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二十三章 我叫君惜竹!

    第二十三章 我叫君惜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还不快去找?!”莫星辰一声大吼,莫氏家族整个的行动了起来。

        按照一般的说法,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能跑到哪里去?就算跑出十几里路也不过如此吧?就算是世家子弟,跑出个几百里……在十一岁的时候应该算是很牛叉了吧?

        所以一开始莫氏家族的人都很轻松,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但……

        连续搜查三天之后,大家的脸都黑了下来:整个莫氏家族的地盘几乎被掘地三尺,莫轻舞踪影不见!

        莫星辰咆哮大怒!

        大长老莫无心漠无表情,看着莫星辰在训斥手下,良久,莫星辰一挥手,喝令所有人滚蛋,坐在一边生闷气。

        “小舞可能是决意要离开家族?!蹦扌牡氐溃骸八?,此刻恐怕已经走出了莫氏家族的地盘了吧?!?br />
        “何以见得?”莫星辰睁大了眼睛:“她一个小小女娃儿,呆在家族里面多好?这么绝情的跑出去!真是忤逆不孝之女!这么多年,我们莫氏家族那一点亏待了她?真真是气死我了!”

        莫无心眼光一闪,道:“自古女生外向,这一点亘古不移!小舞她……呵呵,星辰;这件事暂时不要张扬出去,一切保密!派人出去秘密寻找……与梦家的合作,不能中断?;樵?,继续维持。这……才是重要的?!?br />
        “是?!蹦浅缴似?,又担心起来:“可是小舞这么跑出去,江湖人心险恶,该有多危险?!?br />
        “危险……又如何?一个已经废掉的莫轻舞,你就算再牵肠挂肚,又能如何?她能为家族创造的利益,已经就这些了……”莫无心冷淡地道:“关键是你要看到家族利益!就算是小舞不再回来……但梦落也没有见过小舞吧?随便找个人顶替,也就是了。我们莫氏家族这样年岁的女孩子,应该还有不少吧……”

        “我明白大长老的意思了?!蹦浅匠聊艘幌?。

        “嗯,若是顶替,现在就要着手了,做好万一的准备?!蹦扌目菔莸牧成下冻鲆凰啃θ荩骸巴蛞坏绞焙虼┝税?,可就不好?!?br />
        “是?!?br />
        “不得不说,星辰你教育儿女……还是有所欠缺?!蹦扌某ぬ疽簧?,恨铁不成钢的道:“看看你的儿子,看看你的女儿……两个儿子争权夺利你死我活,一个女儿不顾养育之恩,不知报效家族,稍有不顺即离家出走……”

        说着,长叹一声,拂袖而去。

        莫星辰呆呆的坐了一会,突然脸色扭曲了一下,举起手掌一下子拍在桌子上,紫檀木桌子哗啦一声变成了一堆粉末,喃喃自语道:“什么叫做两个儿子争权夺利你死我活?那是我儿子优秀!别人想要争,争得了吗?什么叫我女儿只遭受了小小打击?先把人从天堂打进地狱,又从地狱里捞出来利用,代价是一生……换做谁……谁能受得了?”

        “他冇妈的,我妈我女儿那是因为我是她爹……你又算个什么东西!”莫星辰扭曲着脸:“我骂行,别人骂……不行!哼……”

        这些话,当然是不敢明摆着说出来的。

        “哼,就算我知道你的苦处,等你回来,老冇子也要好好的教训你!”莫星辰说着也是拂袖而去。

        …………

        莫轻舞自从骑上快马,唯恐被家人追上抓回去,除了必要的休息,一直是快马加鞭,以最快的速度赶路,六天后,已经是越来越是荒凉,路上的行人,也是越来越少……

        但连续的骑马,莫轻舞娇嫩的身子怎么受得了?她虽然强忍着,但两条大冇腿内侧也已经磨得血肉模糊。实在不能再骑马了,莫轻舞只好休息一会之后,将伤口包扎了一下,改为步行;走一步,皱一皱眉头……

        “都说是闯荡江湖闯荡江湖……这闯荡江湖也累得很啊?!蹦嵛枘艘话淹飞系暮?,嘟着小嘴,道:“他们天天说的江湖跟画儿似地,说什么又有铁血又有柔情的,哪知道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哼,再也不信他们的话了……”

        皱了皱鼻子:“别的啥也没看见,就觉得蚊子不少……也很孤单……”

        一边抱怨,一边赶路。

        正在这时,后面尘烟大起,一队骑兵,飓风一般卷了过来,马上骑士都是黑盔黑甲黑色衣袍,就像是一朵巨大的乌云,狂卷而来。

        莫轻舞急忙拉着自己的瘦马,躲在了路边。

        马队轰隆隆从她身前掠过,马上骑士连眼角也没看她一眼;就狂风一般卷过去。随即就是一辆华丽的马车,有八匹神骏的黑色骏马拉着,马鬃飞扬,飞奔而去。

        但就在经过莫轻舞的身边的时候,突然马车里有人“咦”的一声……

        随即一声喝令,前面的奔驰的骑队竟然在刹那间止住,随即立即拨转马头,往回驰来。只是在顷刻之间,就已经回到原地,将莫轻舞一人一马,密不透风的围在了中间!

        “你……你们要干什么?”莫轻舞惊惶地看着。

        咯吱咯吱,马车驰了回来,停在她的面前。

        莫轻舞分明觉得,一股强大的气势,从马车上倾泻下来,隐隐感觉,马车里,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在看着她。

        所有骑士,甚至包括战马,在这一刻都是鸦雀无声!

        良久,一个声音慢慢地从马车车厢里传了出来,声音冰冷肃杀:“十一岁的武师?有趣的很啊?!?br />
        莫轻舞浑身一紧,强忍心中的害怕,弱弱的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马车里的人冷冰冰的笑了起来,突然严厉地道:“我现在在问你,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声音冷酷,透露着一股绝对的权威,清晰地表现出:一句话回答不好,就是人头落地的下??!

        莫轻舞被一股强大的气势震慑着,几乎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连自己的思想似乎也被禁锢一般,竟然情不自禁的就要说出实话。

        但就在这时,却是一股愤懑之情从胸口猛地冲了起来:我在家族被人欺负,没人看得起;现在出来了,居然随便碰见一个人就随意的欺负我?我莫轻舞生来是被人欺负的吗?

        突然一股强烈的叛逆之情冲起来,脑海中竟然一阵清醒,道:“我姓楚……我叫……楚……小阳……”

        “楚小阳?”马车里的人声音没变,但却让人感觉到有些好笑和意外的意思:“你从哪里来?”

        “柳河镇……”

        “到哪里去?”

        “去……沧澜战区……”

        “到那里去干什么?”

        “找人?!蹦嵛柰蝗痪醯米约涸剿翟绞橇骼鹄?。

        “找谁?”

        “找我哥哥……”

        “你哥哥是谁?”

        “我哥哥叫楚大阳……”

        马车里的人突然一声冷笑,慢慢的道:“不错,非常不错,一个十来岁的小家伙,居然能够在我的面前说谎,居然还越说越流利了……”

        “我没……”莫轻舞惊惶的道:“我没说谎……”

        “没说谎?”马车里的人淡淡的笑了笑:“既然没说谎,那我问你……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莫轻舞小冇脸苍白。

        “男的?”马车里的人一声冷哼,突然厉声道:“来人!将他衣服脱光了看看男女!”

        “不不……我是女的女的女的……”莫轻舞顿时两手紧张的抓住了自己衣襟,一下子蹲在了地上,大声叫道。

        马车里的人似乎噗的笑了一声,随即又冷冰冰地道:“你不是没说谎吗?”

        莫轻舞嘴唇颤抖,低下了头。

        “你也不叫楚小阳……你应该也不是来自柳河镇,更加不是去找楚大阳……”马车里的人淡淡地道:“不过,你去沧澜战区去找人却是对的?!?br />
        莫轻舞只觉得浑身的汗毛一下子炸了起来。

        “而你去找的人……”马车里的人淡淡地道:“应该是叫做莫天机吧?是不是啊,莫轻舞小姐?”

        莫轻舞毛骨悚然,这个人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直以为马车里的人是鬼魂,突然尖声叫起来:“你是谁?”

        “哼哼……”马车里的人不答,道:“前几天刚听说莫氏家族千金跑了,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真没有想到,你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子,居然孤单一人跑出来了四千五百里!当真是不容易……”

        随即就沉默,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然后干净利落的道:“将她带上来!如此送上门来的横财,如何能不要?等此事完了,派人分别去找莫天机和莫星辰;让他们两人各自出赎金,底价,两千万两!”

        里面一个声音道:“这样不妥吧……毕竟只是这么一个小孩子,也挺可怜的……找到了也就送她回家罢了……”

        那冷厉的声音断然道:“不行!莫星辰算是什么东西?凭什么我找到了就要给他送回去?他还不配从我手上不花一分银子就接人!莫天机同样没有这个资格!”

        他哼了一声,道:“分文不取,那更加不是我们的风格!”

        莫轻舞被人送进了马车,只见马车宽广的车厢之中,铺着的竟然全是冰熊的雪白皮毛,两边各有一个茶几,一边的茶几上,摆着一架古琴,座位上坐着一个温婉的少女,星眸如醉。

        对面,却是一个黑衣女人,约有三四旬,柳眉星眼,乌发如云,若是年轻个几岁,定可称为一代绝色;但脸上寒霜冰冷,眼神锐利如刀,她不必动,就充满了沉沉如山的气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此刻,她正冰冷的打量着莫轻舞,森然道:“莫小姐可能听说过我的名字,我叫君惜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