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十六章 结拜兄弟?!

    第十六章 结拜兄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些够么?楚大哥?”楚阳现在叫楚大哥有些叫顺了口。

        “够了够了!绝对够了!”楚飞凌身躯有些颤抖,道:“其实只要一片就够了;这些,实在是太多了?!?br />
        楚阳不以为然,道:“都拿去吧,毕竟这件事事关重大,不得马虎;万一不够可就麻烦了?!?br />
        楚飞凌激动的伸出手,突然又将手缩了回去,正色道:“小兄弟,这玄阳玉心乃是无价之宝!如此就要了你的,哥哥于心不安!这样,你出个价,我买了!”

        他有些惭愧的笑了笑,道:“当然,无论什么价钱,也抵不过这块玄阳玉心的真正价值!但……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心中稍稍的能够过得去一些……”

        “这话可就真的见外了?!背粜Φ溃骸霸勖且黄鸪錾胨?,关键时刻,是你挡在我的身前……若是这样的交情,还要谈到金钱来买卖,就实在是让小弟伤心了?!?br />
        楚飞凌明显的激动起来,眼睛都有些泛红,声音沙哑地道:“多谢你,小兄弟!”终于将玄阳玉心接了过去;同时心中暗暗的下定决定:小兄弟虽然不要报酬,但自己却是绝对不能亏待了他!

        修炼之人,最重视的就是实力的提升,而实力的提升,紫晶有很大作用。自己虽然拿不出许多,但楚家凑几千块还是能拿出来的,到时候就用紫晶帮助小兄弟提升实力!

        就算只为了这一份真情,付出几千块紫晶,也值!而且是超值!

        玄阳玉心已经拿在手中,但楚飞凌还是感觉如同做梦一般!这困扰了整个家族的难题,就这么……解决了?

        而且,还是自己来到中三天之后找到的第一个人,只是为了做一个幌子的存在,竟然就这么无巧不巧的……身上有玄阳玉!

        楚飞凌感觉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两人一路前行,尽快的走出了烈火山脉,找了一个阴凉之处坐了下来,休息了一会。

        “小兄弟,敢问你师承何处?”楚飞凌心情大好,也有了聊天的兴致:“看小兄弟的风度超然,定然是出自大家族吧?”

        “我师父姓孟?!背艉呛且恍?,眼中闪过一道复杂难明的神色,道:“至于我的家族……的确是不小,呵呵呵……”

        “我猜也是。若是一般的家族,恐怕也培养不出小兄弟这样的人中龙凤!”楚飞凌有些慨叹,有些感慨。羡慕的道:“小兄弟的父母有你这样的儿子,当真是幸福的很?!?br />
        说着无限神伤的叹了一口气;显然又想起了自己失踪的儿子。

        “我的父母……”楚阳有些神思不属,干笑了两声。

        “嗯,对了,小兄弟;你我一见如故,彼此肝胆相照,甚为投契,为兄也是感觉到小兄弟乃是人中龙凤,有一个想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楚飞凌突然有些兴奋。

        “什么事?”楚阳愕然道。

        “你我既然如此投缘,我们结拜为兄弟可好?”楚飞凌兴致勃勃的道:“当然,小兄弟前途不可限量,今日就当是老哥哥高攀了小兄弟?!?br />
        楚阳一下子呆住了!

        啥?结拜兄弟?你和我……这……这是能结拜的么?

        楚阳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干笑两声:“这……这不大好吧?你可是……你可是皇级高手……大人物……”

        “小兄弟这么说我可要生气了!”楚飞凌脸一板,不高兴的道:“难道小兄弟你看不上哥哥我?”

        “不是……不不不……”楚阳慌忙地摇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难道你觉得我楚某累赘?”楚飞凌佯作怒容。

        “不不……不……”楚阳结结巴巴,头上几乎冒了汗。大爷,您能不这么玩我不?苍天啊,你这要我究竟怎么办啊。

        “那你说出个不和我结拜的理由来?”楚飞凌不依不饶。

        楚阳手足无措,天啊地啊,这让我咋说?两世为人了啊,楚阳从来没有这样的为难过,从来没有这样进退维谷过。

        “没有理由?那你还有什么顾忌?”楚飞凌宽心微笑:“再说了,只是我们兄弟两人的事情,与你的家族无关,当然,小兄弟若是看得起哥哥我,有时间的时候就去上三天楚家去逛逛……”

        楚阳满脸黑线;直接无语了。

        那边,楚飞凌动作飞快,已经撮土为香,摆起了台子。然后一拍楚阳的肩膀,哈哈一笑:“兄弟,来!”

        楚阳没提防,已经被他一巴掌拍得跪了下去,只觉得心中一团混乱。却又偏偏说不出任何理由,这种感受真是奇怪之极。

        “苍天在上,厚土在下;弟子楚飞凌今日与楚阳结拜为异姓……咳,结拜为兄弟;从此后有福同享,若是兄弟有难,则我来担当……苍天后土,皆为见证……”楚飞凌神情严肃。

        楚阳已经直接晕了,云里雾里的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楚飞凌见他神情有些恍惚,不由得在他身后拍了一下,楚阳稀里糊涂的磕了几个头,站起身来,看到楚飞凌一脸的长兄如父,欣慰的看着自己……

        楚大少脑袋一阵迷蒙,顿时清醒过来:坏了……

        不由得欲哭无泪:这……这他娘的算是怎么一回事?

        “兄弟!”楚飞凌关切地看着他:“你的脸色好难看?!?br />
        “嗬嗬嗬嗬……”楚阳不是哭不是笑的咧了咧嘴。

        楚飞凌心情正在极好,微微笑了笑,道:“说起来,今天真是我楚飞凌这一生之中的幸运日,不仅找到了一个值得结交肝胆相照的好兄弟,而且,承蒙兄弟厚赠;得到了治疗家父的天下至宝玄阳玉心;放下了心头一块大石!”

        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不瞒兄弟说,为兄我已经足足有十八年没有如此开心过了……唉,往事不堪回首,想起来心中如同刀割?!?br />
        想起自己这十八年来的遭遇,楚飞凌百感交集。这些心事,一直埋藏在心里,从来没有向人倾吐的机会,今日情绪激动,又认了一个兄弟,而且这个兄弟显然与自己的家族毫无关系,忍不住就想吐吐苦水。

        “额……”楚阳呆滞的眼神木然地转动了一下,道:“难道你……还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成?”

        “难言之隐……难言之隐……哈哈……”楚飞凌一声苍凉的大笑,摇了摇头,叹息道:“不瞒兄弟说,这十八年来,为兄的日子实在是……生不如死!每每午夜梦回,总会心如刀绞,魂魄欲碎……”

        楚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嘴角抽搐了一下,道:“愿闻其详!”

        “正要向兄弟倾吐一番……”楚飞凌长叹一声:“十八年来,这桩痛苦之事横亘在我心里,无时或忘……”

        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眼睛如同看在空处,道:“记得十八年前,我楚家遭遇了一次极大的?;?!当时孩子刚刚出世不久,孩子的外婆想念外孙,就请我们前去。我和贱内就带着孩子过去住了一段时间……”

        楚阳瞪大了眼睛,喉中嗬嗬有声。心中一叠连声的叫苦:妈的妈的妈的,这叫什么事……天下间就能有这样的混账事……哥和自己的老子拜了把子……这下子可真是……

        楚飞凌已经陷入了惨痛的回忆之中:“一个月之后,我和你嫂子抱着孩子,带着护卫,从岳父家归来,却在半路上突然遭遇到了强敌围攻!两个侍卫当场阵亡,拼着命,将我们夫妻二人救了出来;然后我们一路逃亡,但敌人一路追杀……”

        “楚家是回不去了,敌人那次劫杀,出动的阵容庞大。若是贸然回归家族,恐怕必然被杀!”楚飞凌叹息一声:“无奈之下,我们两人抱着孩子四处躲藏,却被敌人追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眼看得岌岌可危,正好到了九重天的出入口,我们两人迫于无奈,带着孩子来到了中三天?!?br />
        “但敌人紧追不舍,竟然追着我们下来,激战数场,我们两人根本不是对手,数次都是拼命冲出来……一路又逃到了下三天……那是一个风雪夜……”楚飞凌的目光中盈盈闪着泪光。

        楚阳似乎感受到了那个“风雪夜”的寒意,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那一夜,我们夫妻终于被追杀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我深受重伤,命不久矣,而我妻身上,也身受七八处重伤,连左腿,也被打断……”

        楚飞凌黯然长叹一声:“当时,我们夫妻知道,这一遭恐怕是难逃死劫;但……孩子年幼,怎么能与我夫妻同遭大难?”

        “但当时在下三天,举目无亲,又是在深夜,一路逃逸,也不知道到了那里,只知道是在山林之中……终于,在见到一间破败的神庙的时候,已经是危在旦夕……万般无奈之下,我和我妻将孩子放在破庙中……然后包了一块石头抱在怀里,继续逃逸,以求引开敌人,让我儿能有一线生机……”

        说到这里,楚飞凌声音沉痛,颤抖,似乎又回到了十八年前那个寒冷的雪夜……

        而一边的楚阳听着听着,只觉得心中一阵酸苦,忍不住鼻头一酸,两行眼泪落了下来。

        “我两人继续逃命,为了引开视线,抱着那块石头跳下万丈悬崖……”楚飞凌苦笑一声,道:“哪想到天无绝人之路,只跳下去数十丈,就被拖住,原来那里年深日久,生出的藤蔓结成了大网……将我们两人救了,然后,更在悬崖壁上,发现了一株天地奇宝,风华雪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