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八十四章 我来当嫂子好不好?

    第八十四章 我来当嫂子好不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要知道,在中三天,皇级高手,基本就是顶端!各大家族纵然有更高层次的君级高手,但一个个都是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等闲是数十年都不会出现一次!有的更过分的,是,一两百年都不会出现。

        连自己的家族,也不知道、不敢确定这些人还是不是真的活着。

        长久以来,中三天皇级无敌这种印象,就深深地刻进了每一个人心中。甚至发展到了后来,竟然有了“中三天各大家族之中,哪一个家族若是没有皇级高手,在中三天根本不能立足”这样的传言!

        皇级,也就真正的成了中三天少年们毕生为之努力的目标!所以顾氏家族,才会因为一位皇座的晋升,而囚禁了硕妙龄!

        这固然是一种激励,但无形中,却也是一个桎梏!因为……皇级如此至高无上,成为梦想,但一旦实现了自己的毕生梦想呢?

        所以中三天很多高手,在修炼到了皇级之后,就有一种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感觉。对武看来说,心态极端的重要!这种感觉一出来,基本也就是宣布了此生成就到达了终点!

        顾独行等人自幼在这种家族里面成长,自然不可避免的有这种心态。所以楚阳要打破他们!

        纵然现在欧氏家族没有对付他们,楚阳也要带着几个兄弟主动去劫杀皇级高手!打破这种心态!

        只有皇级高手就真正的死在自己面前,死在自己手里,这种心中虚幻的神话,才会被彻底打破!

        楚阳之所以安排这一场劫杀,其真实目的中,这一段心路的走过,绝对占了很重要的一环!

        “不止是皇级!只要我们安排得当,就算是君级……我们也能照样杀之!”楚阳微微的一笑,声音之中,却充满了一种狂热的自信,这种自信,迅速的渲染了兄弟几人!

        五个人都没有说话,但眼中都在发着光。

        那是一种突破了心灵桎梏的光芒!

        在这一刻,他们都感觉到战意沸腾,甚至,忘记了身上的伤!

        人人都在心中不约而同的升起一种想:王级可以杀皇级,可以灭君级!但,若是我们到了君级呢?岂不是可以灭圣级?若是如此推算下去……

        至尊又算什么呢?

        楚阳放心的出了一口气,知道他们几个人的这段心路已经完整的度过,终于放心。这才感觉到身上的痛楚。

        刚才一战,楚阳的前期攻击,至为重要!所以他这一次受的伤,也是沉重之极。他现在有无限的药力在身,不完整版的九重丹应有尽有,根本不会有任何担心。

        与顾独行每人吃了一颗,不长时间,就已经恢复。

        顾独行舒了一口气,睁开眼睛,道:“原来灭杀强敌,是这样的感觉!呵呵,亏我还将另外七个人埋伏在最后,准备若是我们做不到他们出来做最后一击的,没想到全然没有用上。

        众人都笑了起来。

        “这一战之中,我们有几点初步形成,值得自傲?!背糇芙岬溃骸拔奚说陌云?,独行的锐气,纪墨和克敌的勇气!这都是最宝贵的东西,也是我们今后的最大依仗,你们都要牢牢记住自己兄弟的特点,未来战斗千变万化,唯有将各自的优点都在可能的基础上发挥到最大化,才能走到最后?!?br />
        顾独行和董无伤等人深深点头。

        “还有,灭杀高手……并不是这么容易。高手可杀,但要分怎么杀!自信可以有,但若是谁盲目的自负……却是会牵累的我们整体的坠落地狱!这一点,不可不慎!”楚阳深沉的道。

        “是?!?br />
        “欧氏家族的人估计很快就会来,大家做好准备?!背粢簧钕?,众兄弟身子飘起来,一闪即逝,进入了阴风森林。

        楚阳一把抱起莫轻舞,也是踏步进去。

        走出一段距离,便感觉到不对,与往常相比,莫轻舞似乎有些沉默了。

        “轻舞,你怎么了?”楚阳问道:“是不是刚才害怕了?”

        “不是?!蹦嵛杳蜃抛焓咕⒌囊∫⊥?,撅起小嘴不说话。

        “那就是……想家了?”楚阳继续试探。

        “才不是?!蹦嵛栌质且∫⊥?。

        楚阳又连续猜了几个,莫轻舞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到了最后,莫轻舞才委屈地撅着嘴,怯生生地道:“楚阳哥哥,小舞是不是很没用?”

        “没用?”楚阳一怔:“这每话从何说起?”

        “可去……可是我总是感觉……成了楚阳哥哥的拖累?!蹦嵛栊∽煲槐?,哭兮兮的道:“每次楚阳哥哥去战斗,我都是只能躲在一边看着,不管胜利还是失败,我都是只能看着……我想帮楚阳哥哥你,可我却没有力量没有实力……呜呜……”

        说着说着,莫轻舞呜呜的哭起来,悲伤的用小手背抹着眼泪:“我好没用……”

        “轻舞怎么会没用呢?”楚阳着急地道:“有轻舞在我身边,多有用??!”楚阳哥哥战斗之后,看到轻舞,心情就好了:不管什么时候,轻舞在身边,就开心了。轻舞的用处,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啊?!?br />
        “可是我实力这么低……”莫轻舞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声音低了下去,却是已经不扁嘴了。

        “实力低……那是可以练的啊,再说了,轻舞现在还有伤,等过十天二十天的,找到蔚公子,从他那里拿了材料,我就能为小舞治好三阴脉了。小舞的三阴脉治好了,就能修炼了,那样,没几天就超过楚阳哥哥了?!?br />
        楚阳轻笑道:“以后,楚阳哥哥还指望着轻舞?;の夷??!?br />
        “真的?”小萝lì顿时瞪大了泪光盈盈的大眼睛看着他:“没有骗我哦?”

        “当然没有!”楚阳信誓旦旦。

        莫轻舞相信了,顿时心情大好,骑在楚阳脖子上,也扭动了起来。喜滋滋的道:“哼哼,等我夫练好了,就一直?;こ舾绺?,不让任何人欺负!”

        她把脸俯下来,对着楚阳的眼睛,顿时一头青丝就全落到了楚阳的脖子里,眨着眼睛,发誓一般的道:“楚阳哥哥放心,我会?;つ阋槐沧拥?!”

        “额……?;の乙槐沧印背粢汇?,顿时浮想联翩。一辈子……

        “嗯!一辈子!”莫轻舞使劲的点头,坚决道。

        “那可是太好了!”楚阳失笑道:“我可是记住了,轻舞会?;の乙槐沧幽?。

        “嘿嘿……嘻嘻嘻嘻……”莫轻舞快乐的笑了两声,两条小腿在他胸前荡了几下,歪着头遐想楚阳被自己?;さ难?,不由得又是傻笑了两声。

        随即又不说话了,沉默了下来,良久,才又忐忑不安的问道:“楚阳哥哥……那……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莫轻舞可怜兮兮的笑了笑,有些祈求的道:“你的衣服里面……那是谁的头发???”她有些心虚的看了看楚阳地脸,小声道:“那天,楚阳哥哥的脸色好难看喔?!?br />
        楚阳顿时语塞。

        没想到这个小萝lì那天就看到了,却憋到了现在才问出来,相比这小丫头自己憋得也是辛苦之极,但这一问,还真是有些不好回答。

        “是……”楚阳欲言又止。

        莫轻舞伤心的低声问道:“是楚阳嫂嫂的么?”

        “额不不……额不不……不不不……”楚阳浑身一抖,顿时拼命否认。我靠……这样是凭空让这小萝lì幻想出一个嫂子来,事情可就真的大条了。

        “原来不是哦……”莫轻舞松了一口气,顿时觉得心里有些明快起来,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听到楚阳否认,心里就是高兴。

        居然接着哼了两句曲子,才又想起来追问:“那……嫂子呢?”

        “哪里来的嫂子!没有嫂子!”楚阳气息粗重起来。这小丫头怎么抓住嫂子这俩字没完没了了?

        “没有嫂子……太好了!”小萝lì眼珠一转,突然娇嗲嗲的道:“楚阳哥哥……我记得额,下三天的时候你说过要我当你的未婚妻来着……”

        小丫头开始翻旧账,而且居然是很有节奏的步步紧逼,穷追猛打。

        “额……呃……”楚阳眼睛翻白,有气无力。

        另一边的暗影处,顾独行等人唯恐被楚阳听见,一个个摒息静气,却是都是拼命地捂着嘴,浑身都在抽搐……

        “你呃什么呃……”小萝lì不满的嘟起了嘴巴,焦急的追问:“你记不记得?你记不记得???”

        “记得,记得?!背艉虾乃底?,大汗淋漓;他有感觉:顾独行等人肯定就在不远处,完全能够听得见这边的动静,但现在自己却在被小丫头逼供中……

        想想吧,被一个十一岁的小萝lì不断的追问未婚妻嫂子之类的感情敏感话题,而自己还不得不打起精神迎接:而四周还有不少人在窃听……

        “那你承认不承认?”楚阳语焉不详,小萝lì有发飓的趋势。一把揪住了楚阳哥哥的耳朵。

        “认!当然认!”楚阳连连点头,小鸡啄米一般。

        “哼哼,那也就是说没嫂子呗……”莫轻舞胜利的撅着嘴。小丫头有个习惯,委屈的时候喜欢撅嘴,高兴的时候也撅着嘴。不过一个是低着头,一个是仰着头,脸上神情大不相同……

        “当然没有?!背艏泵Φ?,抹了一把冷汗。

        “那我来当这个嫂子好不好……”小萝lì脸红红的,小小年纪,居然是目光如水,见楚阳震惊的抬眼看来,居然娇羞的、很有女人味的娇哼了一声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