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十九章 巧遇纪二爷!

    第十九章 巧遇纪二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楚阳不知是哭是笑的猛的扑在地上,用手捶打着地面:“我的妈呀……我的爹呀……您可算是走了……憋死我了……这叫什么事啊大哥……”

        楚大少又哭又笑又叫的闹腾了好大一会,竭斯底里的发泄了一会。才爬起身来,看着这周围的景物,竟然有些陌生和惘然,刹那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似乎是缺少了什么,又似乎是得到了什么,总之是心情奇怪的要命!

        良久,才坐了起来,两手撑着下巴,怔怔的出神。一时间心绪纷乱,似乎有千万件事情同时在脑海中转悠,却又没有具体的思想……

        “你总算是完整了?!币饽钪械慕A槌ぬ疽簧骸肮材?,九劫剑主大人,你的心魔尽去!所余的,只是一些执念了……”

        “完整了?”楚阳怔怔的,无意识的问道。

        “不错,被父母抛弃,一直是你的心魔……虽然你从来没有说,但……这一份深沉的恨意,却一直在你心中,或者你自己没有发现,你每次见到别人在自己父母跟前的时候,总会嫉妒!所以你嫉妒每一个人!”剑灵无情的道:“你不接受乌倩倩,也有这个原因在内……”

        “这种恨,除了你的父母为你解开,再也没有别人能够为你化解!若是一直保持着这种恨意,等你冲进圣级晋级至尊的时候,心魔就会将你燃烧成灰烬!”剑灵庆幸的叹了口气道:“不过,连我也没想到,这一次你的心魔竟然解开的这么早?!?br />
        “嗯,剑灵,你说我现在不认他们,是正确的么?”楚阳一直耿耿于怀。自己的父母为了自己,已经苦了十八年!哪怕是一万颗九重丹,又怎么能够抚平母亲这十八年来心上的创痛?

        想一想这十八年来他们过的日子,楚阳就感觉到心酸。

        这么说起来,自己反而比自己的父母要幸运得多,因为自己虽然是孤儿,但却有师傅;而且,自己一直对这件事是充满了恨!

        无疑,充满了恨的日子,相比较于充满了爱的绝望的期盼,要好过得多。

        因为这十八年来,那慈母的一颗心,无时无刻的在撕碎,在滴血……那种痛苦,又岂能是常人所能够忍受的?

        “对!这是完全正确的!”剑灵无限的肯定的道:“你不要认为自己不认父母是不孝而有心理压力,实际上,你若是现在认祖归宗,才是最大的不孝!”

        “孝……不孝……”楚阳呢喃着,眼神茫然。

        “你是九劫剑主!这整个九重天,就是你抛不下的责任;纵然你不想,命运也会推着你去完成?!苯A槁牡溃骸澳阆衷诟久挥斜;ぜ胰说哪芰?,你认祖归宗之后,纵然什么都不干混吃等死,也必然会有人来查你这位楚家大少爷的来历?!?br />
        “到时候,包括你是天外楼的弟子,本是孤儿、化身为楚阎王、然后在一年半之内从一般的武者冲到剑王的事情,统统都会被翻出来?!?br />
        “到时候,九大主宰世家寻找九劫剑主,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你!”剑灵道:“纵然不能确定你就是九劫剑主,但对于九大主宰世家来说,却是宁可枉杀一万,也不会错过一个的!因为九劫剑主对他们的影响太大了……他们绝不会不介意覆灭一个所谓无辜的楚家的?!?br />
        剑灵轻轻地叹了口气:“你还没有与九大家族接触过,你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对手是多么可怕和庞大……我只问你,第五轻柔只是九大家族之中诸葛家族派出来的一个人……他难缠不难缠?”

        “难缠得很!”楚阳点头承认。心情跟着沉重起来,第五轻柔的厉害,又岂止是‘难缠’这两个字可以形容的?

        “所以……尽快寻找九劫剑第四截吧?!苯A樘玖艘豢谄?,道:“唯有找到了九劫剑第四截,尽快的提升实力……然后屏蔽天机……走一步说一步吧?!?br />
        楚阳沉思着,慢慢的道:“我想知道,若是我认祖归宗,混吃等死,放弃九劫剑主的之责,会怎样?”

        “你放弃不了的。那样做的后果会是……九大家族覆灭楚家,将你的家人杀的寸草不留,逼着你为了报仇也要走上九劫剑主的道路……这是两条路,你自己选一条吧?!苯A槔湫σ簧?。

        楚阳愕然半晌,狠狠地吐了口唾沫,道:“草!大不了老子将九劫剑交出去!老子不干这九劫剑主了还不成么?”

        “你说交出去就交出去?”剑灵嘲讽的哼了一声:“你咋这么能呢……你要真那么做,楚家照样没活路,你该是九劫剑主还是!除非你再死一回……”

        楚阳毛骨悚然,垂头丧气道:“那算了,还是先不认了……”

        “关键是实力……”剑灵轻飘飘的道:“有了实力……你就能认,没有实力……你就憋着……暂时您就憋着吧剑主大人!”

        楚阳怒不可遏,瞪眼道:“若不是……我就打你一顿!”

        “若不是打不过我……你就打我一顿?”剑灵怪笑了两声。楚阳今天送出去那么多的宝贝,剑灵心疼的要命;怎么能不趁这个时候好好的落井下石,狠狠打击他?

        楚阳冷哼一声,拍拍屁股站了起来,莫名其妙的突然感觉心情很好。

        再不理剑灵,大踏步的往前走去,一路轻飘飘的,如欲腾云驾雾,忍不住一边飞驰,引吭高歌起来,正是那一曲《江湖路》!

        “这一去,便是刀山火海不回顾;

        这一去,便是九死一生江湖路;

        这一去,便是傲笑天下从此始,

        这一去,便要直上九霄莫回头。

        这一去,管叫苍天从此逆;

        这一去,定让命运再轮回!

        这一去,伴你轻舞笑红尘,

        这一去,必将掀翻九重天!”

        …………

        一路高歌,楚阳如同一阵风一般的从大地上刮过,眼见前面一片密林,楚阳亢奋的唱着歌猛地刮进去……

        突然,一个破锣一般的嗓子大骂道:“嗷呜……狗大姨!这是那个**在嚎?妈的……打搅了纪二爷大便的兴致,找死呢吧……”

        楚阳一怔,接着唇角就露出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然后就是突然间勃然大怒……

        “嗷呜……狗大姨!他妈的的的……纪二爷抢媳妇正抢的郁闷……送过来一个出气筒……”随着一声怪叫,一个削瘦的家伙从树林里提着裤子一边扎腰带一边鼻孔朝天的走了出来,大马金刀的往路中间一站,拖着长腔一声叫唤:“嗷呜……是哪一个**?!”

        楚阳哼了一声,慢慢地走了过去,皮笑肉不笑的道:“哎哟嗬,这不是纪二少么?纪二少爷,您可真霸道啊……”

        “嗷呜……那是当然的肯定的!纪二爷向来在中三天响当当……呃……???!”纪墨鼻孔朝天不屑一顾的说着,突然觉得不对劲;似乎这声音有点耳熟,急忙睁开眼睛低下头平视,突然就见鬼似的一声惨叫,两脚离地触电一般痉挛着跳了起来:“??!我的妈……怎么是你?!”

        “就是我,咋地了?”楚阳抱着胳膊,阴森森的冷笑一声:“纪二爷莫非还要追究我打搅了您大便的兴致不成?”

        “哎呀呀呀,哎呀呀……”纪墨一张脸顿时变成了苦瓜状,苦的能滴出汁来;连鼻子眼睛都挤在了一起,随即眼珠一转,立即就堆上了一脸谄媚的笑,屁颠屁颠的小跑步过来……

        点头哈腰,阿谀的道:“哎呀呀呀……我还以为是谁呢,唱歌这么好听,这么动听,简直就是天上的仙音缭绕,啊……人间难得几回闻??;啊……我真是陶醉了,真滴是陶醉了……”

        摇晃着脑袋,做陶醉状摆了一个圈子,才继续拍马屁:“我震惊之下,急忙出来拜见这位大能……真滴是木有想到!……”

        纪墨立即摆出一个震惊到了极点,也是钦佩到了极点,而且是意外到了极点的神情:“这一刻,大吃一惊哇,原来是我老大!我亲爱的老大……哦~~~楚老大,小弟我实在是佩服你佩服到了五体投地,我对您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随即又是脸一板,做出一副佯装不高兴的样子:“但是老大您也太不够意思了嘛……居然深藏不露到这等地步,若不是兄弟我凑巧听到,哪辈子才能有这个幸运再听到这么优美、浑厚、充满了男儿气息和英雄气概的动听歌声啊……”

        随即搓着手跑上来,热情之极:“老大……哦~~~我想死你了老大我亲爱的老大啊……”楚阳浑身的鸡皮疙瘩顿时起来了一层又一层,刹那间肉麻的浑身都打哆嗦,大腿都有些痉挛了,忍不住就飞起一脚狠狠踢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纪二爷一脸谄媚的早已经转过身把屁股撅了过来:“老大您消消气……往这里踢……那啥我刚刚擦了屁股……很干净……嘿嘿……”

        楚阳苦笑不得,放下脚:“算了,原谅你了!妈的,把老子恶心死了!”

        纪墨欢呼一声扑上来,一把抱住他的脖子,欢呼雀跃:“哇哈哈哈……老大你终于来了,而且来得这么关键……就在兄弟我抢媳妇的重要关口……真是及时雨啊嗷呜……狗大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