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四十五章 兄弟阋墙

    第四十五章 兄弟阋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君座辛苦!”整个定军山上……竟然帮数千人同时大吼一声!人人都是运足了灵力,直震得整座定军山一片尘土飞扬而起!遮蔽了天空!

        君惜竹环视一周,领首微笑,神态矜持,拒人于千里之外,却没有再说话。

        数百骑士刷的一声组成两列纵队,将君惜竹护在中间,然后步履整齐的向着蔚公子所在的地方走去。

        君惜竹的到来,宣示着这一场大战即将开始!

        各大家族纷纷派主要人物前去:商议一干事宜。另外也是看看君惜竹的态度……

        只有一个人,脸色复杂的看着君惜竹大队人马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语。

        这个人白衣如雪,面如冠玉,神态雍容镇定,眼神深邃如海,身材颀长,黑发如墨,飘飘在空中飞扬:手上一支通体紫盈盈的玉箫,发出晶莹剔透的光线。

        莫天机!

        在收到君惜竹的勒索令之后,莫天机心急如焚,第一时间就凑了六千万的银票,然后连夜赶来等着君惜竹。

        他已经到了好几天,却是始终没有露面。

        因为……他不想与莫天云碰面!

        两人一母同胞,但却是说什么都看不顺眼。莫天云看到莫天机就想要抽他的筋扒他的皮;而莫天机看到莫天云也是郁闷讲结加上恶心兼而有之。

        莫天机的计策,在莫天云看来只是小聪明,而且不登大雅之堂;莫天云的阴谋在莫天机看来却是小孩子玩泥巴,二笔加煞笔加**,如此综合三B,让人一看就恶心……

        兄弟两人从几年前的面和心不和慢慢的发展到勾心斗角;逐渐的演变成暗潮汹涌,再推进明争暗斗;然后慢慢的变成了你死我活不共戴天!

        但现在,他却不能不找莫天云了。

        莫天机白衣飘飘,脸色沉静温和的走来,莫天云的侍卫急忙进去禀报:“大少爷,二少爷来了!”

        “二少爷?莫天机?”莫天云哼了一声,道:“让他进来!”

        话音未落,莫天机已经到了门外,清雅的道:“我已经来了,莫天云,你准备好了么?”

        此刻不是在家族之中;两人都撕掉了那没必要的虚伪面具。直呼其名!

        “哼!”莫天云冷哼一声,阴沉着脸,走了出来,站在门口,淡淡地道:“莫天云!身为莫氏家族子弟,见到未来家主,不知道应该行什么礼数么?”

        “未来家主?凭你也配!”莫天机冷笑一声,不耐烦的道:“你准备好了没有?准备好了就快些去,将小舞接回来。我没兴趣、更没功夫跟你废话!”

        莫天云哼了一声,道:“我的妹妹,我当然会救!不需你来催促!”这是莫氏家族的高手们纷纷得到消息赶来,人越来越多:莫天云说话当然也是道貌岸然了起来。

        莫天机恨不得用自己的大脚丫子狠狠踹在面前这张俊脸上,这混蛋不装的大义凛然就会死的啊……

        “赶紧的吧!”莫天机温柔的笑了笑:“兰媚还在外面等着呢?!?br />
        一听见兰媚这俩宇,莫天云的脸顿时黑了。

        这段时间里,情人和儿子被莫天机控制得死死的,莫天云想要探望都得经过莫天机批准,而且每次兰媚出任务必定会先服下莫天机的毒药再去……回来就给解药,绝不拖欠。

        但……这玩意儿他不舒服啊。

        谁能忍受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死死地控制着?虽然是亲兄弟……可,可是莫天机毕竞也是个男人啊……

        莫天云天天想起兰媚和莫天机就如同吃了一只绿头苍蝇一般,想起来就想吐血,却是毫无办法。

        兄弟两人并肩走出来,一个温文尔雅,一个满脸春风,看准起来真是兄弟情深,一对好儿郎。

        殊不知暗地里俩人的牙齿都咬碎了……

        “二弟,这一次小舞赎回来,就要定亲了;呵呵,对象你也知道,梦家的梦落?!蹦煸铺鞠⒁簧?,道:“虽然梦落修炼邪功,可是毕竟是一个大家族,实力雄厚:断断不会亏待了小舞的?!?br />
        莫天机脸色一白,随即恢复正常,微笑道:“大哥说得不错,听说兰媚姐姐跳舞跳得非常不错,若是小舞定亲了,小弟肯定会欣赏到兰媚为祝贺此事而献出的大庭广众之下的一舞:那样,整个沧澜战区的男人都有福了……呵呵呵……”

        莫天云大怒道:“你!”

        他自然知道,莫天云所说的‘大庭广众之下的一舞……”绝对是不穿衣服的那一种,或者是脱衣舞……而‘整个沧澜战区的男人都有福了,这句话,更是恶毒之极。

        莫天机微笑道:“大哥不必着急;说实话,莫家有咱们两兄弟在,谁敢欺负我们?前几天有个不知死活的绿毛鸟龟居然对小弟口出狂言;小弟一时火大,竟然将他三岁的儿子变成了太监,哎,说起来这件事还是做得有些残忍啊……小弟,小弟内疚不已?!?br />
        你若是敢对付小舞,我就把你的女人变妓女,把你的儿子当太监!

        这里面的意思,莫天云岂能听不出来?莫天云刹那间气得手脚冰凉,只觉得胸口憋住了一口气,几乎当场晕厥了过去。

        在他身后,有一位莫氏家族的王座高手语带嘲讽地道:“二少还是有些心软了,将一叮,小孩子变成太监有什么值得内疚的?须知男子汉大丈夫,心不狠,站不稳;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这家伙是莫天云一边的人,自然对莫天机不客气。只不过不明白其中内情,说出来的话就有些……坐蜡了。

        “哦?以成风之见,该当如何?”莫天机谦虚的问道:“目前我拿那人并没有办法,不过那个绿毛乌龟的几乎倒是还在我手上……成风若是有高见,不妨教我几招?!?br />
        “这还不容易?”莫成风大笑,带着一股轻视,摆出一股教导的姿态,道:“首先,不能让这小家伙死死了就不值钱了:但却可以让他每天都脱一层过……”

        “高见!”莫天机赞道:“然后呢?”

        “然后……整人的办法可多了,最好将这小王八直接训练成一条人形犬;呵呵呵……不过这消息必须要让得罪你的那个人看见,也就是这小王八蛋的父亲:嗯最好每次见到,就将他儿子牵出来溜溜,然后立即收志……”

        莫成风不傀是恶毒之人,说出来的办法一各比一条毒:“另外嘛……调教好了之后,可以召开拍卖会现在有些有钱人啊,喜欢玩弄这种幼童:呵呵,拍卖的时候,要把那绿毛乌龟也诸来参与竞价,但却绝不会让他拍了去……”

        “真实高见啊妙计??!妙极啊……”莫天机抚掌大赞,哈哈大笑,道:“说的太有道理了我决定了,若是那个绿帽王八再敢得罪我,我就这么对付他儿子!”

        莫天云的气息粗重了一张脸几乎涨成了猪肝色。

        “对了成风,那混蛋的老婆也在我手里……嘿嘿嘿……”莫天机降低了声音,却还是故意让莫天云听到。

        “那更简单了??!”莫成风一拍大腿:“有女人在手里,简直能将那王八活活玩死羞死……”

        话音没落啪的一声,莫天云再也忍受不住,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莫成风脸上,恶狠狠地咆哮道:“你……你这个混账在说些什么下流的东西!简直是放肆!”

        莫成风摸着脸,愣住。

        刹那间心中又是迷惘又是悲愤又是委屈,眼泪差一点就流了出来。我靠这还讲不讲道理了……

        我靠,我是在为您出气羞辱二少爷呢,您打我干啥?我哪做错了?我一腔热诚赤胆忠心的可都是为了你啊……

        “大少……”莫成风委屈至极的看着莫天云,委屈的眼中泪花在打转。

        “你过……委屈……”莫天云气不打一处来,又是一脚踹过去:“你你你……你……二弟他……二弟他……二弟他还年轻,你居然向他灌输这些……这些……你你你,简直是丧尽天良!”

        一干莫氏家族高手瞪目结舌的看着莫天云,一个个顿时惊诧的如同发现了天外来客!

        我靠这咋回事?

        丧尽天良?

        二少爷还年轻?

        大少爷啥时候变得这么爱护兄弟了?还有……这样的手段不是大少爷的拿手好戏么?以前说起来他都是眉飞色舞的,而且莫成风基本就是他教的……怎么地,现在又变回了正人君子了?这么纯洁?

        但眼见莫天云黑着脸一脸暴怒,谁敢上去问他?

        莫天云发泄了一阵火,这才走到莫天机身边,呵呵一笑,道:“二弟不必听这个亲碎闲言碎语;走,咱们去接小舞回来。天大地大的事,也不如血肉至亲的妹妹重要啊?!?br />
        莫天机皮笑肉不笑的道:“大哥说得有道理极了?!?br />
        于是两人兄友弟恭的往前走去……

        君惜竹到了蔚公子所在的地方的时候,却看到蔚公子正在处理手臂上的伤痕,虽然已经快要痊愈,却还是看得出来:这分明是被穿透了胳膊!

        两个手臂,竟煞被人穿了二十个透明窟窿!

        君惜竹大惊:以蔚公子的实力,中三天谁能将他伤成这个样子?能将蔚公子打成这样的人,取他的性命根本就是易如反掌!

        可是这样的人,就连上三天也没几个,难道在中三天竟然出现了如此绝世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