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十六章 恐怖的流言

    第三十六章 恐怖的流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一点,千真万确,诸位可以用任何方法求证,或者查询上古典籍记录?!背舻氐溃骸罢饧赂乙裁皇裁垂叵?,因为我能破!所以,说不说出来,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但诸位……呵呵呵”,…”

        有性急的人问道:“那你是怎么破的?”

        楚阳有趣的看了那人一眼,道:“这事儿……关系到我独门心法?!?br />
        “呃…”那人顿时尴尬起来。

        “无论如何,还是感谢小兄弟,揭露了这个惊天的大咪咪!更将梦家这个无恶不作的家族露出了真面目,此事非同小可,我们要立即回去,汇报给家族!”那蓝衣老者郑重的一礼,弹身离去。

        众人也纷纷脸色沉重的抱拳告别而去。

        “这下子梦落估计是要倒霉了?!甭蘅说行Φ囊怀橐怀榈?,幸灾乐祸的道:“妈的,这混蛋不住的向各个中小家族求亲,求娶那些还不满十五岁的少女做侍妾;很多的家族都为了巴结梦家,将女儿嫁给了他;应该有三十多个中小家族的女儿…,所以梦家的实力才会如此的庞大;但这事一旦暴露,估计首先要收拾梦落的就是这些家族……哈哈哈,真是过瘾,妈的,故意的让我心情舒畅嗷呜栅~”

        “不错,这些家族虽然都不将这些嫁出去的女儿当回事,但一旦这件事情传开,梦家就会遭受到各大家族联手打压,毕竟有这种邪功存在对各大家族的顶级高手来说,实在是太危险的一件事。这些家族就算不为了女儿出气,也要与梦家划,清界限,免得被牵连遭殃,所以,拿女儿说事乃是最正当的理由?!?br />
        纪墨也是大家族出身,如何能不明白其中的道道。

        但董无伤却是在沉思着另一件事情,看看人都走光了,这才问道:“老大我有点不明白?!?br />
        楚阳微笑:“我明白你什么不明白?!?br />
        纪墨和罗克敌同时晕翻。这句话说得真拗口。

        “你是在纳闷为何梦落气势汹汹,而这门春梦缤纷神功威力这么大;但却被我轻松击溃的事情吧?”楚阳微笑道:“实际上,在刺出那几剑地时候,我为了让你看明白,还是刻意的放慢了速度的?!?br />
        “是的,我就是这一点不明白?!倍奚说溃骸拔蘼廴绾?,梦落不应该败得这么快啊?!?br />
        “嗯……,这其中有两个很重要的原因?!背羯斐隽礁鍪种竿罚骸暗谝?,春梦缤纷神功,顾名思义,乃是梦落利用邪功创造了一个无限轻松愉快的精神意念境界!而这种轻松幸福,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血腥!”

        “血腥……”,董无伤默默地念着若有所悟。

        “但只是有血还不行;必须是那种血雾?!背舻溃骸岸?,若是要克敌制胜,必须要在春梦缤纷神功发挥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可以利用血雾破之!”

        “我明白了?!倍奚说愕阃?;纪墨和罗克敌也是纷纷点头。

        “第二点,那就是时机的把握;若是梦落刚刚展开春梦缤纷神功,就用血雾破了;那么梦落的实力根本不会受损,他依然可以用其他的功夫来与你战斗?!背舻溃骸暗?,等到他分出本身的虚影达到二十个之上的时候,他的全部的精神,就已经所剩无几,全身的灵力,也差不多已经消耗一空!”

        “所以在这个时候出手,一举就能置他于死地!”楚阳轻声道。

        “原来如此;看来这门邪功也不过如此??!”罗克敌大咧咧的道:“下次我若是遇到他,必然会一刀切了这混蛋!”

        “你懂什么?”楚阳一瞪眼:“你虽然明白,但你能抵抗的到那个时候么?那种强大的精神熏染,连满怀戒备的九品王座都无法抵御,你用什么撑着?”

        董无伤神情一震道:“不错,就是这个问题?!?br />
        “这个问题才是关键!”楚阳道:“我是功法特殊,所以不受他的熏染;但你们不同,所以,你们必须要付出一些什么……,比如疼痛?!?br />
        “疼痛?”

        “不错?!背舻溃骸霸谟龅矫温涫┱勾好午头咨窆Φ氖焙?,就预先在手心里藏一根针,或者一截锋锐的东西;一旦感觉到春意,就无声无息的扎自己一下!一定要扎破!”楚阳郑重地道:“记住,一定要扎破;这一点很关键。因为鲜血在流,这样甚至就能收到疼痛刺冇激而保持清醒,拖到一定的地步,一举制敌!万一若是被迷住了,那就是死定了!千万要记??!”

        罗克敌三人满脸郑重的点头。

        突然有一人纳闷的问道:“你叫我做什么?”

        四人愕然抬头,只见靠在石头上迷迷糊糊的纪铸公子正睁开了睡眼惺忸的眼睛,看着楚阳,不满地道:“叫一声也就罢了,居然还千万婴殒我去?什么是这么重要?扰人清梦是很不道冇德的你知道不?”

        楚阳瞠目结舌。

        然后四人同时想起来楚阳最后说的话的其中两句:记??!千万要记住傲世九重天吧!

        罗克敌“噗”的一声,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狂笑起来,纪墨浑身抽搐,笑的浑身颤抖,却又是满脸黑线,又是丢脸又是郁闷又是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大哥,恨不得上去打他一顿!

        董无伤罕见的哈哈大笑。

        楚阳一脸的纠结:“我说你们兄弟两人取得名字也忒个性了吧?这也能混了……真服了?!?br />
        纪铸理所当然的道:“那得去问我爹,就是那懒货取得名字,太没水准了?!?br />
        众人大笑。

        这样的儿子也是少见。

        楚阳点点头,心中了然:怪不得这兄弟两人都这么懒,原来如此。后面还有一位决定性因素啊”,…

        那头小疾风豹自从被梦落扔过来,就可怜兮兮的躲在楚阳的袖子里,小小的身躯一个劲的颤抖,偶尔恐惧的伸出头来看看楚阳,呜呜的轻轻叫一声,黑白分明的眼睛带着楚楚可怜的哀怨——

        这个人,比刚才那个人更加的凶恶呜呜……

        “你不是要这个?给你?!背艚卜绫莞蘅说?,罗克敌眉花眼笑的接了过去,珍若性命的抱着梳理毛发,一脸慈祥:“乖儿,听话,一会儿给你吃肉?!?br />
        小豹子瑟缩的看着他,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罗克敌大乐,将小豹子抱在怀里,突然一声惊叫,脸色惨白。

        众人一眼看去,只见那头小豹子正准准的张着嘴,吸在了罗克敌胸前那一个小点点之上;罗二少猝不及防,被吸住了……,额,要害……,浑身一阵酥麻竟然怔住了。只觉得头皮发炸。

        “我冇日!罗二少在喂奶!”纪墨一声惊叫顿时让众人喷饭:“我靠你还有这本事!”

        “你才有这本事!”罗克敌面红耳赤,想要将小豹子的嘴拿开,但小豹子用力吸着不放,嘴里一边恳求的可怜的呜呜着……罗二少手足无措。

        还是董无伤拿来了一些食物,用清水泡了,成稀粥状,让小豹子吃,这才暂时避免了罗二少被袭胸的尴尬。

        众人无不笑得哈哈,唯有罗克敌皱着眉挠着头看着小豹子,抓耳挠腮不知怎么力才好。原以为是抢过来了一个宝贝,没想到却是抢过来了一个大冇麻烦……

        小豹子要吃奶,可自己哪里有那玩意儿?

        这下子可如何是好?

        罗克敌顿时就想将小豹子还给楚阳,楚阳坚决拒绝:开玩笑,我带着这个小家伙做什么?当保姆?真要是在楚阳手里,楚阳铁定的转手就给卖了……

        七级灵兽幼崽,大家都觉得罕见”…但楚阳还真没放在眼中。他现在心里也在打着小九九:若是能够搞一只九级灵兽或者更高级的

        众人合兵一处,共同上山,只见一路之上已经是沸沸扬扬,只要是看到的人都在交头接耳的谈论着什么。

        “嘿,听说了吗?那位梦落梦公子竟然是一个大淫贼;目前已经强暴了五千八百八十八位少女!”一个人眉飞色舞。

        一听这一句,众人刹那间傻眼。罗克敌噗的一声喷了一口,他正在喂小豹子,结果喷子小豹子一身。小豹子哀怨的看着他……

        “是啊是啊,听说梦落最喜欢吃少女之心……,而且要生吃傲世九重天吧…”,另一人添油加酱。

        “真是禽兽??!听说梦氏家族一家子都练这种功夫……残忍的很!而且每一个都擅长采阴补阳…”一人神神秘秘的道。

        另一人顿时若有所思:“难怪啊,梦氏家族每一次去青楼都是浩浩荡荡去好多人,上次我就见过”,…”

        “真的吗?真是牛啊啧啧,一起去?难道除了练功之外还要比赛持久力?……”,

        “说不定是喊着号子大家一起行动,嘿嘿……”一个人在淫笑。

        “这算什么……上次梦落公子在青楼抢夺一位清绾人,与人争执不下,险些大打出手,见了面才知道是他爸…,原来如此啊,因为采阴补阳啊…”,一人说的煞有其事。

        “我靠,还有这等事?!到后来谁赢了?老冇子赢了还是儿子赢了?”一位八卦者两眼放光。

        “说不定老冇子儿子一起赢了……”,另一位八卦者顿时接上。

        “这可真是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啊……”顿时众人一起慨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