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十八章 情到深处终不悔!

    第二十八章 情到深处终不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番话,可是君惜竹收服自只手下凡员女将的最犀利的武器!基本上,只要是女人,听了这番话,那就立即沸腾了……。

        正要将莫轻舞向这方面了导,没想到在所有女子身上都是百试不爽的妙计,居然在这小小的丫头片子身上失败了……。

        这如何能够不郁闷!

        一边的君麓麓唧唧咕咕的笑了起来。

        看到自己的姐姐无往而不利的说辞,居然在一个小丫头面前吃瘪,君麓麓就忍不住好羌

        “咖…怪我!”君惜竹一脸失落:“你只是叮)女孩而已,还不是女人……,不明白这些事情?!?br />
        莫轻舞天真可爱的笑起来:“楚阳哥哥识」怎么做,我就怎么做?!?br />
        君惜竹长叹一声,无计可施,再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好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眼不见心不烦!郁闷了……,也不知道你那楚阳哥哥有啥大本事,居然将这么小的一个小丫头就迷得这么神魂颠倒的……。

        车轮滚滚,马蹄阵阵,距离定军山,已经是越来越近了……。

        君惜竹闭着眼睛,心中思绪早已经飘到了另一个方面。冰雪荒原……,九级灵兽?若是将灵兽的内丹炼化,自己会不会再进一步?

        君麓麓在想:蔚哥哥现在在定军山,想必是玩的很开心。这个家伙,竟然这么长时间也没写封信来,等我见到他,非得狠狠的收拾……

        莫轻舞心中在想:楚阳哥哥……,楚阳哥哥你快来哦,我想你了呜呜……,刀刀没了,鞘鞘也被我扔在家里了…小舞好可怜呜呜…

        下三天。

        铁龙城和武狂云依旧在南征北战,铁云国的版图越来越大;而在铁云城,也已经是一片欢腾,政务也完全走进正规。

        补天阁扩建之后,雄踞在铁云城,成为铁云独特的象征。

        里面,楚阎王的密室之中,乌倩倩黑衣黑袍,气度森严,金色面具,充满了冷酷之意,正在看着一张张公务批文口

        最里面,暗门轻轻一动,然后缓慢滑开。一个明黄色的身影缓缓现出来,走了进来。

        “你来了?”乌倩倩轻声地道。

        “嗯?!碧固斓呐圩右廊缓芸泶?,走到乌倩倩对面坐下,痴痴地看着那一张金色面具,眼中柔情四溢。

        “怎么样了;有没有感觉?”乌倩倩站起来,很是好奇的来到铁补天身前。

        “才两个月,能有什么感觉?”铁补天白了她一眼,道:“我见书上说,最少要五六叮)月,才能感觉到他动弹……?!?br />
        “这么晚?”乌倩倩瞪大了俏丽的眸子,惊诧。

        “不过,我能感觉到他在一天天的成长……”铁补天微笑着,手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脸上一片温柔。

        “我摸摸…”乌倩倩凑过来,刚要伸手,却觉得脸上的面具有些碍事,伸手就想摘下来。

        “不要……”铁补天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眼中露出祈求之意:“楚郎,不要揭下面具……”。

        不揭下面具,你就是我的楚郎;揭下了面具,我连幻想也没有了……。

        看着铁补天眼中的祈求,乌倩倩突然怔住。

        她怔了许久,眼神终于活泛过来,伸手轻轻抚上铁补天的脸,柔声道:“爱祟…,苦了你了?!?br />
        声音赫然已经变成了楚阳的声音。

        铁补天身躯一颤,闭上了眼睛,轻轻抓住那只手,贴在自己脸上,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多少次曾经在梦里出现的声音,一脸的恬静幸福,柔声道:“为楚郎生儿育女”我不苦?!?br />
        她的声音中,深情似海,透露着那样执着的无怨无悔,却似乎有些空洞,似乎是穿越了时空,向着那个已经离去的心爱的人,说出来这一句话。

        密室中的气氛似乎突然间的凝固了起来。

        良久,乌倩倩擦了擦眼睛,道:“有一件事,我在考虑要不要让你知道?!?br />
        “什么事?”铁补天见她恢复了自己的声音,脸上闪过一丝失落。

        “这一份情报…你看看?!蔽谫毁淮泳碜谥?,抽出来了一份,薄薄的一张纸。

        铁补天一看,不由的身躯猛的颤抖起来,眼中泪水刷的流了下来。

        上面只有几句话:“禀御座,天外楼之外,火焚石壁上,突然出现奇事;整个山壁被人削平,上面刻了五个大字:甜甜……,小甜甜……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痕?!?br />
        但铁补天已经怔??!

        “甜孙……小甜甜……?!碧固爨哪钭?,眼中神色一片散乱。

        那一日,楚阳就在自己面前…木然而立。

        那一日

        楚阳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声音嘶哑的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名字?

        铁补天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觉得眼中有些湿润,低沉地道:“我也不知道她姓什么,只知道她叫……,甜甜:她说,她的父亲很宠爱她,一直叫她……,小甜甜……?!?br />
        “甜甜……小甜孙…?!背舻纳艉艿统?,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在他胸中激荡。听着楚阳口中叫出这个熟悉的名牢,铁补天突然心中一酸…,感觉自己的眼中,有眼泪在酝酿……

        “小甜甜……小甜甜……?!背舯业男α诵?,道:“想不到我楚阳,竟然还欠下了如此一份情债?!?br />
        “她葬在那里?”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明日一早,我就走了,先去天外楼,去看看那为我付出了一切的小甜甜……”

        铁补天的身子摇摇欲坠,眼中突然射出了一种极致的幸福的神色,感觉自己的头脑一阵眩晕,喃喃地道:“我要去看看……,我要去看看那几个字!”

        她幸福的咬着嘴唇,扬起了脸:“那是我的男人刻下的我的名字!”

        “我现在就要去!”

        乌倩倩咬着嘴唇,羡慕之极的看着铁补天眼中满满的幸福:只觉得心中酸涩无限。

        她有!她什么都有!她有你的孩子,有你写的他的名字,有你给她打的江山……,而我,什么都没有,我连自己都没有了成了替身,还要替你照顾你的女人,照顾你的孩子……,你就不能也给我一段回忆么?

        这么久了……,你都没有抱抱我……。

        我好羡慕你知道么?

        铁补天已经站了起来,在这一瞬间,她似乎又恢复了帝王的威严,几步走出了门口,淡淡道:“传旨,摆驾出宫!”

        她甚至都没有顾忌,自己是从地道来的。此刻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在铁补天走出去之后,乌倩倩又怔怔的站了一会偌大的密室,突然觉得空荡荡的。但却又似乎很拥挤,因为……,充满了某人的影子,满满的,满满的……。

        这里,楚阳曾经躺在这里睡觉,这里楚阳曾经在这里看书,这里,楚阳曾经皱着眉头来回踱步,这里……。

        那一袭黑袍呃…

        乌倩倩的眼泪禁不住刷刷的落下来。抚着身上的黑袍乌倩倩眼中又露出了淡淡的满足,轻声的、喃喃地道:“楚阳,或者你不会知道……只要你还穿一天黑袍……我就能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直到中三天、上三天……”

        然后她就站了起来,擦干了眼中的泪水,大大的喘了几口气,然后就缓缓走了出去。一袭黑袍,阴森寒冷,眼中锐利森冷,杀机盎然!

        一声皇令万马奔腾!

        一支队伍,走在大路上,杏黄色的旌旗招展,旌旗上金龙飞腾。

        不日,已经到了天外楼山外那断崖前面。

        铁补天跨出御辇,站在断崖下,久久的仰着头,看着断崖上楚阳用??坛隼吹哪俏甯鲎?,一时间心中巨浪翻滚,心潮起伏,很想大哭一场却又很想幸福的笑一笑。

        心里的酸涩思念,在这一刻竟然似乎绞在了一起,酿成了一杯醉人的酒酸甜苦辣,就在这一刻齐齐涌上心头。

        第一次见到楚阳,他在万马千军面前如同天外谪仙,一掠而过;但两人的眼神,却奇迹一般的对在了一起!

        第二次,在楚阳的天兵阁,自己化作少女,去看他的剑。第三次,与楚阳在补天阁外湖边凉亭,倾吐深心。

        一幕又一幕的往事,烟云一般涌进脑中,铁补天怅然而立。

        那一夜……那一夜…,楚阳重伤,身中春毒,昏迷不醒;铁补天不惜以未经人事的女子之身,为他解毒…,谁能知道,谁能知道,作为一个女子来说,那是如何的羞耻之事?

        那是……怎样的奉献!

        可是我无悔!铁补天心中默默地道。

        她就这么站着,一身明黄色黄袍,在风中飞扬而起。如同雕塑一般,一动不动。楚阳,你可知道,甜甜就是我,我就是甜册…。你的小甜甜!

        原来从你手中写出甜甜这几个字,竟然是这样的好看……。

        在她的身后,乌倩倩一身黑袍,阴森恐怖,金色面具,狰狞可怖。她同样也在仰着脸,看着石壁上这几个字,眼神之中,是深深的羡慕。

        大军静静地驻扎在远处,一阵风过,两人衣袂飘飘;在黄沙漫卷之中,显得是这样的孤独……,孤零零的……。

        似乎天地之间,只有这两人……。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均是感觉到一种由衷的孤独寂寞,似乎在刹那间闪电一般袭进了自己的心田。

        一种凄凉的感觉,油然而起。

        而这时,在高高的山顶,正有两个人看着这一幕。

        两个人都是身材窈窕,风姿绰约;其中一人,黑纱蒙面:另一个却是白纱蒙面。

        黑纱蒙面人眼睛一亮,微笑道:“看样子,是皇家的卫队;说不定,你那位师妹也来了;若兰,你不必着急;我让她帮你找找?!?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