖又在罗克敌胸口碾了碾,罗克敌刹那间浑身颤抖了一下,大呼道:“三哥啊……你快作诗快作诗啊……小弟我……我受不了了……”

        纪墨两手一摊,悲催的要哭:“我要是会作诗……不早作了?”

        “快写些!”君惜竹脸色一变,眼中寒意更浓:“调戏我?是这么好调戏的么?”

        纪墨呜呜的哭了起来:“我们真不知道是你……”

        “少废话!”君惜竹杀气呼的冒了出来。

        “我作诗……我作……”纪墨僵立不动,皱着眉头,搜肠刮肚:“天上……大雪……又飘飘……

        不知不觉的走了一步,吟出来第二句:“……六月大山白了腰……”

        “噗……”罗克敌听见这两句,身体颤动起来,脸上也是憋得通红。难得他被如此踩着,居然还能笑了出来。

        “你还笑?”君惜竹诧异的看着他:“罗二少……你可真有勇气,真不怕死啊……”

        罗克敌顿时两眼翻白:我这不是忍不住么……这他娘也叫诗……

        这时,纪二爷终于磕磕绊绊的念出来第三句:“天寒地冻要作诗……”他抓耳挠腮的想了半天,才道:“做出来的还不孬……”

        一个蹦跳:“哇哈哈哈……做完了……”

        “天上大雪又飘飘,六月大山白了腰;天寒地冻要作诗,做出来的还不孬?”君惜竹拧着修长的眉毛:“这是什么狗屁不通的玩意儿……”

        “你只说要作诗,又没说要啥标准……”纪墨梗着脖子据理力争,不争不行,若是君惜竹非得让自己再做一首……那可就真的要了命了。就这一首,已经是自己出生以来做出来的最押韵的一首了……

        “也罢!”君惜竹一挥手:“滚吧!再让我看到你调戏女子,就让你纪氏家族准备丧事吧?!?br />
        纪墨点头哈腰:“是,是;不过我现在已经名花有主,傲波很好……我是不会的了,关键是罗克敌流氓……”

        抱头鼠窜而去。正是:惶惶似丧家之犬,忙忙如漏网之鱼……

        “纪墨!你这个猪!”罗克敌悲催的躺在地上大骂出口,以手捶地,悲愤至极。

        “轮到你了?!本е窨醋怕蘅说?,声音寒冷:“让我见识见识你的文采?!?br />
        罗克敌苦恼欲死的道:“君座……要不你打我一顿吧……”

        “少废话!”寒光一闪,一柄长剑刷的一声插进了罗克敌裤裆部位,噗的一声穿透衣衫扎进了身下雪地。剑身摇摇晃晃,发出寒光。

        冰凉!

        罗克敌浑身一哆嗦,汗毛都炸了起来,感受着这柄剑与局部地位随着摇晃款款接触,魂飞天外,顿时感觉下身前后俱急,前面要喷薄而出,后面要一泻千里……

        “饶命……”罗二少哆哆嗦嗦。

        “再不写文章,你罗家传宗接代就只能靠你大哥罗克武了……”君惜竹淡淡地道。

        “我写!”罗克敌很干脆,立即一口答应。随即就皱着眉头,思考起来。

        “文……题目:赞美大雪?!甭蘅说写艘豢诖制骸澳懿荒苋梦艺酒鹄础?br />
        “不行!”

        “嗯……不行就不行……赞美大雪……赞美……”罗克敌哭丧着脸,如丧考妣;纪墨咏雪,罗克敌当然也想借鉴。

        “寒冬六月,大雪纷飞,雪花猛落,北风狠吹。天寒地冻,无限悲催……”罗二少文采当真不错,一张口就是一串。

        “你家的寒冬都是在六月?”君惜竹哼了一声。

        “现在是六月……这里这么冷,不是寒冬么?”罗克敌翻着白眼,吭吭唧唧:“这时候在我家我还光膀子呢……”

        “少废话!继续!”

        “嗯……天寒地冻,无限悲催……最凄惨者,舍我其谁……纪墨已走,那个坏胚!有朝一日,抽筋砸髓……”罗二少越来越流利了,眼珠一转:“天下女子,月嫂最美,倾国倾城,一见魂飞;可惜嫁了,鲜花牛肥;怅然一叹,白雪进嘴……”

        原来念着文,白雪随风灌进了嘴里;罗二少因景生情,居然转回了原题:“……冰凉刺骨,感觉不美;极北冰原,运气太背;若能归去,再也不回;调戏妇女,砍了我腿;大姐饶命,鞠躬尽瘁……此文怎样?嘿嘿嘿嘿……”

        “噗……”君惜竹被他逗得笑了起来,飞起一脚将这货踢了出去,笑骂:“滚吧!以后再让我看到你调戏妇女,小心你的小命!”

        “哎,哎哎……”罗克敌爬起来,头也不回,抱头鼠窜。小心肝砰砰乱跳,总算是逃出来了一条小命,我的亲娘啊……忒悬了……

        谁他妈曾经经历过这样的恐怖事情?那冰凉的长剑啪啪的贴着那里,一不小心,兄弟就自动离家出走??;我能不顾着老二么……

        想着想着,想到这里,本来是吓得唇青面白的竟然接着就噗的笑喷了出来:“顾着老二?顾老二?我真是有才……嗷呜~~~”

        “你说什么?”顾独行满脸杀气的出现在他面前……正好听到他的喃喃自语。

        罗克敌腿一软,头脑还在混沌之中,一时口不择言:“我我我……我是说老二……不能不顾……顾老二……”

        “我打死你这个混账!”顾独行和董无伤本来是纪墨搬来的救兵,满心焦急地赶来,却见到这货居然在活蹦乱跳的埋汰自己……此刻听到这句话,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拳脚如雨,很疯狂的落下来……

        不过半刻钟,罗克敌就如一条晒干了的咸鱼一般躺到了地上……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这个时候,白光一闪,一扇大门突然出现;楚阳和蔚公子终于走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