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九十九章 超级乌鸦嘴??!

    第九十九章 超级乌鸦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剑灵幽怨的碎碎念,神神叨叨的,都有些神经质了。楚阳都感觉到了震惊。神魂之力,以往只用一点,剑灵就心痛的死去活来的,现在居然自己提出来要用一般半的神魂之力来催熟天瓣兰……。

        但楚阳充耳不闻,跟在蔚公子身后而去,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赶紧的提升一下九劫剑,然后治疗莫轻舞,对剑灵这个‘非分,的要求只做没听见……。

        嗯,等做完了正事,附带的提一下是可以的……,至于有没有希望,就看蔚公子有没有所求了……。

        剑灵在九劫空间里失魂落魄,团团乱转,揪着头发喃喃自语:“这可是天瓣兰啊,真的好想吃天瓣兰啊……”

        “天瓣兰*”神魂永固啊…,我的的个天…我不活了,还有这种诱冇惑……真是致命诱冇惑*…”

        剑灵神经质的转着圈,突然在楚阳意念之中跳着脚,很有节奏的大吼起来:“天瓣兰!天瓣兰!我要吃天瓣兰!我要吃天瓣兰!”

        楚阳满脸黑线。而意识空间又不能关闭,楚大少就这么忍受着……,忍受着……忍受着……,真他娘够了,等得到了完整的九劫剑,第一件事就是将这家伙弄出去……。

        妈的,这什么世道!一个寄居的残魂,居然嚣张到了如此地步……。

        “这里,是我的练房,这间,是我的静思室:这间,是我的突破间,这里,是我的书房。这间,是我的乐房,这间,是我的琴室:这间,是我的卧房……至于在这顶上,还有历代典籍,最上面,就是我的观光台?!?br />
        “虽然除了冰雪什么都观光不到?!?br />
        蔚公子一边走,一边口气淡淡的向楚阳介绍他的宫殿,口气虽然平淡,但其中却自有一股难言的温馨之意。

        “再往前走,就是我的藏宝库?!蔽倒忧崆岬匦α诵?,道:“所谓藏宝库,其实里面就只有几件东西。我可以答应你,但你只能拿一样?!?br />
        “你的白晶矿呢?”楚阳最关心的自然是白晶矿。因为那才真正是九劫剑现在最需要的。

        “白晶矿……自然要给你的!”蔚公子微笑着看着他,很是认真的问道:“白晶对我来说,只不过是打造器具的东西,并没有多大用处。你或者已经发现了,我的床,我的座椅,我的书桌,我的书架……嗯,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白晶打造的。真舟没什么了不起,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何对这低级的东西反而如此感兴趣?”

        楚阳摸了摸鼻子,道:“这个嘛,纯属秘密,不方便跟你说?!?br />
        蔚公子双手抱在胸前,含有深意的笑了起来,道:“请!请进藏宝库。

        话音未落,前面的门已经打开,两人进去一看,楚阳不由的一阵错愕。

        这也叫藏宝库?

        地方是真的不小,足足有十几间房子加起来那么大,很空阔!

        里面有五个白晶做的架子,但问题是……每一个架子,都是一座硕大的莲花台,在白晶做的盛开的莲花花瓣愚,只放着一件东西!

        也就是说,蔚公子这所谓的藏宝库,一共就放着五样宝物!

        这跟楚阳想象之中,大大的不同!

        似乎看出了楚阳的疑惑,蔚公子青衣飘飘,缓步而行走了过来,双手负在身后,道:“藏宝库……当然是藏宝之处!到了我这种级别,难道还将外面的破铜烂铁当做宝贝?自然是在我眼中能够称得上是宝贝的,才能够放在这里!”

        他傲然一笑,道:“但这么多年来,够资格被我放在这里的,一共就只有这五件!”

        蔚公子缓步向前,道:“来,我为你介绍?!彼底抛叩搅说谝桓黾茏忧懊?,楚阳看的很清楚,这是三粒黑色的沙粒??瓷先テ狡轿奁?。

        “这是天河沙!”蔚公子说出这三个字,如同在楚阳心中响起了一道霹雳??!

        天河沙!

        传说中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天河沙!一粒天河沙,可以将一个练的废材,改造成一个无可比拟的天才!不管是资质还是悟性,都会大千百倍的提高!

        天河沙,本就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而是传说之中,那位开创了九重天的奇人,曾经留下的宝贝!何方,已经不可考。

        但天河沙的作用却不仅仅如此。天河沙,可是可以让任何东西都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凡铁打造一柄兵器之中,若是掺进去一粒天河沙,便可削铁如泥!

        若是能够有运气将天河沙炼化一粒在身体经脉之中,那么,无论如何修炼,都不会有任何瓶颈!但…,这玩意想要炼化,却是需要无上的机遇和缘分。

        没有缘分的机遇,就算是至尊,也无炼化!

        而小萱这里,竟然有三粒!

        “这东西本来有四粒,但我曾经炼化过一颗。就变成了三粒。所以我才能在被废掉之后,在很短的时间里,东山再起?!蔽倒涌醋懦?,一笑,道:“我炼化这东西的时候,只有三岁?!?br />
        “我明白了!”楚阳恍然大悟。

        “嗯,你明白了一半?!背舨⒚挥兴底约好靼琢耸裁?,蔚公子却是直接说他只明白了一半,而且口气很肯定。

        “哦?但不知另一半是?”楚阳问道。

        “你只明白了炼化这天河沙需要没有任何杂念的赤子之心:却不知道它不仅需要赤子之心,还需要先天灵体!”蔚公子淡淡的道:,恍如,我这样的?!?br />
        “原来如此?!背艋腥淮笪?,对这玩意便没有了兴趣。好东西……是好东西,怪不得蔚公子修炼这么快。但这东西对楚阳却是无用:并不是每个人都如蔚公子这样的身世的:赤子之心好说,蔚公子这样的先天灵体……,那他娘比天河沙还难找……。

        “看来你并不感兴趣?!蔽倒有α诵?,走到第二个架子前面:“这是紫晶玉髓。算是我这里比较次的东西,但却是这九重天的宝物,很难找?!?br />
        紫晶玉髓。

        这四个字让楚阳心中重重一跳。自己的身份玉牌,岂不就是紫晶玉髓?上前一看,拿在手里,不管是颜色还是手感,都与自己的那一片紫晶玉髓完全一样!

        而且,回想起那玉牌的形状,与面前这一块似乎能够融合在一起一般。似乎本来是一个整枷…

        “这个,貌似是缺了一块,有些不完整的感觉?!背羰蕴降牡?。

        “你的眼光当真不错。说起来,这块紫晶玉髓还有个故事?!蔽倒有ζ鹄?,眼神中带着一丝缅怀,竟然有几分温暖:“当年,我在上三天游历的时候,正好有一家人买下了一块天晶石,花费了巨资!当时竞价的,有我还有另外几人,却被那家伙得去了,本公子带的财物不够,又不愿意用宝贝去换……呵吓”

        “然后我与那人有缘在一桌喝酒,甚为相得:他便邀请我去亲眼去看开刀天晶石。当时我也对那块石头很好奇,就去了。要知道,天晶石一旦切开,里面或者是紫晶、或者是蓝晶,也或者是白晶,打开之前,没有任何人能够看到。我虽然有点把握那块天晶石能出好东西,却也不敢确定;就跟着去验证自己的眼光?!?br />
        “结果切出来一看,却是一大块形同废物一般的杂色紫晶:那位老兄很是沮丧?!蔽倒酉肫鸬蹦甑氖虑?,笑的很开心:“但到了那种程度,我却察觉到,里面有很内敛的宝气,就建议他将杂色紫晶用磨晶乎打磨出来…”

        “他听了我的话,打磨之后,竟然从里面取出来一块罕见罕闻的紫晶玉髓!就是这一块!”蔚公子道:“为了感谢我,他将这块紫晶玉髓一切为二,送我一半。而当时,他的孔。女正要定亲,重孙也即将出世,于是他那一半就做成了两块玉佩?!?br />
        “两块玉佩……”楚阳心脏擂鼓一般跳动起来,刹那间觉得眼睛也有些花了……。

        “那位老哥便拜托我……将那两块玉佩刻上名字!一块,准备给自己的重外孙,一块,则准备送给自己的重孙子……,我至今还记得,我以无上神,圣级实力,在不损害这两块玉、佩表面的情况下,在玉髓里面,分别刻上了一个字?!?br />
        “什么字?”楚阳急急的问道。

        “一块,我刻上了一个‘杨,字,而另一块,刻得却是一个‘楚,字!”蔚公子洒然一芜

        楚阳浑身颤抖了一下。自己拿那块身份玉、佩之秘,今日终于在完全无意之中解开:那是自己的老外公所赠,而上面的那个字,竟然是蔚公子亲手所刻?!

        这世界是怎么了……,这都什么颠颠倒倒的……初阳心里在埋怨着,眼眶却是不自禁的有些发热……。

        “当然,应那位小萱要求,我还破费了一下,设置上一个禁制;当初我曾经开玩笑地说道:老哥,我今日可刻上这一个字,你以后等孩子出生,将婴儿的舌尖之血滴在这玉佩上,就可以与其中姓氏结合在一起:五年后便会慢慢的感应越来越强,有了我这个禁制,你的孩子是想丢也丢不了亦…”

        蔚公子哈哈大笑,显然是想起当年老友怪异的脸部表情,心中很是快意。也难怪,人家正一门心思等着抱重孙子抱重外不,这货居然诅咒人家孩子丢了……。

        这得多煞风景啊。

        楚阳嘴唇抽搐了几下,恨恨地抬头看着这个超级乌鸦嘴口妈的……,当年你若是不说这一句话,老冇子说不定还不会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