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七十三章 一个人单挑一个家族!

    第七十三章 一个人单挑一个家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是一个狂欢的夜晚!

        这一天晚上,谢丹琼几乎疯狂一般,拉着楚阳拼酒,一杯又一杯,一坛又一坛……

        谢丹琼的目标很明显:灌倒他!

        唯有灌倒他,才能表现出自己的诚意,自己的感激,自己的心意……

        天知道这种思想是怎么产生的。

        楚阳刚刚应付了一轮劝酒,就看到谢丹琼踩着醉步耍着醉拳厄斜着醉眼一步三晃的过来,一张让女子也为之嫉妒的俊脸上满是酒意:“来来来呃~,楚兄呃~,干了!”

        已经是酒嗝连天,依然是豪情不减。

        “你要是不喝……那不行!”谢丹琼舌头有些大:“我这可是秘制的好酒……里面掺了神仙醉,用灵力逼不出来的……来来来……喝了这一杯……喝了这一碗……干了这一坛……醉不死你,算我没招待……”

        楚阳瞠目结舌。

        还有这说?醉不死我算你没招待?

        好吧,既然你要喝,那么谁怕谁?

        楚阳豪气凌然,突然长身而起,大喝一声:“好!喝就喝!看今天哥哥我以一个人的酒量,单挑谢氏家族!醉不倒你们,算我没喝!”

        这句话彻底的引燃了矛盾。

        谢氏家族一个个都瞠然看来,接着就是火冒三丈。

        “我听到了什么?这家伙一个人居然想要跟我们一个家族拼酒?”

        “喝死他!”

        “干掉他!”

        “醉死他!”

        “大家一起上!”

        “排好队!啥时候灌趴下他,啥时候酒宴结束了!”

        “上啊……”

        …………

        自从楚阳说出这句话,连带的顾独行董无伤纪墨罗克敌也是遭了秧,几个皇座修为的老头子满脸酒意的逮住这几个小年轻:“喝!不喝?你试试?!”

        时候不长,纪墨咣当一声将脑袋重重摔在桌上,接着泥巴一般滑了下去,整个人蛇一样滑下桌面,成大字型躺在地上,光荣了。

        又过一会。

        罗克敌傻了一般哼了几句小调,连续大吼三声:“嗷呜!嗷呜!嗷呜!”砰地一声栽倒在地,人事不知。

        再一会,董无伤哈哈大笑,连干三坛,仰天就倒。

        与此同时,顾独行一声不吭,钻进了桌子底下,紧接着呼噜声起……

        莫轻舞小萝lì左蹦右窜,一个劲的惊呼:“哇!纪墨哥哥倒了……”

        “哇!小狼哥哥也倒了……”

        “哇!无伤哥哥醉了……”

        “哇!独行哥哥打呼噜了……”

        “哇……楚阳哥哥还在喝……”

        …………

        眼见得只剩下楚阳一个人,大家成在望,谢氏家族众人都是精神一振。虽然因为灌倒顾独行等几个人莫氏家族已经牺牲了不少酒国高手,但人多势众啊……

        但有一点,众人很是不解:这位楚阎王就像一个特大号的酒缸!怎么喝,都不醉!

        酒席开始没一会,楚阎王就开始醉眼厄斜,摇摇欲坠,然后喝了一会,还是摇摇欲坠。

        喝到现在,还是摇摇欲坠……喝多少了?

        “拿酒来!”楚御座在喊!

        “再拿酒来!”楚御座又再喊。

        “他妈的,把酒都搬来!”谢氏家族的人整齐的在喊。

        “一个一个来……别乱?!背种刃颍骸袄蠢蠢?,谢丹琼,从你开始,我一个个的喝趴下你们!来人啊,凡是喝醉了的就全部搬到那边整齐的躺着……”

        咣咣咣三坛,谢丹琼鼻子嘴里同时冒出酒液来,呢喃着说了一句:“我喝死你……”咣当一声倒下。

        接着上来一个,楚阳咣咣咣连喝三坛,又干掉一个!

        随着前仆后继的上来,楚御座来者不拒,酒到杯干!谢氏家族所有人都在心里冒凉气:这么个喝酒,这还是人么?

        我靠,喝了三四十斤了……

        楚御座的酒量不行,这一点在铁云的补天阁不是什么秘密,基本两三斤多一点点,就要发火了……

        但问题是……

        九劫空间内,剑灵做了一个大酒坛子,眼睁睁的看着一杯杯一坛坛的酒,如同九天银河,就这么不断的落下来,灌进大酒坛子……快满了……

        于是又做了一个超大号的预备着……

        剑灵在苦笑:这么喝酒,怎么能够喝醉?把全世界的酒都搬过来让他一个人喝,也喝不醉!

        简直是欺负人……

        谢氏家族的人却是一个个真材实料的在喝啊……

        午夜!

        楚御座大吼一声:“还有人吗?还有人吗?!”

        四周,横七竖八的一片……

        没有喝醉的,就只剩下了一个谢家老祖宗谢知秋。谢知秋苦笑一声,蹑手蹑脚的溜走……我老人家这么大岁数了,可不跟着这帮小子发疯!看这小子这样子,我上去也是白饶……

        四周的谢家仆役,一个个噤若寒蝉,用看神仙的目光看着这位楚阎王,我靠!真是没天理了……好几十个人,每一个都够得上是酒仙的层次,被他一个人全部放倒,居然还在叫嚣……

        这样的变态,古往今来从没听说过!这可不是普通的酒,掺了神仙醉的啊,乃是能醉倒灵魂的酒!

        看着楚阳,这货,实在不可以常理度之……

        喊了几声,楚阳终于……推金山倒玉柱……摇晃了两下,咣当一声摔倒……居然还呢喃一声:“拿酒来……”

        御座醉了,实际上他喝了三斤就醉了,只是强撑着不倒而已,现在心神一下子放松,神仙醉的效用上来,顿时就站不住了……

        九劫空间内,剑灵看着满满当当的四大缸美酒,不住的苦笑:每一缸都有一百斤吧?这家伙喝了这么多,肚子都没鼓一鼓,谢家的人就看不出来?

        实在是当时一片混乱,大家谁有工夫去看楚阳的肚子……喝就是了!

        叹了口气,剑灵做了一个杯子,好奇的喝了一杯……

        顿时一阵晕,摇晃了两下,骂了一句:“我靠……神魂醉……他奶奶滴……”剑灵也倒了……

        神仙醉,乃是针对神魂的,剑灵本就是一缕残魂,更加是首当其冲……于是乎,剑灵光荣的变成了……一杯倒!

        满座打呼噜。

        第二日……

        楚阳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摇晃了两下脑袋,感觉自己还有些头脑昏昏沉沉的,怎么这么香?

        旁边伸过来一个小脑袋:“楚阳哥哥你醒了啊……”

        正是莫轻舞。穿着单薄的睡衣,从被窝里小猫一样冒出头,正一脸关心的看着他。

        “轻舞?你怎么在这里?”楚阳摇了摇头,还在迷惘:“你咋钻到我被窝里来了?”

        “你喝醉了啊,昨天晚上我怕你难受,就跟你一起睡了啊?!毙÷躭ì居然知道害羞了:“楚阳哥哥你好坏,把我都抓肿了……还有……这是我的被窝,不是你的……”

        “???!”楚阳大吃一惊,猛的坐了起来,却见自己上身,不由得又是一阵震惊,急忙转头问莫轻舞:“我没做什么吧?”

        心中一个劲的祈祷,千万不要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轻舞还这么小……

        “做什么?”莫轻舞迷惘的睁着眼睛看着他:“什么做什么?”

        “额……”楚阳眨眨眼,一头黑线。咋解释?

        “你没做什么???”莫轻舞好奇的忽闪着大眼睛。

        “我……我没喝多……”楚阳尴尬的睁着眼,突然灵机一动,道:“好口渴啊……”

        “还没喝多呢,哼,一晚上把人臭死了?!蹦嵛柚遄判”亲樱骸暗茸?,我给你倒水去?!背嘧沤畔铝说?,灵活的跑过去拿水囊。

        楚阳看着,放心的吐了口气:看来我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做……总算是放心了。

        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水,楚阳就要起来穿衣服:“额,小舞,你先出去,楚阳哥哥要穿衣服?!?br />
        “穿呗?!毙÷躭ì托着腮。

        “你在这里……额,不方便?!背粢煌泛谙?。

        “有啥不方便的?”莫轻舞很不屑,小鼻子一皱:“你穿你的就是了?!?br />
        楚阳无奈了,突然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昨天晚上,我的衣服谁给我脱的?”

        “当然是我啊?!毙÷躭ì很有成就感,带着骄傲:“除了我还有谁?”

        楚御座顿时大红脸,貌似哥哥我是光着的,嗯,没光?居然还有一条短裤……

        莫轻舞看着楚阳,突然咯咯地笑起来:“楚阳哥哥你害羞了?”

        看着莫轻舞眼中的一片纯净,楚阳突然惭愧起来,是啊,小姑娘什么都不懂,乃是一片赤诚的在服侍自己,自己害羞什么?自己还是想得太过于龌龊了……

        一掀被子,大大方方的起床,笑道:“衣服呢……”

        莫轻舞捂着鼻子窜了出去:“楚阳哥哥……不得不说,你的脚,昨天晚上把我熏死了……这一掀被子,这……这……你的脚怎么这么臭……”

        楚御座身着短裤,呆若木鸡的怔住。

        过了一会才怪叫一声:昨晚上喝醉了,没洗脚……

        等楚阳收拾停当,出来门,莫轻舞立即手脚灵活的钻进帐篷,将被子抱了出来,放到阳光下面去晒。

        在两棵树之间栓了一根绳子,莫轻舞很熟练的奋力将棉被搭在上面,左右看看没人,居然鬼鬼祟祟的将小鼻子凑到被子上闻了闻,随即一皱眉,一下子捂住鼻子:“哎呀好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