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五十八章 你是我老婆啦嗷呜~~

    第五十八章 你是我老婆啦嗷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高升顿时狂怒。情知又中了计,一言不发,挥剑猛攻。

        纪墨脚尖轻点地面,身子迅速地往后退,高升狂追不舍,纪墨突然用尽全身力气,往后飞退,拉开了距离。突然瞪着眼睛看着高升身后,一脸悲愤的大喝道:“高强!你们难道要以多欺少、这可是在天下英雄面前!”

        高升大怒,猛回头喝道:“谁让你来的……”一回头却发现身后并没有人。

        紧接着身后金刃劈空声音锐啸,情知上了恶当;待回头已经来不及,长剑尽力的往后荡去,同时身子就这么扭转着保持着一个怪异的姿势往后飞退。

        当当两声响,高升只觉得自己的屁股上猛然传来一股大力,却是被纪墨狠狠一脚踹在了屁股上,顿时腾云驾雾一般飞了起来!

        高升在半空中就喷出鲜血,实在不是被打的,而是被气的。身体上的痛楚,远远不如心中的憋屈!

        还没等他起身,纪墨已经仗剑飞来,大喝一声:“高升!站起来!你我公平一战!”

        高升一个翻身站起,心中更欲吐血。自己本来就有足够的时间站起来,但他这么一喊,倒像是他故意的为自己留出时间让自己站起来一般。

        但他站起来之后,纪墨已经凌空带着剑光而至!

        高升立脚在地上,这一次,换成他防守。纪墨剑光如虎,带着强烈的冲击力,得理不饶人的毫不放松,攻势越来越是激烈。

        高升本已是内忧外患,憋屈的要死要活,又被他死死的压住打,心中更加难受。只是疯狂的防守,竭力的寻找任何反击的机会。

        但纪墨的攻势竟然如同长江大河,滔滔不绝,高升在决战之前,对纪家的剑法了解得颇为透彻;但这一次接上手,却发现纪墨剑招之中经常夹杂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剑招!

        而且这些剑招自己从没有见过,却又威力奇大。每出一招,就让自己颇为狼狈。

        当当当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高升一步步的连续后退,纪墨身形凌空连续追击,气势嚣张。终于,一口气已经尽了;高升感觉到对方攻势正要告一段落,憋足了劲的正要反攻。

        却见纪墨一个倒翻跟头翻了回去,远远的离开,喝道:“莫要说我不给你公平,现在轮到你来进攻我了?!?br />
        正要进攻的高升眼前顿时金星乱冒,身子竟然摇晃了几下。

        太不要脸了!你不说……难道我还不知道进攻么?

        看台上有人大声叫喊:“纪二爷!这是决战啊纪二爷,不要给他喘息的机会!您这么大仁大义,人家是不会领情的啊……快进攻啊纪二爷?!?br />
        这家伙正是被罗克敌用剑逼着压了纪墨的那个人,此刻看到这里,居然胜利在望,终于忍不住的叫喊起来,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这等关键时刻,居然放手让对方进攻?哎呀呀我的纪二爷啊,他可是您的决战对手啊,您还讲究什么风度啊……

        这家伙恨不得自己冲下去替纪墨决战了……我的银子??!我即将到手的银子??!

        他根本想不到,纪墨看起来潇洒,实际上却是已经无力进攻了;再进攻下去,恐怕就要被对方连消带打的反击回来,那时候可就坏了。

        “纪二爷仁义过人??!”很多人没口子的称赞着。尤其是与高升这么一对比,更加显得纪二爷如此英雄,如此光明磊落!

        高升本来就受了内伤,又被气得糊涂,然后又连续遭打击,拳打脚踢的挨了好多,内腑震动的已经很剧烈了。大腿上的剑伤还在流血……

        此刻一听这么卑鄙的人用这么无耻的手段,居然还博得了一个大仁大义高风亮节的名声,实在是忍不住张口怒吼:“你们放屁!你们统统的在放屁!哇~~”

        话一出口,压抑不住的一口血,就血箭一般的喷了出来。这口血一吐,眼前一阵模糊,身子摇摇欲坠!

        “高升败了?!蔽倒涌醋懦≈?,沉思着。刚才纪墨的手段,他看得清清楚楚,但却没有笑,反而在沉思。

        “这手段好厉害!兵不血刃?!蔽倒涌醋懦簦骸笆悄愕氖直拾??”

        楚阳哈哈一笑,道:“有一半算是吧?!?br />
        “高升也算是一个后起之秀,定力也算得上是可以;但却是直接被气疯了;若是换做另外一个人,恐怕还没动手就被气死……”蔚公子叹了口气:“高明算不上高明,但却是有效之极?!?br />
        楚阳微笑道:“当然,最重要的因素是……纪墨自身?!?br />
        蔚公子一怔,随即大笑:“不错不错;若是纪墨没有这么厚的脸皮,这套计划对他也就没用了?!?br />
        莫轻舞咯咯地笑起来:“纪墨哥哥的脸皮从来都是最厚的?!?br />
        蔚公子脸一板,道:“这话可是大错特错;你楚阳哥哥的脸皮,比你纪墨哥哥要厚出一百倍!一千倍!”

        莫轻舞顿时不快的嘟起了嘴,看着蔚公子,哼哼道:“可是你还抢我楚阳哥哥的东西,你比楚阳哥哥的脸皮更厚一千倍,一万倍!”

        蔚公子佯作未闻,瞪着眼睛看场中,不理不睬;脸上毫不变色——果然脸皮很厚。

        场中,高升在努力的喘息着,只觉得天旋地转,内伤再也压不住了。只听见对面的纪墨叫道:“你来不来?你到底来不来?我可是给了你机会了啊,我数三个数,你不过来我就过去了?。阂?,二,三!我过去了啊……我过去打你了啊……我真的过去打你了啊……我靠你倒是吱一声啊……难道真的想让我过去……”

        高升一声大叫,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没等纪墨‘真的过来’,就昏迷了过去,身子一软,刷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人事不知……

        纪墨吓了一跳,看着倒在地上的高大少,心道:不会是诈敌吧?于是乎继续大呼小叫:“你起来!你站起来!纪二爷光明磊落,大仁大义,高风亮节,从来不对已经倒地的敌人出手!你站起来!你站起来啊……”

        但现在无论他怎么喊,高升都是站不起来了。而且也听不见了。幸亏他听不见,否则非得接着就再气晕一次不可……

        “真的晕了?”纪墨小心翼翼的走近,用脚尖踢了踢,高升全无反应。

        “我靠真的晕了额?真的晕了???真的晕了靠!”纪墨连踢了几脚,没有反应,终于确定,真晕了,不由得摸了摸脑袋,大惑不解:“我都没怎么打你啊……你这人怎么就晕了……”

        他站着思考了一会,转过头对司仪道:“我貌似是赢了吧?”

        司仪:“……”

        “这样我算不算是赢了?”纪墨很是有些不确定:“我打他他不还手了哎?”

        “你赢了!”司仪无语的道。好吧,在我这里你也赢了……

        “那你还不快些宣布我赢了?”纪墨瞪眼道:“你这司仪当的,真是有些反应迟钝;等人都躺在这里了,你还站在那里做梦呢?”

        司仪几乎也被他气晕了,急忙退出几步,平静了一下情绪,调匀了一下呼吸,才大吼道:“最后一场决战!纪墨胜!”

        不用他说,众人也都知道了。因为观众席上早已经乱了!翻了天了!

        不少人嚎啕大哭……多年的心血奋斗攒的银子啊,付之东流了。这部分人基本是将全部身家都压了下去的,纵然手头还有零花也没有多少了。高升一败,直接等于这些人跟着倾家荡产……

        不少人破口大骂:“简直是废物啊,比人家大那么多,阶位还要高一段;居然不是人家的对手!天杀的高升,害老子输钱……”

        这些人是压下去了大部分身家的,但还有积蓄,但心中却是愤怒之极!

        还有不少人疯狂大笑:“赢了赢了,我擦竟然赢了……真是没想到……”这些人是压纪墨的。

        还有人在懊悔:“妈的早知如此,我多压进一些去啊,哪怕是用高利贷也要压啊,往死里压啊,一赔六啊他奶奶滴……”这些人是贪心不足的……

        最高兴的当然是那位被罗克敌用剑逼着押了纪墨的那个胖子,此刻手舞足蹈,已经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真是贵人相助啊,难怪算命的王瞎子说我命好!我本来已经输了的钱被人用剑指着换了方向竟然赢了……这不算是命好又是什么?

        当然,最惨的一个人当属莫天云莫大少无疑!就在高升晕倒的那一刻,莫大少也晕了过去……到现在还没有醒来……或者他自己也宁愿不醒来吧?毕竟一醒来就要面对数十亿的债务啊……

        “高氏家族的人呢?”纪墨终于想起来重要事情:“把婚约拿出来!撕掉!从此之后,不存在你们的婚约!只存在我们的爱情!”

        众人一阵想要呕吐……

        众目睽睽之下,高家高猛拿出婚约递给纪墨,然后率领下人将高升抬了出去;高升现在其实早已醒来,但却是被气得心口疼,又是羞到了极点,干脆装着昏迷,被抬了下去。

        纪墨一把将婚约撕碎;两手一扬,化作一片白蝴蝶;嗷呜一声跳了起来:“我赢啦我赢啦,傲波~~~~你是我的老婆啦嗷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