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四十一章 错综复杂

    第四十一章 错综复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傲邪云四个人同时眼中露出忌惮之色,笑道:“有蔚公子作保,当然是十万个放心的?!毙闹腥词窃谝桓鼍⒌拇蚬?,这个恐怖的家伙怎地此时此刻出现在了这里?他不是退出赌局之后就走了么?

        蔚公子哈哈大笑,道:“想不到本公子的人品如此坚挺!各位都这么相信本公子,对本公子来说真是天大的好事!”

        然后他就一偏头,看着楚阳,微微一笑,道:“楚阎王!一别经日,别来无恙?!”

        放着这么多的公子们他不理,反而第一个就向楚阳打招呼。似乎这位刚刚从下三天冲上中三天的楚阎王,在他的心里的位置要远远的超过面前的四大公子一般。

        “蔚兄还依然健在,小弟自然不敢有恙!”楚阳淡淡的一笑。

        蔚公子哈哈大笑。

        傲邪云四人眼中同时露出震惊之色;对楚阳如此称呼蔚公子而蔚公子竟然没有动怒显得极为诧异。

        在中三天人人都知道,蔚公子是个典型的怪人!暗竹手下,可称他为‘蔚座’;但外人,却只能称他‘蔚公子’;万一称呼成了别的,哪怕是叫他‘蔚爷爷’,那也不行,势必会雷霆暴怒,哪怕追杀万里也要治其不敬之罪。

        但楚阳居然就这么胆大包天的称呼他为‘蔚兄’;而这个大怪物竟然还很高兴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蔚公子笑了一会,道:“傲邪云,不要说我们竹子赖账;嗯,君座有令,让本公子在两天之后再压注,不过,今日既然做了公证人,本公子怕你们说本公子从这里面抽银子,所以提前将赌注给你们?!?br />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小的包裹,扔给傲邪云,森然道:“暗竹压注;五亿两白银,压纪墨胜!”

        他偏了偏头,怪笑一声,道:“本公子刚才好像听说了,貌似是一赔六?哇哈哈哈……这下子就算是输了也很过瘾啊,赢了更是赚大了……”

        傲邪云四人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就像是走在路上突然踩到了牛粪,然后摔了一跤还是头朝下张着嘴,又将踩到的牛粪吃到了嘴里一般……

        这场赌局已经提前开了一个月,到目前为止,压高升胜的,总和不过是五个亿;就算再过两天到赌局开始,看样子再增加两三亿就不得了了。

        但,押纪墨胜的更是少得可怜;四人一直在担心,恐怕入不敷出。于是乎提高了纪墨的赔率;哪里想得到提高赔率之后,赌场那边没什么进账,这边却一下子压上了八个亿!

        楚阳三亿,对这赌局来说就已经很吃力了;但暗竹居然也押了五个亿!

        万一纪墨若是赢了……那么四大家族足足要赔出四十八亿!就算这里能凑十个亿,那么三家也要再凑出三十八个亿!

        等于一家再出十亿!

        这可是天文数字!

        若是真的高升输了,那么,毫无疑问的;莫氏家族直接就残了;而傲氏家族和谢氏家族还有欧氏家族,也是半残!

        其中傲氏家族实力雄厚一些,只是伤筋动骨;但其他两家却是半残定了!

        这代价……忒大了一些。

        万一纪墨赢了,赖账更加是不可能的事情!整个中三天,谁敢赖君惜竹和蔚公子的帐?就算不欠账还要担心来收?;し涯亍?br />
        “怎么?不接我的赌注?”蔚公子脸色难看起来:“我的银子,难道就不是银子?!是石头?”

        “蔚公子开玩笑了;既然开了赌局,那就是无论多大的赌注都敢接的?!彼娜艘黄鹦Φ?。

        “那就开赌单吧?!蔽倒哟炅舜晔?,道:“连楚阎王的也一起开出来,俺俩分一分就去喝酒了?!?br />
        ……

        看着拿着赌单扬长而去的楚阳和蔚公子,傲邪云四人纷纷皱起了眉头。

        “这件事不对劲啊,我怎么感觉掉进了圈套里?”傲邪云皱着眉。

        欧独笑脸色沉重,道:“他们那里来的这么大的把握,肯定纪墨必胜?一下子八亿??!若是加上那位楚阎王那十个亿……可就是十八亿!”

        莫天云淡淡道:“现在来算一下就好了。高升一方出场的高升和高亮;厉家出场的是厉雄图和厉宏图兄弟两人;而屠家出场的是屠千豪和屠万成;屠万成出场虽然有些破坏规矩;但屠家确实没有二公子,情有可原;另外再加上一个高家多出一个高猛。这是七场比拼高家这一方出场人物?!?br />
        傲邪云道:“那边就是纪墨,纪铸;董无伤,董无泪;罗克敌,罗克武,顾独行?!?br />
        “其中顾独行这一场,他重伤,等于已经败了;纪墨对高升,更是毫无胜利希望;必败无疑!而罗克武不管对上谁,都是一场败局!等于纪墨已经完败三场。而屠万成作为上一辈王座;无论对上谁,胜面都不??;高升等于已经胜足了四??;厉雄图也能胜一场……而那边最有把握的就只有两个人,就是董无伤和罗克敌。而罗克敌还要分碰见谁……”

        傲邪云蹲下身子,在地上划出对阵图。连连摇头,不解的道:“无论怎么看都是纪墨输了啊?!?br />
        谢丹琼脸色沉重,道:“必然还有我们算不到的地方!要不然楚阎王和暗竹不可能一起送钱。楚阎王还勉强可说是为了纪墨状声势;但暗竹是完全没道理插进这一腿的?!?br />
        傲邪云静静地站着,沉思着;突然慢慢的道:“完了这一次,不管是输是赢,之后我不想再做这样的事?;褂?,只要有莫天云你在的地方,我傲邪云不会在哪里,若我在,你走!”

        莫天云一怔,冷笑起来,道:“怎么?现在感觉被我连累了?但当初觉得能够赚银子的时候,为何不这么说?再说,这一次你就这么笃定我们会输么?”

        傲邪云没有说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过身走了出去。走出七八步的时候,站住,头也不回的道:“不是这一次的输赢,而是和你在一起,会让我感觉很不舒服?!?br />
        然后他就走了出去;竟然走的很轻松。

        谢丹琼叹息一声,与欧独笑对望一眼,两人刹那间交换了一个眼神,道:“莫兄,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赌注已经收了;就一切等最后结果吧!”

        莫天云脸色阴沉,缓缓站了起来,道:“我去告诉高升,只要这一次能够赢下来,这一次的赌注,他可以白得一成!这一成,我们三个人出。你们有什么意见?”

        谢丹琼和欧独笑顿时一惊,惊讶地看着莫天云,半晌,谢丹琼沉思的道:“作为个人来说,我不赞成,但为家族考虑;却不得不赞成。不过,你要做的小心一些,不要走漏了风声?!?br />
        莫天云淡淡的点了点头,转身而去。

        剩下两人相对苦笑;谢丹琼道:“独笑,你有什么想法?”

        欧独笑沉思着,道:“这样做,就算赢了,也赢得不光明。这让我心里很不舒服?!?br />
        谢丹琼轻叹一声,道:“你看这样如何,若是我们赢了……”

        欧独笑从他眼中看了出来,道:“……将利益与纪墨等人平分?”

        “不!若是那样做的话,你给了他钱,反而会更加与他不死不休,成为终生纠缠的仇家?!毙坏で淼氐溃骸叭羰俏颐怯?,我会欠纪墨一份人情,然后找机会帮他一把;如何?”

        欧独笑眼睛一亮,道:“好主意!”

        江湖恩怨,有恩有怨,才是江湖。谢丹琼和欧独笑的决定,正是恰如其分的现出来世家大族对待外交的政策:我不得罪死了你,怕你跟我鱼死网破;也不会刻意的走得近。引起别人猜忌。

        若你强大了,我靠上去完全有理由。若是你落魄了,我就跟着大家踩一脚也是理所应当……

        这也相当于中三天的规则!

        谢丹琼点了点头,道:“这一次赌局之后,就是去围剿九级灵兽了。而中三天越来越乱,已经差不多到了乱的极致;必然会有统一;或者,大乱之后再度清洗掉几个家族,回归那种相安无事的状态?!?br />
        欧独笑也在叹气:“这岂不正是我们这个赌局搞得这么大的真正目的?可谁想到会这么大?咱们只是想要将那些散人的财富收敛一部分,然后对他们进行招揽,将势力扩大而已。但现在,赌的这么大,家族也被牵连了进去……”

        谢丹琼沉默着,道:“此事之后,若是高升输了;那咱们两家就弱了,只好避世;九级灵兽围剿之后立即回归家族,全力守成;等到大治之后,再出现吧?!?br />
        欧独笑皱着眉:“就怕就算是避世也避不过,莫要忘记还有一个一直隐身暗处的九劫剑主?!?br />
        谢丹琼顿时一怔,叹了口气。

        两人叹息一声,走了回去。

        …………

        “这五亿的赌注,是送给你们的礼物!一份大礼;君座说,只要楚御座的兄弟接得??!”蔚公子边走,边慢慢的说道。

        “真是一份大人情!”楚阳沉默了许久,展颜一笑:“你们这位君座,好大的魄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