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九十八章 天瓣兰!

    第九十八章 天瓣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蔚公子飘飘前行,淡淡地道:“只有楚阳一个人跟我来就好。你们其他人都在这里等着吧,毕竟……本公子只欠楚阳的,不欠你们的?!?br />
        楚阳打了个手势,让顾独行等人在这里等一会,然后独自一人跟了上去。顾独行和董无伤对望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理解。

        罗克敌和纪墨有些愤愤,但顾独行和董无伤这两个冷面孤独的人,却是能够理解蔚公子。虽然没有蔚公子那样的波折,但这样的感觉,两人都曾经有过。

        再者……什么样的地位、什么样的实力,也决定什么样的习惯,什么样的心情。

        所以顾独行看着蔚公子的背影的眼神,除了理解之外,还有羡慕和怜悯。羡慕他的实力,怜悯他的孤独。

        一个最底层的人很容易交到朋友,整日里呼朋唤友到处去玩;那是因为,与他相同的人太多太多。但一旦有些身份地位,真正的朋友也就开始少了。心中那种没来由升起的防范,和别人下意识的与自己保持心灵距离……就让朋友这两个字,变成了天堑。

        而一位上位者……就只剩下了属下和盟友。盟友这两个字里面最然也带有一个‘友’字,但其中的生疏和防范,却能让人有时候比面对仇人还难受。

        若是一位独裁者,就只能寂寞了。

        这也是历代君王只能称孤道寡的原因。因为他们的地位决定了,他们绝对绝对……不会有朋友!或者他们心里也渴望,但实际就是:他们只能孤独。没有人敢与这样的人交朋友。

        楚阳心中正在感叹这件事情;若要有实力又有朋友,除非是如自己一般,与自己的兄弟们一起打拼一起进步,一起登上巅峰!这种从微末之时就形成了习惯与本能的情谊,才能永远。

        楚阳决定自己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也不能像蔚公子这般孤独。

        他能够感觉到,蔚公子此刻的情绪波动显然很激烈,也很极端;此刻万一有什么人惹了他,绝对是火山爆发一样的恐怖!

        而蔚公子的情绪波动,应该是因为那头突然出现的远古冰熊,勾起了他对九级灵兽的怨念!

        那么,九级灵兽对蔚公子究竟有什么样的用处呢?不管什么用处,肯定是非常巨大的吧?要不然,蔚公子也不会如此失态。

        蔚公子自幼在此长大,八级巅峰灵兽,他一脚就可以踢出十几丈,难道……对九级灵兽居然没有见过?或者……没有办法?

        那九级灵兽又要恐怖到什么地步?

        只相差一级,就真的有这么大的差距吗?

        楚阳心中思考着这些东西,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在这样的理论上,应该是一级之差,天差地远吧?但为何在此之前的等级差距并不是很大呢?

        难道这灵兽,也要与人类的修炼一样,越是到了高级,越是等级森严,泾渭分明?

        他一路沉默,跟着蔚公子走进了这座冰峰。

        蔚公子青衫飘飘,来到山脚下,楚阳蓦然发现,原来这座冰峰与别的山峰很是不同,竟然是垂直上下!而且上下一体,与其说这是一座插云山峰,倒不如说此乃是一整块的远古玄冰!

        “这是我的家?!蔽倒颖匙攀?,站在这直入云霄的冰峰之下,背对着楚阳,很是有些沧桑的意味,淡淡地道:“多少年以来,你是我的家里,第一位客人!”

        说着,他双手衣袖一抖,露出洁净的双手,凌空摄来一团冰雪,细细的将自己十根手指擦拭了一遍,意念一动,呼啸的冰雪将他的全身覆盖,随即砰地一声消散。

        楚阳有一种感觉:现在的蔚公子,比刚才之前要干净了许多!

        他竟然在进入自己的家门之前,先将自己全身洗涤一遍!可见他对自己这个‘家’有多么钟爱。

        “我的家,需要干干净净的进去,干干净净的出来;一去一来,不染俗尘;一来一去,不落尘埃?!蔽倒忧嵘氐溃骸罢饫镏挥形夷芄唤?,纵然以后成亲,也只能是我自己才能进去,纵然是我的妻子儿女,也不得进入我的这个家里?!?br />
        他轻轻地笑了笑,似乎充满了无奈,道:“只是现在,多了一个你?!?br />
        说着两手一伸,在胸前合住,然后缓缓分开,在他的两手之中,就猛地出现了一道圣洁的白光,白光一闪猛的照射在冰峰冰壁上,一股精纯的天地元气突然从这片冰壁上散发出来,楚阳一闻到,就感觉到全身舒泰。

        然后在冰壁上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道门。门里面,竟然全是柔和的白光。

        这道门,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出现,便如这一座冰峰,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存在!

        蔚公子双手垂下,无限眷恋的看着这道门,轻轻吐了口气,道:“请进!楚阳!”

        楚阳踌躇了一下,道:“既然你的妻子也不能进入,那我进入,岂不是大有不妥?倒不如我在外面等你?”

        “不必,我的妻子不能,并不代表你也不能?!蔽倒友壑泄饷⒁簧?,道:“我也不愿意让你进去,但却感到,你应该进去?!?br />
        楚阳深吸了一口气,道:“好!”

        跟在蔚公子身后,走进了这座神奇的冰峰。

        他在走进门之前,回过头看了一眼,他看的是顾独行他们所在的方向,但他却只见到了漫天的风雪,别的什么都没有看到。似乎顾独行莫轻舞等人,在这一刻突然间全部不见了。

        “他们看不到这里,你也看不到他们?!蔽倒永淅涞氐溃骸氨竟拥淖〈?,若是不想让别人看到……纵然是至尊也看不到的!”

        “这无关修为,却是天地之理!天地之私!”蔚公子嘿嘿一笑,不知为何,楚阳感觉到蔚公子这一笑里,充满了嘲讽之意,充满了冷冽之气。

        似乎对他自己刚才说出来的‘天地之理、天地之私’反而很是不以为然一般。

        在两人的脚步消失在门内的那一刻,这道门就突然从天地之间消失。呈现在天地之间的,依然是那一座似乎与别的山峰并无半点不同的冰峰!

        沉默矗立。

        楚阳进去之后,顿时惊了一下。这山峰果然是一个整体!但这里面的空间,却又像是浑然天成。

        四周的白光不知从何而来,但却是柔和的照射着,让这空间里面,纤毫毕现。楚阳就如同行走在自己的梦里……

        这一整座冰峰构成的空间,里面竟然是空气清新,温暖如春。

        甚至,在中间的通道一侧,还生长着一株茂盛到了极点的天瓣兰。几乎将半边石壁遮??!看这天瓣兰的样子,叶片都如同最精美的玉质,上面只在正中间有仅存的一朵花?;ㄉ家丫涑闪司挪实难丈?,楚阳猛的咂舌:这株天瓣兰,竟然已经生长了九万年!

        天瓣兰,万年变,一色出,一万年!

        一万年只增加一色,便是天瓣兰!乃是天下间的至高无上的灵药。但这种至高无上的灵药,对常人来说,却是没有半点用处。

        甚至,是致命的毒药!哪怕是皇级,吃下一片就会全身爆裂而死!

        传闻中,到了圣级以上,天瓣兰的花瓣只需服下一片,便可以神魂永固!而且,服下天瓣兰之后若是身死,能够带着完整的记忆和三成修为转世重生……

        想想看吧,一位圣级强者,带着圣级记忆和三成功力成为一个婴儿……然后以此作为最基本的基础,再次修炼,会有多恐怖?

        圣级的三成实力,最起码也是君级??!

        必死无疑的人,服下天瓣兰,同样可以神魂永固,转世重生。

        所以这天瓣兰……虽然是天下第一圣药,却是对活人没有用处……只对死人有用!或者说……只对灵魂有用!

        但如此巨大的功用,却也有同样苛刻到了极点的条件。那就是:天瓣兰的颜色,必需达到十色!

        十色之前,服之神仙也无救!

        但十种颜色……那就是十万年的年限??!谁能等得了那么长时间?所以只是存在于传说之中,但楚阳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刚刚进来,就看到一株九万年的天瓣兰??!

        九劫空间中,剑灵的呼吸风箱一般急促起来,激动的嘴唇都在哆嗦:“楚阳,剑主大人,这株天瓣兰……可一定一定一定要搞到手??!这……这玩意对你我的用处简直是太大了……”

        楚阳一皱眉:“嗯?”

        “神魂永固??!”剑灵两眼发直,嘴角流涎:“我岂不就是一个神魂啊……而且还是残魂……多么需要这东西??!”

        “这个……恐怕不好搞……”楚阳很是踌躇,蔚公子对他这个家如此的爱护,显然是宝贝到了极处,自己想要从这里带走这一株生长了九万年的天瓣兰……难度相当大??!

        而且自己还不能偷……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蔚公子将我邀请来,难道是为了让我楚阳做贼的?若是不告而取,楚阳绝对过不去自己心里这一道关。但……自己又能有什么可以打动蔚公子呢?

        剑灵前所未有的哀求道:“不好搞也要搞啊……不能搞也要搞啊……无论如何都得搞啊……这可是天瓣兰啊,已经生长了九万年的天瓣兰啊,我的个天啊……只要进入了九劫空间,我最多耗费一半的神魂之力就能催熟一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