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三十章 如此傻丫头

    第三十章 如此傻丫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掌风破空,发出‘咻’的一声,一股淡淡的白烟,竟然在空中弥漫开来!

        铁补天闭上眼睛,两手紧紧地捂在小腹上,脸上掠过一丝不舍和愧疚。两行清泪缓缓滑下……

        楚阳,我保不住我们的孩子了……

        “师父!”杨若兰经过一次这样的事,当然知道现在的师父已经震怒到了什么地步,早有防备,急忙一步过来,双手架起了兰梅仙的一掌。同时一脚踢在铁补天身上,将她的身子踢得平平的滑了出去。

        “手下留情!”这时,杨若兰才来得及说出这四个字。

        兰梅仙飞起一脚,将杨若兰砰的踢了出去,厉声道:“你没资格来劝我手下留情!”她惨笑一声,道:“我一生收了两个弟子,第一个弟子未婚破身,冰心彻玉骨神功半途而废!如今,第二个弟子居然未婚先孕!更加是……”

        “这是我毕生的希望??!如今,尽数化作泡影!”兰梅仙说着说着,只觉得一股窒闷之气直冲心头,竟然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狠狠道:“不杀你……我如何泄得了心头之恨!”

        “师父……可是您纵然要惩罚,也要问明白事情经过啊……说不定师妹也是受害者,被强迫的啊……”杨若兰来不及阻拦,拼尽力气大叫一声。

        “嗯?”这句话让兰梅仙的头脑一清,停止了动作,看向铁补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父……”铁补天深深吸了一口气,仰起脸,道:“是弟子心甘情愿的……”

        “**!”兰梅仙大怒:“那些臭男人有什么好?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这样的……一而再,再而三……”她悲愤的说不出话来,手指头也在哆嗦着。

        “师妹,到底是怎么回事?”杨若兰走到铁补天身边,柔声问道。

        铁补天低着头,踌躇了良久,感觉到杨若兰的善意,低声道:“我的男人……我深爱的男人他……他为了帮我,中了媾蛟之毒。而当时……只有我自己在他身边……”

        “媾蛟之毒……”杨若兰和兰梅仙同时脱口惊呼。

        “我也没有想到,就只是那一次,竟然会有了孩儿……可我并不后悔,反而很满足?!碧固斓妥磐?,但声音却很坚决:“我知道,这辜负了师父的期望,弟子很内疚对不起师傅……可是……”

        她抬起头看着兰梅仙,轻声道:“师父……请原谅弟子,若是事情再重来……我还是会救他……而且,就算旁边有别的女人,我也……绝不会让!”

        她的绝色的脸上滴着泪水,说起这件事,更是羞红一片;但却是毫不犹豫,毫不迟疑;说出了最心底的话。

        “唉!”兰梅仙一声长叹。闭上了眼睛,整个人似乎在这一刹那间衰老了数十年!

        她出身于大家族,自幼由于资质特异,被异人收为弟子,从此后一生的时光,就全部在修炼冰心彻玉骨神功;但却因资质所限,到了最后一重,却是无论如何也冲不过去。

        早在四十年前,她就已经达到了这个瓶颈,却冲不过去,知道自己今生可能仅止于此;于是就收了杨若兰这位身俱玉骨的传人;但却没想到,杨若兰长大成人,修炼的功法眼看就要登堂入室的时候,却深深地爱上了楚飞凌!

        兰梅仙虽然重视传承,但也体谅弟子的难处,毕竟,独身一生,并不是每一个女子都能够忍受的。所以放杨若兰回家族成亲。自己心情郁闷,出来散心,却见到了铁补天。

        这才又动了收徒之念……没想到现在铁补天居然也是如此,走上了大弟子的老路!

        顿时万念俱灰!

        徒弟的爱人中了春毒,而且是最霸道的媾蛟之毒,难道让徒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人死,而自己能救却不救?

        兰梅仙自问自己也做不出这等事来。

        既然如此,还说什么?

        良久,才黯然道:“起来吧,是师傅没福,命薄,收不起你们这两个大富大贵的徒弟……”这句话说出来,心中也想开了。事已至此,又能说什么?说什么还有用?

        杀了铁补天又能如何?

        更何况,一尸两条命啊。

        “多谢师父……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呜呜……”铁补天感激的磕了两个头,想到师父毕生的梦想就在自己手中破灭,但却是就这么原谅了自己,不由得更加内疚起来??吹绞Ω改咽艿难?,更是心如刀绞。

        杨若兰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铁补天,但,将心比心之下,知道铁补天若是被师父盛怒之下一掌劈死,恐怕师父这一生也将闷闷不乐,心魔缠身。

        毕竟,胎儿是无辜的。

        杨若兰自己就丢过孩子,到现在依然耿耿于怀,无时或忘,岂能不明白一个母亲对孩子的心意?

        那是天下任何东西任何宝贝,也代替不了的!

        “哎……只是你现在,也难啊……”兰梅仙叹息一声,压住心头失落,道:“你现在身为皇帝,男人只能在暗处,而你却又身怀有孕……这……”

        想来想去,也是觉得自己的这个徒弟真是处境艰难。

        “那个男人呢?”兰梅仙脸上的皱纹在这一刻似乎堆了起来,无力的挥挥手,道:“叫他来,我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你为他付出这么多……无论如何,也不能辜负了你……否则,老身在此立誓,就算苍天护着他,也要杀之!”

        “那个男人……”铁补天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师傅,心里又是心酸,又是愧疚,又是惶恐,嗫嚅道:“他……他……”

        “他怎么了?”兰梅仙顿时一哼:“放心吧,既然已经饶过了你,我哪里还有兴趣对他出手?”

        “他不在这里……”铁补天费了好大得劲才说出来。

        “嗯?”兰梅仙眉头一皱,不悦地哼了一声。

        “是真的不在;他……他已经走了?!碧固斓?。

        “走了?走到哪里去了?”兰梅仙顿时不悦,道:“难道他不知道这里还有他的女人?而且他的女人就要为他生孩子?这个时候,居然走了?”

        杨若兰也是心中有些不满:哪有这么不负责任的男人?这种男人,简直混账!

        铁补天期期艾艾,不知道如何说才是,终于挤出一句:“请师父不要问了……弟子……弟子一切都是心甘情愿……”

        “不要问了?”兰梅仙哼了一声,眼中冷色一闪,扬声道:“影子,你们两个给我进来!”

        铁补天顿时脸色煞白。

        影子……是绝不可能瞒着师父的。

        两个影子闻声走了进来,见到铁补天无恙,都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件事,你们知道么?”兰梅仙下巴向铁补天点了点,森然道:“不要说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

        两个影子顿时张口结舌。

        没想到这么为难的事情,居然来问自己两个。

        自己两个可是欠了楚阳的大人情!怎么能将他出卖?

        “嗯?”兰梅仙危险的冷哼一声,怒火又要抬头。

        今天可真是怪了,徒弟违抗自己的命令;乃是事出有因,情有可原,倒也罢了,没想到这两个家伙居然也想违抗?

        “这个……”影子一头冷汗,道:“老祖宗,这件事我们也是知道的不大详细……”

        “说!”兰梅仙怒火大炽,一拍桌子,顿时整个帐篷连同地面也跟着跳了跳。

        “师父,我来说吧?!碧固熘勒饧轮站渴锹鞑还?,见影子为难,站了出来,淡定的道。

        众人的目光转向了她。

        “他姓楚,叫楚阳?!碧固烨嵘档?。

        杨若兰神情一震:姓楚?

        铁补天清理了一下思绪,从楚阳进入铁云城开始,一路说到最后在楚阳的手中大败金马骑士堂,奠定铁云胜局之后飘然而去……

        “这么说……他竟然还不知道???”兰梅仙这下子是真的震惊了!

        自己的徒弟啥也付出了,而且,无怨无悔的在等着给人家生孩子,而那位始作俑者居然还是屁股一拍逍遥自在去了,居然毫不知情!

        “我……我真……”兰梅仙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铁补天:“……老身活了三百五十八年……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傻……傻丫头!你你你……你真是傻得到了极点了??!”

        “师父……弟子也想与他在一起,可弟子是铁云君主。注定不能在一起,而他心中,另有所爱,弟子……弟子……”铁补天说着说着,接触到兰梅仙寒凛如冰的目光,低着头,不说话了。

        “哼!另有所爱?!”兰梅仙哼了一声,道:“楚阎王……楚阎王……哼!好一个始乱终弃的楚阎王!”

        “他没有始乱终弃……”铁补天弱弱的辩解。

        “你还在傻!你究竟要傻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兰梅仙怒极。

        就在这时,突然空气之中一阵氤氲,在杨若兰的身前,一团淡淡的烟雾慢慢的凝聚成形,变成了几个字。

        兰梅仙哼了一声,又被这件事气的头发晕:“杨若兰,你好??!冰心彻玉骨废了也就废了,你居然还将废掉的冰心彻玉骨化作了天地两心通,彻底的消灭了冰心彻玉骨的力量!你好,你非常好!不愧是我的好徒弟!”

        杨若兰脸色顿时尴尬了起来。

        却是顾不得师父的责备,看向那刚刚演化出来的字迹,不由一阵惊喜:“师父,找到了!飞凌找到了玄阳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