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一百零一章 不要不行!

    第一百零一章 不要不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蔚公子冷笑:“若你是我,你会不会将这天瓣兰拿出去与人交换什么东西?”

        “不会?!背籼玖丝谄?。意念之中,剑灵也叹了口气。

        蔚公子既然这么说,哪里还有半点希望。

        蔚公子几步走了出去,来到那通道之中,久久地看着那株天瓣兰,眼中充满了不舍,突然慢慢的道:“不过,这东西虽然珍贵,也是我这里唯一的一个活物见证;但你若是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可以将它送给你?!?br />
        “什么条件?”楚阳心中一凛。

        “你是什么身份?”蔚公子猛地转头,看着楚阳,很是没头没脑的问道。

        “嗯?”

        “你是不是……”蔚公子一步一步的逼近了他。

        “蔚兄?”

        “你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蔚公子接连的说了十几句是不是,眼神之中神色更加的狰狞,但却突然露出一丝矛盾和痛苦,终于停住了口,道:“你是不是……有一个奇异的储物空间?”

        他问出来的这一句话,让楚阳大惊失色;但更让楚阳吃惊的是,他没有问出来的那句话!

        那句话蔚公子虽然没有明显问出来,但楚阳知道,那是一句什么话。

        “你放心,我会为你保密!”蔚公子额头上竟然冒出了汗,有些颓然的低下了头,道:“我在见到你的第一次,就开始怀疑……”

        “在中州城外,就已经开始有些确定。所以我故意离开……让你自己去做你自己的事情?!?br />
        “在你到中三天之前,第五轻柔曾经来找过我一次?!蔽倒忧崆嵋恍?,笑容里却充满了复杂。

        “所以等你上来,我一看你的修为,就确定了一半?!?br />
        “你一路搜刮财物奇异金属来到这里,我就基本确定了?!蔽倒颖匙攀?,嘿嘿一笑,笑容里居然有些自嘲,道:“所以我本来想要从外面随便给你找两块紫晶心的,却还是改变了主意,给了你日月膏!”

        “现在,你明白不明白我的意思?”蔚公子歪了歪头,看了看楚阳。

        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思绪有些慌乱,但却是强自镇定下来,低沉地道:“蔚公子,果然不愧是蔚公子?!?br />
        “你放心,这世上,除了我和上三天九大主宰家族之外,再也没有人能够从这些蛛丝马迹想得到你的头上。而九大主宰家族……嘿嘿,暂时你还不用顾虑。就连与你直接接触的第五轻柔,也只是有一点点猜测。甚至,他的把握决不会超过十之一二!”

        “所以第五轻柔才会在你身上下重注,不惜推翻他自己,也要成全你!”蔚公子哼了一声。

        “十之一二的把握……他就敢这样疯狂?”楚阳有些不解。

        “哈哈……十之一二的把握,已经是超出预料的绝对把握!就算是千分之一的把握,第五轻柔也会放手去搏这千分之一的希望的!”蔚公子哼哼一笑。

        “第五轻柔不会泄露你的消息,相反,他现在对你正是奇货可居!百般隐瞒还来不及……因为他将第五家族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你身上,你完了,第五家族也完了?!?br />
        “还有这等事……”楚阳是真的大惑不解:“这话从何说起……”

        蔚公子森冷的笑了:“便如我,其实我是真的想要杀你!因为你毕竟是那东西的传承之主!但我不能杀你,而且还不得不?;つ?;甚至,你要什么,我还得给。为的,就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到底是什么事?”楚阳问道。这个条件,蔚公子已经接连的说了两次。

        “我现在只要求你答应,时机到了,我才会提出来?!蔽倒拥溃骸跋衷谀悴⒉恢滥隳懿荒茏龅?,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但我要提醒你,若是有那一天,你会很为难?!?br />
        蔚公子叹息一声,道:“所以你现在需要好好考虑?!?br />
        楚阳晕了。

        你什么事都不说,就要我答应,然后要我慎重考虑……这算是什么说?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咋考虑?我难道能够用考虑吗?

        “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啊啊啊啊……”剑灵在意念之中疯狂的张牙舞爪,连蹦带跳,一缕残魂,脸居然都激动地红了。

        楚阳低着头,认真的、深深地考虑。蔚公子这么说,定然是很重要的事。而且自己会很为难……为何自己会很为难?

        就算是现在,以两人之间的交情,就只是看在蔚公子在大赵和中三天给自己的帮助,以及答应的给兄弟们做陪练……蔚公子提出来任何条件,哪怕他不给自己天瓣兰,自己也要成全他,答应他!

        但他却宁愿用一株无价之宝的天瓣兰,来换自己一个虚无飘渺的承诺。为什么?

        这就说明,这件事恐怕是牵扯到九劫剑主的原则问题!

        终于,楚阳抬起头,艰难的道:“对不起,蔚兄,我拒绝!”

        意念空间中,剑灵惨叫一声,一跤跌倒在地。涕泪满面的破口大骂:“剑主大人……你就是贱猪啊,贱猪一头??!……妈的,人家不给你的时候你上赶着要,人家双手送给你你却推了出去……贱??!你怎么就这么贱啊……我的天瓣兰呜呜……我的神魂永固呜呜……我的贱猪……大人啊啊啊啊……”

        蔚公子脸上升起一股失望之色,却是欣慰的点点头:“你果然不肯答应。其实我料定了,你是不会答应的。我没有看错你?!?br />
        说完,他就仰天长叹。神色间充满了落寞痛苦。

        楚阳一句拒绝说出去,突然全身轻松,既然没了念想,也就没有了负担,道:“蔚兄,打搅已久,咱们是不是该出去了?!?br />
        “不错,还有那白晶矿……哎?!蔽倒硬恢朗鞘裁瓷裆目戳怂谎?,苦笑道:“我很想现在就一掌杀了你,却还是不敢!因为我已经没有时间了……只要满了十万年,就要消失了……彻底的消泯于天地之间。虽然你不答应,我也只能如此?!?br />
        他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指望你答应我的条件了,就将这株天瓣兰送给你吧,在你那里,应该比在我这里长得好。记得欠我一个人情就完了?!?br />
        “人情?怎么还?”楚阳警惕地问道。

        “人情的意思……就是到时候你感觉可以帮我完成心愿,你就帮我,若是不能,我也不需要你勉强?!蔽倒由钌钗艘豢谄?,目中射出夺目的寒光:“千万不要拒绝,我也就只剩下这一点点希望了,还是寄托在你的良心上……你若是拒绝,我会真的忍不住杀了你的!别忘了这可是你亲口提出来要这个东西的,现在你若是不要……”

        蔚公子大怒道:“就算是九万年前的那位也没你这么不讲信用的!”

        “我了个靠……”楚阳苦笑一声,突然由衷的后悔自己怎么会猪油蒙了心听了剑灵的唆使来讨要这株天瓣兰……

        这下可好了,自己要的时候人家不给,自己不要的时候人家硬塞过来了……不要还不行!

        看到蔚公子脸色铁青的样子,似乎这株天瓣兰今天他若是送不出去就要恼羞成怒了……

        但自己若是收下了……将来他找自己帮忙的时候咋办?能昧着良心说不行?楚阳现在看到这株天瓣兰,如同看到了一个烫手山芋,再也没有半点‘绝世奇宝’的意思了。

        意念之中的剑灵似乎也知道惹了麻烦,虽然还是张着嘴流馋涎,却是已经把头低下去了,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为了自己把剑主大人搞成这样子……咳咳,内愧啊。剑灵心里想着,眼角偷偷的瞥了瞥天瓣兰,嘴里跐溜一下,又吞了一口口水:好东西啊……

        “你到底要不要?要不要!”蔚公子怒道:“给个痛快话!你要的话就拿走,不要的话我现在就毙了你!这还不好选择吗?”

        这还不好选择么?楚阳想哭:你他妈给我选择了吗?这叫什么选择!

        现在蔚公子为了把这株奇宝送出去,都有些逼良为娼的意思了。眼中凶光闪闪,浑身杀气腾腾;眼看就要失控!

        楚御座傻眼了。刚才自己还是唯一的贵客,此刻已经成了虎口下的羔羊。

        连老婆都不让进入的地方让我进入了……进入了之后热情款待了一番之后就立即变了脸!

        “我……我还能怎么办?”楚御座无奈了,捏着鼻子十万分的不情不愿的道:“也罢,我就收下了……”

        这句话说出口,楚大少有些想哭。收了人家的宝贝,自己却会如此郁闷的?

        这事儿咋搞的,分明是自己极端的渴盼那株天瓣兰的啊。怎么现在却像是一个黄花闺女被卖进了青楼,在老鸨的严刑拷打之下不得不答应接客……

        “这才是我的好兄弟!”蔚公子顿时转怒为喜,重重一的拍楚阳的肩头,接着搓了搓手,有些急不可待,道:“你是要自己拔出来,还是我给你拔出来?这东西还是快刀斩乱麻的好,你越早收进去,我就越早放心些?!?br />
        “你是放心了,我却开始将心提了起来?!背舭г沟牡?。心中万分委屈!

        “你这人真是没劲,明明是我送了你一株天上有地上无的绝世宝贝,你居然能够委屈成这样子……也真是破天荒的怪事!”蔚公子终于得到了楚阳应承的一个大人情,心情非常高兴,居然开起玩笑来。

        “我……我他妈的高兴极了!我他妈的高兴得要死要活的死去活来的行了吧!”楚阳悲催的翻了个白眼,无限的委屈无语纠结郁闷:“我高兴的心脏都要爆炸了……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