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十一章 若兰,你去教训那混账!

    第三十一章 若兰,你去教训那混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    “嗯?找到了?这么快”兰梅仙皱了皱眉头。

        那字迹只有两行:玄阳玉心已经找到,速回,有要事!

        “真好!找到了……这下公公算是没事了?!毖钊衾夹老驳呐牧艘幌率?却又立即皱起眉头:“可是这么急的让我回去,又是为何?”

        但别人却没感染到她的欣喜情绪,帐篷里一片沉闷。

        兰梅仙心丧若死。

        这样的打击,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残忍!

        “罢了罢了……,由得你吧?!崩济废晌蘧虿傻牡溃?,“是师傅我错啦,好吧,看来这冰心彻玉骨神功……也就到此为止了;为师我……,实在是不想再遭受第三次打击了,罢了,一切都完啦,”

        铁补天和杨若兰同时心情沉重,内疚之极。

        “这幻影玉……还请师父收回?!碧固旃派碜?恭恭敬敬的将幻影玉托在手心,递给了兰梅仙。

        兰梅仙眼神复杂的看着锋补天;终于一声长叹。嗯到这个弟子自从在襁褓之中,就收为徒弟,不惜留下三年,为她打造根骨;疏通经脉;其后更是每一年都要下来看看,每一次都要留一段时间。

        直到最近需要她自己冲破瓶颈,才少来了几次。

        可以说,这介,弟子的成长,每一段,都有自己的足迹;从牙牙学语直到现在,她在自己的心里,又岂止是徒弟而已?

        自己修炼冰心彻玉骨,终生没有儿女,未尝没有将铁补天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来教导?;ǚ蚜硕嗌俚男难 ?br />
        她定定地坐着,无神的想着心事良久喜久,才缓缓站子起来走到铁补天身前温声道:,“罢了,你还是一国之君需要这东西就赠与你吧。为师留着,实在是也没有太大的用处了?!?br />
        她接过来,又亲手给铁补天挂在了脖子上。

        铁补天泪流满面,哽咽不能成声,呜咽的说了一声:“师父……”就投进了师父怀里,紧紧地拖住了师父。

        兰梅仙替她整理着玉牌,眼中含泪,笑道:,“痴儿;傻丫头啊……真不知道你这一生该怎么……唉!?!?br />
        突然神情一怔,道:“这是什么?”

        就在此竟,兰梅仙突然闻到了一股极为细微却精纯到了极点的药香顿时心中大惊失色!

        突然手指一挑,一斤,紫晶玉瓶从铁补天的怀中跳了出来。

        看着紧密封冇锁的紫晶瓶,竟然仍能够透出这样细微的药香,兰梅仙脸色大变挥挥手道:“你们先出去。丶,

        两个影子应声而出。

        兰梅仙神情沉重;缓缓旋开瓶口;旋到一半的时候,就有一股蒸腾的药力喷薄而出。

        她嗅了嗅顿时倒退两步;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紫晶瓶,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瓶盖盖上,紧紧握在手里,激身都颤求起来:,“这是谁给你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神色凌厉光亮的近乎吓人!

        “是……是一位异人“……因为我帮了他一次……,嗯,救了他一命……”,铁补天见到师父的可怕眼神,下意识的就将楚阳隐藏了起来。

        “异人……什么样的异人?”兰梅仙咄啡紧逼。

        “他千变万化的,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垩实面貌?!碧固煨闹懈枪思?。

        “你应该好好的感谢人家…………”兰梅仙瞪着眼看了她一会,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展眉笑了起来。

        铁补天明摆着不想说,但兰梅仙却是轻轻易易的就放过了这个话题,反而有些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将那紫晶瓶送回铁补天手中,呵呵笑了起来,越笑越是欢畅。

        “师父,您怎么了?”杨若兰和铁补天同时惶恐追问。难道师父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竟然神志失常?

        “我是笑,笑你因祸得福!?!崩济废墒娉┑拇笮σ簧?,竟然变得眉飞色舞,神采飞扬。杨若兰和铁补天心中诧异,实在想不到,刚才师父还是一毫心灰意冷的样子,为何竟然在突然间变得这么高兴。

        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原因?

        然后,兰梅仙开心的笑了笑,道:“甜甜,你再有八个月就要分娩了吧?”

        “是?!碧固旌熳帕车拖峦?。

        “哈哈哈……,好!”,兰梅仙大笑一声,道:“届时,我跟你师姐两人前来,为你贺喜!同时,还有一件重要事情要做!”

        她严肃的看着铁补天:,“切记切记,你的冰心彻玉骨神功虽然废了,但,万万不要将那份冰心力量散掉!此事关系到你一生,万万要记住我这一句话!”

        说到后来,已经是一字一顿,郑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铁补天虽然心中不解,却还是乖巧的答应了,道:“是,届时我一定恭候师父和师姐?!?br />
        “嗯……不妥不妥;”兰梅仙又踱了几步,道:“此事事关重大之极,我若是回去再回采……难保你这傻丫头又做出什么蠢事,那可就是万事俱休!我就干脆不回去了,我还是留下来看着你吧?!?br />
        铁补天和杨若兰面面相觑,瞪目结舌。

        “若兰,这一次我就不陪你回去了。你自己一路小心吧?!崩济废纱蚨酥饕?对杨若兰道。

        “是?!?br />
        “另外……上三天尝绷那此事情一一一一一一就暂时全部放下吧!一,兰梅仙哼T哼,道凶刀心贮许损失,无所谓了?!?br />
        杨若兰有些心脏狂跳的感觉:些许损失?那里师父可是足足铺开了一万块紫晶,而且,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一旦损夫……就是一万块紫晶没有了??!这几乎是相当于一个上三天小型家族的所有历代库存的总合!

        师傅居然说不要就不要了?

        要知道,铁补天怀孕到分娩,还有八个月时间,这段时间里;兰梅仙足足来回十几次也是绰绰有余的,绝不至于耽误什么事。如今,居然要全部放弃等候铁补天分娩?

        太怪了!

        杨若兰正要追问,却听见自己耳朵里传来一个细如蚊蛐的声音。聚音成线!

        “若兰,你回去的时候,路过中三天,顺便将那个楚阎王给我狠狠的教刊一顿!只要不打死,打成全身残疾也无妨!”,

        乃是兰梅仙的声音:“敢对我的徒吊始乱终弃,绝不可轻饶!”

        杨若兰嘴唇动了动,她可没有师父聚音成线的能力。目光一斜,看向铁补天的小腹。

        “不要告诉他!这笔账,等老身亲自跟他算!”兰梅仙冷冷一哼:“留着那个混帐的命;暂时不要让他来打搅你师妹的心境!”,

        顿了顿,又道:“此事不要让你师妹知道!”

        杨若兰点点头,心中也有一股狠劲;那混蛋就这么不负责任的拍拍屁股走了,简直是罪无可赦!就算师父不说,我也要去教训他!

        一场风波,竟然就此归于无形。

        兰梅仙跟在铁补天身边,回了皇宫??蠢词谴蚨酥饕庖翟谔固焐肀吡?。

        似乎这一竟在她心中,无论任何事情,都不如自己这个已经废了全身修为的小徒弟重要!其小心翼翼之处,连铁补天也是惊讶的合不拢嘴。

        楚阳现在,已经逼近了定军山!远远看去,定军山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石凳子,挺拔而起的一座山峰,巍然矗立,却似乎又在冲霄之势的势头上被人拦腰一刀斩断!

        如此一座大山,千丈之上,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平台!

        整座山的上半部分,不翼而飞!

        “传说这定军山,在很久之前,晨风至尊与流云至尊两位至尊曾在此对战;其中晨风至尊打得兴起;以所有力量化作一刀平斩,流云至尊冲霄闪避;刀气纵横,将整个定军山的上半部分一刀摧毁!散落止,下,就是现在定军山下的乱石平原?!?br />
        纪墨站在山下,看着定军山,无限崇敬的说道:,“这定军山也变成了这个样子;山顶平滑如镜之后世人物稍加整理,就变成了四面高起来,中间一大片平地的天然决斗擂台!”

        楚阳看着这定军山,遥想当初一战,想到两位至尊惊天之战,一刀竟然摧毁一座大山,如此威力,不由心驰神往。

        “当然,这只是传说?!奔湍α诵Γ骸八膊恢勒婕??!?br />
        “这不是传说?!背粢饽钪?剑灵突然出声,沉声对楚阳道:“晨风、流云确有其人,这场大战的确发生过……,

        楚阳点点头。

        纪墨还待再说,但纪铸已经打着哈欠揉着眼睛无精打采地走来,懒洋洋慢吞吞地道:“你们怎么这么墨迹?还不快上去……等什么?”

        这句话说出来,连楚阳都想打他一顿!妈的,若是说墨迹,普天之下也再也没有一个人能比你纪铸墨迹了!你丫居然还有脸说。

        纪墨大大的翻了个白眼,头也不回,拉着楚阳就走。两人都没回头,都是一个想法:唯恐一回头看到纪铸这混蛋在抠脚丫子,那么刚才好不容易吃下去的饭就全浪费了。

        往前走出一段路,正要拐过山脚进入上山道路的时候,突然听见前面一声长啸轰然响起,震得群山回应!

        一个雄壮的声音大声喝道:“梦落!我只问你,你交,还是不交?!”

        楚阳与纪墨对望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答垩案:这是董无伤的声音!不知为何,他居然与八大公子之一的梦落对上了?

        两人正要加快脚步,突然又是一声怪腔怪调的狼嚎声音接着传出来:“嗷呜m。你他冇妈的梦落!嗷呜~“你奶奶的交也不交?嗷呜m信不信老冇子现在就一屁崩了你妹的?!嗷呜…………”

        楚阳几乎喷饭:这声音的主人实在不用猜测,除了罗克敌罗二少,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发出来!

        纪墨激身一个激灵,脱口而出:“狗大姨!我垩日!是老冇子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