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十九章 是谁的孩子?

    第二十九章 是谁的孩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那白纱蒙面的女子也是一喜,道:“这么巧,那就麻烦师父了?!?br />
        黑纱蒙面女子有些恨意的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往山下飘去;边走边道:“你这位师妹,比你的根骨还要好一些,你是玉骨体质,而她,是玲珑冰心?!?br />
        “玲珑冰心?”那位白纱蒙面女子娇躯一颤,喜道:“恭喜师傅?!?br />
        黑纱蒙面女子哼了一声,道:“二十年前,你那冰心彻玉骨神功已经修到了关键时刻,只要再进一步,就能够登堂入室;而你却被楚飞凌迷得神魂颠倒,竟然……破身!让为师毕生梦想破灭,为师恨之入骨,也伤心至极;数次想要将你毙于掌下!可惜,终究是师徒情深,不忍下手……”

        白纱蒙面女子颤了颤,道:“是若兰辜负了师父栽培。罪该万死?!?br />
        “罢了,往事都过去了?;固崴魃??”黑纱蒙面女子叹息一声,道:“在你大婚之日,为师心如刀绞,只派人送去了贺礼,却没有亲身道贺;而是只身一人,游历九重天?!?br />
        “那一日,来到了这下三天,恰逢铁云国主太子降世;举国欢庆!甚是热闹,为师静极思动,就去看了看,却无意中发现……那襁褓之中的太子竟然是一个女娃娃,而且……竟然身具玲珑冰心这种绝世体质,顿时喜出望外!”

        黑纱女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口气之中,依然带着一丝如释重负。

        “那是师傅的慧眼;也是小师妹的福缘;更是苍天有意补偿师父?!卑咨疵擅媾映现康氐溃骸耙残铱魇Ω刚业搅诵∈γ?,否则,徒儿这终生负疚,也是难免……”

        “哼哼,就你会说话;当年你这丫头可也是将我哄得欢天喜地,结果还不是跟人家跑了?”黑纱蒙面女子哼了一声,道:“不过这一个,铁云国主是当做太子来养的;因为他接二连三生的,全是女儿……”

        “到了这小丫头,终于有些绝望,开始未雨绸缪?!?br />
        “当时我就找到国主,露了几手功夫,将这小女娃收归门下。并赐予天机难测幻影玉!”黑纱蒙面女子舒畅的舒了一口气。

        “师父对小师妹也是煞费苦心啊?!卑咨疵擅媾尤滩蛔⌒闹屑ざ?;那‘天机难测幻影玉’,一旦戴在身上,就连至尊降临,也看不出其中深浅。一向是师父的随身之宝,整个九重天,也难找出第二块。师傅竟然舍得将这样的宝贝,赐予了小师妹。

        “另外,为防万一,我不惜违背自己一向的作风,暗中下手,破坏了铁云国主铁世成的生育能力……”黑纱蒙面女子有些内疚的道。

        “???师父!”白纱蒙面女子娇躯一颤,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师父。

        “这样一来,甜甜就是唯一的继承人;而且又有幻影玉;再加上又是皇族身份,身处深宫;基本接触不到几个男人,我就不担心她会有什么情感纠葛了……”黑纱蒙面女子长叹一口气,道:“只是此事,未免太对不起铁云国主……”

        白纱蒙面女子默然,心道何止是对不起?您都让人家断子绝孙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飘飘到了山下。黑纱蒙面女子咦的一声,道:“果然是那孩子,只是……这傻孩子,呆呆的站在那里做什么?”

        白纱女子循声看去,只见两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大军?;ぶ?,都在出神地仰着头,静静地不动。

        两人心意相通,同时飞掠而起,向着那个方向落下。

        “什么人?!”守卫一声大喝:“?;せ噬?!”

        千军万马同时弯弓搭箭!

        无数高手疾跃而出。

        两个影子鬼魅一般出现,看向两个人影,突然身体一震,喝道:“不要放箭!是自己人!”

        同时,铁补天也看到了那两个人影,眼中突然露出极端复杂的神色,然后她就立即镇定下来,缓缓举起了手,喝道:“莫要放箭!”

        三军登时不动;已经跃起的众位高手护卫,也顿时泱泱的落了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两个女子已经到了铁补天身前,黑纱蒙面女子看着铁补天,眼中露出欣慰的神色,点点头,道:“甜甜,你如何?”

        “师父……”铁补天就要上前拜见。

        “去你的大营之中吧,这里人太多,你毕竟还要维持皇帝的威严?!焙谏疵擅媾雍苁巧平馊艘獾牡?。

        “是?!?br />
        四个人来到营帐中,严令不准任何人进入;两位影子满脸的担忧之色,在外把守。

        乌倩倩本要留下,她知道现在铁补天极为危险,但却被铁补天请了出去。等会若是师父知道了这件事,绝对会大怒,乌倩倩在这里,难免会殃及池鱼。

        “师父,您老好久没来了?!碧固烨鬃匀テ懔瞬瓒松侠?。

        “想你了,就来看看你?!焙谏疵擅媾游⑽⒁恍?,道:“再说,你师姐也有些事,要让你帮忙?!?br />
        “???这是我师姐?”铁补天看着白纱蒙面女子,急忙行礼。

        “师妹好?!卑咨疵擅媾蛹泵Ψ銎鹚?,亲切地道:“我叫杨若兰,你叫我兰姐也行,叫我师姐也可。呵呵,咱们姐妹之间,没有那么多的礼数?!?br />
        “是,多谢师姐?!?br />
        “谢我做什么,我还要感谢你,继承了师父的衣钵,让她老人家心愿终偿?!毖钊衾嘉⑿Φ?。

        铁补天诺诺连声,心中有鬼,不由得有些进退失据。

        “摘下幻影玉吧,我看看你现在修炼到了什么地步?!焙谏疵擅媾哟认榈牡溃骸耙阅愕淖手屎团?,此刻,想必已经快要达到我的要求了。呵呵?!?br />
        铁补天怔住,良久,突然噗的一声跪了下来,道:“师父恕罪!弟子……”

        “怎么了?”黑纱蒙面女子一怔,慢慢的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脸上眼中的笑容慢慢敛去,沉声道:“怎么回事?你何罪之有?”

        铁补天心一横,将幻影玉摘了下来,低着头,站在黑纱蒙面女子身前。

        只见秀发如云,杏眼桃腮,风姿绰约,风华绝代;真是一位绝色美人!杨若兰正要夸奖几句,突然似乎发现了什么,一下子张大了小口,险些惊呼出声,急忙用手紧紧捂住。

        黑纱蒙面女子却是‘腾’的一声,猛的站了起来!竟然带的椅子啪的一声翻倒在地!

        以她的修为,竟然带倒了椅子,可见她心中的震动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怎么回事?”黑纱蒙面女子一字字的问了出来,脸上的蒙面黑纱,无声无息的变成了一片粉尘,一阵滔天的杀气,刹那间席卷了整个天外楼山脉!

        外面数万大军,人人战战兢兢,同时心跳如擂鼓,感觉这天气似乎在一瞬间从炎热的夏天到了寒冷的冬天!

        “师父……我……”铁补天跪在地上,哀怨的道。

        “不要叫我师父!”黑纱蒙面女子一声大吼,声音凝聚,如同巨雷抛出,在帐篷内却不显的怎么响亮,随即音波冲出帐篷,砰然爆散。

        隔得最近的几匹马,惨嘶一声,倒在地上,七窍流血,竟已死去!守卫着御帐的数百侍卫,同时七窍之中喷出鲜血,软软倒下。

        连两个影子,也是身躯猛地颤了一下,脸上白了一白。

        “师父……息怒……”杨若兰担忧的看了一眼铁补天,急忙上前劝解。

        黑纱女子脸上黑纱已经粉碎,露出一张风韵犹存的脸,脸上虽有皱纹,却不明显。这张脸平常定然是镇定从容而且很是和蔼可亲的雍容脸庞;但此刻,却是寒霜密布,杀气凛然,一种暴怒到不能遏制的情绪,笼罩了她的全身。

        “你……眉峰逸散,肌肤舒展,腰臀变位;分明已经不是处子之身!”黑纱蒙面女子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咬牙:“冰心彻玉骨,冰心彻玉骨……情欲熏染之后,冰心何在?如何还能存在?!”

        铁补天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是谁干的???”黑纱蒙面女子一声厉喝。

        “师父……”铁补天连连磕头:“请您饶恕弟子……”

        “饶恕你……”黑纱蒙面女子身子一闪,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两根手指搭上去,神情更是一震,突然仰天狂笑,声音凄厉:“好!好!当真是好得很啊好得很!我冰心仙梅兰梅仙真是收了一个好徒弟??;修炼冰心彻玉骨神功,竟然修炼到怀了孽种!”

        一边的杨若兰顿时娇躯猛震,不可置信的看着铁补天,做梦也想不到,这位小师妹竟然如此大胆!简直比自己当年还要猛上几分……

        不仅破了冰心玉骨神功,而且连孩子也怀上了……

        “这是谁的孽种?!”兰梅仙整张雍容的脸都扭曲了,狰狞的问。

        铁补天闭上了嘴巴。

        “谁的孩子?”兰梅仙大怒:“谁给你破的身?!”

        “是……”铁补天咬着牙,突然缓缓磕两个头,抬起头来,神情坚定,道:“师父不必问了,这是我男人的孩子……弟子只求师父看在往日情面上,看在腹中胎儿份上,暂时饶过弟子一命。等孩子出世,弟子愿意任凭师父处置!”

        “你竟然还嘴硬不说?”兰梅仙气得胸口剧烈起伏,眼中掠过狂暴的杀机,厉声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我现在就毙了你!”

        手掌一立,杀气狂涌,闪电一般向着铁补天头顶劈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