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玄幻小说 > 傲世九重天 > 第十五章 不就是玄阳玉么?算啥好东西……

    第十五章 不就是玄阳玉么?算啥好东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也姓楚?楚飞凌怔住了,有这么巧?

        “是啊,我叫楚阳?!?,楚阳的心颤抖了一下,嘿嘿的笑道:“很巧吧?”

        “真的是很巧!”,楚飞渍心中一阵激荡:不会就是我儿子吧?悄悄的放出了气息感应那紫晶玉髓,却是一无所获,只感觉到楚阳口袋里那一块刚刚从夜染墨那里打劫来的紫晶玉。

        不由得心中自嘲的叹了口气,暗骂自己贪心:人家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儿子?真是痴心妄想!

        这个少年英伟过人,足智多谋,而且行事果决,手段超然;更重要的是,身上隐隐带着一种长期身为上位者才能培养出来的那种风范!绝对走出身大家,来历不会是什么凡俗。

        自己虽然想念自己的儿子,却也不应该有这样的妄想;儿子自幼被丢在下三天,还不知道死活;就算是被人收养,日子也绝不会过得很舒服,或者只是一个山中砍柴的少年,怎么可能成长成这样的少年英雄?

        两者简直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这么一想,楚飞渍黯然的叹了一口气。自己真是想儿子想疯了……

        “怎么?药很难找刨”,楚阳见他叹气,关切地问道。

        “不是一般的难……”楚飞渍看着面前的烈火山脉,沉沉道:,“若是烈火山脉没有……恐怕也就没有了,那是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东西……”

        “哦……”,楚阳沉默了一下,道:“什么药?这么难找?”

        楚飞渍长叹一口气,想起自己儿子于面前这今年轻人的差距,想起家中一团乱局,想起自己手足相残,想起自己家庭悲剧,妻子现在闷闷不乐……突然心中兴味索然;道:“找找看看吧?!?br />
        竟然是回避了楚阳的话。

        他知道,楚阳既然问出这句话来,就是打算帮忙。但……自己已经欠了人家这么多的人情,怎么还好意思在接受人家帮助?

        楚飞渍也是傲骨天生的人,怎么会容许自己无休无止的欠一个人人情下去?

        楚飞渍身形加速”冲进烈火山脉。楚阳眉头一皱,也跟了进去。

        意念中,刮灵分析道:“他到烈火山脉来找,定然是找一种极烈火性的灵药了,这和药极为难以生长;估计找到的可能不大?!?,

        楚阳点了点头,道:“不错,就算是灵药,大多数也都是植株之体,在这等炎热的地方,恐怕就算是一个人,也能半天之内就能烤干了,还有什么植物能够存活……”,

        “不错?!?,剑灵长叹一声;道:,“看得出来,你跟他很投缘,很想帮他,不妨让剑尖感应一下说不定会有收获也未可知?!?br />
        “嗯?!?,楚阳轻轻点点头。

        下一威,九劫刻刮尖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楚阳手指尖。

        两人在烈火山脉绕了半圈,楚飞渍的脸色越来越沉:根本没有任何发现!

        恰在这时,楚阳突然感觉到九劫刻刮尖一下子震动了起来,刻尖清晰的指向东面。楚阳心中一动,道:“咱们到那边去看看?!?,

        “也好?!?,楚飞凌点点头。

        两人身形如飞,楚阳有意无意的走在了楚飞渍前面。转过一道弯,一阵淡淡的药香味突然传来,楚阳精神一振,但楚飞渍脸上却是露出失望的神色。

        玄阳玉髓和玄阳玉都是绝不可能发出香味的!

        两人走得近了,只见在一片高温的烈火之中,竟然奇迹一般的空出来一片地面。在这地面上,有着一个小小的洞口,只有碗口大,药香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

        这里的温度已经到了常人根本不能忍受的地步!就连楚阳这样的王级二品,若不是身上有七阴寒气,恐怕也要受不了了。

        “这里面是什么药!”楚阳眼睛一亮。

        楚飞渍淡淡的笑了笑,道:,“待我去将它取出来,送给小兄弟!”,说着一步迈了过去,手掌发出紫色刀芒,抓住洞口,嘿的一声”一大片坚如精铁的紫红色的石头被掀了起来,露出一个大一些的洞口。

        楚飞渍身形如电,一闪而入!

        楚阳只听见里面一声闷哼,然后是一阵打斗声,紧接着,楚飞渍飞身而出,一只手里面”连着一坨紫红色的泥土;发出呛人的高温,泥土上,一株淡紫色的晶莹灵芝亭亭玉立,如欲透明;浓郁的药香,就是从这灵芝身上发出来。

        剑尖有节奏的震动起来,看得出来,很兴垩奋。

        “火海紫晶灵芝……”刮灵叹了口气,道:“,看这样子,应该有三千年以上的火候了,若是通体转成紫色”其价值就无可估量了?!?br />
        楚阳心中顿时笑了起来,他知道剑灵为什么叹气:因为这株灵芝年份不够,很明显、,又要用到刮灵催熟了……

        在楚飞凌的另一只手上,抓着一条手腕粗细,通体银白的怪蛇,只经被他掐断了七寸?!?,这里面竟然有这么一个怪物在守候灵药;皮肉还真是结实?!背闪栊α诵?,将紫晶灵芝递了过来:“,小兄弟,给你!”,

        “,你不要么?”,楚阳愕然问道:“这不是你要寻找的药?”

        “,不是?!?,楚飞凌叹了口气,将紫晶灵芝扔了过来,然后熟练的将那条银白的蛇扒皮去骨,将内核掏了出来,道:“这是一条罕见的星辰银蛇;别看它小,但也最少算得上是七品灵兽!其鳞甲刀枪不入,而且能够规避元气攻击,内丹由于是在烈火之中形成,带着一点纯阳之力!可能对家父的伤势有点用处。我就不虚让小兄弟了?!?,

        楚飞渍干净利落的将鳞甲剥下来,简单处理一下,连蛇身都递给了楚阳:“这些蛇肉带着火星灵源,每天吃一些,能增加修为。这蛇皮,也能做个小坎肩,挡住重要部位。算得上是行走江湖的一件至宝?!?,

        楚阳也不客气,他知道楚飞渍不是在跟自己客气,推拒的话,反而显得生分。

        接过这两样东西,楚阳终于忍不住问道:“,这紫晶灵芝也算得上是无价之宝,而且这烈火山脉,“恐怕这样的灵药都不是很多。你究竟要找什么样的灵药?这么难找么?”,

        “,看到了紫晶灵芝,我基本对这烈火山脆绝了心思。因为那东西若是生长在这里,恐怕紫晶灵芝绝对生长不出来?!?,楚飞凌长叹了一口气,道:“,家父身中三星圣族君级高手发出的寒血之毒;需要用玄阳玉才能治疗……,哎,此地不成,看来我要到别处去碰碰运气了?!?br />
        玄阳玉,他也只敢将希望寄托在玄阳玉身上;至于玄阳玉拖……,那是传说好不好?

        楚飞渍有些留恋的看着楚阳,声音沉重:“,小兄弟,除了烈火山脉,为兄就要与你告别了。

        你自己多保重?!?br />
        “寒血之毒?”,楚阳瞪大了眼睛:“玄阳玉?!”,

        突然一拍大腿:“**!你怎么不早说?”,

        做梦也想不到,楚飞凌那求之不得的灵药,居然就在自己身上带着,而且,还有那么好大的一堆……

        九劫空间中,剑灵的脸上抽搐了一下,咬牙切齿:败家子啊败家子??;眼看着就要将家底败光……

        奶奶滴!弄点玄阳玉容易么我……

        看着面前小山一样的玄阳玉,剑灵悲伤的叹了口气,只好又拿出来了两块。意念中传来楚租的声弃:,“拿好的!要中心的……最少拳头大!”,

        刮灵的眼睛湿润了……,这混蛋!真是大方的过了头。忍着心痛,只好从中心的位置掰下来了一小块……,感觉自己的心也在滴血了。

        他却不知道楚阳心中的感觉:不得不慎重啊,受伤的这个,很可能是本少爷的爷爷辈啊……

        虽然本少爷现在打不定主意,对自己的身世到底怎么办,但……绝对不能见死不救??!

        更何况……自己也不知道眼前这个是啥人啊,他家里还有个与他作对的呢,万一跟他作对的那个才是亲爹…………那自己就悲剧了:刚刚认祖归宗,就踏上了黄泉路……”,……

        那边,楚飞凌已经激动得满脸通红,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楚阳:,“小兄弟,你……,你…………”他想问:难道你有玄阳玉?却极端的害怕失望,而不敢问出来,但一颗心却是越跳越快,几乎要从嗓子眼中跳了出来。

        “不就是玄阳玉么?”,楚大少很是轻描淡写的装逼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呢……瞧把你给愁得?!?,

        楚飞凌险些晕厥过去!

        听听,这是什么话?不就是……玄阳玉么?”有这么说话的吗?那可是九重天大陆的至宝??!我的个乖乖!

        “这友说……,你……,有?!”,楚飞渍小心翼翼的道。

        “,我这里有一块玄阳玉心…………不知道够不够用?”楚阳手一翻,一块粉红色直接透明的玄阳玉出现在手心,足有拳头大小,一拿出来,四周的高温似乎在这一剩完全退去,变得温暖而舒适。

        刹那间,楚飞渍眼睛都直了!一双眼睛盯在这一块玄阳玉心上面,连眨也不眨一下;这一刻,几乎要喜极而泣!这……,就是老父亲的命??!

        玄阳玉心??!

        楚飞渍心中百感交集,只需要玄阳玉就可以,这位小兄弟竟然一下子拿出来这么多的玄阳玉心!

        这是多么大的人情!这是何等的高情厚谊!

        楚飞渍的眼睛湿润了。